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科技

【内蒙古之最】世界现存最完好的蒙古文天象资料

呼和浩特市五塔寺“金刚座舍利塔”后照壁上的蒙古文石刻天文图,是现存的世界上最完好的用蒙古文标注的天象资料。 这幅蒙古文天文图以8块汉白玉拼砌而成,直径达44厘米,内规圆径18.3厘米,赤道直径51.4厘米,黄道直径达73至76厘米;以北极为圆心,放射出28根经线,在上面标示出了28宿星座,并作出了5个同心圆分别表示北极圈、南极圈、夏至圈、冬至圈和赤道圈,此外,还标注了12宫12生肖和24节气。图的下侧刻有长方形图例、标星等,是现存于世唯一用蒙古文标注的古代星图,具有很高的科学价值,是研究中国古代天文的重要实物资料。是我国各族人民长期以来文化交流、相互合作、共同发展的一个极好例证,也反映了我国光辉灿烂的古代文化,是一件极为珍贵和难得的天文文物。
文章出处(来源):   正北方网-内蒙古日报
分类目录: 天文数学 总浏览:1,426

五塔寺存有蒙古文天象资料

呼和浩特市五塔寺“金刚座舍利塔”后照壁上的蒙古文石刻天文图,是世界上保存最完好的用蒙古文标注的天象资料。 这幅蒙古文天文图以8块汉白玉拼砌而成,直径达44厘米,内规的圆径是18.3厘米,赤道的直径是51.4厘米,黄道直径达73至76厘米;它以北极为圆心,放射出28根经线,在上面标示出了28宿星座,并作出了5个同心圆,分别表示天的北极圈、南极圈、夏至圈、冬至圈和赤道圈。此外,还标注了12宫12生肖和24节气。图的下侧刻有长方形图例、标星等。它是现存于世的唯一用蒙古文标注的古代星图,具有很高的科学价值,是研究中国古代天文的重要实物资料。(晓荷)
文章出处(来源):   内蒙古日报
分类目录: 天文数学 总浏览:2,172

元代上都、大都间驿路的历史价值和扈从诗文化意义

徐进昌 内容摘要:13—14世纪之间,中华民族处于元代的大一统发展阶段。各地间的交通往来和跨越国界的丝绸之路与海上通道非常活跃。上都与大都之间的驿路有四条。皇帝每年夏季在上都理政,秋凉时返回大都。自元世祖忽必烈以来,元代皇帝每年在上都、大都间驿路上巡幸往返,带着众多的随扈官员和上万人的护卫人员。这段上都、大都间的皇家驿路,就是巡幸中办理朝政之所。大量的扈从诗记述了驿路的风情,历史地再现了驿路沿途的人文风貌。百年间的皇帝巡幸和随扈理政,百年间的扈从诗文,成就了上都、大都间的历史之路,文化之路,文明之路。抚今追昔,这段皇家驿路任凭学子和游人凭吊和观赏。 关键词:上都、大都间驿路   历史之路   文化之路 十三世纪中页元灭金、夏,平南宋,继承盛唐,实现了中华多民族的大一统。大元帝国横跨欧亚,融汇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开放多元,经济社会有了长足的发展。各地间的交通往来兴旺发达,丝绸之路和海上通道也非常活跃。 元代实行两都制。位于草原的上都是元世祖忽必烈的发祥地,被称为上京、滦京和夏都,是“圣龙起飞之地”,也是连接游牧文明和农耕文明的政治文化中心。位于中原的大都是元代的黄金家族建立全国政权后的冬
文章出处(来源):   中国蒙古学信息网
分类目录: 交通驿站 总浏览:3,167

清代内札萨克的蒙古驿站

潘茂桐 清代设于漠南蒙古的6盟49个札萨克旗,是为内札萨克。在这广袤数千里的草原上,为便于传递朝廷谕旨与地方奏呈文书,运输国防物资与军队,满足使臣公差与蒙古王公的往来之需,清朝统治阶级对前朝驿路沿袭利用,并逐渐完备了驿站的设置与管理。 一 在康熙九年(1670年),清廷即规定“凡奏旨特遣及本院(指理藩院,下同)差往送诏,或往各旗遍传紧要事务,巡察边卡等事,自内地驰驿外,仍给信牌,许乘边外驿马。如所经之旗地方遥远,亦给信牌,乘边外驿马”。可见当时漠南蒙古之地已设置了拥有“边外驿马”的驿站,但这些驿站还是归蒙古各旗直接管理的。 至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清廷认为“各蒙古地方,皆应安设驿站,以便公务”,由此开始在内札萨克设置正式的固定台站。当时所定第一路“自喜峰口至扎赉特十九旗为一路,计程千六百余里,应安设十四驿”。第二路“自古北口至乌珠穆沁七旗为一路,计程九百余里,应安设六驿”。第三路“自独石口至浩齐特七旗为一路,计程六百余里,应安设六驿”。第四路“自张家口至四子部落五旗为一路,计程五百余里,应安设五驿”;“又自张家口至归化城六旗,计程六百余里,应安设六驿,仍为张家口一路”。第五路“自
文章出处(来源):   内蒙古日报
分类目录: 交通驿站 总浏览:1,708

12世纪蒙古军队比欧洲军队强在哪里?

      蒙古军队每次出征之前,都要检阅部队,这时候部队就要把自己的装备晒出来,如果其中有遗漏残缺,那么就要受到处罚,因此蒙古军队的战斗状态,经常是保持完好的。 十字军时代欧洲各王国军团编制,反观欧洲军队,不用说军略、战术远远不如蒙古军队,就连这些细节的军备、侦察、补充等等,也是远远不如蒙古军队。   欧洲的陆军,主力是重骑兵部队。重骑兵一般是各级封建领主,这也就决定了他们的配合必然是不行的,平时各自在自己的封地里,虽然每年有各级领主组织的下属骑士的比武大会训练单兵格斗能力并选拔优秀,但是这样的职业军队,其战场上的适合能力,却反而不如蒙古军队的平时民战时兵的非职业军队。   陆军里人数最多的就是步兵,但是欧洲的步兵都是临时征召的农民和农奴,不但训练低下,而且很多人负担不起武器的费用,在作战时只能拿着根木棍就上战场。虽然到十字军东征的时候,由于与中东阿拉伯的作战,使欧洲人明白到步骑协同要比单独使用骑兵优越很多,但是出于欧洲的传统背景,专业的步兵职业军人还是没能发展起来,职业军人们–各级封建领主大小骑士,都更愿意骑着马而不是靠

埃及马木留克王朝:艾因贾鲁之战击溃蒙古铁骑

马木留克骑兵     马木留克是阿拉伯语“奴隶”的意思。从公元九世纪起,阿巴斯帝国的哈里发就开始从亚细亚和高加索地区购买奴隶,在加以严格训练以后,组建成骑兵部队,成为哈里发直接指挥的一支精锐部队。后来这种做法被阿拉伯其它各国的苏丹所效仿,纷纷组建自己的马木留克部队,使之成为国王直接指挥的精锐禁卫军。马木留克士兵虽然是奴隶身份,但由于深得主人的器重,不仅待遇优厚,收入颇丰;而且马木留克将领还往往能够进入政界的高层担任职务。萨拉丁组建的马木留克军队是当时阿拉伯世界中一支战力颇强的雄师。但萨拉丁的子孙们却一代不如一代,到十三世纪初埃及已沦为阿巴斯帝国的附庸。1250年,阿尤布王朝苏丹萨利赫病逝,突厥籍马木留克将领阿依巴克趁机杀掉了年幼的继承人,并娶了萨利赫的遗孀为妻,在埃及创建了马木留克政权。他不仅脱离了阿巴斯帝国的控制,还公开于之分庭抗礼。1258年蒙古西征大军消灭了阿巴斯帝国后,埃及的马木留克王朝就成为了当时整个伊斯兰世界的中心。     马木留克军队的战力颇强,原因在于兵源和训练。每年阿拉伯人贩子从高加

蒙古的主要战役与战争 成吉思汗会战张家口

蒙古大汗蒙哥死后,忽必烈与阿里不哥为了争夺汗位进行了一系列的争战。在这期间发生了一场威胁新政权的兵变,这就是山东李璮之乱。 当初在蒙古进攻金国时,金国那些拒地自雄的大地主军阀纷纷纠集地主武装,参加对农民起义军的镇压,其中许多地主武装首领投靠了蒙古,称霸一方。他们之间互相吞并,逐渐形成了真定(今河北正定)史氏,顺天(今河北保定)张氏,东平(今山东东平)严氏,益都(今山东青州市)李氏等几股较大的割据势力。蒙古统治者为了笼络他们以加强自己的实力,授予行省领省、大元帅之类的头衔,让他们世袭管辖原来的地盘,军民兼管。这些大地主割据一方,势力强大,李璮就是其中一个。他父亲李全原为山东农名起义军“红袄军”的首领。1218年李全投靠宋朝,一面大量收刮民财一面在南宋与金国之间要挟,取得了高官厚禄。当强大的蒙古军队进入山东之后,李全又在1226年投降了蒙古,以“岁献金币”的条件换取了山东淮南楚州行省的官职。1231年李全死后,他的妻子杨妙真袭职。不久杨妙真也死了,养子李璮代领其众,为益都行省长官,拥军自重,割据一方。他拥有精兵五万,又娶了宗王塔察儿之妹为妻,

忽必烈和十三世纪的海上丝绸之路

沈昌伟 忽必烈——尽管是来自内陆深处的草原皇帝,可是面对浩瀚无限的蓝色海洋,他踔厉风发地敞开了国门,对推动社会对外开放采取积极的态度,元世祖忽必烈的气魄和胸襟,不仅丝毫不亚于汉武唐宗,更是以后的明清诸帝无法相比的。1278年八月,大汗发布诏旨,“诸蕃国列属东南岛屿者,皆有慕义之心,可因蕃舶诸人宣布朕意,诚能来朝,朕将宠礼之,其往来互市,各从所欲!”(《元史》卷10《世祖本纪》)这不仅是招徕海外蕃商与元朝“往来互市”的宣传书,也是鼓励元朝官民参与构建“蓝色梦想”的动员令。 蒙元政府旗帜鲜明地施行对外开放,其中原因:一、政治上的世界意义。蒙古大汗“具有‘世界君主’的意识”,“他们在极为广袤的土地上普遍建立驿站制度,便利了中外交通。外交使者、商人和传教士都得到旅途的安全保障和礼遇,他们的络绎不绝的此来彼往,沟通了中外关系——蒙元统治者还不时把目光远远地投向西欧,虽然未能君临彼土,也不断保持联系,来则‘嘉

敖包和蒙古包文化对世界建筑文化的贡献

满都麦(蒙古族)著 距今四千年左右栖息于蒙古高原上的先民,开始驯服某些野生动物为家畜,并且由原始狩猎生活转化为规模化的游牧生活。与此同时,以蒙古源流匈奴先民为首的部族率先跃上了马背,使得人类智慧与骏马的速度默契配合,形成了所向披靡的动力,开启了人类文明之先河。这一历史性的飞跃发展,使北方民族彼此拉近了空间,拓展了胸怀大草原的视野,也开启了草原畜牧业经济长足发展的契机。   由此,在广袤草原上出现了两种建筑物的雏形,即固定性宗教活动场所——敖包祭坛 ,以及伴随游牧移动的住宅——穹庐(蒙古包原型)。随着游牧经济社会的发展,具有原始草原文化理念的这两种建筑物循序渐进、源远流长。由于自然环境和畜牧业经济及其宗教文化的统一性,这两种建筑物的外观造型和所包含的文化内涵,宛若孪生姐妹那样,始终保持着如影相随的共同特征。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这两种建筑物的造型款式,以及所承载的文化内涵和使命象征不断得以充实和完善。直至十三世纪,二者分别从当初简陋的圆锥体石堆和窝棚现状发展成外部造型相似、文化象征多元、寄情寓意多彩的敖包和蒙古包。然而,令

蒙元时期北方地区驿站交通概述

叶新民 在成吉思汗时期,就开始注重驿站交通的建设。窝阔台汗建都哈喇和林(今蒙古国哈尔和林)后,进一步完善驿站制度,从和林到中原汉地共设37站。又从和林到察合台封地(今新疆西部一带)建有驿站,从察合台到拔都封地也有驿道可通。忽必烈建立元朝后,在全国普遍建立了驿站制度。在北方地区,以两都(大都、上都)为中心,向外扩散,形成了便利的交通网络。现将主要驿站交通干线综述如下。 一、大都至上都的驿道 从元代大都至上都有4条驿道: (一)驿路(又称“望云道”)。 其路线是:从大都建德门开始,经昌平、新店(昌平县辛店)、居庸关、榆林驿(河北怀来县榆林堡)、怀来(怀来旧城)、统墓店(怀来土木堡镇)、洪赞(怀来杏林堡南)、枪杆岭(土木堡正北长安岭)、李老谷(长安岭北山谷)、龙门站(赤城县龙关)、雕窝站(赤城县雕鄂堡)、赤城站(赤城县)、云州(赤城县北云州镇)、独石口站(赤城县独石口)、偏岭(沽源县长梁)、牛头群驿(蒙古语名失八儿虎,沽源县南)、察汗脑儿(蒙古语,意为“白海子”,沽源县北小红城)、明安驿(沽源县马神庙古城)、李陵台驿(正蓝旗黑城子古城)、恒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