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哲学

《论语》蒙文版译者:希望蒙古国人多采用孔子教诲

《论语》蒙文版译者:希望蒙古国人多采用孔子教诲 中国古典名著《论语》被翻译成基里尔蒙古文在蒙古国发行已有2年多,受到了蒙古国人的好评。这本书销售很好,目前正准备第三次印刷,以满足蒙古国读者的需求。记者日前对这本书的译者、蒙中友协秘书长m·其米德策耶进行了专访。 走进著名学者m·其米德策耶的办公室,空间虽小,但摆满了书,很多都与中国有关。m·其米德策耶谈起这本《论语》蒙文译本,感慨良多。他说,《论语》是他翻译的第一部中国古典文学作品,选择《论语》也是经过再三考虑。 他说,蒙古国人大都知道孔子,大多数人对孔子尊敬有加,但并不了解孔子的生平和孔子的思想。虽然在19世纪曾有过一个蒙文译本,但它是经满文转译成蒙文的,文辞生僻且多差错,读起来有如“天书”。但他认为,孔子思想作为中国儒家思想的精髓,有可能成为社会发展的新的原动力。《论语》是关于儒家思想的重要著作,蒙古国人应该从中吸取新的哲学思想。 m·其米德策耶说,孔子相信和谐、等级、社会秩序,奉行爱国主义,希望蒙古国人多采用一些孔子的教诲,对社会将会有莫大的益处。他说,从目前的《论语》蒙文译本的销售情况来看,蒙古国人对这本书比较欢迎,有许多读者与

蒙古百姓不惦记存钱(入级随俗)

蒙古百姓不惦记存钱(入级随俗) 蒙古人是一个马背上的民族,历来待人热情、性格豪爽,这一特点也自然而然反映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中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有钱就花,开心就好。 “挣钱就是为了花” 每逢节日,蒙古首都乌兰巴托大大小小的商场就会人流涌动,热闹非凡。就拿3月8日妇女节这天为例,鲜花和蛋糕更是卖到脱销。记者随便打听了一下,一束鲜花的价格大约合人民币100元左右,这对月收入只有几百元的蒙古人来说可不是个小数字。记者问蒙古朋友这样花钱心不心疼,朋友的一句话道出了蒙古人的消费观:“挣钱不就是为了花吗?” 记者来蒙古虽然时间不长,但很快就发现这个国家人们的消费观和我们中国人有着很大的差别。蒙古人历来是逐水草而居,所以他们自古没有存钱的意识。虽然近几十年来越来越多的人到城市定居,但由于受到西方消费观念的影响,再加上没有养成储蓄的习惯,因此总是钱一到手就花掉。没有了再向亲戚朋友或到单位去借,或者干脆就去当铺。据说在当铺发展的高峰时期,仅有约250万人口的蒙古,当铺数量就达到1000多家。 当铺招牌随处可见 在乌兰巴托的大街小巷,当铺的招牌随处可见。大到汽车家电,小到戒指项链,甚至连用过的旧地毯都可以

关于我区农村牧区精神文明建设情况的调查与思考

关于我区农村牧区精神文明建设情况的调查与思考 胡益华 高文鸿 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对农村牧区精神文明建设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那么,我区农村牧区精神文明建设的现状如何?怎样加强和改进?带着这些问题,借助中央1号文件学习贯彻之机,自治区文明办调研组牵头组织各盟市文明办的同志,于今年年初,开展了我区农村牧区精神文明建设专题调研活动。 一、伴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我区农村牧区精神文明建设有新的提高” 加强思想道德建设,农牧民的文明素质有了明显提高。〖htf〗农牧区因历史、经济等原因,不少人缺乏抢抓机遇、实现超常发展、跨跃式前进的思想定位。为此,各地区将思想的解放和观念的更新作为首要问题着重解决,利用村民学校、文化站、板报橱窗、新闻媒体开展理想信念教育、形势政策教育、学法守法教育,宣传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十六大精神、十六届三中全会精神和《纲要》内容;以《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文明市民公约》等为主要内容,采取灵活多样方式加大对群众的社会公德、职业道德、家庭美德的教育,提高农牧民的文明意识,培养农牧民的文明习惯;结合“讲改树”活动,在农村牧区集中治理“五乱”现象,改变陈规陋习,树文

《蒙古族哲学思想论文集》

《蒙古族哲学思想论文集》 《蒙古族哲学思想论文集》(蒙古文),格·孟和、巴干、孟和巴雅尔编,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85年11月初版。该书共收集35篇论文,前5篇主要阐述如何研究蒙古族哲学思想史这门科学之方法,其余30篇则主要研究历史时期的人物及其著作中的哲学思想。比如:成吉思汗的军事辩证法思想、萨囊彻辰的辩证法思想、尹湛纳希的唯物主义思想、无神论思想以及辩证法思想,还有《蒙古秘史》、《十善福白史册》、《黄金史纲》等著作中的哲学思想等等。该书填补了中国哲学史一方面之空白。

艾思奇与《大众哲学》

艾思奇与《大众哲学》 于光远 艾思奇的《大众哲学》在它问世后的65年的今天重印出书了(中国社会出版社2000年10月版)。我认为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 这是一本通俗宣传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优秀著作,只薄薄的一本,但是它在历史上却产生过很大的影响。几年前,有一位老同志对我说,他接受革命思想、进一步学习革命理论,就是从读了《大众哲学》以后开始的。我想不少老同志都会这么说。因为这本书就是写给当时仅仅在政治上倾向革命、但是对马克思主义理论还没有接触过的年轻人看的。它用生动的笔调,浅显的例子,把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一个一个基本的命题作了解释。它没有用艰深的语言,把读者吓跑,而是使他们感受到马克思主义是大众学得懂的、在思想上能给自己许多启发的。 我认为今天重印艾思奇这本书的意义之一便是告诉大家:像这样的通俗著作决不应轻视漠视。 大约十年前,我写了一篇题为《通俗》的“超短文”,收在拙作《碎思录》中,只77个字:“通俗者,沟通世俗世界,用现代语言来说,即沟通群众之谓也。离开群众将一事无成。与群众沟通,要写群众能够看得懂的文章,讲群众能够听得懂的道理。对这一点我倒是一直看重的。”正如列宁所说的:“最高限度的马克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