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族银制品加工技艺传承人—满良

By | August 2, 2013 | 总浏览:1,593

本报记者邱春凤乌兰韩玉峰
    满良,1970年出生在新巴尔虎右旗阿敦础鲁苏木。这个蒙古族男人自己也很难说清为什么如此钟爱银制品加工技艺,或许是因为四季如画的草原给了他艺术的灵性,亦或是热爱生活、崇尚自然的草原民族赋予了他传统工艺赤诚。1993年放弃了美术教师的工作跟随岳父王金海学习银制品制作技艺,他勤学好问,很快掌握了岳父传给他的技艺,1995年开始分师自学,因为有美术功底并热爱银制品制作的他在短短的两年里就正式成为师傅。如今他是蒙古族银制品加工技艺传承人。    银制品的历史渊源
    记者了解到:蒙古民族喜爱银制品,喜欢用亮晶晶的东西来装饰自己,而银制品正好契合了牧人们这种审美趣味。巴尔虎草原上蒙古族有佩戴金银首饰的传统习俗,给蒙古族金银珠宝首饰制作的行业,提供了极大的发展空间和广阔的消费市场。出现在巴尔虎草原上首饰作坊源自清朝末年到民国初年期间,手艺人是师徒相授的方式传承金银首饰的制作技艺。
    蒙古民族银饰是在一定的历史条件和一定的自然环境条件下,创造出的独具风采的银制饰品。由于呼伦贝尔的蒙古民族大多集中于北方寒冷地区,风湿、关节炎等疾病长期困扰着人们,佩戴银饰不仅美观,而且对风湿、关节炎等疾病具有缓解作用。因此银饰、银制器皿深受爱戴。如:妇女的金银珠宝头饰、蒙古族男子身上所带的火镰、餐刀、鼻烟壶、 银碗、手镯、戒指、牙签等。银饰的式样和构造经过了匠师的精心设计,由绘图到雕刻和制作有30道工序,包含铸炼、捶打、焊接、编结、洗涤等环节,工艺水平极高。
迷恋家里的“神器”

    据满良讲述,小时候他喜欢蒙古袍上的银扣,两个小银环带着一个小圆球,不用针线就能把蒙古袍系好。银扣上的花纹也不尽相同,看到同伴们身上漂亮的银扣,他会想办法与他们交换,让自己蒙古袍上的扣子各不相同。逢年过节母亲会把平时很少带的银发饰系在长长的麻花辫下端,做起家务来,发饰来回摇摆,还会发出清脆的声音。然而,最让满良迷恋的,是家里的银杯。那一对银酒杯,只有过年或是家里来贵客的时候才出来“现身”。只要是用它喝酒的人,都会一口气干掉,然后貌似很享受的样子,微闭上双眼,咽下去。随后就是大家愉快的笑声。这让五六岁的他感到特别的神秘,难不成这酒杯真有什么魔力,能够让人开怀大笑?
弃画从艺拜岳父为师
    满良一直忠爱蒙古族民族文化和手工银制品制作,只是一直拜师无门。机缘巧和,恰恰他的岳父是个民间银匠。结婚后,他便弃画从艺,当起了民间艺人。1993年他辞掉了美术教师的工作跟随岳父王金海学习银制品制作技艺,他勤学好问,很快就掌握了岳父传给他的技艺,1995年便开始分师自学,因为有美术功底并热爱银制品制作,他在短短的两年里就正式成为师傅。
第一个作品:老额吉的手镯
    在后来的银饰制作过程中,满良不断学习、总结,先后去呼和浩特、蒙古国多次请教国内外的名师学习。后来他在新右旗阿镇商业街一处不显眼的地方开了个3平方米小店。“我做的第一件作品,是给一个老额吉打了支手镯,我记得当时我做的手镯笨拙得很,上面的花纹是两条龙。做完后我自觉不太满意,但那位老额吉却十分喜欢。如果现在这位老额吉再让我做首饰,我一定会做个更精美的手镯送给她。”满良说。
    随后的几年里,我市经济不断发展,旅游市场日渐活跃、人民生活水平和文化水平也在不断提高,人们不仅对这些含有民族文化的产品越来越感兴趣,对银制品的品质、内涵和样式都有了一定的要求,满良瞄准了市场,找到商机的同时,也开始频繁地走出去,开阔视野,丰富知识,提高技艺。为了加深对手工银制品历史和文化的更深层的理解曾多次到蒙古国乌兰巴托、乔巴山等地学习参观。通过调研学习满良深有体会地说:“民间艺术是唤起人们对生命的热爱,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把平凡的生活点缀得绚丽多姿的精神实物,蒙古民间艺术中蕴含着我们古老的文化传统和民族精神。”
    据满良介绍:长期以来银制品上的纹样,也是传统图案,都是巴尔虎草原上常见的花卉、飞禽等或者蒙古民间流行的卷草纹、犄纹、回纹、云纹、盘长纹、方胜纹、火焰纹等。首饰中常镶嵌绿松石、孔雀石、琉璃、玉、玛瑙、珊瑚等材料,他给记者展示了他化掉提纯后的银质原材料,过去是用铁质的容器在木炭火中化银,因为银的熔点通常情况下为962℃,木炭烧到这个温度要好一会儿,现在用氧气化银就快了。

 目前,满良师傅的银制品手工制作已成为新右旗同行业中的“领头雁”,他的设计的银制品新颖,美观大方,工艺精湛,而且常给客户们讲述一些传统银制品的历史背景和使用礼节,这对蒙古民族文化感兴趣的外地游客更有很大的吸引力。他所追求的制作方向有两个,一是复古、二是创新。无论是复古还是创新,他始终追求的不仅仅是银制品的精湛,更多是为了能够把蒙古民族文化融入到传统工艺中去,充分的体现它的真正价值。满良的蒙古格日乐金银首饰加工店不仅闻名于草原,还名扬全国乃至周边国家。满师傅是当地牧民对满良的称呼,而满老板则是不少外地人对他的称谓,他时不时地会接到来自北京、湖南或是蒙古国、俄罗斯等地的订单。
代代相传更应时时相传
    言谈中,满良告诉记者:多年来,他一直把银制品加工技艺作为自己的事业来追求,当“传承人”这个头衔落到他的肩上时,他便更觉责任重大,满良说他愿意用自己的微薄之力,为民族工艺技艺的传承和发扬做出自己的贡献。
    然而,记者采访发现,在满良学习、创业、发展的过程中一直没有离开过“传承”二字,他的弟弟、妹妹都是跟他学的手艺,现在弟弟已经独挡一面,开起自己的银制品加工店。他说:“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是民族的东西,我们要把它传给下一代,不能让它丢失断送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