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草原畜牧业现状及国外经验启示

By | June 3, 2013 | 总浏览:1,227

草原畜牧业是以天然草地资源为基础,通过对牲畜的放牧获得畜产品的传统产业。也是内蒙古最具有地区特色的产业,更是内蒙古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产业。天然草原不仅是内蒙古牧区的最大自然资源和最重要的畜牧业生产及生活资料,更是维持该地区及周边地区生态平衡的最大自然生态系统。天然草地资源的盛衰状况不仅决定着草原畜牧业发展的根本,同样也决定着该地区及周边地区生态安全的根本保障。在合理的利用情况下天然草地是可以年年再生与不断更新的自然资源,如果过度放牧与不合理的开发利用会使草原退化及生态环境的更加恶化。最终导致整个地区生态环境系统的全面衰退,失去发展草原畜牧业的根基。
 

  一、内蒙古草原畜牧业现状及特点

  草原畜牧业生产中最基本的三大要素就是人、草、畜之间互动复杂而多变的有机关系。没有辽阔的草原,就不可能有草原畜牧业。内蒙古的草原畜牧业历史悠久,特别是近几十年草原畜牧业有了很大的发展,为社会提供了大量的畜产品。于此同时牧业人口的不断增加,牲畜头数迅速发展,人均拥有草场资源不断下降。直接导致了长期的过度放牧利用及不合理的盲目开发。特别是在干旱、半干旱的草原牧区,严酷的自然环境条件又极大地限制了人工草地的发展,难以实现“增草增畜”,使一些牧区处于增草难、增畜难、减畜更难的困境,长期的超载过牧,对草场的利用强度不断加大,导致草原退化、沙化、草场生产力逐年下降,草原生态环境不断恶化,草原畜牧业面临着空前的后备资源短缺,畜牧业生产成本不断上升,发展后劲乏力的严峻局面。
 

  (一)人、草、畜矛盾突现

  草原畜牧业的最大优势,就是地广人稀,人均自然资源量相对丰厚。草原畜牧业生产不同于农区及城郊畜牧业。是一个不太适合较高的集约化生产,单位面积内对人力、物力、财力的投入相对要求不高。是一个以天然草地生产力为基础的自然经济主导型的产业。由于近半个世纪以来,牧业人口的成数倍增加,牲畜头数的快速发展。多数牧业地区处在长期的超载过牧,草原生态环境不断恶化,草原牧区以往的人均草地资源相对优势及人均牲畜占有量的相对优势正在逐渐下降及消失。
 

  1、近半个世纪以来,全区牧业人口从29.6万人增加到191.2万人,人口增加6.5倍,而天然草地每亩产草量从20世纪50年代的109.5公斤,下降到20世纪90年代每亩30公斤,每亩产草量减少3.6倍。全区天然草地可食牧草总贮量从1115.9亿公斤下降到289.1亿公斤,可食牧草总贮量减少3.9倍。这一增两减使牧业人口人均拥有天然牧草存贮量在40年间减少近25倍。

  2、牧区混合畜由1962年的1432万头只,增加到2000年的3284.3万头只,增加2.29倍。人均混合畜由58.4头只减少到人均16.5头只,人均减少混合畜41.9头只。人均大畜由7.3头减少到1.2头,人均减少了6.1头大畜。牧业人均羊单位从1962年的91只下降到2000年的21只,人均减少70个羊单位。

  (二)天然草地贮量现状不容乐观
 

  内蒙古共有天然草地面积7881万公顷,可利用草地面积为6359万公顷,分别占自治区土地面积的66.6%和53.8%,是我国天然草地可利用面积的5分之1。内蒙古的天然草地可利用面积虽然在全国居第二位。但是干旱与半干旱草原占居了73%左右,而半湿润草原只占12%。因此,从整体上看内蒙古的天然草地面积虽然很大,但单位面积草地生产力普遍较低,稳定性差,而且有相当一部分草原生态环境十分脆弱,从生态安全角度来讲应以保护为主。由于过去过高估计了天然草地生产力,把发展牲畜头数作为牧区经济发展的第一目标,使全区多数牧区处在经常超载过牧的状态下,导致草原退化十分严重。全国第三次草原普查时内蒙古的草原退化面积为39%,居全国五大牧区之首。本世纪初第四次草普时已有近4分之3的草原不同程度退化。是我国目前草原退化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

  1、天然草地面积不断缩小

  内蒙古天然草地面积在上世纪60年代时为8666.7万公顷,80年代中期为7880万公顷,90年代末剩下7370万公顷。三十多年减少996.7万公顷,共下降14.9%。其中,天然草地可利用面积分别为6867、5998和5170万公顷,三十年共减少1697万公顷,下降24.7%。
 

  2、稳定性差,枯草期长

  内蒙古的天然草地暖季青草生长期较短,一般只有4~6个月。冷季枯草期较长,一般长达6~8个月。草地生产力极不稳定,由于天然草地生态系统的非平衡性。在不同的年际间、不同季节中单位面积内生物产量的波动性极大,“如草甸草原产草量年际间的波动一般为30%~40%,丰、欠年产草量相差1.2倍以上,典型草原年际间生产力波动平均为50%左右,丰、欠年产草量相差2倍以上。荒漠草原及草原化荒漠产草量年际间的生产力波动可达60%~70%,丰、欠年相差可达3倍以上。”1
 

  3、天然草地逐年退化,草地生产力不断下降

  内蒙古天然草地在上世纪60年代退化草场面积占草地总面积的18%,到80年代中期扩大到39%,现已达到73.5%。天然草地生产力不断下降,全区天然草地从上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第三次草普)约下降60.3%,主要牧业旗市从第三次草普到目前平均下降48.9%,最高达73.4%,最低10.6%。
 

  二、内蒙古草原牧区面临的几大问题

  (一)牧区的超载问题
 

  牧区牲畜头数超载的根源在于过多的牧业人口,过多的牧业人口瓜分着极其有限的牧业资源(天然草地、牲畜、水源等),从统计年鉴上看,2000年后牧业人口是在下降,但事实上这部分人仍占居着草原牧区的自然资源,而且多数是把草原出租或承包出去了,这样只能更加重了对草原的危害。求租人是为了最短时期内的利益最大化,根本不会考虑超载不超载,近快收回投资、赚取最大利润才是出租者的真正目地。如果不能有计划、有秩序的减少现有牧业人口,牧区就难以健康、良性发展。

  (二)滥建围栏问题
 

  围栏是草原生态建设的一项重要措施,更是实现划区轮牧不可缺少的必备条件。但围栏虽好,成本却很高,如果不计成本,不注重它的实际效果,到处围建同样会产生一些负面作用。特别是对于干旱与半干旱草原来说,亩均产草量只有几公斤到十几公斤,从生态的承受角度来说,应该以减人、减畜减少生态环境的压力最明智。从经济角度来说,高投入的围栏在干旱的荒漠草原是不会有经济效益的,围栏的成本投入一般情况下是难以收回的。最常见的负面作用堵塞道路、拦截野生动物规律性季节迁徙及缩小了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限制了马、骆驼均衡采食活动范围等。内蒙古的马与骆驼绝对数量近些年急剧减少,在牲畜总头数的比重中不断下降。与有些围栏围建不当有一定的相关。还有牲畜超载的情况下,如果不减畜。围栏内的放牧强度虽然减轻,但是围栏外的放牧强度会进一步加重。

  (三)滥建饲料地问题
 

  滥开饲料地已经成为草原牧区不可忽视的一个问题,不管年均降雨量的多少,有些地方以人均饲料地不少于几亩为依据来评定草原建设进度。好多饲料地建在了河流两岸,有的开在原本就稀缺而珍贵的湿地上。这样只能加速草原退化。草原湿地的破坏,就意味着草原肾脏的开始衰竭,一个肾脏已经衰竭的机体是不会有健康的发展。

  (四)滥建固定建筑问题
 

  在干旱与半干旱地区,河流与水源是最稀缺而宝贵的资源,是绿色草原生命的源泉。河流两岸是草原牧民暖季最重要的夏营地,数千百年来没有一个土木建筑建在河流两岸。为了均衡持续利用草原,夏营地一般每十天半个月就搬一次,而且每天的放牧路线不重复。以蒙古包为中心的梅花型的以每一花瓣状态为一天的放牧路线,起到了没有围栏的划区轮牧作用。人与家畜短暂的逗留,使践踏的痕迹很快被不断生长的绿色植被所淹没,所到之处草原不会受到破坏。而现在河流两岸可以随处见到砖瓦、土木建筑的居民点,不仅破坏了草原特有的景观,也破坏了草原植被与河流环境。对草原来说是不能持续的。甭说数千年,几年后居民点四周就会成为不毛之地。

  (五)盲目开发水源问题
 

  在干旱、半干旱草原地区,大面积开发缺水草场。一是投资难以回报,二是由于水源的开发,放牧利用强度加大,会加速草原退化。三是干旱、半干旱草原本身就是资源性缺水,如果大量抽取地下水源而得不到补充,地下水源最终也会枯竭。对于先天就缺水的干旱及半干旱草原地区来说,不是单靠开发非常有限的地下水而能从根本上解决干旱地区的缺水问题。干旱及半干旱地区不同于降雨量丰厚的湿润地区那样水及水源的循环很快,一般情况下缺水可以通过水利工程来解决。而缺水草场是干旱与半干旱地区仅有的没有退化或轻度退化的草原群落。大多都还保持着原生的植被状态,是以往的最好秋季打草场与冬营地。一旦开发,我们就会很快失去地球上已经保留不多的最稀缺的原生草原群落。因此,在干旱、半干旱地区开发水源一定要慎重再慎重,必须经过有关部门的科学论证后,确定是否具有可持续性方可开发。

  (六)畜群品种引进问题
 

  目前小尾寒羊在干旱与半干旱草原牧区随处可见,虽然数量上去了,质量却下降了,经济效益并不象引进者预期的效果那样。在农区与城郊用廉价丰富的大量农作物秸杆集约化圈养,大力发展小尾寒会有很高的经济效益。但在草原上极其有限的承载力,只有地方特色的优良品种才具有产地优势。谁会舍近求远千里迢迢来牧区买全国到处都有的小尾寒羊,来草原旅游观光,为得是看到美丽独特的草原风景,并品尝一下电视广告中喝矿泉水,吃天然无污染牧草(中草药)长大的乌珠穆沁羊、苏尼特羊等地方特产中具有草原特色的手把肉。从全国及全区来说肉类总量基本上达到了供求平衡,短缺的是一些具有地方特色的名优产品。用有限的纯天然无污染的大草原,生产内地的大陆货,不仅是对资源的最大浪费,更重要的是会砸了我们具有草原特色的品牌。

  (七)生产方式问题
 

  草原畜牧业生产方式不应趋同于农区及城郊畜牧业,特别是干旱与半干旱草原 ,自然条件比较严酷,单位草地生物量很低。因此,并不是能够通过简单的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而大幅度提高单位面积草地生产力。草原畜牧业与农区及城郊畜牧业有很多的不同之处,首先草原是一个自然生态系统,草原畜牧业最大的特点及优势在于合理利用天然植被而不破坏它的生态作用。是一个对自然的依附性极高,对人口的承载力较低的脆弱产业,是一个需要对草与畜同时进行双重经营与管理的产业。草原畜牧业不大适合高度的集约化,而低密度的四季轮牧更能最大限度的降低成本,获得生态与经济效益双赢。这也是游牧业能够在茫茫草原上延续数千年,保持了草原绿色的根本所在。

  三、国外保护草原与发展草业的成功经验
 

  国外畜牧业比较发达的国家,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在保护天然草地及开发人工草地方面实行了非常严格的保护制度及科学的界定区划范围。如绝对不充许乱占。滥开草地,严禁超载放牧。人工草地都建在降雨量较高的地方,对降雨量较低的干旱草原地区进行了以保护为主的低密度粗放牧经营。甚至有些地区让它完全处在野生状态,使野生动植物得到了最好的自然发展状态。但是在上世纪初,既使目前发达的美国及畜牧业王国的澳大利亚,曾对草原的破坏也让世人记忆忧心。如发生在上个世纪30年代美国国土上震惊世界的“黑风暴”就是由于过度利用草原和不合理的大面积开垦草原,使草原相对稳定的自然生态系统遭到严重破坏的必然结果。由于吸取了教训,美国大量减少了原有牲畜头数,退还了不该开垦的草地。根据不同降雨量采取了不同的利用方式,对降雨量低的干旱草原地带采取了以保护为主的低密度放牧经营,降低了原有载畜量。上个世纪的80年代初美国西部地区草原载畜量仅占同世纪初期的40%。美国的主要经验是草原的利用率不能超过草群主要种类成份的50%,而且最适宜的利用率在40~50%之间。同样在上个世纪的40年代澳大利亚的局部干旱地区草原载畜量曾经比80年代高4倍之多。由于对草原的过度放牧,使草原遭到严重破坏,畜牧业发展受到严重制约。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降低了草地载畜量,才使草原得到了最为有效的保护。澳大利亚的经验是不能超过干旱年份产草量最低时的载畜量。并在上世纪90年代初由政府宣布。干旱只是自然现象,政府不再对干旱造成的灾害进行补贴。这就使得在干旱年景下仍超载过牧而造成的损失由牧户自己来承担。从政策与体制上尽力限制了超载过牧,在干旱年景下牧户都会自觉压宿牲畜头数,使牲畜头数控制在最经济的合理范围内。而我区苏尼特左旗、苏尼特右旗、阿巴嘠旗在1999~2000年三年特大的干旱年景,牲畜本身就超载。有的牧户为了保畜买草、买料、甚至买水养畜。一斤草吃到羊肚里成本却是实际经济效益的好几倍。多数富裕户成了贫困户,有的甚至成了生态灾民。由于草原生态环境的恶化,加之过多的牧业人口,使极其有限的资源更加短缺,为了生计。亏本经营也就成了部分牧户的现实状况。

  

  四、主要启示与借鉴

  

  凡是畜牧业比较发达的国家,首先是具有良好的生态环境,在保护生态环境的前提下,发展草地畜牧业。在发达的人工草地上实行高度的集约化。人工草地建立在比较湿润的地区。对于比较干旱的天然草地以保护为主适度利用为基础,实现了低投入、高产出充分利用了自然生产力。其次是农业人口数量少,劳动力整体素质及单位劳动生产力极高。一般都经过专业培训,获得合格证才有资格从事农牧业生产经营。2002年美国农业人口为606.2万人,占全国总人口的2.08%。澳大利亚农业人口为85.5万人,占全国总人口的4.38%。而内蒙古的农业人口为1358.1万人,占全区总人口的57.07%。大约是美国和澳大利亚的农业人口总和的2倍。国土内农业人口密度分别是美国和澳大利亚的18.2和104.3倍。2003年澳大利亚的牛922.9万头,羊3097.7万只,折合羊单位7712.2万只。美国的牛3685.3万头,羊297万只,折合羊单位18723.5万只。而2003年内蒙古全区牛499.3万头,羊6396.1万只,折合羊单位8892.6万只。比澳大利亚多1180.4万羊单位,比美国少52%个羊单位。但是,美国和澳大利亚的国土面积分别是内蒙古自治区总土地面积的8.14和6.54倍。因此,内蒙古的单位面积饲养量要比美国和澳大利亚大得多。可见,牧区减人、减畜是草原畜牧业持续发展的最关键的一项。第三。发达国家的投入最注重的就是投资的回报率,在农牧来发展上根据不同的降雨量确定不同的区域发展战略。对于投入回报率低或投入大于产出的产业是很少有人问津的。内蒙古是一个东北偏西南的狭长形的地带,从最东到最西端年均降雨量相差十几倍,每个旗、县的自然资源、地理气候与经济实力等情况各不相同,一种模式不可能适合所有的牧区及农区和城郊。事实上现在有很多政策与措施确实不错,但往往是一到下面执行起来,不是走样就是太僵化,原本只适合东部,却被中、西部搞得热火朝天,东部却是无动静或动静很小。

                           

    《北方经济》2009年第9期(上半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