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游牧文化

关于游牧文化的保护问题

——《蒙古族游牧文化与生态文明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 会议地点: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阿鲁科尔沁旗    时间:2014年8月 关于游牧文化的保护问题 包玉山(内蒙古师范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内容提要] 游牧文化应指游牧人通过牧畜,以游牧的方式利用草原牧草资源而获取畜产品的过程中形成的一种文化形态。因此,它不同于农耕文化,是个独立的文化系统,独立的知识系统,与农耕文化系统有着本质的区别,并体现在游牧经济文化的生态性上。这也是我们今天谈保护游牧文化的价值所在。如何保护呢?保护的方式方法有很多,但其中,最重要的是把现有的游牧生产生活方式保留并保护起来。因为,生产生活方式是文化得以形成和发展的土壤。这种“土壤”保护住了,形成于其上的文化才能留得住,草原生态才能得以保护。保护不等于保护落后,而是在遵循“移动思路”前提下,解决牲畜的棚圈和饲料,人的医疗、教育和通讯等问题的基础上,继续游牧生产生活方式。这是保护生态多样性、生物多样性和文化多样性所必需的。移动思路下,棚圈、医院、学校、通讯等都可以移动,以免破坏草原生态。 [Abstract] The nomadic civilization sh
文章出处(来源):   中国蒙古学信息网
分类目录: 游牧文化 总浏览:1,847

对合作放牧制度的理论与实证思考

——《蒙古族游牧文化与生态文明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 会议地点: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阿鲁科尔沁旗    时间:2014年8月      对合作放牧制度的理论与实证思考 敖仁其(内蒙古社会科学院) 内容摘要:从内蒙古放牧场利用的基本制度看,可以说即经历了某种程度的“利维坦”,也经历了某种程度的“私有化”。这里所指的某种程度的“利维坦”,是指人民公社时期高度集权的计划经济,这里所指的某种程度的“私有化”是指草牧场长期“承包到户”的制度安排。经过近30年畜牧业家庭经营体制的确立和运行,人们发现小规模的家庭经济实体显现出诸多不利的因素。其中最明显的特点是破坏了草原生态系统的多样性、完整性,破坏了草原生态、草食家畜、牧民社区(浩特、邻里艾寅勒),三者相互依存、相互制约所形成的一个生态经济、社会文化系统,[1]导致了“私地悲剧”。 “私地悲剧”与“公地悲剧” 是一对矛盾,这对矛盾不仅是形式上的,也是本质上。换一个角度表述的话就是草牧场家庭经营制度对草牧场的分割(较小面积)经营管理与草原生态的多样性与整体性、较大面积(四季草场)的移场轮牧之间的矛盾;市场经济主导下的产权明晰(为交易目的产生直接的经济

一个文化的共同体——内陆欧亚

delger 提交于 星期一, 11/18/2013 – 08:38 蓝琪 作者提供,原刊《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1月9日第402期 学界在使用“欧亚”这一地名时,并不是研究概念中的两个实体,即欧洲和亚洲,而是研究欧亚大陆的中央地带,即“中部欧亚”、“欧亚中部”或“内陆欧亚(有时简称为内亚)”。 欧亚的地理分界与文化分界 欧洲与亚洲的分界不是从地理或文化区分来界定的,而是以人为的、习惯性的因素来划分。公元前5世纪,乌拉尔山和乌拉尔河已经成为欧洲和亚洲的东、西分界线;里海西北海岸、高加索山脉、亚速海北岸和黑海成为欧洲与亚洲的南北分界线。当时的历史学家希罗多德认为这一划分是非逻辑性的,他对如何划分也感到困惑,他认为要在欧洲和亚洲之间画一条更加清晰和逻辑的界线是不可能的。 乌拉尔山和乌拉尔河作为欧洲和亚洲的分界线从地理上或从文化上来说都缺乏一定信服力。从地理上看,乌拉尔山和乌拉尔河从来没有阻挡过生活在乌拉尔山两侧和乌拉尔河两岸人们的交往。乌拉尔山脉只是一道平均高度仅600多米,久经消蚀的山脉,它逶迤南下到北纬51度处就不再延伸了,留下一块伸展到里海的宽阔平坦的沙漠,在此,欧洲
文章出处(来源):  
分类目录: 游牧文化 总浏览:1,179

草原文化价值评估研究初探

张    敏 近来年,随着草原文化研究的日益深入,关于如何准确认识和评估草原文化价值、实现草原文化科学开发,及草原文化研究成果的转化与运用等问题逐渐受到各界关注。内蒙古党委乌兰就曾强调:“准确认识和评估草原文化的价值,有助于我们对草原文化的认识,发现潜力,增强信心,有效提升内蒙古的文化软实力;有助于我们加强文化产业的竞争能力,推进文化产业的开发升级,把内蒙古文化推向新的历史发展阶段。”由此可见,草原文化价值评估研究已经成为实现内蒙古科学发展、富民强区的重大时代课题。 一、文化价值评估研究现状述评 “文化”是一个非常广泛的概念,既是一种社会现象,又是一种社会历史的积淀。从哲学、社会学、人类学、历史学,甚至语言学等不同学科的角度研究文化,会产生不同的概念和界定。文化特有的多样性和复杂性,使得人们在使用“文化价值”这个概念的时候,因角度不同而出现的歧义也非常大,所以学界对“文化价值评估”一直缺乏统一的认识。美国文化人类学家比德尼就曾指出:“摆在文化人类学面前最重要与最艰难的任务是进行价值的评价与比较研究”1。 曾经有很多学者认为文化价值无法评估和衡量,以英国学者休伊森(Hewison,200

游牧力量的巅峰时代

袁剑 在当代工业文明的强势推进之前,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曾经在世界历史中占据着显要的位置,决定着全球历史的走向。随着工业力量的崛起,在这个星球上,这两种文明的荣光从此暗淡下去,但历史的记忆却依旧清晰。日本著名蒙古史学者杉山正明就为我们重新描绘了曾被误解与忽视的游牧文明顶峰时代——蒙古时代。 游牧生态与周期性崛起 不管是在历史上,还是在现代环境下,游牧力量基本上总会遵循与自然环境变迁同步的节奏。在短时段内,他们会逐水草而居,在各片草场之间循环往复;而在长时段的历史中,由于受到地理气候环境变迁的影响,寒冷气候往往会驱使着一批批游牧力量南迁,并在这个过程中形成与南方政权的对抗局面,而世界历史上游牧政权的周期性崛起局面,也正是这种长时段变迁的产物。 而在这些周期性崛起的游牧力量当中,“在长期以来作为人类活动主要舞台的欧亚历史上,作为一个极为罕见的例外,有一个覆盖欧亚中央区块的史料之云可以化晴,可以从文献上头以另一个整合性视野来眺望东西方世界的时代。那就是蒙古时代”。当然,这种认识并不是故作惊人之语,而是确立在严谨、扎实的东西方文献研究基础之上的。在作者看来,这个时代不管对于东方还是西方世界来说,

论草原文化的创新与发展

自治区党委常委、宣传部部长乌兰 2013年06月27日 “中国·内蒙古草原文化主题论坛”已经成功举办了九届。10年来,我们开展了广泛深入的草原文化研究,在草原文化的内涵、特征,草原文化的历史地位、现实价值,草原文化的核心理念等一系列基本理论研究方面取得了开创性、奠基性、突破性的学术成就,创立了草原文化研究学科,把草原文化主题论坛打造成为内蒙古学术研究的一个重要品牌论坛。同时,我们把草原文化研究同内蒙古民族文化建设的实际紧密联系起来,在草原文化的传承保护、转化利用、创新发展,以及提升自治区文化软实力、繁荣文学艺术创作、推进文化产业发展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探索与实践,使草原文化的影响力和感召力不断增强,充分发挥了学术研究对自治区文化建设理论支撑和引领的作用。 今年以来,自治区党委、政府提出并大力实施“8337”发展思路,其中把内蒙古“建成体现草原文化、独具北疆特色的旅游观光、休闲度假基地”作为一个重要发展定位。近期,又将民族文化传承发展作为专项工作重点推进,并正式启动内蒙古民族文化建设研究工程,充分体现了自治区党委、政府高度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标志着我区的文化建设进入新的发展阶

多学科互动研究蒙古族游牧文化

在可持续发展中树立生态文明理念 在我国北疆,曾存在一种与农耕文化迥然而异的文化,那就是以蒙古包、大轱辘车、牧马放羊、蒙古长调等文化符号为代表的蒙古族游牧文化。 由中央民族大学教授邢莉和内蒙古自治区草原勘察规划院研究员邢旗历时6年完成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内蒙古区域游牧文化的变迁》结项时被5位评审专家评为“优秀”,并于今年9月入选《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成果文库》。近日,记者就这项填补了相关研究领域空白的课题采访了有关学者。 游牧文化发生历史性嬗变 学界通常把创新、传播、进化、涵化、冲突、调适、融合等纳入文化变迁的动态过程中予以分析和研究。该课题延续了这些思路,并展示出了内蒙古区域游牧文化变迁的整体框架。 课题组认为,内蒙古区域蒙古族游牧文化的变迁是自清代至民国伴随着大量汉族移民而发生的。此后内蒙古区域的游牧文化演变为四个文化圈,即牧业文化圈、农业文化圈、半农半牧文化圈、城镇文化圈。后来,牧人的生产和生活方式迅速演变,由游牧演变为半定居或者定居,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最后的游牧民完全实现了定居。这意味着,大型游牧生计方式已经衰微和转型。 邢莉告诉记者,内蒙古游牧文化符号变迁主要包括物质文化符号和精

论游牧文化圈

论游牧文化圈 史继忠 内容提要:本文提出“游牧文化圈”的概念,在地缘上横贯欧亚大陆中部,以游牧经济作为社会基础,表现出“游牧行国”、迁徙、贸易和战争等鲜明特征,对世界文化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关键词:游牧文化圈 历史上所说的“中亚”,即“中央亚细亚”,实际上是泛指横贯欧亚大陆中部的草原地带,它东起西伯利亚,越过蒙古高原的大沙漠,进入天山南北及土拉平原、吉尔吉斯草原和南俄罗斯草原,向西延伸至黑海、里海之滨。由于这一辽阔地区位于欧亚大陆的腹地,极少受到太平洋和印度洋暖流的影响,因而雨量稀少,大部分地区都是满目苍凉的草原和沙漠,所以,生活在这里的居民,大都以游牧为生,是所谓“游牧行国”。在这个干燥地带的北缘,从太平洋起,向西越过乌拉尔山,远及巴伦支海,横布着一条狭长的森林地带,住在这里的人,大都以渔猎为生,谓之“打牲部落”。广义地讲,“游牧文化圈”包括游牧民族与打牲部落,他们大抵分属两个体系:属于黄种人的多操阿尔泰语,如匈奴、突厥、契丹、女真、蒙古;属于白种人的多操印欧语,如塞种、哥特。 游牧民族向来引人注目,原因是他们叱咤风云,不断改变政治局势,牵动世界历史。然而,恰好是人们把目光集中
文章出处(来源):   《贵州民族研究》2001年02期
分类目录: 游牧文化 Tags: 总浏览: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