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蒙古文字

阿里嘎里字母

蒙古族自从有了文字,便着手译写佛经,并同世界各民族交往的过程中,试图用蒙古文字记录其人名、地名。最初,佛教是通过畏吾人传入蒙古地区的,所以在佛经中的梵语名词术语首先经过畏吾语,然后再传入蒙古语中,也就是说梵语名词术语首先用畏吾文记录,然后再被畏吾体蒙文转录。到了13~14世纪, 蒙古上层开始同西藏僧侣频繁来往,开始大量翻译藏文佛经,由此,梵藏文佛教名词术语通过藏文媒介传入蒙古语中。这时蒙古族学者则利用畏吾体蒙文的有限字母来转写这些梵藏文佛教名词术语,从而出现了蒙文字母不能准确标记梵藏文人名、地名、书名、佛陀名等问题。到16世纪末,随着藏传佛教大规模传入蒙古地区,蒙译佛经又形成一次高潮。公元1587年,喀喇沁僧人阿尤喜固什,总结前人的经验和成果,编制出一套音标系统——阿里嘎里字母,以满足翻译佛经时正确转写梵文、藏文名词术语的需要。阿尤喜固什于公元1578年参加了土默特部阿拉坦汗在青海仰华寺会见三世达赖喇嘛索南嘉措的仪式,并由于他翻译佛经有功,被达赖喇嘛封为“阿南达满珠习礼固什”称号。会后阿尤喜固什还护送索南嘉措返回西藏,然后还参加并领导了翻译《甘珠尔经》的工程。他精通梵藏蒙古文,并有丰富
文章出处(来源):   http://www.im-eph.com
分类目录: 蒙古文字 总浏览:3,049

肃北蒙古族语言文字

蒙古语是很早以前居住在我国北部和中亚地区的蒙古部落使用的语言,属于阿尔泰语系蒙古语族。分内蒙古、卫拉特、巴尔虎——布里亚特三种方言。现在通用的文字,是十三世纪初以畏吾儿字母创制,经过本民族多次改革逐渐形成了今天的蒙古文。忽必烈时,曾创制蒙古新字“八思巴文”,17世纪中叶,喇嘛僧人“咱雅班第达”为准确表达卫拉特方言的语音,稍改变通用的蒙古文字,制成一种叫作“托忒”的蒙古文,在新疆等地的蒙古族中通用。肃北蒙古语系蒙古语中的卫拉特方言。但与新疆蒙古族地区的方言也有较大的区别,与内蒙古西部方言和喀尔喀方言比较接近。 着蒙古语言文字的普及和媒体的传播,与内蒙等地之间交流增多,新名词术语的发展,以及城市化步伐的加快,现在的肃北蒙古族方言和过去相比有了明显的变化,即使用蒙古标准音和书面语的人数越来越多。比如,肃北方言里明天叫“mBrgaas”,而在蒙古标准音里叫“mBng[d[r”。可以说这种变化是书面语普及的结果,是同一个民族方言差异的缩小和规范。同时也丢失了许多传统蒙古语中的形象词汇和丰富术语。   行蒙古文有三种:传统蒙文、托忒蒙文和新蒙文。传统蒙文是从古回鹘文经过回鹘式蒙古文逐渐演变而来的一
文章出处(来源):   中国甘肃网
分类目录: 蒙古文字 总浏览:766

1979—2009年“蒙古语言文字研究”论文题目之二:文字学

内蒙古社会科学院1979—2009年“蒙古语言文字研究”论文题目之二:文字学 诺尔金:《关于蒙古文正字法迄今为止的研究总论》(蒙古语言文学,1982年第2期) 诺尔金:《蒙古文正字法》(蒙古语言文学,1983年第2期) 鲍·包力高:《关于蒙古文的口语化读音》(蒙古语言文学,1985年第4期) 巴图赛恒:《论蒙古文词语的正音》(蒙古语言文学,1985年第4期) 奇·斯钦:《元音连接规则存在的问题以及改进意见》(蒙古语言文学,2005年第5期) 诺尔金:《论完善和规范正字法》(蒙古语文,1980年第1期) 诺尔金:《蒙古文长元音的拼写规则》(蒙古语文,1985年第1期,2期) 丹森:《论正字法的总规则》(蒙古语文,1987年第10期) 鲍·包力高:《蒙古文字研究概况》(蒙古语文,1992年第3期) 鲍·包力高:《论蒙古文的口语读音》(蒙古语言文学,1985年第4期) 鲍·包力高:《<蒙古语正字法词典>首次口语标音随想》(蒙古语文,2004年第3期) 达·巴特尔

1979—2009年“蒙古语言文字研究”论文题目之一:词典学

内蒙古社会科学院1979—2009年“蒙古语言文字研究”论文题目之一:词典学 一、词典学 达·巴特尔:《蒙古语单语词典概况》(蒙古语言文学,1990年第2期) 达·巴特尔:《蒙古语双语词典概况》(内蒙古社会科学,1987年第5期) 达·巴特尔:《蒙古语多语词典概况》(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1993年第3期) 达·巴特尔:《我国蒙古语辞书概况》(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1989年第5期) 达·巴特尔:《蒙古语辞书史阶段论》(蒙古语言文学,1993年第4期) 达·巴特尔:《蒙古语辞书史略》(内蒙古师范学院学报,1996年第2期) 达·巴特尔:《蒙古语辞书史阶段论》(蒙古语言文学,1993年第4期) 达·巴特尔:《关于〈蒙古语词典〉》(蒙古语文,1993年第4期) 达·巴特尔:《蒙古语辞书研究存在的问题》(蒙古语文,1992年第11期,12期) 达·巴特尔:《论〈蒙古文正字法词典〉》(蒙古语文,2003年第10期) 达&m

部区签约 大力促进蒙古文软件开发和推广应用

部区签约 大力促进蒙古文软件开发和推广应用 2010年10月11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和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关于蒙古文软件开发和推广应用工作的合作协议》(以下简称“合作协议”)签约仪式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举行。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杨学山,内蒙古自治区副主席赵双连出席仪式,分别代表双方在《合作协议》上签字并讲话。工业和信息化部软件司司长陈伟、财务司副司长姜子琨、科技司副司长韩俊、电子司副司长刁石京、以及办公厅、信息化司等司局的有关同志出席了签约仪式。 杨学山在讲话中指出,蒙古文软件的开发和推广应用是内蒙古自治区信息化发展的大事,也是国家软件和信息服务业发展的大事。杨学山对加强部区合作,做好后续工作提出三点建议和希望:一是要加大研发投入,提高蒙古文软件研发水平和产业化能力;二是要积极做好推广应用工作,在应用中不断提升软件质量、扩大应用范围,更好地满足社会各界的需求。三是要抓住蒙古文软件开发和推广应用合作协议签署的有利契机,进一步加快内蒙古软件产业及信息服务业的发展。 赵双连在讲话中指出,蒙古文软件开发和推广应用合作协议的签署,充分体现了国家对继承和发展蒙古民族文化的高度重视和关怀,标志着内蒙古

敦煌石窟区蒙古文题记考察报告、敦煌莫高窟北区出土蒙古文文献标音释读

敦煌石窟区蒙古文题记考察报告、敦煌莫高窟北区出土蒙古文文献标音释读 最终成果摘要报告 该项目最终成果为《敦煌吐鲁番蒙古文文书释读研究》,专著,也是项目后续研究产生的成果。主要是想全面系统反映丝绸之路边缘地带蒙古文文献第一手资料的全貌,为研究的进一步深入打好基础。 1.该专著由主要内容三章、绪论以及附录等内容结构构成。 绪论部分由敦煌吐鲁番蒙古文文书概观、敦煌吐鲁番蒙古文文书目前搜集整理和研究概况、敦煌吐鲁番蒙古文文书的文献学价值、敦煌吐鲁番蒙古文文书研究所采取的方法及其途径等四个内容构成。 第一章、敦煌石窟区蒙古文题记研究,主要标音释读和汉译敦煌莫高窟、西千佛洞、瓜洲榆林窟、肃北蒙古族自治县五个庙石窟和一个庙石窟、肃南裕固族自治县文殊山石窟等九百余窟的基础上进行的。这些石窟里共发现了五十余处35款题记。按游人题记和宗教题记来分类进行介绍研究。这是敦煌题记类。 第二章、敦煌石窟北区新出土蒙古文文书研究,主要标音释读和汉译敦煌莫高窟北区新出土的68件纸质回鹘蒙古文、八思巴文残件。分回鹘蒙古文公文文书、回鹘蒙古文宗教文书、回鹘蒙古文习语文书、八思巴蒙古文文书四类进行介绍研究。这是敦煌纸质文书

蒙古国继续扩大回鹘式蒙古文使用

蒙古国继续扩大回鹘式蒙古文使用 新华网乌兰巴托7月7日电(记者阿斯钢)据蒙古国媒体6日报道,蒙古国总统查希亚·额勒贝格道尔吉近日签署一项命令,以继续扩大回鹘式蒙古文的使用。 这项总统令于即日起试行并将于明年7月11日正式生效。总统令指出,蒙古国总统、蒙古国国家大呼拉尔(议会)主席、蒙古国总理及蒙古国政府成员与国际机构和国外同级别官员进行交流时,公文和信函必须使用回鹘式蒙古文,并附当事国或联合国任意工作语言的翻译文稿。 蒙古国公民的出生及结婚证明、各级教育机构核发的相关证件、毕业证书等必须以回鹘式蒙古文和西里尔蒙古文并排书写。 由于历史原因,蒙古国于1946年废弃回鹘式蒙古文,开始使用以斯拉夫字母为基础创制的新蒙文,也就是西里尔文蒙古文。1992年,蒙古国国家大呼拉尔决定逐步恢复使用回鹘式蒙古文。蒙古国政府于2008年出台加强使用回鹘式蒙古文的政策,计划于2011年全面总结使用情况。 据研究,回鹘式蒙古文13世纪由成吉思汗下令创制。中国的蒙古族一直使用回鹘式蒙古文。

第二届蒙古语新闻媒体学术研讨会举行

第二届蒙古语新闻媒体学术研讨会举行 6月29日至30日,第二届全国蒙古语新闻媒体学术研讨会在锡林浩特召开。 来自内蒙古、北京、新疆、青海、辽宁等地的新闻工作者和区内高等院校新闻学专家、学者70余人参加会议。 与会人员认为,在国家民族政策支持下,蒙古语新闻媒体发展较快,发展潜力和空间也很大。但是目前存在资金不足、网络技术人才匮乏、市场化运作程度不高等问题。为此,需继续加大投入,改善蒙古语新闻媒体的软硬件建设。(记者巴依斯古楞)

1269年3月17日 蒙古颁行八思巴所创新字

1269年3月17日 蒙古颁行八思巴所创新字 蒙古原无文字,成吉思汗在公元1204年攻灭乃蛮时,掳获乃蛮掌印官塔塔统阿。塔塔统阿是畏兀儿人,精通畏兀儿文。他遵照铁木真的旨意,用畏兀儿字书写蒙古语来教育铁木真的子侄,创制了畏兀儿体蒙古文,或称回鹘体蒙古文。忽必烈认为畏兀儿体蒙古文只是一种文字的借用,不能算作蒙古自己的文字,因而忽必烈在元上都(今锡盟正蓝旗元上都遗址)刚继汗位不久,就决定创制一种供全国统一使用的新型文字。中统元年(公元1260年)命吐蕃著名喇嘛高僧八思巴创制。 八思巴把维吾尔字母拼写蒙古语言,作为蒙古的文字,这对于蒙古文化的提高和国家政令的推行,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元世祖忽必烈命国师八思巴创制蒙古新字,放是八思巴率领一批吐育语文学者重新根据藏文字母改制,仿汉字方体,自上而下拼写,称蒙古新字。蒙古至元六年二月十三日颁行天下,作为官方文字通用。亦称“八思巴字”。 八思巴(1235~1280),本名罗追坚赞。藏族政治家、佛学大师,藏传佛教萨迦派第5代祖师,元代首任帝师。八思巴出身名门望族,自幼聪慧过人,通晓佛学,号称圣童。相传3岁时就能口诵莲花修法,7岁时就能诵读十万字的佛经,8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