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古代文学

蒙古文《关公圣帝与貂蝉女论史》来源及其价值

摘要:蒙古文古旧抄本《关公圣帝与貂蝉女论史》曾被蒙古文古籍目录著录四种传抄本,然而这些抄本迄今未曾引起学界的关注和重视。文章首次对这些传抄本的版本及其收藏情况加以简要介绍的同时,通过对今存相关文献实物的文本比对,初步确定了这些抄本系一部鼓词《关公盘道》的散文体蒙译本。并认为该译本是一部情文并茂的蒙古族翻译文学的经典佳作,反映了古代汉文戏曲在蒙古地区书面流传的事实,对中国传统文化知识在蒙古地区的传播也产生了积极影响。   关键词:《关公盘道》; 《关公圣帝与貂蝉女论史》; 蒙译本;   基金: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青年基金项目《〈三国演义〉蒙古文诸译本研究》(项目编号:13YJC751019)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聚宝,内蒙古师范大学蒙古学学院   【点击阅读全文】蒙古文《关公圣帝与貂蝉女论史》来源及其价值
文章出处(来源):   《民族文学研究》2015年03期 作者:聚宝
分类目录: 古代文学 古籍整理 总浏览:1,538

论李杜对清代蒙古族诗人梦麟诗歌风格和意象形成的影响

【作者简介】米彦青,女,内蒙古呼和浩特人,博士,内蒙古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国古代文学研究(呼和浩特  010070)。   【内容提要】 作为清初文名与科名俱显的诗人,学界对梦麟早有关注,研究内容涉及其身世、诗歌中的民族特点和诗歌风格,但俱是简单叙说,与其在文学史上的地位颇不相称。对梦麟诗歌风格和意象的研究,可以进一步体味其宦海生涯中的人文关怀、诗歌写作中的笔力思致及所表达的李杜式的生发感动之力量,而这些都为其后的蒙古族诗人汉诗创作提供了良好的范式。   【关 键 词】梦麟;蒙古族;诗歌;意象;李白/杜甫   中图分类号:I206.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分类号:1674-7089(2013)01-0100-06   作为清初文名与科名俱显的诗人,学界对梦麟早有关注①,研究内容涉及其身世、诗歌中的民族特点和诗歌风格,但俱是简单叙说,与其在文学史上的地位颇不相称,因此,在细读梦麟诗作的基础上对其诗歌风格和意象进行研究,对于彰显梦麟在清代文学史上的地位具有重要作用。   一   梦麟,字文子,一字瑞占,号谢山,又号午塘、耦堂、喜堂,蒙古正白旗人,姓西鲁特氏
文章出处(来源):   《阅江学刊》(南京)2013年1期第100~105页 作者:米彦青
分类目录: 古代文学 总浏览:719

阿尔泰乌梁海部族史诗濒危的考察

【内容提要】 本文基于学者们以往的田野调查资料以及笔者的田野调查,梳理了阿尔泰乌梁海部族史诗演唱传统的历史变迁,并从史诗演唱传统的文化空间背景、艺人和听众等五个方面分析、研究了使阿尔泰乌梁海部族史诗走向衰微的具体原因,得出阿尔泰乌梁海部族史诗传统虽然还没有完全消失,但正处于消亡的危境中的结论。In this paper, a simple review about the historical variance of Altay Oryanghy tribe epic was done based on the fieldwork of penman and some other scholars related, combining with the materials related. And the decadent cause of Altay Oryanghy tribe epic was analyzed and studied from five aspects.【日 期】2010-12-13【关 键 词】阿尔泰乌梁海部族/史诗传统/衰危/原因Altay Dryanghy

比较视野下的蒙古族史诗与希腊史诗

比较视野下的蒙古族史诗与希腊史诗吴志旭 内容提要:从史诗的定型流变、游牧文明与海洋文明的自然审美差异、社会的转型和个人意识的觉醒、深刻的命运观等四个方面对东方的蒙古和西方的希腊这两个不同民族的史诗进行比较性探析,以期探索史诗作为人类早期文化文本的基本特质,借以揭示蒙古和希腊两个民族文学不同的审美走向,并在跨文化视野中解读史诗中所蕴涵的文化差异和文化特质。 史诗,作为人类审美行为中从语言过渡到文字的特殊文本,是一种古老而宏伟的文学体裁,是人类文明进程宏观而形象的概括,也是人类文明反思的启示录。一部优秀的民族史诗是一个“民族精神标本的展览馆”[1],各民族都把自己的史诗视为民族文化的象征。在世界文化的大范围内,蒙古民族和希腊民族都拥有悠久辉煌的史诗文化传统。希腊的荷马史诗《伊利亚特》、《奥德赛》和蒙古族史诗《江格尔》因其对古代希腊和蒙古民族社会生活的全面反映和文学建构,一直为后人所称道,成为他们民族文化的精髓。这几部史诗作品都取材于两个民族历史上的重大历史事件,以传说中的英雄为原型,既反映错综复杂的社会斗争,又表现鲜明的时代精神,并以丰富广阔的画面,智慧地揭示出人性的振幅,真实地记录了文明

蒙古族英雄史诗研究资料汇编 蒙古族英雄史诗研究概述

蒙古族英雄史诗研究资料汇编 蒙古族英雄史诗研究概述 两千多年来,蒙古族草原的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随着中国北方骑马民族在草原历史舞台上的兴衰更替以及畜牧业经济的发展变迁,以草原文学为特征的蒙古族文学经历了若干发展阶段,在每个阶段都产生了一批流传后世的佳作精品。它以自己的创作实绩向人们昭示,在草原文化氛围中诞生和成长的蒙古族文学,不仅是历史的客观存在,而且还延续至今,并获得新的发展。 公元1206年,元太祖成吉思汗统一蒙古诸部,建立了蒙古汗国。公元1234年,蒙古与南宋军联合灭金。公元1271年,元世祖忽必烈定国号为元。公元1279年,元灭南宋,统一全中国版图。元代疆域,《元史·地理志》称“北逾阴山,西极流沙,东尽辽左,南越海表”,实际上是东、南到海,西到新疆以西,西南包括西藏和云南,北面包括西伯利亚大部,东北到鄂霍次克海。它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以游牧民族统一全国的封建王朝,也是中国历史上游牧民族的政治、军事和经济、文化发展的强盛时期。蒙古最早见于《旧唐书》之蒙兀室韦,属东胡系统中室韦之一支,后来逐渐强大起来,并西迁到草原游牧。12世纪末,北中国草原上形成了塔塔尔、克烈、蒙

蒙古─突厥史诗英雄与骏马同时诞生母题的比较研究

蒙古─突厥史诗英雄与骏马同时诞生母题的比较研究 蒙古─突厥史诗中英雄及其骏马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蒙古史诗中英雄的骏马常常是作为英雄特异诞生的预兆和引子而神奇地诞生。蒙古史诗中英雄及其骏马同时诞生母题的基本情节模式是史诗英雄的父亲见到马群中的怀孕多年待产的雌马生了一匹不同寻常的好马驹,回家便看见年迈的妻子生育一个男孩。另外,蒙古─突厥史诗中还描述英雄及其骏马同时诞生的另一种类型的母题。这一类型的母题中描述英雄遇害坠入地下之后,英雄的骏马用绳子或尾巴把英雄拖出地面。英雄坠入地下,英雄的骏马把主人拖出地面母题象征英雄的第二次诞生或再生。本文中比较蒙古—突厥史诗中英雄及其骏马同时诞生母题与英雄的骏马将自己的主人拖出地面的再生母题的结构关系。 一、蒙古史诗英雄与骏马同时特异诞生母题 蒙古史诗中英雄及其骏马同时特异诞生母题比较常见。蒙古史诗中经常描述随着英雄的特异诞生,他的骏马也神奇地出生。或者英雄的骏马先出生,英雄随后诞生。蒙古国西部地区流传的史诗《阿日格勒·查干老人》中描述阿日格勒·查干老人先见到马群里出现五颜六色的彩虹后出生一匹宝马驹,回家便看见早已过生育年龄的妻子生了一个男孩。[1]《阿日

蒙古《格斯尔传》渊源管见

蒙古《格斯尔传》渊源管见 《格斯尔传》不仅是蒙古族古代文学名著之一,也是驰名世界的英雄史诗之一。许多世纪以来,《格斯尔传》广泛流传在蒙古族人民中间,深受他们的喜爱,在蒙古族人民中间“很难遇到没有听到过关于格斯尔的演唱或者没有拜读过《格斯尔》史诗的人”。蒙古族人民把它视如珍宝,代代相传,每逢民族的节日盛典,或取出诵读,或请人演唱,以表达消除灾难,创造幸福生活的美好愿望。 我们看到,在蒙古族人民中间流传着蒙古《格斯尔传》(亦称《格斯尔可汗传》)的同时,在藏族人民中间还流传着藏族《格萨尔王传》(在汉文中,一个写作“格斯尔”,一个写作“格萨尔”,其实是一个词的不同音译,因此,一般可统称为《格斯尔传》)。这是具有密切关系而情节内容、创作风格和体裁各异的两部伟大的英雄史诗。蒙古《格斯尔传》和藏族《格萨尔王传》不仅在蒙,藏两族人民中口头流传,而且还有许多手抄本和木刻本存在。因此,在这两部史诗的研究中出现了许多值得探索的问题。例如,《格斯尔传》是流传在蒙、藏两族人民中间的一个故事的不同变体,还是一开始就是各自独立的创作?起初是民间口头创作,还是书面文学作品?史诗的主人公格斯尔是历史人物,还是文学作品中

明代蒙古族文学

明代蒙古族文学 明代蒙古的早期文学作品流传下来的不多。一些蒙文史籍叙述了明代中期满都海彻辰夫人的故事。故事中的满都海是位文武兼备的中帼英雄,她在危难中扶助幼小的答言罕,严辞拒绝好儿趁王爷的求婚,亲自率军征讨仇敌瓦刺,使黄金家族得以牢固地领有天下。故事情节富于戏剧性,细节的描绘活灵活现。如满都海斥责劝她改嫁好儿趁王爷的萨岱时说:“你以为汗的儿子年岁小?你以为全体人民无主脑?你以为哈撤尔后裔势力大?你以为我孤独寡居无依靠?你的心眼坏透了,你是一派胡说八道!”说完,将一杯滚烫的茶水泼在萨岱的头上,表示她要为成吉思汗后裔竭忠尽力,为尔后她在先祖灵前进一步表白自己的坚贞作了铺垫。满都海彻辰夫人的故事在蒙古族中广为流传,她的事迹一直被人们所称颂。 明代著名的蒙古文学作品有被称为长篇英雄史诗的《江格尔》。这部作品产生于西蒙古瓦刺,一些篇章很早就已开始流传,到明代逐渐完善和完型。经过今人整理的《江格尔》有十三章和十五章本,每一章讲述一段完整的故事,具有说唱艺术的特点。全诗通过描写以江格尔为首的六干零十二名勇士捍卫家乡宝木巴,与各种进犯的敌人进行顽强斗争,取得胜利的故事,反了古代蒙古族人民征服自然和丑恶

蒙古文《西游记》漫谈

蒙古文《西游记》漫谈巴雅尔图 【内容提要】自1721年阿日那把《西游记》译成蒙古文以来,《西游记》以汉、蒙两种版本和抄本形式广泛流传于整个蒙古地区,并逐渐产生了30多种变异本蒙古文《西游记 》。本文欲从探讨阿日那的生平事迹和他的蒙译《西游记》流传及演变问题入手,以版本学研究和蒙、汉文本对照研究的方法,研究蒙译《西游记》,对其文学形式与思想内容以及在蒙、汉民族文学交流史上的积极影响进行论证。 关键词:蒙古文;《西游记》;阿日那 18世纪最初30年间,是蒙古族语言、文学、历史、数学和天文学异常发展的黄金时期。伴随而来的是蒙古族翻译和出版事业的蓬勃发展。清康熙五十六年 (1717)开始至五十九年(1720年)完成的佛教经典《甘珠尔》之蒙文校勘与制版刻印,1708年、1714年刻印的蒙文佛教文 学作品《目莲经》和《故事海》,1716年北京蒙文木刻版长篇神话小说《十方圣主格斯尔可汗传 》,自1711年开始翻译、出版的蒙文《数理精仪丛书》,1717年完成的《(御制)满蒙合璧文鉴》 (即《二十一卷本辞典》),1721年由阿喇纳(以下作阿日那)翻译的蒙文《西游记》,以及1725年由额附滚 布扎布撰写的

卫拉特蒙古族传统文学概述

卫拉特蒙古族传统文学概述 玛·乌尼乌兰 [摘要]本文论述蒙古族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西北卫拉特蒙古族文学的概况。 居住在我国大西北的卫拉特蒙古族,在整个蒙古族中是文化很发达的一部分。早在8世纪时,他们的先民就接受了古丝绸之路上的回鹘文化,沿用了回鹘文字。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统一蒙古民族后,回鹘文字便被推广到整个蒙古民族中,这就是沿用至今的回鹘式蒙古文。卫特拉蒙古族较早有了 文字,文化基础厚实,所以他们在长期的游牧和狩猎生活中,创造了内容丰富,形式多样,艺术精美的大量民间文学作品和作家文学作品,真实地反映了卫拉特蒙古族人民的心理特征、审美观念、生活习俗、风土人情、道德风貌和理想追求。这些文学作品,不仅是卫拉特蒙古族人民智慧才干的结晶,而且也是我们中华民族文化 艺术宝库中闪闪发光的明珠。 在浩瀚的卫拉特蒙古族民间文学中,英雄史诗、民间故事、祝词赞词和民间歌曲占主要地位。其中英雄史诗篇幅宏大,故事曲折,振奋人心,闻名于世;民间故事、祝词赞词和民间歌曲数量较多,流传极广,早已渗透到人民生活的各个领域,影响深远。我国的三大英雄史诗都出自大西北,其中有两部便是卫拉特蒙古族 的《江格尔》和《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