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草原畜牧业经济现状与发展研究

By | June 3, 2013 | 总浏览:1,024
孟淑红 曲锋
草原畜牧业是内蒙古最具有地区特色的传统产业,更是内蒙古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产业。内蒙古的草原畜牧业历史十分悠久,从草原游牧业到传统草原畜牧业经历了数千年之久。自解放以来内蒙古的草原畜牧业有了很大的发展,主要表现在牲畜头数增加了数倍,畜产品产量成数倍及百倍的增加。草原牧区基础设施有了很大改善,牧民生活条件不断提高。但伴随草原畜牧业的发展同时,更面临着巨大的草原生态环境承载压力与快速经济发展的矛盾。由于几十年来牧区人口的过快增长及牲畜头数的不断增加,使草原牧区的自然资源承载力已经远远跟不上人类日益追求物质生活与经济发展的速度与要求。人类对天然草原的利用及过度开发也远远超过了草原的自然再生力与修复力。导致了草原的退化及自然灾害的增多,草原生态环境进一步恶化,天然草地生产力及再生性能逐年衰退。使内蒙古牧区的草原单位面积内牲畜载畜量逐年下降,牧区畜牧业生产成本越来越高,牧民增收的难度越来越大。草原畜牧业经济发展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一、内蒙古的草原畜牧业经济现状
草原畜牧业经济生产中最基本的三大要素就是人、草、畜之间互动复杂而多变的有机关联,草原畜牧业经济是以天然草地资源为基础,通过对牲畜的放牧获得畜产品的传统产业。因此,内蒙古的天然草原不仅是牧区的最大自然资源和最重要的生产畜牧业经济的物质基础,更是维持该地区及周边地区生态平衡中覆盖面积最广大的自然生态系统地带。天然草地资源的盛衰状况不仅决定着草原畜牧业经济的发展,同样也决定着该地区及周边地区生态安全的根本保障。在合理的放牧利用下,天然草原是能够保持可持续利用的自然再生资源。如果过度放牧与不合理的开发利用会使草原退化及生态环境的恶化加剧,导致自然灾害的更加频繁与猛烈的发生,最终导致整个地区生态系统环境的全面衰退,失去发展草原畜牧业的根基。
(一)、草原畜牧业与牧业人口现状
草原畜牧业的最大优势,就是地广人稀,人均天然草地自然资源量相对充裕。草原畜牧业生产不同于农区及城郊畜牧业。是一个不太适合较高的集约化生产,特别是对于干旱草原来说,并不是投入的人力、物力、财力越多,收益就越大。这是由其严酷的自然气候条件所决定的,干旱、半干旱草原是一个非常脆弱的生态系统,地面的植被群落是经过数千百年的自然选择而形成。人类只有合理的利用干旱、半干旱草原的自然再生力才是最经济的,而又不破坏其脆弱的生态系统。游牧业保持了数千年的可持续性就是人与畜的数量一直处于草原自然生产力的承载范围内。但是,近半个世纪以来,牧业人口的成数倍增加,牲畜头数的快速发展。多数牧业地区处在长期的超载过牧,脆弱的草原生态环境已经遭到严重破坏,草原牧区以往的人均草地资源相对优势及人均牲畜占有量的相对优势正在逐渐下降和减退。
见表1,牧业人均天然牧草资源量近60年从人均37.7万公斤牧草贮量下降到2008年的9580公斤,人均已不足1万公斤。
从20世纪50年代初到2008年,全区牧业人口从29.6万人增加到149.9万人,人口增加5.1倍,而天然草地每亩产草量从20世纪50年代的109.5公斤,下降到2008年的18.9公斤,每亩产草量减少5.8倍。全区天然草地可食牧草总贮量从1115.9亿公斤下降到143.6亿公斤,可食牧草总贮量减少7.8倍。这一增两减使牧业人口人均拥有天然牧草存贮量在近60年间减少近39.3倍
表1 全区牧业人口人均拥有天然牧草贮藏量情况

 

二十
世纪
单位面积牧草产量(kg∕亩)
全区天然牧草总贮量(亿kg
全区牧业
人口
(万人)
人均拥有牧草贮量(万kg
50年代
109.5
1115.9
29.6
37.7
70年代
63.0
635.9
96.9
6.56
80年代
43.5
409.1
183.8
2.23
90年代
2009
30.0
18.9
289.1
143.6
191.2
149.9
1.51
0.96
注:天然草地数据来源于内蒙古草堪院冷季产量,全年产量根据草堪院冷暖季比例推算(天数以锡盟等地区为准)。
牧业人口从1962年的28万人增加到2008年的96.8万人(最早牧业旗牧业人口数),增加3.5倍,牧区混合畜由1962年的1432万头只,增加到2008年的1891.2万头只,增加1.3倍。人均混合畜由58.4头只减少到人均19.5头只,减少2.95倍。牧业人均大畜由7.3头减少到1.4头,人均减少大畜5.9头(见表2)。
 
表2 全区24个牧业旗牧业人口及人均拥有牲畜头数情况

 

年度
牧业人口(万人)
混合畜
(万头只)
大畜
(万头)
人均
混合畜
(头、只)
 
 
人均
大畜
(头)
1996
2008
28.0
96.8
1432.0
1891.2
204.0
133.7
58.4
19.5
 
 
7.3
1.4
※1962年数据来源《内蒙古农牧业资源》296页。牧业人口是21个牧业旗、其中包括二连浩特。混合畜指牛、马、骆驼、绵羊、山羊等五畜。2008年牧业人口为24个牧业旗,数据来源2009年内蒙古统计年鉴。
(二)、内蒙古的草地资源与草业利用现状 
内蒙古共有天然草地面积7881万公顷,可利用草地面积为6359万公顷,分别占自治区土地面积的66.6%和53.8%,是我国天然草地可利用面积的五分之一。内蒙古的天然草原自东向西占居着北方温带的部分半湿润区和半干旱区及干旱区的主体部分。降雨量由东向西从450毫米以上逐渐下降到最西端的鄂济纳旗,年均降雨量只有37毫米左右。构成了由东北偏西南的条状形地带性草甸草原、典型草原、荒漠草原、草原化荒漠、荒漠等主要自然景观。其中,半湿润区的草甸草原可利用面积占全区可利用天然草原的12.03%,位于半干旱区的典型草原可利用面积占全区可利用草原面积的37.84%,处在干旱区的荒漠草原、草原化荒漠及荒漠类分别占全区可利用草原面积的12.53%、7.47%、14.89%。
全区拥有天然草地可利用面积在100万公顷以上的旗、市22个(包括鄂伦春旗)。其中,天然草地可利用面积最大的旗是锡林郭勒盟的东乌珠穆沁旗。天然草地可利用面积为412.6万公顷,占全区天然草地可利用面积的15.41%。第二位是阿拉善盟的阿拉善左旗,天然草地可利用面积为395.3万公顷。虽然,天然草地面积仅次于第一位4.2%,但天然草地可食总贮量只占第一位的28.4%。全区土地面积最大的前三位都在阿拉善盟,但天然草地单位面积生产力分别为全区的倒数前三位,这是由阿拉善盟的自然条件所决定的,天然草地生产力的高低主要取决于年际间有效降雨量的多少。阿拉善盟处在内蒙古的最西端的最干旱地区,年均降雨量在37~120毫米左右。
内蒙古的天然草地可利用面积虽然在全国居第二位。但是干旱与半干旱草原占居了73%左右,而半湿润草原只占12%。因此,从整体上看内蒙古的天然草地面积虽然很大,但单位面积草地生产力普遍较低,而且年际间波动较大。还有相当一部分草原生态环境十分脆弱,从生态安全角度来讲应以保护为主,实行全年禁牧。由于过去过高估计了天然草地生产力,把发展牲畜头数作为牧区经济发展的第一目标,使全区多数牧区处在经常超载过牧的状态下,导致草原退化十分严重。
全国第三次草原普查时内蒙古的草原退化面积为39%,居全国五大牧区之首。本世纪初第四次草普时已有近4分之3的草原不同程度退化。也是我国目前牧区草原退化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
(三)、全区33个牧业旗草畜平衡动态现状分析
从图1~图4中不难看出内蒙古的草畜平衡在使行中的艰难性,草只要好一点,牲畜头数的增长就会持续增高,草一下降,牲畜头数就会急剧下降(见图1)。全区33个牧业旗的牲畜头数当控制在6000万羊单位以内时,对天然草地的自然修复十分有利。在人工草地没有发展的情况下,牲畜头数超过6000万羊单位对天然草地压力就开始加大。
数据来源:内蒙古草原勘测设计院草原监理所。
 
图2分析:此图为锡盟9个牧业旗牲畜头数与冷季牧草贮量的动态变化曲线图
1999年锡盟9个牧业旗牲畜头数达到2278.3万羊单位,后遭遇连续3年的特大干旱,就是在盛夏季节阿巴嘎草原、苏尼特草原都是赤地千里,满目荒凉,没有丝毫的绿色。牲畜头数急剧下降到2003年1507万羊单位,而这些存活下来的牲畜都是牧民用高昂的代价买草甚至买水喂养才保住的。2003年春季自治区政府及有关部门强制进行了休牧,部分草场全年禁牧。起到了立竿见影的良好效果,春季休牧的草场生长明显好于末休牧的草场,全年牧草产量达到近十年最高。2004年后牲畜头数又开始上升2007年又达到一个小高峰(1897万羊单位)。牧草总贮量达到最低点207万吨。2008年当牲畜减少到1458万羊单位,牧草总贮量2008年又上升到344.2万吨,2009年冷季牧草总贮量又下降到243.1万吨。在草没有明显恢复之前,锡盟的适宜载畜量应在1500万羊单位以下时对天然草场的压力较小,对植被的恢复较有力。
图3分析:此图为呼伦贝尔盟4个牧业旗牲畜头数发展与冷季天然牧草总量的动态变化曲线图
1996年呼盟4个牧业旗牲畜头数由525.6万羊单位平缓上升到2001年的621.9万羊单位,从2002年到2008年出现了两个峰值,2007年牲畜达到857.1万羊单位,天然牧草总贮量从1996年的273.4万吨,波动中下降到2009年244.4万吨。天然草地出现了上升一年,下降两年的锯齿状态曲线。在不增加人工草地的情况下,呼盟4个牧业旗的适宜载畜应控制在600万羊单位左右,这样放牧成本最低,牧草的自然再生力最强,对草场的恢复也最见效。
数据来源:内蒙古草原勘测设计院草原监理所。
 
图4分析:此图为阿拉善盟牲畜头数与冷季饲草贮量变化动态曲线图
阿拉善盟的牲畜头数发展是两个较明显的峰值,第一个峰值出现在1997年为272.2万羊单位,而后缓慢下降到2003年最低点为193.7万羊单位,又开始上升,到2006年达到第二峰值为257万羊单位,随后下降到2009年的200.3万羊单位。总体处于下降态势。阿拉善盟的天然草地牧草总贮量下降十分明显,呈现了三个台阶式,第一个台阶从1996年的62.8万吨到下降到2000年的57.7万吨,第二台阶从2001年32.2万吨下降到2005年的15.9万吨,第三台阶从2006年的25.3万吨下降到2009年的14.5万吨。尽管人工草地及其它饲草料的比重有所提高,但还不能真正解决牧草短缺的问题。阿拉善盟存在着较严重的草畜不平衡的问题,主要是自然生态环境十分脆弱,草地生产力十分低下,草畜平衡的弹性也就很低,仅管牲畜头数在下降,但草地生产力也在下降。
 
数据来源:内蒙古草原勘测设计院草原监理所。
二、草原畜牧业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草原畜牧业发展中的最大软肋是牧草的短缺
内蒙古草原畜牧业的发展,尽管在养殖业特别是奶牛业的发展成绩显著。但在草原保护与合理利用以及人工草地的发展上还十分滞后。本世纪以来通过春季休牧及部分禁牧和草畜平衡等政策法规及制度措施等,内蒙古的天然草地整体恶化趋势的速度大大减缓,并有局部好转的局面。但由于近几十年来草原生态的历史欠债,目前全区天然草地整体生产力水平还十分低下,普遍低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30%到60%左右,而人工草地发展在全区还没有真正形成气候。牧草资源约束已成为草原畜牧业发展中的最大障碍。内蒙古的草原生态环境形势仍然十分严峻,人与畜、草与畜的矛盾仍是内蒙古草原建设中长期存在的最尖锐矛盾。草原生态环境的治理与建设的任务仍然十分艰巨而任重道远。说到底,草在内蒙古还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缺少应有的地位。
(二)牧区的牲畜超载问题没有得到真正有效的控制
从上面天然草地现状与牲畜头数的变化动态不难看出,天然草地生产力还处在较低的维持状态,真正要恢复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还困难重重。最主要是牧区牲畜头数降不下来。草场稍有好转,牲畜头数的增长马上反弹。使多数草场没有机会恢复到最佳状态,牧草往往还没进入生长旺盛期就被牲畜采食与践踏掉,而失去了最高的生产力。休牧期不应定的太死,而正常草场的最佳放牧利用率应控制在50%以内,退化草场根据不同退化程度草场的利用率也不同,退化最严重的要禁牧。休牧、禁牧是目前遏制天然草地退化的最有效的措施之一。但目前最难做到仍是合理利用草场及对退化草场的轻度利用,大多数牧区,牲畜头数的超载问题仍处在禁而难止,政策一紧,牲畜就降一点,一松就反弹。一些牧区都是到了无草可牧,在政府强制禁牧的情况下才被动减畜,主动减畜还只停留在理论上。
(三)牧区转移人口成效不明显,牧民增收难实现。
不减少牧区人口,减畜就是一句空话,几十年来,全区牧业人口增加了5.1倍。牧区人口的增加倍数远远高于同期全国及全区平均人口的增加倍数。而牲畜头数增加的倍数小于人口的增加倍数。多数牧区牧民人均牲畜拥有量逐年下降,牧民增收难度不断加大。由于天然草地生产力的下降,牧业生产成本越来越高,牧民增收难度越来越大,亏本经营不在少数。2008年牧区牧民年人均总收入(12089.3元)小于年人均总支出(12659.7元),牧民人均年纯收入(6194.3元)远远小于人均年现金支出(11363.6元)。而人均牧业生产费用占牧民人均纯收入的85.3%。2001年以后基本上是牧民现金收入小于现金支出(见表3),多数牧民近几年基本没有储蓄。
表3 全区牧民人均年现金收入与现金支出现状统计表

 

2001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2007
2008
2009
现金收入
5065
4779
5674
6359
7513
8249
9763
10892
12477
现金支出
5631
4998
5613
6523
7743
8727
10542
11364
13245
收支现状
-566
-219
+61
-164
-230
-478
-779
-472
-768
数据来源:2000年~2009年内蒙古统计年鉴。
(四) 重开发建设、轻合理利用相当普遍
在牧区特别是比较干旱地区,应慎重开发地下深层水,缺水草场往往是目前牧区保存最完好的原生草原植被群落。但是,近几年来,特别是施实西部大开发以来,好多缺水草场通过开发地下深层水而被四季放牧利用。这是只顾眼前,丢弃长远的得不偿失的短期行为。打一个深井少则十几万元,多则上百万元。打井后一旦有了水源,牧民就会定居实用,彻底改变过去只能做冬营地或打草场轻度利用的状况,而变成全年四季都过度利用的草场。草场退化的速度就会加快,我们不仅会很快失去现已保存为数不多的最宝贵的原生植被群落,更可悲的是我们又在增加新的生态危机与生态成本。况且在干旱地区开采地下水,由于地下水的补给困难,事实上是很难被可持续利用的。在降雨量不足300mm的地区,如果大面积开发饲料地,而得不到有效的控制,实质上又会成为一次草原的大开荒。在干旱地区开荒破坏了原生植被就等于增加了新的生态成本与潜在的生态灾难。
三、草原牧区人、草、畜和谐共处发展的基本思路
草原畜牧业与农区畜牧业、城郊畜牧业的最大区别在于最经济的利用了天然草原的自然(再生)生产力。如果对天然草原利用得当就是可持续的再生资源,利用不当就会造成草原生态系统功能的衰退,产生巨大的经济危害与生态灾难。首先必须坚定不移的树立保护与修复天然草原为第一目标,只有在保持天然草原基本的生态系统功能的前提下,才会产生持续的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合理利用草原是基本的要领。对草原的保护要重于对牲畜头数的追求。因此,减少牧区人口是减畜,实现草畜平衡的根本保障,也是牧民增收的基本条件。其次是准确定位、规范准则、宏观调控、总量限额等。
 
(一)确立草原牧区保持与维护草原生态功能系统良性循环为第一目标
草原一旦失去了自然生态功能系统的良性循环,就失去了对人类的一切经济与社会价值,巨大的生态灾难与经济危害就会不断降临。人类有史以来对干旱草原的投入与建设都远不及干旱草原本身的自然生产力及自然修复力。本世纪以来,国家对牧区实行的全面休牧、禁牧所产生的草原生态系统明显好转,效果是非常显著的。由于干旱、半干旱草原生态系统的十分脆弱,其自然承载力也十分有限。在有限的自然承载力中获得最大的生态、经济与社会效益才是现代草原畜牧业可持续发展之路。
(二)根据年均降雨量,准确定位、严格规范、确立牧区发展模式。
根据不同年均降雨量确定不同的发展方向。
对年均降雨量不足200豪米的地区,应以保持自然状态为主,人工建设为点缀。低密度适当发展以骆驼为主体的特色畜牧业。
对200~300毫米降雨量的地区应采取合理利用、科学管理为主的措施,逐步实现划区轮牧、季节性休牧的制度化体系建设。对不同的退化草场实行不同利用程度,对全区的轻度退化草场,放牧利用率应控制在45%以内。对中度退化草场,放牧利用率严格控制在25%~35%以内。对重度退化草场应在几年内进行禁牧,使其自然恢复生产力。在降雨量低的干旱草原要禁止开发耗水量高的工矿企业,慎重开发地下水深层水源,特别是缺水草场开发地下水,会加速草原的退化,弱化草原的生态系统功能。而且成本远远高于放牧成本。
对300毫米以上年均降雨量的地区应加大力度发展人工草地畜牧业,一说人工草地,多数人就把高耗水的饲料地混为一谈,内蒙古的绝大多数农区及半农半牧区都适合大面积开展多年生人工草地建设,特别是那些广种薄收的低产田,可以通过种多年生人工草地来恢复地力,多年生人工草地对保持水土,恢复地力都十分有利,多年生牧草种一次可以维持七到八年,有的甚至十几年保持良好的生长状态,即节省投入又能使广袤的地表比农田多增绿两到三个月,多年生牧草一开春,在农田还没下种时就已经绿了,秋天农田收割了,多年生牧草仍是满目绿色。而且有很强的抗旱能力及生态作用。
(三)对牲畜头数的发展要进行宏观调控,总量限额
进入本世纪以来,全区33个牧业旗牲畜总头数一直处于上升趋势,从2002
年的4842万羊单位增加到2007年的7878.8万羊单位,2009年回落到5995.72万羊单位。但是按天然草地目前的自然承载力全区范围内多数牧业旗仍然处于普遍超载。如果不进行总量限额,只要养畜有利可图,减畜就很难,牲畜头数增长还会持续反复反弹。
(四)确定最适宜的牧区人口,建立进入牧区最低门槛制
近些年在牧区也转移了一些牧区富余人口,但由于目前户籍制度的问题,有相当一部分人,事实上早以离开了牧区,在外地及城里都有住房及长期生活并有稳定工作,只是户口关系还在牧区,虽然人已离开牧区但牧区仍有草场。当牧区经济收益小于外地时,就在外地生活工作,当牧区经济收益好于外地时,又随时会回到牧区饲养牲畜,而这种饲养牲畜完全是一种投资行为,对草场的利用程度较重,只要短期见效就行,草场好了就养牲畜,草场不好就在外地谋生,把草场转租出去。现在由于户籍问题,全国各地都普遍存在着双重身份及双份利益占有者或是两头都够不着的非正常现象。要使牧区转移人口不反弹,就必须建立进入牧区的最低门槛制。
(五)要建立草原牧区长期的生态保护的补偿机制
特别是在草原退化较严重的干旱与半干旱牧区建立草原生态保护的补偿机制,是减少牧区人口,转变以养畜为主到以保护草原生态为主的根本保障措施之一。才能使那些无畜户与少畜户彻底从牧区分离出来,彻底改变人户两地分离,并坚决杜绝人在外地“摇控”租赁草场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