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论著

蒙古族四季游牧及走敖特尔习俗

牧业经济是蒙古族最基本的生产方式,根据家畜的不同特征和季节的变化,形成了独特的放牧习俗,即四季游牧。即牧民根据季节、气候、草场、牲畜及人的情况,在草原上有规律地移动的生产生活方式,这是适合自然环境的生产、生活习俗。这种逐水草而游牧的方式,一可增加牲畜的膘情,增强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二可轮歇草场、保护草场。蒙古人把牧场分为春夏秋冬四季草场,即春营地、夏营地、秋营地、冬营地。在正常情况一年之中游牧四地。 四季游牧营地的选择 各个季节的气候和牲畜的膘情不同,选择春、夏、秋、冬营地的条件也各不相同。春季对牲畜是最为严酷的季节,经过了寒冷、枯草、多雪的冬季,牲畜膘情大为下降,抵抗能力减弱。因此,春营地要选择可以避免风雪灾害的草场,以利达到保膘保畜的目的。夏天为了增加牲畜的肉膘,要选择山阴、山丘、山间平川的细嫩草场,同时要注意有山顶、山丘可乘凉。秋季是为了增加牲畜的油膘,要选择草质好、凉爽的草场,以增强牲畜的耐寒能力。冬营地主要是为了保护牲畜安全度过严寒而漫长的冬季,要选择山阳地带,要特别注意牲畜的卧地。俗话说“三分饮食,七分卧地”,说明冬天保膘的重要环节是卧地。 在四季游牧的过程中,选择草场要根

蒙古文的书法艺术

公元1204年,成吉思汗聘请奈曼部落的文人为其子弟和臣僚们教授回纥式蒙古文字,从此蒙古族开始有了统一的文字历史。蒙古族在借用回纥字母拼写蒙古文的过程中,经过不断改进和完善,形成了属于自己的回纥式蒙古文字,距今已有800多年的历史。 世界上唯一将古老文字作为艺术的是中国,这门艺术叫书法,成为中国十大国粹之一。蒙古文书法与历史悠久的汉文书法相比,尚属一门年轻的艺术。然而它从诞生时起,就形成了使用软笔(毛笔)、硬笔(竹笔、羽翎、骨签)书写的蒙古文书法艺术。这一点,足以从成吉思汗时代到元、明、清及中华民国历代流传下来的《成吉思汗石书》《释迦院碑记》《甘珠尔经》等手抄品、木板或石刻印刷品、碑刻、印鉴、牌匾等文化遗产和历史遗迹中得到充分印证。蒙古文字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伟大创举,是一种竖式拼音结构的象形文字,犹如蒙古人骑马行走一般,不仅字母骑字母才能组成字词的竖式结构、字形修长、线条均匀、千姿百态、变化莫测、充满律动,而且线条收放合度,形态自如,形成和谐统一的整体,宛如精美的图案画。在世界上众多民族和国家的拼音文字中,唯独蒙古民族的传统文字具备了产生书法艺术的特殊天赋条件,其独特的象形结构,经过艺术

《章嘉若必多吉传酬愿如意经》(蒙古文)

章嘉活佛是清代内蒙古地区藏传佛教格鲁派之最大转世活佛,与达赖、班禅、哲布尊丹巴并称为清朝藏传佛教四大活佛系统。章嘉活佛系统原来是青海互助佑宁寺五大活佛系统之一,自清康熙二十六年(1687)受到康熙皇帝之嘉奖后,与清朝中央政府建立密切关系。1693年, 康熙皇帝召二世章嘉•阿旺罗桑却丹进京, 任命他为扎萨克达喇嘛, 从此, 章嘉活佛系统正式登上了清朝的政治舞台。尤其是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二世章嘉活佛被封为“灌顶普善广慈大国师”以后,历代章嘉活佛作为国师,紧紧依附于清朝,忠实地执行清朝中央政府的各项决策,在加强清中央政府与蒙藏地区的联系方面,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与此同时,作为清代藏传佛教的著名高僧,历代章嘉活佛在雪域高原、蒙古草原以及京师、五台山等地讲经说法,弘扬佛教,得到广大民众的尊敬和爱戴,对佛教文化的交流以及蒙古、藏、满、汉多民族间的文化交流做出了积极贡献。 《清实录》《清会典》《卫藏通志》《啸亭杂录》《圣武记》《东华续录》《清凉山志》《京师坊巷志》等清代的汉文正史中,有很多关于章嘉活佛系统的记载和评介。除此之外,藏文史料,例如松巴·益希班觉《松巴佛教史》、智观巴·贡却乎丹巴

中蒙联合考古队在蒙古国境内发现多处“匈奴”遗迹

中新社呼和浩特12月23日电 (记者 李爱平)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23日对外披露,中蒙联合考古队近期对蒙古国境内部分遗址进行发掘时,新发现竖穴土坑墓等多处遗迹。 此次中蒙联合考古队,由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与蒙古国游牧文化研究国际学院组成。 消息指,联合考古队在对蒙古国境内温都尔乌兰乌拉土台遗址进行发掘时发现,在土台顶部居中位置有一座竖穴土坑墓。 该墓葬墓口平面呈长梯形,头端宽1.05米、脚端宽0.65米、深2.65米。墓向345度,墓主人为仰身直肢葬,葬具为木棺,随葬品有弓形铜项饰、陶罐以及羊骨殉牲等。 联合考古队还在和日门塔拉城址西城的东门遗址处,发现围绕门墩处有柱洞,个别柱洞内尚存较粗大的木柱,考古人员认为,该东门原设有栅门。 此外,联合考古队在对克鲁伦河上游流域匈奴城址进行考古调查时,在城址地表发现有大量匈奴时期的陶片与瓦片;在对塔米尔河下游流域城址与墓葬的考古调查中,发现大量匈奴时期的陶片及匈奴墓地,这些匈奴墓地均为石堆墓。 考古部门称,联合考古队还将从考古学角度探究匈奴的社会、政治、经济、军事等学术课题。(完)

我中心入选中国智库索引首批来源智库

12月17日,由光明日报社、南京大学主办,光明日报智库研究与发布中心、南京大学中国智库研究与评价中心承办的“2016中国智库治理论坛”在南京大学举行。来自中央及各省市智库管理部门、中国智库索引(CTTI)首批来源智库、智库研究界的专家学者等近700人参加会议。我中心副主任姑茹玛副研究员应邀参加了本次论坛。 会议由主论坛及13个分组会议组成。在上午的主论坛上,相关领导、智库界专家及学者纷纷发表见解,对助力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提出了宝贵建议。在下午举行的分论坛上,根据智库性质分类举行分组会议。各分组会分别围绕高端智库治理模式、智库结构和治理机制创新;官方智库治理中的挑战与机遇等主题进行深入讨论、交流经验,共促智库发展。 会上发布了我国首个智库垂直搜索引擎和数据管理平台—— 中国智库索引(CTTI)的首批入选智库名录及效能测评报告。本次我区共有四所智库入选:党政部门、社科院、党校行政学院、高校各一所。我中心入选首批来源智库,为我区高校惟一一所入选机构。智库进入快车道发展的今天,我中心成为全国255所高校智库中的一份子,为我校智库建设搭建共商、共建、共享的平台,在我校智库建设科学引导、规范管理

五塔寺存有蒙古文天象资料

呼和浩特市五塔寺“金刚座舍利塔”后照壁上的蒙古文石刻天文图,是世界上保存最完好的用蒙古文标注的天象资料。 这幅蒙古文天文图以8块汉白玉拼砌而成,直径达44厘米,内规的圆径是18.3厘米,赤道的直径是51.4厘米,黄道直径达73至76厘米;它以北极为圆心,放射出28根经线,在上面标示出了28宿星座,并作出了5个同心圆,分别表示天的北极圈、南极圈、夏至圈、冬至圈和赤道圈。此外,还标注了12宫12生肖和24节气。图的下侧刻有长方形图例、标星等。它是现存于世的唯一用蒙古文标注的古代星图,具有很高的科学价值,是研究中国古代天文的重要实物资料。(晓荷)

蒙古族那达慕的符号化发展与族群认同

那达慕现代传承中的一个重要特点是,那达慕的文化功能得到强化。在族群精英、政治权力、经济利益等的共谋下,那达慕不断被建构为蒙古族标识性文化符号。在多民族不断交融,文化不断多元化发展的当下,那达慕已经成为族群边界的文化标志,成为族群认同的重要文化符号,成为散居区蒙古族文化认同的重要途径和形式。从那达慕的现代传承来看,它是一个不断符号化,不断被建构的过程。那达慕在对蒙古族族群提供历史记忆或者历史场景的想象之外,还在特定时空中成为了区别于其他族群的文化边界符号。 那达慕是在蒙古族游牧生产、生活中发生、发展、演变而来的一项传统民俗活动。从活动内容、活动形式以及那达慕发生时空条件看,那达慕实际上存在三个层面的含义:一是仅指以摔跤、赛马、射箭三项技艺为主的具体竞技娱乐活动;二是从组织形态上指包含有“那达慕”竞技项目的社会集会活动;三是从社会功能上指游牧经济下产生的草原节庆。这个层面上的那达慕,作为复合的符号体系和文化生态链,在共享公共时间、创造共同价值,增强凝聚力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近些年,蒙古族那达慕得到较为广泛的复兴和传播。在田野调查中,可以观察到那达慕在现代传承中表现出一些鲜明的时代特征,主

内蒙古大学计算机学院研发出一款高效的蒙古文校正系统

             近日,我校计算机学院蒙古文信息处理技术实验室的飞龙副教授带领实验室的路敏(博士生,导师为高光来教授)和王勇(硕士生,导师为高光来教授)等学生研发了一款高效的蒙古文自动校正系统,该系统可以校正蒙古文的形同内码错误,解决多音字、格后缀使用错误等问题,并且能够对外形错误的错别字进行标记和提示,校正准确率达到了97%以上,可以满足应用要求。该系统的诞生可以有效地解决目前使用蒙古文国家标准编码当中存在的大量形同内码错误、后缀使用错误等问题,对进一步规范和正确使用蒙古文国家标准编码具有重要的意义。 蒙古文自动校正系统的界面截图     目前,该系统已申请了软件著作权,软件著作权名称为“蒙古文自动校正系统V1.0”,登记号为:2016SR201584,开发人为:飞龙、路敏、高光来。系统对外开放,用户可以免费使用,使用网址为:http://mc.mglip.com:8080/。此外,实验室在云平台上搭建了蒙古文校对系统的web服务,为软件开发者在蒙古文其他应用系统中的调用提供了方便。 软件著作权证书  

蒙古族传统文化中的生态美学思想

在当前的美学研究中,对地方性、民族性审美文化的研究,属学科前沿问题。蒙古族艺术资源丰富,审美文化发达,但是长期以来,对蒙古族传统文化中美学思想的研究却很薄弱,导致富有情感和精神深度的蒙古族美学精神无法以理论形态很好呈现,许多潜在的生态文明理念及其价值没有被挖掘和激活。 从文化根性上讲,蒙古族传统文化是一种生态文化,其审美文化孕育于整体的生态文化圈之中,与其文化生态圈具有“同构性”。蒙古族审美文化以对自然的观察和对生命的感受与歌颂为起点,逐渐繁育出丰富的蒙古族审美文化。在蒙古族审美文化中,一些仪式、民俗事象,造型、色彩、图案纹饰等审美符号,往往隐喻着“生态”内涵,一个事物之所以“美”,主要是源于对象的生态功能。例如,常见于蒙古袍、腰带、帽子、靴子等服饰上的图腾、图案以及各种象征符号、纹饰等,都并非某种单纯的形式美,而是蒙古族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将他们对自然与生命的认知与敬畏积淀为观念,由观念积淀为形式的结果,是在抽象形式中积淀着的蒙古族的生态伦理。在蒙古族传统文化中,符合生态观念的,便是“美的”,这是蒙古族审美意识建立的基础。美学自康德以后,美与形式之间便建立起相对稳定的关系,20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