热门论著

那仁朝格图:13—19世纪蒙古法制的兴衰

13—19世纪是蒙古历史发展的重要时期。蒙古族从民族共同体形成到建立民族国家、从统一全国到退居故土、从分崩离析到再度统一,其间经历了由大汗政权到割据政权再到盟旗制度为纽带的地缘组织形态的漫长历史过程。在此进程中,蒙古族法制传统相沿已久,成为蒙古高原游牧文化集大成者。蒙古法制一方面是蒙古族自身文化基础上孕育产生的法文化现象,另一方面也不断吸收融汇其他民族法制元素,从而形成以游牧社会法律文化为主要内涵的兼容并蓄、刑罚宽简且开放性很强的法文化体系。 蒙古族创造了独具特色的游牧民族法制文明。纵观几个世纪以来蒙古法制的发展沿革,其内涵始终是习惯法与成文法相互掺杂的一种法文化现象。可以说,是一种民族规范和习惯法的文字化形态。这种情况在《大札撒》为代表的蒙古国时期的法制中更为突出。入元后,蒙古法制因素微妙地影响了中原法律的某些领域,这种影响只是生活领域和司法实践方面而非法律形式上的。蒙古族是当时的统治民族,其法律定制是基于民族不平等观念导致的结果。元代法制史料表明,蒙古法对元律的影响并不太深刻。到了北元时期,蒙古法制一方面继承了成吉思汗时代以来的法制传统,一方面又在新的形势下有了进一步的发展。 16

内蒙古要依法设置蒙古语授课高校毕业生就业岗位

记者昨日了解到,我区日前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做好高等学校蒙古语授课学生培养和创业就业工作的实施意见》明确,各地要依法设置适合蒙古语授课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岗位,确保蒙古语授课高等学校毕业生学有所用,人尽其才。 据了解,依法设置就业岗位主要包括:在各级国家机关和事业单位配备蒙古语言文字专业翻译人员;在各级司法机关和法律服务机构配备使用蒙古语言文字的工作人员;在各级信访部门配备能够使用蒙古语言文字接待和处理群众来信来访的工作人员;在各新闻媒体和出版机构安排一定数量的蒙古语言文字专业岗位;在交通、通讯、金融等企业的公共服务场所设置蒙汉兼通岗位,专门招收蒙古语授课高等学校毕业生。该《意见》明确,各地要结合城镇化进程和公共服务均等化要求,大力开发民族文化、学前教育、社区家庭服务等基层公共管理和服务岗位招募蒙古语授课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并给予生活补贴;符合条件的蒙古语授课高等学校毕业生申报专业技术职称评定,可免试外语或降低外语成绩要求;进一步加大就业见习、中小企业人才储备招募蒙古语授课高等学校毕业生的比例,企业招用储备期满的蒙古语授课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可按规定享受社会保险补贴;在中央驻区企业和自治区

论古代蒙古族立法中罚畜刑的演变

内容摘要: 在蒙古族古代各部法典律令中有一种较为特别的刑罚手段,即罚畜。它主要是通过没收罪犯一定的牲畜来达到惩戒与威慑目的。该刑罚方式是蒙古族畜牧业经济的必然产物,它是蒙古族习惯法的组成部分之一,被后来各个时期的成文立法所吸收和发展。作为古代蒙古族立法中重要的刑罚方式,罚畜刑很好地反映了蒙古族各历史时期的政治、经济状况,其发展演变也独具民族特色。 关键词:古代;蒙古族;罚畜刑; 作者:包朝鲁门(呼和浩特民族学院法律系) 来源: 《内蒙古民族大学学报》 2014年 第1期 中图分类号:C95;D929

成吉思汗《大扎撒法典》基本内容

《成吉思汗法典》颁布于1206年,在当时的大蒙古国具有最高权威性,是大蒙古国的根本大法。《成吉思汗法典》古本在元末明初毁于战乱,失传600余年,其内容散落于众多史料之中。由于史料文献不但多、杂且涉及英文、古体蒙古文、现代蒙古文、汉文等8种文字,故研究难度极高,所以此前尚没有学者或研究机构能够完整重构这一宏著。内蒙古典章法学与社会学研究所历时14个月系统研究和集中写作而成。据介绍,畜牧业是蒙古族赖以生存的主要经济支柱,而畜牧业能否得到稳定的发展,与草原的优劣有着紧密联系。在部落并立的年代,由于相互掠夺人畜和争夺牧场,常常造成牧场的破坏。大蒙古国建立后,国家为了保护牧场颁布了这个严格的禁令。   总则 第一条 天赐成吉思汗的大札撒(法令)不容置疑。   第二条一个民族,如果子女不遵从父亲的教诲,弟弟不听从兄长的劝诫;丈夫不信任妻子,妻子不顺从丈夫;公公不赞许儿媳,儿媳不尊敬公公;长者不管教幼者;幼者不尊重长者;那颜(官员)只宠信其亲属而疏远陌生人;富有者吝惜私有财物而损害公有财物的,那么必将导致被敌人击败、家户衰落、国家消亡。因此,成吉思汗颁布大札撒,提醒所有民众必须提高警惕,所有那颜和哈

论清代蒙古的法制变迁

论清代蒙古的法制变迁——《清代蒙古法制变迁研究》成果简介       辽宁师范大学杨强副教授主持完成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清代蒙古法制变迁研究》(项目批准号为07CFX006),最终成果为同名专著。课题组成员有:那仁超格图、刘传刚、关志国、王祖书。   清代蒙古族法制变迁是中国法律史和蒙古史研究中的一个重要领域。作为法制变迁的一个经典案例,研究清代蒙古法制变迁,观察其发展变化,不仅对于蒙古法律史具有特殊的意义,而且对于了解我国多民族国家法律文化发展的全貌和中华法系形成的整体过程,丰富对我国古代法律发展规律的认识具有重要意义。   在清代,蒙古法制变迁经历了几种不同形态,即法的继承、法的自然演化、法律移植和法制变革。总结这段法制变迁的历史,作为一个法制变迁的完整而典型的案例,可以对清代蒙古法制变迁得出如下结论:法制变迁是清代蒙古社会变迁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是蒙古法律制度的结构和功能生成变化的一种自然的历史过程。在这一历史过程中,既不能简单地强调蒙古法律传统,也不能一味地强调外来法文化;既不能从蒙古法的本身来理解法

少数民族法制史研究的回顾与思考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中央集权的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在这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中,一方面,历代王朝均面临着十分复杂的民族问题,从而根据当时的民族构成及其特点,制定和形成一整套调整民族关系的政策和法律法规就势在必然。民族法制的成败得失,对历代王朝的兴衰存亡,对当时社会的发展进步,对民族地区的安定,对民族之间的友好交往与和睦相处,起着决定性作用。另一方面,民族多元的格局,产生了一些少数民族政权或割据政权、少数民族地方政权或少数民族中一些族群势力集团,他们有的建立了自己独具一格的法律制度,有的日积月累、约定俗成了许多有本民族文化积淀的法律规范,这些法律制度或法律规范,种类繁多、形式多样、各具特色,是我国传统民族法制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国民族法制源远流长,内容丰富,其内容大致体现在四个基本方面:一是夏、商、周以来历代主干王朝为民族统治和管理的需要对各少数民族制定和形成的调整民族关系的法律规范;二是少数民族建立的割据政权所制定的法律规范;三是从属于中央政府的少数民族地方政权根据本地、本民族需要制定的地方法律规范;四是少数民族自

郝维民:内蒙古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研究纲要

作者按语:本文是作者与日本爱知大学海外共同研究助成B—24“内蒙古的综合研究”项目的课题研究纲要。2003年3月12日,爱知大学举办本项目“内蒙古自治区社会文化的现状”国际研讨会,作者在会上以本题发表主题演讲。会后,爱知大学现代中国学会编:《中国21》第19号特集《内蒙古的今天——民族区域自治的现状》,以《内蒙古的民族区域自治》为题发表了演讲内容。后来,作者又经过进一步研究,撰写成本文。目前,国内外对中国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有些说三道四者,甚至歪曲、否定民族区域自治,声称要创造所谓“二代民族政策”。今年是内蒙古自治区成立65周年,特发表此文,以示纪念;同时对从内蒙古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历史,了解中国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或许有点参考价值。         内蒙古是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的一部分,蒙古民族是中华民族的一员。这是研究本课题的基本立足点。在中国近代历史上,蒙古民族外遭帝国主义侵略,内受清王朝、北洋军阀和国民党的民族压迫,由此

自治区自治条例制定研究———以内蒙古自治区为例

 (白永利)   一、内蒙古自治区自治条例起草历程   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赋予民族自治地方的一项重要的自治权是制定自治条例,这也是深入贯彻实施民族区域自治法的实际需要,更是民族自治地方各族干部群众的迫切要求。乌兰夫曾指出:“民族自治地方成立以后,自治机关遵照什么法规来行使职权呢?如果只是遵照全国通行的法规,就照顾不到民族特点和地区特点了,就体现不出民族的自治权,显示不出自治的优越性了。”[1]338任何一个民族自治地方都有自己的民族的和地区的特点,即个性问题,这些个性问题不是单凭全国通行的法规所能解决的,而是由民族自治地方另立法规解决的,需要及早制定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这是我国第一代中央领导早已注意到的问题。乌兰夫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的为庆祝内蒙古自治区成立40周年而撰写的文章《在创造新历史的道路上胜利前进》中还写道:“要认真贯彻执行《民族区域自治法》。自治法是按照全国的情况制定的,内蒙古是一个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地方,必须以自治法为依据,按照实际情况,制定本地区的自治条例和各项单行条例,这是一件需要抓紧办理的大事。制定自治条例是基本的

《蒙古律例》及其与《理藩院则例》的关系

《蒙古律例》及其与《理藩院则例》的关系 达力扎布 《蒙古律例》是清初为蒙古制定的专门法规, 嘉庆年间又在《蒙古律例》的基础上扩展内容, 编成《理藩院则例》, 使其更加完备。这两部法规不仅为清朝管理蒙古地区发挥了重要作用, 也是我们今天研究清代蒙古法律制度的基本史料。目前学术界对《蒙古律例》版本的研究相对薄弱, 对《蒙古律例》与《理藩院则例》的关系亦有不同的认识。1因此, 本文拟对《蒙古律例》的一些版本做简要介绍, 同时对《蒙古律例》与《理藩院则例》的关系略述浅见, 错误之处, 请专家指正。 一 入关前, 清朝已开始对蒙古立法, 崇德八年(1643) , 理藩院把清太宗时期( 1627 -1443) 对蒙古陆续颁布的法令加以整理, 编定了一部法规———《蒙古律书》, 这是我们目前所知《蒙古律例》的最早版本。2后来随着政治形势的发展和蒙古社会的需求, 不断制订一些新条例, 每隔一段时间就对《蒙古律例》进行一次纂修, 增入新例, 删去一些不适用的旧例, 刊刻颁布于蒙古各部, 因此,《蒙古律例》的版本较多, 目前传世和见于记载的各种文字版本就有十余种。由于一些版本和抄本藏于国内外各图书馆和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