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经济

蒙古族家具艳丽的大积木 纹饰展现蒙古世俗生活

翘头贡桌(清早期)   在人们的想象中,一般认为游牧民族很少用家具,其实这是一种误解。蒙古族家具的起源大体与我国中原地区同步,经过千百年的发展,形成了特有的民族形式和制造风格。由于蒙古族半农半牧的生活方式,蒙古族家具重漆厚彩,便于拆卸、组合,说它是草原民族漂亮的巨型“拼插积木”,实不为过。   榫卯连接便于拆卸   位于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的蒙古族家具博物馆是全国唯一一家以蒙古族家具为主题的博物馆,馆内珍藏了近600余件蒙古族传统家具,年代为清早期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不等,基本上代表了内蒙古西部民间家具的特点与风格。蒙古族美术家乌日切夫和杨·巴雅尔依托该馆藏品编著而成的《蒙古族家具》一书,让我们见识了这朵艳丽的民族文化奇葩。   馆藏的蒙古族家具大致可分为桌案类、贮藏类、坐卧类和架具类四种。前三类比较好理解,架具类家具主要包括箱架、佛龛、碗架等,主要用于陈列神像、器皿和艺术品,灵巧轻便、便于组合。此外,蒙古族家具还包括牛车、马车、四抬轿等出行工具以及木升等摆放类饰品。   大多蒙古族家具体积小、形制四四方方,用材厚实,看上去就像艳丽的积木块。更奇妙的是

当代杜尔伯特蒙古族牧业生产习俗研究

摘 要:蒙古族是“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民族,独特的生活环境决定了他们以牧业为主的生存方式。随着政策、生态环境、人口结构、观念意识等诸多因素的转变,与蒙古族生产生活息息相关的牧业经济呈现出新的发展面貌,引起中外学者的广泛关注。文章以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布和岗子村为个案,在深入进行田野调查的基础上,对该村生态环境的变迁、牧具的使用以及牲畜饲养习俗进行了梳理分析。指出生态环境的改变、地方经济政策的引导,不仅带来了牲畜草料、饮用水、棚圈的革新,也促使畜群结构单一化的形成,从而带来了牲畜饲养习俗的变迁。即形成了以定牧、圈养,畜群结构单一化和畜产品商品化为突出特点的新型牧业生产习俗。    关键词:当代;牧业生产习俗;杜尔伯特;布和岗子村    中图分类号:C950.12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4 -4922( 2012) 05 -0144 -07    13世纪以后,游牧成为蒙古族最主要的生产生活方式。其中一部分人口“逐水草而居”,先后来到松嫩平原,牧养牛、马、羊、骆驼等牲畜,这一地区的蒙古人被称为杜尔伯特部。“明末

蒙古游牧文明的城市和建筑体系的特质

包 慕萍 东京大学生产技术研究所 研究员 建筑史博士(东京大学) 研究方向:亚洲建筑史 摘要 本文首先分析了游牧文明的建筑体系具有标准化、通用化和可再利用的现代性,指出蒙古包何时形成标准化的尺寸体系与生产体系是今后建筑史研究的重要课题。其次,笔者提出游牧文明下的城市现象的存在,总结了它的移动性、多核心构成的城市圈的特性,评价了元大都胡同交通体系的创造来自游牧文明。最后,笔者指出信息时代为城市脱离土地的束缚提供了必要的技术条件,加之减轻地球环境负荷的现实需要,这样的时代背景正是研究游牧文明城市和建筑的现代意义所在。 游牧社会积累了生产技术、生活方式,而且这些技术、文化可以超越单一民族的范畴,得到广泛的传播和应用,这就构成了游牧文明。游牧文明的特征决定了其城市和建筑的特质。 众所周知,游牧社会的主要生产物为五畜,且不靠圈养,通过有效地利用草原有限的环境条件进行移动式放牧。由于牲畜的存在、移动的生产和生活方式的需求,在游牧社会创造出了与之相应的可移动的城市和建筑体系。下面就建筑与城市体系做一分析。 1. 建筑体系的特征 (1)建筑生产的标准化 人们熟知的以家族为单位的居住建筑–蒙

当代草原文化的发展方向与趋势

——三论蒙古族文化在草原文化发展史上的地位与作用 内蒙社会科学院草原文化研究课题组       以蒙古民族登上历史舞台,成为蒙古高原的新一轮主人为标志,蒙古文化便成为这一区域最具代表性的文化。蒙古文化,首先是单一民族即蒙古民族的文化,是世世代代生息在蒙古高原的蒙古人所创造的文化;同时,它又是继承和会聚草原地区历代各民族文化传统而形成的具有广泛包容性与影响力的新的民族文化形态。以“蒙古”、“鞑靼”作为草原民族统称的事例历史上并不鲜见,自从有了“草原文化”的概念,蒙古族文化往往又被人们等同于草原文化,足见其在草原文化当中的深刻影响与主导地位。现当代以来,蒙古族文化的变迁和发展不但具有本身的重要意义,同时,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包括达斡尔、鄂温克、鄂伦春等当今的草原民族文化发展变迁的典型特征,也在某种程度上预示着草原文化未来的走向。因此,如何审视蒙古文化近、现代以来的发展、变迁轨迹,如何看待和把握她的未来方向和趋势,显然是草原文化研究领域一个既具有理论意义,又具有现实意义的命题。   一、近

内蒙古铁蹄马面临灭绝危机 据称系成吉思汗战马

内蒙古铁蹄马面临灭绝危机 据称系成吉思汗战马 最后的铁蹄马 本报记者 周欣宇 策划:绿镜-内蒙古牧民借高利贷保护铁蹄马 宝音达来相信,自己的身体里流淌着成吉思汗的血。他也相信,自己正在全力保护的铁蹄马,正是13世纪帮助成吉思汗大军横扫欧亚大陆的战马的后代。 这个49岁的蒙古族牧民,有着黑红色的圆脸和敦实的身材,脸上总是挂着羞涩的表情和憨憨的笑容。只有当他跨上自己那匹乌黑的骏马,挥起马鞭,在扬起的沙尘中呼啸着奔跑起来,才会显现出蒙古族汉子特有的英武之气。 “咋也得把这个种留下。现在不留,就绝了。这个事急呀!”宝音达来拍着大腿说,“铁蹄马要是真绝了,离所有蒙古马从草原消失那天就不远了!” 蒙古马改变了世界,世界却抛弃了它 宝音达来的蒙古包,在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克什克腾旗白音敖包山下的贡格尔草原上。他家所在的牧场类型,蒙语称之为“杭盖”,有起伏的山,稀疏的树,平缓的河流,茂密的草原,有千百年来与牧人作伴的牛羊和马匹。 2010年年末的一天,一群马正在山坡上安静地吃草。不久前的大雪还没有完全消融。覆盖在枯黄草地上的白雪,被马蹄踩出了一个个深窝。 这些马,是宝音达来和他的老伙计、62岁的阿拉腾,

衰落中的蒙古游牧社会(摘自《剑桥中国晚清史》)

衰落中的蒙古游牧社会(摘自《剑桥中国晚清史》) 蒙古僧侣制度的发展和汉人影响的渗入在内蒙要比外蒙更快些。清朝在内蒙的统治比在戈壁以北更为严密,但是在这两个地区清朝的官员们都越来越多地掌握了一度是蒙古人行使的行政权力。在内蒙,寺院更加集中,游牧民和中国的经济有较密切的联系。但是同样的趋势在外蒙也可看到。正如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初蒙古历史中许多重大发展一样,内蒙开辟了道路,外蒙跟着走。 内、外蒙古继续为清朝军队提供骑兵。然而,清朝未使外蒙参与十九世纪清帝国的战争,但内蒙则参加了中国本土反对欧洲人的斗争。例如土默特的王公旺钦巴拉(1795—1847年),既是一个作家,又是两个著名文学家古拉兰萨(1820—1851年)和尹湛纳希(1837—1892年)的父亲,他曾在1841年的鸦丅片战争中战斗过。科尔沁王公僧格林沁参加过1853到1855年对太平天国的战斗,1858到1860年对英法联军的战斗,1860年对北京周围盗匪的战斗,以及对捻军叛乱的战斗,直至1865年被杀死为止。 在十九世纪,王朝已经完全控制了蒙古人,清朝政丅府不再害怕他们。甚至人口实际上也在衰减,主要原因之一是僧侣制度和性病。藏医用

保护蒙古草原文化与促进蒙古经济发展

保护蒙古草原文化与促进蒙古经济发展 颜寒 每当人们谈到蒙古,第一个想到的是什么呢?是旅游景点?是成吉思汗?是烤羊肉?是马奶酒?是金庸在他著名的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里用精美的笔调来描写的蒙古生活?假如把这一系列的想象结合起来,那么我们一定会编织出一幅美丽的图画。多数中国人都知道郭靖是谁,或读过小说,或看过电视剧。郭靖在蒙古有一个美好的生活。对大多数人来说,提到蒙古, 他们满脑子就会闪现碧绿的草原,金黄的沙漠,湛蓝的天空。那里,永无止境的草原衬着多不胜数的蒙古包。挨着每个蒙古包,就是一盆小火用来烤羊肉;香味围绕着全村,令人流口水。蒙古姑娘和小伙子都穿着错彩镂金的服装,唱着悦耳的老腔老调。勇敢的姑娘和小伙子会不时骑着鸣萧萧的大马让人喝彩。他们射的箭会嗖嗖地飞来飞去。成群的羊会咩咩地在绿草如茵的草地上跑来跑去,就像一朵白云在蓝天上漂来漂去。谁不会向往住在这无比快乐的草原上呢?带着这美丽的梦想,我来到了内蒙古大草原上。 在内蒙古一周,我做了实地考查,采访了草原上和城市里的人,住了蒙古包,参观了学校和工厂。通过调查,我发现以郭靖为代表的蒙古草原传统文化看似已荡然无存,而且今天的内蒙古,无论是草原
文章出处(来源):   佛北京书院 作者:颜寒
分类目录: 经济 Tags: 总浏览:1,343

蒙古国的马文化

蒙古国的马文化 [提要]蒙古国人养马,也爱马,马文化深深地融入到他们的精神世界之中。在蒙古国大草原上,牧人自幼就在马背上成长,马就是他们成长的摇篮。牧人取小马的腿骨为琴柱,头骨为筒,尾毛为弓弦,演奏时声音圆润,低回婉转,时而如万马奔腾,时而如马嘶阵阵。 蒙古国人养马,也爱马,马文化深深地融入到他们的精神世界之中。辽阔的草原、奔腾的骏马不仅铸就了蒙古人质朴、豪爽的性格,也孕育了光辉灿烂的马文化。蒙古国以马为主题的诗歌、故事、警句格言、音乐、美术、雕塑等,无不体现人们对马的喜爱。 在蒙古国大草原上,牧人自幼就在马背上成长,马就是他们成长的摇篮。人们认为,马是世界上最善解人意的动物。蒙古马性烈、慓悍,对主人却十分忠诚,主人如果受伤、醉酒,只要把他放到马背上,马就会十分温顺地驮着主人送其回家;在赛场上,马会按照主人的意愿拼死向终点奔跑,为了主人的荣誉,它会拼尽最后气力,宁愿倒地绝命也不会半途放弃比赛。 目前,蒙古国拥有220多万匹马。蒙古国的人们熟识马性,通常采用粗放式牧马,将马群放归自然,既没有舒适的马厩,也没有精美的饲料,处于半野生生存状态,在豺狼出没的草原上风餐露宿,夏日忍受酷暑蚊咬,冬

对蒙古国游牧文化的初步认识

对蒙古国游牧文化的初步认识 作者: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 塔拉 陈永志 ——蒙古国境内游牧民族文化遗存考古调查发掘合作项目阶段成果综述 合作项目的缘起及目标 蒙古国位于我国正北方,南中西与我国接壤,属于亚洲中部的内陆国,面积 156.652万平方公里,人口 245 万,为典型的大陆性气候。由于特殊的地理环境与人文环境,蒙古国至今仍保留着“随水草迁徙”游牧生活方式。地广人稀、工业化进程迟缓的状况使得蒙古国境内保存有大量完整的古代游牧民族文化遗存,这些文化遗存主要集中分布在鄂尔浑河流域、土拉河流域、呼尼河、哈尼河、色楞格河流域、克鲁伦河流域(图一)。其中新近发现的匈奴单于大墓就分布在呼尼河、哈尼河流域的山谷当中,世界著名的阙特勒碑、毗加可汗突厥碑额遗址则分布在鄂尔浑河流域的和硕柴达木盆地,蒙古高原腹地最大的城市回鹘国首都哈喇巴拉嘎斯古城以及蒙古汗国第一座都城哈拉和林均也分布在这一地区(图二)。克鲁伦河流域主要分布有辽金元时期的遗址与墓葬,鄂嫩河流域肯特山一带是蒙古皇家陵寝及行宫分布的主要地区。在蒙古国分布最多、最完整、最具有特色的古文化遗存即是石筑墓。这些墓葬均以自然石块堆筑的石圈、石

对内蒙古经济发展的再认识

对内蒙古经济发展的再认识 ●张国良 经过60多年的艰苦奋斗,内蒙古像草原上一只腾飞的雄鹰向世人昭示:经济高速增长,社会各项事业蓬勃发展,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共同建设美好家园已成为各族人民的共识。我区是如何实践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预言的“走进前列”?如何实现历史性跨越?今后要沿着什么方向发展?我们用胡锦涛总书记说的话找到了答案,那就是“在历史发展的关键时期,把握住了机遇,落后的国家和民族就有可能实现跨越式发展,成为时代发展的弄潮儿;而丧失了机遇,原本强盛的国家和民族也会不进则退,成为时代发展的落伍者”。 一、中央领导的殷切期望 1987年6月,邓小平同志会见美国前总统卡特时指出:“内蒙古自治区,那里有广大的草原,人口又不多,今后发展起来很可能走进前列。”邓小平同志高瞻远瞩,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和观点,正确把握中国发展的总趋势,结合我区实际提出的战略性、前瞻性思想,对指导我区的全面发展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 1999年1月,江泽民同志考察我区时指出:“发挥资源优势,提高资源的综合开发利用水平,加快把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力争使内蒙古成为我们国家下一个世纪经济增长的重要支点。”这
文章出处(来源):   http://szb.northnews.cn/nmgrb
分类目录: 经济 Tags: , 总浏览:1,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