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蒙古文字

民族文字,迎来数字化时代

民族文字,迎来数字化时代 虽然不懂汉字,西藏拉萨市达孜县邦堆村的76岁老汉强久仍然能够自如地收发短信。老汉高兴地说:“有了藏文手机,我也能用手机和在外地的儿女联系了!” 据了解,我国在1993年着手藏文数字化工作,研发的藏文编码国际标准和国家标准已经获得国际标准组织的通过,成为国际通用的藏文编码。目前,藏文手机、计算机藏文平台、藏文网络浏览器、藏文电子词典等一系列产品的研发和推广,使得藏文成为少数民族文字数字化的“排头兵”,是我国少数民族文字数字化成果的缩影。 保护语言,重视文化多样性 “每一种语言的消失,都意味着至少一种文化的消失!”中国民族大学少数民族语言文学学院副院长李锦芳认为,加大对民族语言文字保护的投入,文化的多样性才不会受到影响。 民族语言文字是少数民族思维和交际的工具,是悠久民族文化传承的载体,也是民族凝聚力、创造力和生命力的重要源泉。随着世界一体化进程的加快,我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所受到的冲击更加剧烈,将信息技术用于保护和发展少数民族的语言文字,成了信息时代的当务之急。 “我们工作的第一步是将语言文字规范化,用国际音标注音,再以国际通用的unicode编码系统将文字输入计
文章出处(来源):   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戴剑威徐海洋吴宇潇
分类目录: 蒙古文字 Tags: , 总浏览:637

中国古老少数民族文字跨入“数字化”时代焕发活力

中国古老少数民族文字跨入“数字化”时代焕发活力 新华网郑州11月16日电(记者林嵬、秦亚洲)16日正式对外开放的中国文字博物馆中,古老少数民族文字的数字化演示,使游客们惊讶不已,流连忘返。专家称,中国古老少数民族文字跨入“数字化”时代后焕发出了新的活力。 据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介绍,目前我国几乎所有的少数民族文字都能在windows系统上运行,其中蒙古族、藏族、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网民可以用本民族文字上网聊天。 记者拨通在拉萨从事藏文网络信息工作的达娃的电话,这位藏族小伙子说:“我正坐在电脑前,敲击键盘,进行藏语文翻译录入。看到电脑屏幕上跳出的一排排藏文,觉得插上信息化翅膀的藏文,变得更加年轻和充满活力。”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文字之一,藏文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现在藏文仍然是藏民族最基本的交际工具。 1993年,中国开始研制藏文编码国际标准和国家标准。经过藏语文专家和信息技术专家共同努力,标准于1997年通过,使藏文在中国少数民族文字中成为第一个有国际标准、获得全球信息高速公路通行证的文字。 2004年,中国启动了藏文软件研发工作,通过专家验收的12个藏文软件开发项目,能实现对藏文、汉文、

基于网络环境的传统蒙古文德力格尔拉丁转写方案(试用/最后修改)

基于网络环境的传统蒙古文德力格尔拉丁转写方案 (试用/最后修改2010.9/24) delger’s web-based latin transliteration system for traditional mongolian (trial) 最大的优点:正确转写的标准就是传统蒙古文,传统蒙古文怎么写就怎么转写,这样才能统一转写和统一使用。 目前,国内外蒙古文拉丁转写方案很多,也出台了一些拉丁转写标准。比较有影响的是20世纪初国外蒙古学专家研制的传统蒙古文拉丁转写方案、前几年通过的国际标准化组织认可的中国传统蒙古文拉丁转写方案、蒙古国蒙古文拉丁拼写方案等。20世纪初国外蒙古学专家研制的传统蒙古文拉丁转写方案虽然比较科学,但那些方案里的有些拉丁字母和标点符号已经不适合于当今的计算机键盘输入法和自动化利用,在信息共享和使用方面也很不方面了。前几年通过的国际标准化组织认可的中国传统蒙古文拉丁转写方案,也存在同样的问题,有些拼写法与传统拼写法不一,语言学要求之高,很难与广大网友接受使用。蒙古国制定的蒙古文拉丁拼写方案,实际上是基于喀尔喀蒙古语口语和基里尔蒙古文基础上的一种拼写法,所以更不适

改革开放30年内蒙古蒙古语文学创作繁花似锦

改革开放30年内蒙古蒙古语文学创作繁花似锦 改革开放如一缕春风,吹开了蒙古语文学创作的繁荣之花,一大批精品力作源源不断地涌现出来,题材体载日益丰富,记录着改革开放30年蒙古语文学创作的足迹。 改革开放伊始,蒙古语文学创作,以“伤痕文学”拉开了其序幕,短篇小说《药引子》、《除夕》、叙事诗《苏米雅》等优秀作品在文学界引起反响。之后是“反思文学”,小说《驼铃回声》、《哈木尔劳敦》和《白骨岩》等优秀作品,以不同的艺术手法,不同的视角,得到了读者的肯定。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改革文学”逐渐成为少数民族母语创作中绽开的一朵奇葩,中篇小说《元火》、报告文学《打开天窗的人们》、诗歌《北方的红日》等作品深刻反映了改革开放给蒙古族人民文化生活带来的巨大变化,艺术地展示了人们的内心世界,此时,内蒙古少数民族母语创作,展现出前所未有的繁荣景象。 在改革开放30年中,少数民族母语创作队伍不断发展壮大。全区少数民族文字纯文学期刊增至12家,经常发表蒙古语作品的作家有800多人。出版和发表的蒙古语长篇小说近200部,中短篇集近1000部。仅2000年至2005年的5年中发表小说883篇,中篇105篇、长篇小说50

mongols & mongolian spoken and written language

the mongolian nationality & mongolian spoken and written language by delger (inner mongolia university library) onemongolian nationality and the mongolian language mongolian nationality is one of the nationalities that have long history and brilliant culture. according to the archeological studies, there had been living primitive human beings in the mongolian plateau before 100,000 years or 200,000 years at the late period of the old stone age, even before. according to the classic notes, th

我的梦我的蒙古文

我的梦我的蒙古文 突然有一天,在书店的角落里看到一本蒙古文杂志我才想起,我当初要留在这个城市是为了要用我的母语——蒙古语干一番事业的。文-照日格图(蒙古族)拿到杂志社招聘合同书那天我曾泪流满面。从2005年5月至2007年1月,我一直在一座陌生的城市里漂泊,因为我的梦在那个城市,我用两年的努力实现了我的梦想。大学时我学的是用蒙古语授课的新闻学专业。或许是因为专业的缘故,我上大学后更加热爱这个古老沧桑的民族,更加透彻地理解了蒙古文所赋予我的重任,那时我曾暗下决心毕业后要留在我所在的首府找一家理想的新闻单位,用我所学的专业做点什么。毕业时,有个县级党报社要录取我。想到大学期间的决心,我还是执意留在了首府。那时我曾天真地想:城市越大,我驰骋的空间就越大。但我未能如愿留在首府的几大媒体。当同学们为了实现各自的理想纷纷离开这个城市的时候我才发现,选择这个城市或许我已经选择了孤独。为了解决生存问题,我先去一家都市报社做临时记者。看着其他记者井然有序地找选题、采访,然后在计算机前熟练地敲出一个又一个汉字,一篇又一篇新闻稿,我心急如焚。在学校拿惯了各种奖状的我很快意识到,我必须开始新一轮的学习。我找来

有趣的蒙古族名字

有趣的蒙古族名字 蒙古族人的姓一般是不和名字一起称呼的,如那顺·德力格尔与那顺·巴雅尔,两人并不是都姓那顺,那顺·巴雅尔与敖登·巴雅尔也不是两人都姓巴雅尔。 古代蒙古人的姓氏是在氏族或部落的名称加上特殊的复数升格后缀而成的。波斯史学家拉施德·哀丁在《史集》中记载塔塔儿部落时说:“凡是出自此部落(图图忽里·塔塔儿部)的人,如果是男子,便唤作图图忽里歹,若是女人,边唤作图图忽里真。出自阿勒赤·塔塔儿部的,称作阿勒赤歹或阿勒赤真。” 古代的蒙古人见面时,也是先问姓的,如《蒙古秘史》中孛端察尔向俘虏问:“你姓什么?”记载家谱时,也先记其姓,如《元史》卷一第一页关于成吉思汗的记载中说:“铁木真,姓奇渥温氏。”古代蒙古族妇女出嫁后,仍保留父家姓氏,如成吉思汗的第十四代祖母姓忙豁勒真,就是其父家的姓。 蒙古族的名字大都是按照本民族心理习惯起的,丰富多彩,很有特色。男性的名字,有的是历史人物或民族英雄的名字,如康熙、罗成、帖木儿、恩和森;有的则寄托长辈的一种期望和祝愿,如吉日格拉(幸福)、巴雅尔(大喜)、巴图(坚强)、白音(富有)、布和(结实);有的以勇猛矫健的飞禽走兽做名,如阿尔斯楞(狮子)、苏赫巴

我国第一部铅字印刷蒙汉字典重现真颜

我国第一部铅字印刷蒙汉字典重现真颜 本报讯(记者 丁利冬)2月24日,赤峰市喀喇沁旗王府博物馆副馆长吴汉勤告诉记者,我国第一部铅字印刷的蒙汉字典现在收藏于该馆。2月17日,喀喇沁旗王府镇82岁的玛希把珍藏多年的我国第一部铅字印刷蒙汉字典捐献了出来。 据了解,玛希珍藏的这部铅字印刷蒙汉字典是中国近代蒙古族蒙古文铅字印刷发明家、出版家特睦格图于1928年主持编纂的,分为上下两册,扉页上印有特睦格图的工作照片,全书共有524页,收录了蒙古文字条2万多个。这部字典的印刷质量接近现代水平,通过蒙汉文字对照可以方便地实现蒙汉文字互译,对我国研究蒙古文铅字印刷史具有重要参考价值。1923年春天,特睦格图在北平市(现为北京市)创办了我国第一个蒙古文出版社,主编、翻译、出版了20多部蒙古文书籍。玛希说:“这部字典是上个世纪40年代一位好友送给我的,我愿意把它捐献给国家,作为研究历史的凭证。”

元代蒙古字学

元代蒙古字学 元政府重视教习蒙古文字。至元六年(1269年)二月颁行八思巴创制的蒙古字,七月,就设立诸路蒙古字学,招收生员学习。第二年,设诸路蒙古字学教授。至元八年规定生员免一身差役,学习二、三年后,考试合格者,酌量授以官职。上路额设生员三十人,下路二十五人。各路蒙古官员子弟均可入学,回回、畏兀儿等色目人,愿入学者,不受额数限制。 至元八年(1271年)在大都建立蒙古国子学,置教官五员,选随朝蒙古、色目、汉人官员及怯薛子弟入学,以《通鉴节要》蒙文译本为教材,教习蒙古文字。生员无定额。延右二年(1315年)生员为一百五十人,学习二、三年后,成绩优秀者,通过考试授以官职。至元十四年(1277年)设立蒙古国子监,专门管理蒙古国子学。

元代蒙古文字及其语法规范

元代蒙古文字及其语法规范 13世纪时,蒙古高原上建立了蒙古国。接着,蒙古统治者的军事活动不断向西方扩张,在军事节节胜利的基础上,建立了蒙古汗国。在中原,蒙古统治者建立了元朝。国家的建立,政权的巩固,经济的发展,蒙古族人民与东西方各族人民的文化有了广泛的接触,特别是突厥族和汉族的文化。蒙古族吸取这些民族文化中的先进成分,使之融化于本民族的传统文化之中,从而创造出形式多样、内容丰富,具有本民族特色和时代特色的蒙古族文化。而蒙古文字的创造,对蒙古族共同体的形成和推动蒙古族政治、经济、科学、文化的发展繁荣,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窝阔台、贵由、蒙哥三汗时期对不同民族地区的行文,有时也还用各地区通行的民族文字书写,出现畏兀儿字、汉字、契丹字,甚至还有其他文字同时并用的局面。如漠南汪古部赵王统治的天德军丰州通行六国语言;汪古人习礼吉思”凡诸国语言文字,靡不所通”(洪用斌《汪古部社会制度初探》,载《中国蒙古史学会成立大会纪念集刊》)。在今内蒙古四子王旗王墓梁和达茂旗阿伦苏木发现的墓碑上刻有畏兀儿体蒙古文和古叙利亚文。忽必烈即位后,决定创制一种统一使用的新文字。中统元年(1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