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古籍整理

《章嘉若必多吉传酬愿如意经》(蒙古文)

章嘉活佛是清代内蒙古地区藏传佛教格鲁派之最大转世活佛,与达赖、班禅、哲布尊丹巴并称为清朝藏传佛教四大活佛系统。章嘉活佛系统原来是青海互助佑宁寺五大活佛系统之一,自清康熙二十六年(1687)受到康熙皇帝之嘉奖后,与清朝中央政府建立密切关系。1693年, 康熙皇帝召二世章嘉•阿旺罗桑却丹进京, 任命他为扎萨克达喇嘛, 从此, 章嘉活佛系统正式登上了清朝的政治舞台。尤其是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二世章嘉活佛被封为“灌顶普善广慈大国师”以后,历代章嘉活佛作为国师,紧紧依附于清朝,忠实地执行清朝中央政府的各项决策,在加强清中央政府与蒙藏地区的联系方面,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与此同时,作为清代藏传佛教的著名高僧,历代章嘉活佛在雪域高原、蒙古草原以及京师、五台山等地讲经说法,弘扬佛教,得到广大民众的尊敬和爱戴,对佛教文化的交流以及蒙古、藏、满、汉多民族间的文化交流做出了积极贡献。 《清实录》《清会典》《卫藏通志》《啸亭杂录》《圣武记》《东华续录》《清凉山志》《京师坊巷志》等清代的汉文正史中,有很多关于章嘉活佛系统的记载和评介。除此之外,藏文史料,例如松巴·益希班觉《松巴佛教史》、智观巴·贡却乎丹巴
文章出处(来源):   http://www.tibet.cn/religion/news/1477288315385.shtml
分类目录: 书评 古籍整理 总浏览:1,821

特色资源介绍:内蒙古大学图书馆纪念2016年世界读书日活动之一

内蒙古大学图书馆特色资源介绍 经过“211工程”和“提升综合实力”等项目建设,我校图书馆蒙古学文献资源、民族学科特色文献资源建设得到了长足的建设与发展,建立了以蒙古文图书为主体的较完善的蒙古学学科文献收藏体系和服务体系。现有馆藏蒙古文图书文献10万多册,蒙古文古籍2千多种/件,汉文古籍11万多册,藏文、满文等古籍几百种/件,多文种蒙古学图书3万多册,自行研发的蒙古文数字化文献7千多种、蒙古学信息整合数据库4个、蒙古文学术期刊论文全文数据库1个,博硕士生论文数据库1个,古籍目录数据库4个。目前,内蒙古大学图书馆是我国最大的蒙古学学科蒙古文图书收藏中心、蒙古文图书数字化中心、标准化蒙古文古籍收藏保护单位、蒙古学二次文献编制报道中心、蒙古学学科信息服务平台(门户网)、教育部民族学科蒙古学信息中心、教育部CALIS蒙古文图书编目中心等。 ◆  “211工程”标志性成果——蒙古学文献信息中心 该中心是国家教育部民族学科蒙古学文献信息中心,经过“211工程”建设,形成了雄厚的文献基础和独特的硬件环境,现已成为蒙古学文献收藏较为齐全、检索手段先进的现代化文献服务中心,是闻名世界的蒙古学文献信息中心之

蒙古文《关公圣帝与貂蝉女论史》来源及其价值

摘要:蒙古文古旧抄本《关公圣帝与貂蝉女论史》曾被蒙古文古籍目录著录四种传抄本,然而这些抄本迄今未曾引起学界的关注和重视。文章首次对这些传抄本的版本及其收藏情况加以简要介绍的同时,通过对今存相关文献实物的文本比对,初步确定了这些抄本系一部鼓词《关公盘道》的散文体蒙译本。并认为该译本是一部情文并茂的蒙古族翻译文学的经典佳作,反映了古代汉文戏曲在蒙古地区书面流传的事实,对中国传统文化知识在蒙古地区的传播也产生了积极影响。   关键词:《关公盘道》; 《关公圣帝与貂蝉女论史》; 蒙译本;   基金: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青年基金项目《〈三国演义〉蒙古文诸译本研究》(项目编号:13YJC751019)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聚宝,内蒙古师范大学蒙古学学院   【点击阅读全文】蒙古文《关公圣帝与貂蝉女论史》来源及其价值
文章出处(来源):   《民族文学研究》2015年03期 作者:聚宝
分类目录: 古代文学 古籍整理 总浏览:1,533

推进蒙古族藏文典籍整理研究

我国少数民族使用非母语创作并非个案。历史上,蒙古族除以本民族语言文字写作以外,也曾用汉、藏、满等兄弟民族的语言文字著书立说。   蒙古族藏文创作始于藏传佛教传入蒙古地区之时,与其母语创作几乎是同时开始,至今有800余年的历史。直到20世纪中叶,这一情况才呈现下降的趋势。新中国成立后,对于蒙古族藏文著作的研究即已起步,近年来,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大规模的整理与研究工作正有序开展。   民族文化交流的鲜活例证   蒙古族僧侣创作出了卷帙浩繁的藏文典籍,内蒙古大学蒙古学学院教授额尔敦白音对记者说。在这座藏文书写的文化宝库中,文学内容格外引人注目。各民族间的文学关系是民族文化交流及民族融合的重要标志和鲜活例证。内蒙古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树林对记者表示,民族文学研究中对母语创作和非母语创作问题更为关注。一些学者坚持认为母语创作的作品才是民族文学,这样有意无意地把一些非常宝贵的精神财富搁在一边,一部分文化遗产的传承被摒弃了。   “虽然蒙古族书面语盛行,但藏文随处都在使用,藏语成为蒙古族寺庙语言,并在蒙古地区成为具有广泛基础的文学语言。”俄罗斯蒙古学家鲍·雅·符拉基米尔佐夫的这一论断,被很多学者所认同
文章出处(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耿雪
分类目录: 古籍整理 总浏览:850

中国首次系统整理出版蒙古语言文字研究文献

据新华社呼和浩特2月21日电 (记者勿日汗)内蒙古自治区少数民族古籍整理专项资金资助项目《蒙古语言文字研究文献荟萃》近日出版发行。这是中国首次系统整理出版蒙古语言文字研究文献。 据了解,该书共有6册,收录近80种文献,内容涉及蒙古文字的起源与发展、正字法、正音法、词语解释、语法等诸多领域。蒙古语言文字研究文献的整理和出版,不论对蒙古语言文字古籍文献研究,还是蒙古语言文字规范化、标准化、信息化建设,都将起到基础性作用。
文章出处(来源):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6年02月22日 第 04 版)
分类目录: 古籍整理 编纂出版 总浏览:642

内蒙古专家拟5年抢救蒙古文《大藏经》

中新网呼和浩特12月28日电 (乌瑶董乐)“这不仅有利于中国蒙古学、藏学学科的建设,而且对世界范围内的蒙古学和藏学的深入研究将起到非常积极的作用。”28日,记者见到胡日查教授时,他正在一书更比一书高的书桌前埋头工作。 胡日查是内蒙古师范大学蒙古历史文化所所长,也是资深的少数民族史研究者。当前他有一项新任务:在2020年底前,率领研究团队创建更加完整的蒙古文《大藏经》文献资料库。 蒙古文《大藏经》是《中华大藏经》的蒙古文版,它既是佛书,又是涉及哲学、历史、医药等众多领域的古代百科全书。蒙古文《大藏经》有蒙古文《甘珠尔》和蒙古文《丹珠尔》两部分,是至今保存的蒙古族各种文献中篇幅最大的一部,为蒙古佛教典籍的总集,蒙古佛教文化的百科全书。 据了解,蒙古文《丹珠尔》只有一种版本,目前世界上仅存三套,均残缺不全,建立更加完整的蒙古文《大藏经》体系已急如燃眉。 记者了解到,现存蒙古文《大藏经》各种版本除主要收藏于内蒙古、北京、青海、西藏等地图书馆和蒙古、俄罗斯、日本等国图书馆之外,其余更多的残本、残片散落在古寺旧庙和老喇嘛手中。 此前内蒙古地区就已经开展了抢救性工程,历时15年,于2014年影印出版
文章出处(来源):   中新网
分类目录: 古籍整理 总浏览:1,168

成吉思汗后裔撰写《蒙古源流》

《蒙古源流》原名《汗等宝贝史纲》,汉译原称《钦定蒙古源流》。明清之际蒙古族萨囊彻辰所撰。原书不分卷,汉译编为八卷。作者为成吉思汗后裔,鄂尔多斯部(原伊克昭盟乌审旗)贵族。 清康熙元年(1662年)成书,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译为满文,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译为汉文。依据《古昔蒙古汗等根源大黄册》及《汗统记》《讲解精妙意旨红册》等蒙、藏、宗教、历史旧籍,参以个人经历见闻,上溯蒙古王统直接附会于西藏、印度,下叙元、明帝系迄于清初封赐蒙古王公,并兼载诸大喇嘛阐扬佛教之事,末列明、清帝系,附以316行述意之诗。所载明代蒙古内容几乎占全书之半。对明蒙古地区的政治、经济、宗教、领地划分、各部战争和诸汗世次、名号、生卒及人地诸名、职官等叙载祥于明代其他史籍。为蒙古族重要的宗教史文献。 后来的《黄金史》《蒙古喇嘛教史》《宝罗·托利》《宝贝念珠》等均曾取材于本书。保存蒙古族民间传说、诗歌及藏、梵、汉、满语言资料亦多。惟多杂宗教附会之说,叙事颇有悖谬。有《四库全书》《国学文库》本等。蒙古人民共和国有库仑本。1980年内蒙古人民出版社有道润梯步新译校注本。
文章出处(来源):   正北方网-内蒙古日报作者:陈永坤
分类目录: 书评 古籍整理 总浏览:718

藏文史籍中的蒙古祖先世系札记

内容提要:文章指出研究蒙文史最主要的三种文献:汉文、蒙文和波斯文文献在研究蒙古祖先世系中的价值。分析并列表显示藏文文献有关蒙古祖先世系表与波斯文献《史集》基本相同的特点,进而探析其文献来源。最后指出,藏文文献对阅读理解元代贵族人名含义,纠正《元史·诸王表》人名误失颇有参考价值。   关 键 词:藏文史籍 蒙古祖先 世系   作者简介:陈得芝,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   研究蒙元史必须利用多种文字史料,汉文、蒙文和波斯文历史文献无疑是最重要的3种。现存汉字音写的蒙文《蒙古秘史》(忙豁仑纽察脱察安Monghol-un ni’ucha tobchiyan。此名当为明初音译者所加,原称应仅为最后一词,即屡见于《元史》的“脱卜赤颜”①)自应列于蒙古文史籍的首位。《秘史》第1至68节记太祖前世系,自传说始祖天命所生的孛儿帖赤那(苍色狼)至太祖之父也速该共22代;第69至268节记述太祖生平功业(占全书71%);第269至281节概述太宗在位所办5件大事,以其本人口气总结成绩和错误结束。祖先世系及太祖功业可能编成于太宗初,太宗事当是在宪宗初年续编完成②。   自畏吾字蒙古文创用后,应该就有必阇赤陆续记
文章出处(来源):   《中国藏学》2014年第4期 作者:陈得芝
分类目录: 古籍整理 文献 总浏览:1,582

藏传佛教家具发展的历史背景

公元1196年,铁木真在各项有利因素的具备与推动下,被推选为蒙古部落的一个汗, 他采用“成吉思汗”为名,这就是后来西方人所熟知的CHINGGISKHAN 。公元1206年,在他约45岁时,经过了18年的征战与挫折之后,终于在蒙古草原的库里勒台大会上,几乎所有相关的突厥与蒙古部落,一致尊称成吉思汗为“大汗”。于是成吉思汗以及他的子孙们所率领着的蒙古铁骑,在13世纪开始了他们对中国、伊斯兰、俄罗斯、以及环地中海地区文明的攻占与征程。根据英国牛津大学人类基因学教授布莱恩•赛克斯(MR BRIAN SYKES)有关男性染色体的研究,成吉思汗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为广泛成功的单体染色体传播者,他目前在全世界范围内可能至少有1,600万名后裔族群。   藏传佛教家具发展的历史背景 库里勒台在蒙语里是“大聚会”意思,蒙古人从氏族部落时代起,有关氏族部落酋长的选举、战争、围猎、以及隆重宗教活动等决定,都是由特权阶层的贵族在库里勒台大会上决定的。我们可以想象并且十分肯定的是,成吉思汗当时令人信服地获得大汗的称号与地位,其背后功不可没的还有着萨满教宗教领袖萨满阔阔的鼎力运作、支持。但随后,这个萨满阔阔企图以宗
文章出处(来源):   中国文物网
分类目录: 古籍整理 总浏览:546

(4)关于蒙古族大学生的必读图书及学习外语的重要性

请点击这里看视频:关于蒙古族大学生的必读图书及学习外语的重要性(四) ——德力格尔研究馆员为内蒙古工业大学蒙古族大学生做的报告 相关链接:关于蒙古族大学生的必读图书及学习外语的重要性(一) 关于蒙古族大学生的必读图书及学习外语的重要性(二) 关于蒙古族大学生的必读图书及学习外语的重要性(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