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尔沁蒙古族民歌研究初探(提纲)

By | February 3, 2014 | 总浏览:2,399

科尔沁蒙古族民歌研究初探

         ——在科尔沁历史文化论坛上的发言提纲

包树海

(发表在《科尔沁历史文化研究》2013第5期)

科尔沁蒙古族民歌在蒙古族族群中产生,不仅是蒙古民众喜怒哀乐表达的方式,更是承载了科尔沁一方水土一方人,甚或整个蒙古民族的各种文化因子,所以科尔沁蒙古族民歌研究有着深远而重要的意义。

一、科尔沁蒙古族民歌的范畴

(一)科尔沁蒙古族空间范畴

如今,蒙古人中的四分之三是科尔沁蒙古人后裔,除了原清朝时期的哲里木盟十旗之外,还有阿鲁科尔沁旗、四子王旗、乌拉特三个旗、阿拉善左右旗、新疆和青海的和硕特部,均是科尔沁后裔。所以,从广义角度讲,科尔沁蒙古族民歌,将会完全代表蒙古族。但是约定俗成,科尔沁蒙古族一般都指哲里木盟十旗,老百姓也说成是诺恩阿日本胡硕,即嫩江十旗。

所以,科尔沁蒙古族民歌的空间范围,一般应以这十个旗为限。但随着行政区划的演变,如今把原属昭乌达盟的奈曼旗、扎鲁特旗,以及库伦旗等地也划入了科尔沁范畴。另外,近现代最为代表性的蒙古族民歌,即蒙古族叙事民歌,基本都在哲里木盟内产生。因此,科尔沁蒙古族民歌应以原哲里木盟辖境为中心,包括哲里木盟周边地区的民歌为限。

(二)科尔沁蒙古族民歌的时间范畴

科尔沁蒙古族民歌做为民歌,应该自古就有的,可是传承下来的少之又少。而今流传下来的,大多数是有百年历史,有一部分是百年前的,但多数是百年之内的。尤其是科尔沁蒙古族叙事民歌,带有浓重的农业文化气息,明显是清末实行“移民实边”,造成草原被开垦种地,到民国农业化的速度更加快速发展。在科尔沁蒙古族民歌中,富含农业化的气息和农业文明的特点,说明了这些民歌开端于清末民初。所以,研究科尔沁蒙古族民歌的时间范畴主要是清末民初开始。

二、科尔沁蒙古族民歌的分类

关于科尔沁蒙古族民歌的分类方法较多,研究者对其分类也不统一。归纳起来,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归类:

(一)根据歌词内容,可分为叙事民歌和抒情民歌两大类,叙事民歌占绝大部分,但是叙事民歌里就有诸多抒情内容。

(二)根据曲调形式,可分长调民歌和短调民歌两大类,长调民歌主要是牧区长久流行,短调民歌以叙事民歌为主,流传在农区和半农半牧区,短调民歌是科尔沁民歌的主流。

(三)根据表现形式,可分为雅乐和俗乐两类,雅乐包括礼仪歌曲、育子歌曲、赞颂歌曲等,俗乐包括酒歌、情歌、摇篮曲等。

(四)根据表达意义,可分为反抗压迫剥削的民歌、思念家乡亲人的民歌、生活风俗的民歌、诙谐搞笑的民歌、爱情婚姻的民歌等。

这种分类法很粗浅,也不严谨,有待于研究者进一步分别归类。

三、科尔沁蒙古族民歌的内容

科尔沁蒙古族民歌据说有千首以上,其歌唱内容多种多样,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几种:

一是歌颂英雄人物,如《嘎达梅林》、《陶克涛胡》、《宾图王》、《巴拉吉尼玛扎那》等。

二是歌唱凄美爱情,如《达那巴拉》、《乌尤黛》等。

三是发泄幽怨悲愤,如《巴林太来》、《云良》等。

四是赞美女子才貌,如《高小姐》、《韩德尔玛》等。

五是劝说对酒当歌,如《四海》、《酒歌》、《金杯》等。

六是厌世麻醉自我,如《天上的风》,据说这首歌是宫庭歌曲,产生于林丹汗时期,但是在民国时期在科尔沁蒙古中流行,著名的社会活动家克兴额先生曾把这首歌的厌世歌词改编过来,改写成鼓励民众向上的歌曲,但是没能流行开来。

七是诉说思念家乡,如《诺恩吉雅》、《娜布琦公主》、《金珠尔玛》等。

八是说教伦理道德,如《王西胜》。

九是讽刺喇嘛风流,如《宝音贺喜格达喇嘛》、《昙花》等。

十是控诉包办婚姻,如《韩秀英》、《包金花》、《菊花》等。

四、科尔沁叙事民歌产生的原因分析

短调叙事民歌是科尔沁蒙古族民歌的主流,是近百年间流行起来,并流传下来的曲种。其产生原因特点简单分析如下:

一是生存方式改变。草原游牧生产方式逐渐被农垦文明所代替,草原减少或消失,赖以产生的长调不适合农业文明,从而产生了适合农业生产劳作的短调民歌形式。

二是悲剧命运不断。清朝实行的“移民实边”,以及后来的民国军阀强制开垦土地,造成近代历史上的蒙古族悲剧式的命运,势必导致民歌悲伤凄凉。虽然蒙古人骨子里有着伤感音乐的传统,但是到近代其音乐表现出来的凄惨,是哪个年代都不曾有过的。

三是自由恋爱盛行。随着草原的日益减少,蒙古人越来越集中,农业文明更加使每一个村屯人口聚集起来,男女青年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多,势必导致自由恋爱。所以,民歌中有很多相互恩爱而被父母之命分开的棒打的鸳鸯。

四是喇嘛作风低下。蒙古人虽然信奉了喇嘛教,但是有文化的人对喇嘛教麻痹蒙古族,使蒙古族人口锐减人民愚化恨之入骨,有识之士便编造歌曲讽刺挖苦喇嘛。

五是思念家乡亲人。蒙古族的王公台吉要求将女儿远嫁到其他旗的王公子弟,造成远嫁的姑娘思念家乡亲人。

五、当前科尔沁蒙古族民歌研究概况

(一)民歌收集成册情况

1.仁沁道尔基、东儒布扎木苏、丁守璞三人合编的《蒙古民歌一千首》(蒙文版、五卷本);

2.乌恩宝音主编《蒙古族民歌》(蒙文版、二卷本);

3.诺敏编译《科尔沁叙事歌》、《科尔沁民歌》;

4.苏和巴鲁、乌云格日乐主编《吉林蒙古族民歌及其研究》;

5.通辽市文学艺术研究所倾全所之力,2012年搜集整理并出版了十卷本蒙汉文卷《科尔沁叙事民歌》,其中汉文本四卷,蒙文本六卷。

6.其他书籍。

(二)民歌搜集者和研究者

1.乌力吉昌,科左中旗人,前些年系统地收集多首民歌,功不可没。

2.内蒙古民族大学教授宝音套克套,在指导其研究生研究蒙古族民俗过程中,以蒙古族叙事民歌为研究对象,对《达那把拉》、《韩秀英》等多首民歌进行田野调查,进一步考证,成绩斐然,意义非凡。

3.内蒙古民族大学教授博照日格图的著作《科尔沁民歌文化解读》即将出版,通辽电视台已经开播博教授关于民歌解读的节目讲座,深受各界人士欢迎。

4.其他民歌搜集者和研究者,未能准确统计。

(三)民歌发展情况

1.近些年随着自治区党委号召建立民族文化大区的影响下,科尔沁民歌开始走出低谷,近几年更多的歌手开始关注民歌、翻唱民歌,如歌手红梅等人传唱《白玉兰》等名曲,深受不同文化不同年龄的喜爱,反映了科尔沁民歌正在复苏。

2.哲里木金店前些年举办哲里木杯科尔沁叙事民歌比赛,对民歌的发展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六、科尔沁民歌手

科尔沁民歌手很多,而影响最广而贡献最大的是已故歌王查干巴拉,他有着叙事民歌之王的美誉,与蒙古族长调歌王哈扎布齐名。查干巴拉不仅民歌唱得好,而且会唱几百首民歌,使濒临消失的叙事民歌重新复苏,可谓功勋卓著,一点不过。

蒙古族所有的胡尔齐(说书艺人),个个都是民歌手,如著名胡尔齐双喜,不仅是一位说书人,还是一位民歌手,他演唱的娜布琪公主等民歌,深受听众喜爱。

专业民歌手不断涌现,这是民歌发展的好兆头,如新时代民歌手红梅等人,使传统民歌与现代音乐结合,使新老听众耳目一新。

“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这句话用在音乐上更为恰当。科尔沁蒙古族民歌正以勃发态势发展,急需要培养新的民歌手是文化事业的当务之急。

七、科尔沁蒙古族民歌研究领域广阔

科尔沁蒙古族民歌有诸多研究领域,等待更多的研究者、爱好者涉猎:

一是民歌的进一步搜集、录音、编译工作;

二是民歌内容的考证工作;

三是民歌曲调旋律研究;

四是民歌语言研究探索;

五是民歌演唱风格的研究摸索;

六是民歌改编工作的深入;

七是著名民歌手的研究,如写传记,拍影视剧等。哈扎布的《天之恩赐》去年已经公映,叙事民歌王查干巴拉,是当之无愧的研究对象;

八是科尔沁蒙古族叙事民歌申遗工作,等等。

科尔沁蒙古族叙事民歌是科尔沁人的优秀文化遗产,科尔沁人要义不容辞的倍加珍惜这一丰厚遗产,使其不断发扬广大,为建设民族文化大区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来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2de218101018rwu.html

文章出处(来源):  
分类目录: 艺术理论 总浏览:2,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