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族马文化与现代马业发展新趋势

By | March 18, 2015 | 总浏览:6,689

摘要:本文主要论述马业发展对我区地方经济的贡献。主要包括三部分内容:一、建设民族文化大区亟需一个具有历史背景的标志性形象,这个形象应当是具有丰厚文化内涵的蒙古马;二、开发马产业是自治区经济发展的一个崭新领域和切入点,必将成为我区经济发展的一个新的增长点;三、内蒙古拥有对全世界来讲也独具特色的马遗传资源优势,亟待给予保护和研发。为建设民族文化大区,我区以蒙古族马文化为龙头的马产业的大力发展势在必行。在正确理解和充分认识民族传统赛马和赛马博彩的前提下,相信现代赛马在我区乃至我国的兴起是完全有可能的。

  关键词:马业潜力;地方经济;民族文化;现代赛马

  人类文明与马的发展历史休憩相关,人类的文明史与马的贡献也是分不开的。马是世界上最完美、与人类关系最为密切的动物之一。在现代奥林匹克运动所有项目中,马术是唯一一项由人与动物共同参与,并相互默契配合达到理想状态来完成的竞技项目。这不仅要凭借马完美无缺的体形,而且需要通过人与马进行交流,达到配合默契。在人类内心深处,对马的情感依恋或称“马情节”是客观存在的,而且人类文明层次越高,这样的情感就越需要表达。进而通过对马文化的深刻发掘,在较高的文化层面上来满足人们这样的心理需求。文化与经济的关系很奇妙,往往是经济越发达,人们越重视文化的发展。在经济发达的背景下,文化也更加能助力于经济的发展和转型。当前的内蒙古乃至全中国正处于经济发展的上升期,文化的重要性也愈发显现。今天 “软实力”已经成为人们日益关注的一个热门领域。民族文化作为这个领域的一个重要部分也越来越成为提升民族凝聚力和创造力的重要源泉,也越来越成为提高国家综合竞争力的重要因素。

  蒙古马是世界250多个马品种中的一种,很早以前就生活在中亚北部广阔的草原上。蒙古马与蒙古人最早结缘,蒙古马的名称也源于蒙古人与他们赖以生存的蒙古草原,以“马背民族”之称谓蜚声世界的蒙古族和蒙古族文化,大多数情况下也是以马为载体和象征来体现的。

  蒙古马是源于蒙古高原的野马,蒙古人称它为“铁赫”。蒙古马的形象已经被深深的镌刻在牧人的心中。蒙古人与马结缘,历时长久,在他们还未开始驯养马的时候就已经崇拜马了,那时人们崇拜羡慕马的速度和力量,渐渐地,人们开始驯养马。马的灵性,对人们生活的作用,特别是对游牧民族的作用,任何牲畜都无法代替。无论是作为行走的工具也好,战争中的坐骑也好,马所起到的作用都是无可比拟的。作为游牧民族只有和马在一起的时候才能够真正激发起他们的本性和热情,那种原本的野性因子才能得到激发。蒙古人通过与马的接触,不断蓄积了这种力量,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人类文化的奇迹。蒙古人在同马长期相互依存的过程中,马的习性和禀赋也影响了他们个性的形成,勇往直前,奔腾不息,这就是蒙古民族的精神,也使蒙古马从自然的马到神马,最终成为马背民族的一种文化图腾。马在人类的生存繁衍和发展的历程中,起到了比兄弟姐妹还重要的作用,体现了人与马不可替代的共生的关系,一种命运的联系。

  蒙古人马上得天下,素有马背民族之称。蒙古马创造了灿烂的蒙古族文化,建下了彪炳史册的功勋。十三世纪初叶,蒙古民族从大分裂走向大统一,史称“蒙古马的时代”。蒙古马是蒙古骑兵的好朋友,也是他们征战南北的好伙伴,马对于骑兵就像水对生命一样重要。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率领的骑兵之所以能打下大块的版图,在历史上留下光辉的一笔,都跟蒙古人的坐骑——蒙古马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在古代,成吉思汗统率的蒙古军队进攻或退守中,只要蒙古马一马当先便万夫难挡。蒙古大军每次出征时,每个战士除乘马外还挎少则一匹,多则三匹的蒙古马。乘马跑一段路程后,便丢给战争途中的专门养马人,换上另一匹膘肥体壮的战马继续前进。蒙古马为蒙古大军赢得了时间,占据了有利的地形地物,使得成吉思汗的战事经常处于主动地位。在激烈的战斗中,蒙占马食宿简便易行,围追防范能力很强。它能吃任何异地牧草,能不分昼夜不管冷热站着睡眠,它体力恢复极快,这些特殊性能使其在战争中始终保持健壮的体魄和充沛的力量。

  围猎是蒙古人老少娴熟的一项活动。古代蒙古大汗、王公贵族都喜欢围猎,如今许多地区仍保持着围猎习惯。围猎时经常是上上下下一齐出动,是全民性活动。古代的围猎分为虎围、狼围、鹿围和兔围等。这实际上就是一场蒙古马竞技表演和准军事演习。凡参加围猎者均要骑一匹精良的蒙古马。在围、赶、追、吓、堵、埋伏等围猎中,需要蒙古马与主人卓越的配合,否则不仅不能获取猎物,主人稍有不慎或乘马有所闪失,便有中枪弹、箭、布鲁(打猎工具)和被野兽反扑的危险性。围猎者要想尽情发挥围猎的真正本领,那是绝对地少不了蒙古马的智慧和机敏。蒙古马不仅善解主人用意,更懂得围猎的奥秘与要领。在这一点上,蒙古马有惊人的记忆和超常的灵活性。主人在瞬息万变的围猎场上,有时会遇到一些难以精确预料的东西,这时便由蒙古马替主人加以补救以化险为夷。古代围猎者将自己的猎马视如生命视如神灵。

  蒙古人与马相伴一生,无论童叟均以马代步。马不仅是蒙古人的交通工具,同时也是蒙古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蒙古人熟识马性,通常采用粗放式牧马,将马群放归大自然,任其自由自在的觅食、繁殖。蒙古马身材矮小、跑速慢、越障碍能力也远远不及欧洲的高头大洋马。但是蒙古马是世界上忍耐力最强的马,对环境和食物的要求也是最低的,无论是在亚洲的高寒荒漠,还是在欧洲平原,蒙古马都可以随时找到食物。可以说,蒙古马具有最强的适应能力,蒙古马可以长距离不停地奔跑,而且无论严寒酷暑都可以在野外生存。同时,蒙古马可以随时胜任骑乘和拉车载重的工作,这也是中国传统的好马最终全部被蒙古马取代的原因。它们既没有舒适的马厩,也没有精良的饲料,在狐狼出没的草原上风餐露宿,夏日忍受酷暑蚊虫,冬季能耐得住零下40度的严寒。蒙古马体形矮小,其貌不扬,既没有英国纯血马的高贵气质,又无俄罗斯卡巴金马修长骏美的身条。然而,蒙古马在风霜雪雨的大草原上,没有失去雄悍的马性,它们头大颈短,体魄强健,胸宽鬃长,皮厚毛粗,能抵御西伯利亚暴雪,能扬蹄踢碎狐狼的脑袋。

  蒙古人爱马如命,视马为命根子。可以说,蒙古人和蒙古马的灵魂结合在一起了。马对于蒙古人来说是忠实的伙伴,是美的化身。马头被当做典型而传统乐器的特殊标志,因此有了马头琴。马对蒙古人的感情很深,蒙古人对马的感情也很深。在草原上,在蒙古包里,随时都可以见到各种各样的马:奔跑的马、静止的马、画上的马、雕刻马等等,连蒙古国的钱币和国会图案上都有马。蒙古马这种既平凡又不平凡的动物,在蒙古人心目中竟然占有那么高的地位,光看这一点就知道马对他们有多么重要了。

  蒙古马通人性,对主人竭尽忠诚。它最具忘我情怀,遇事主动承担风险,这在蒙古民间有许多生动故事流传。十三世纪的叙事诗《成吉思汗的两匹骏马》,在蒙古族中几乎是家喻户晓。叙事诗中描述的两匹骏马在参加成吉思汗围猎中超群出众,贡献巨大。但这样辉煌的业绩没有得到主人应有的赞扬,因而两匹骏马遁逃而去。途中两匹骏马对成吉思汗的不同看法终于暴露出来。一个是倔强自信、桀骜不驯,追求自由;一个是愿意忍受役使而眷恋主人。最终在“恩君”的感召下,又重回到原来的马群,受到成吉思汗的欢迎、问候和封奖。这一寓言诗以两匹骏马的人格化反映出蒙古人与蒙古马的美好关系和蒙古马对蒙古人的笃实心态。蒙古民族对其后代进行爱马教育中,经常引用《成吉思汗的两匹骏马》作为教材。据文献蒙古民族英雄嘎达梅林义军与军阀和王爷军队激战中,嘎达梅林被冷弹击中落马,在敌军就要追上的千钧一发之际,嘎达梅林的乘马咬紧嘎达梅林的衣角,将其拖到河畔密林中,使嘎达梅林死里逃生。另外,十九世纪的蒙古族大作家尹湛纳希从外地返回家乡的原野上,不慎落马昏厥过去,这时有两条狼扑了过来,尹湛纳希的乘马高扬四蹄和鬃尾与两条狼展开了殊死搏斗,尽管狡猾的两条狼轮番进攻,但它仍然寸步不离主人,最终挡住了狼的攻击,迎来了尹湛纳希的家人。

  蒙古马亲情很重,多年后乃至到死都能准确认出父马、母马与兄妹马并保持亲密的家族关系,有的马离群多年回到家族中间,以互咬鬃毛来表示亲热,我国有“老马识途”的成语。蒙古马从不与生身母马交配,因而蒙古人称马为义畜。蒙古人视生过十个马驹的母马和年久的种公马为他们的“功臣”,给予特殊待遇,马鬃系上色彩鲜艳绸缎条,以区别不同于一般马。这两种马不但不能宰杀,死后还要厚葬。

  但在现代生活中,马与蒙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很难想象如果没有蒙古马,蒙古族马文化又何从谈起?也许,世界上很少有一种动物能够比蒙古马更加广泛而深刻地嵌入到一种充盈着生态理念与实践的文化之中,它的命运牵动着一个文化的整个命运,它的消退能够唤起与之朝夕共处过的人们从心底发出的难舍之情。如今,随着环境的恶化以及经济利益等其他原因,蒙古马的数量急剧衰退,但牧民对蒙古马的感情根本不是经济能够解释的。“我们不能没有马”是牧民们最朴素但是发自内心的心声。当蒙古马彻底被机器取代之时,人失去的不单是一种工具,还是一个有情感的朋友和最有代表性的文化载体。

  蒙古马这一特殊的充满灵性的动物。从人们所崇拜的抽象的天马转变为人与马结合的人格化的马,进而又被象征为文化图腾和民族精神的抽象化的马的过程,是蒙古民族在长期艰苦卓绝的生产生活过程中与马生死与共,相依为命的结果,使他们认识马、了解马,将马的精神不断内化的结果。虽然今天蒙古马在现实社会中离人们生活越来越远,但马已成为这个民族精神象征和永远崇拜的文化图腾,蒙古马是矗立在蒙古人心目中的不朽的丰碑。作为以蒙古族为主体民族的内蒙古自治区,理应树立蒙古马为我区民族文化的象征。

  文化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生存与发展的基础,蕴含着从过去走向未来的发展基因,还为一个国家或者一个地区的政治稳定和经济发展提供精神动力,为人民大众提供深厚的道德基础。文化不是数学公式,得出了正确的解,其它的解就都是错误的,不同的文化可以共存,文化正是由于差异而各呈缤纷,构成了世界文化大观园。文化也不是血液,不同血型不能相互输血,但不同文化却可以相互学习、相互渗透、互相影响。一个国家或一个地区对世界产生影响,不仅要*经济力量,最重要的还是依*文化力量。蒙古族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蒙古族文化是人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蒙古马作为一个重要的元素渗透在蒙古族文化中,成为蒙古族文化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谈起草原文化,人们自然而然会想到:蓝天、白云、草原以及成群的蒙古马。因此如果我们只宣传大草原,而忽略宣传草原文化的内涵,就成了一个“自然风景展示”。文化不是化石,化石可以凭借其古老而价值不衰。文化也不是文物,文物只强调其考古价值。文化是需要在发展和传播中获得持续的生命力。内蒙古大草原是世界的大草原,充分挖掘草原文化,向世界更好地宣传内蒙古,传播内蒙古,世界才能真正了解美丽的内蒙古大草原和蒙古族马文化,内蒙古也才能更好地走向世界。如果说北方草原是蒙古人的历史摇篮,那么矫健的蒙古马就是蒙古人创造历史文化的主要工具。蒙古马在蒙古族的日常生活中,在不同历史时期蒙古民族的成长发展历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从古至今,蒙古族不论从事什么职业,对马都有着特殊的感情。在蒙古族的生产劳动、社会生活、祭祀习俗和文学艺术中,几乎都伴随着马的踪影。由此,就自然而然地在民族生活中形成了多姿多彩的马文化。

  蒙古族文化是人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蒙古族文化属于世界,理应回馈和贡献给世界。如今,有些人对传统文化的理解支离破碎,对传统文化价值的现实意义持怀疑态度。我们应该站在有利于民族发展的高度,以民族文化的兴衰存亡为重,克服功利主义,短期效应,把民族文化教育放到重要位置,改变“重流行,轻传统,重引进,轻自我”的局面。我区经济建设已渐入佳境,文化的对外交流也逐渐增多,关键在于我区文化需要标志性形象产品。内蒙古自治区被世人誉为马的故乡,马文化的海洋,我们应当为这个巨大商机的到来做好充分准备。这个形象应当是具有丰富文化内涵的蒙古马,“蒙古马”作为草原文化的标志性产品,它是蒙古族文化的一个清晰的符号和标记。

  一、以“马”作为草原文化的标志

  内蒙古自治区的经济建设正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文化的对外交流也日益增多,如今迫切需要一个能代表内蒙古自治区文化特色的标志性形象。马背文明,是人类最古老、最卓著的文明之一,马的精神与气质早已融入蒙古民族的血脉。马在广大牧民的饮食、娱乐、体育、文化生活等诸方面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它是蒙古族文化的一个清晰的符号和标记。因此神武英俊的蒙古马应当成为我区建设民族文化大区的一个标志。换言之,建设草原文化应当以蒙古马为其着力点。

  世界上所有的古老民族,都是在图腾崇拜的社会阶段中成长起来的,没有哪一个民族是超越图腾崇拜的。人类的成长规律对每一个民族都是一样的。蒙古民族在其遥远的古代社会中,孕育和创造了自己的图腾。据考证,蒙古民族崇拜的图腾除了狼之外,还有马和鹰等。由于《蒙古秘史》的开头语中记录了狼的图腾踪迹,狼图腾便被人们牢牢地记了下来。其实,狼图腾只是蒙古民族乞颜部落的图腾。

  中国文化以“龙”为标志,美国文化以“自由、民主、人权”这种思想观点的“自由女神”为标志;在俄罗斯,“套娃”成了一种独特标志,是著名的人文使者;日本文化以“木偶”为该国的标志。神武英俊的蒙古马形象应当成为自治区建设民族文化大区的一个标志,换句话说:建设草原文化应当以蒙古马为其着力点。中国北方游牧民族创造的马背文明是人类最古老、最卓著的文明之一,无疑是内蒙古自治区足以骄人的优秀文化。图腾崇拜是人类在原始社会时期的精神支柱。

  2003年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提出了建设“民族文化大区”的战略部属,2007年中共十七大又提出了“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发展思路。文化大区是个大概念,也是一个新概念,它的特色是什么?以什么为标志?我认为,内蒙古自治区建设民族文化大区,其特色应当是草原文化。而草原文化的核心就是“蒙古族马文化”。蒙古马应当成为草原文化的标志。这是因为:

  1、内蒙古自治区是以蒙古族为主的少数民族区域自治地区。建设民族文化大区必定要突出蒙古族的文化特色。蒙古族被世人誉为“马背民族”,是在马背上从远古走向文明时代的民族,他们的许多生活习惯和生产用具都是为了适应马背生活,久而久之便演变成为一种独特的文化——即以“蒙古族马文化”为核心的草原文化。

  2、在蒙古族文化(草原文化)中,马被奉为“神”。在北方岩画中最早出现的“史前艺术”中就有马形象。在草原上,人们把那种没有一根杂毛的纯白马视为“圣物骏马”,从小不架马鞍,不骑乘,不套套马杆。它被认为是长生天派来的使者,象征着草原美丽富饶,牧民生活富裕。

  3、在草原人民的心目中,马总是与英雄联系在一起的。很难想象,民族英雄成吉思汗的胯下如果没有骏马,那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我想那将无异于蒙娜丽莎失去了微笑。我们通过对马文化的深层次发掘,不但能在传统文化层面上来满足人们的这种精神需求,而且会为马产业的综合开发开辟出更加光明的市场前景,并将创造广阔的社会效益和巨大的经济效益。

  4、马是人类最早驯化的家畜之一,马作为放牧工具、交通工具、捕猎工具成为牧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之后又被用于战争,更显出其神奇的力量。因此,在草原人民的许多民风民俗中都有与马息息相关的内容。如赛马是草原上最受欢迎的运动项目;每年七、八月份,草原上要举行马奶节,那达慕等。

  5、马英武的气质、矫健的身姿和灵敏的动作,都成为人们寄托精神追求的物化形象。马被赋予忠诚、勇敢、机敏的品质,深受草原人的喜爱和崇拜。

  6、在蒙古族的文学艺术作品中,真诚地歌颂、赞美马,以马的品质激励后人的诗歌、故事传说、歌曲等数不胜数。

  二、马产业化发展

  马产业主要包括博彩赛马业(包括马术业)、旅游马业和产品马业(马产品综合开发)三个方面。最具市场潜力的是博彩赛马业。在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中,现约有2000个赛马场,目前已经有88个国家允许开展博彩赛马业。以速度赛马为龙头的美国马产业,直接产值累积已达262亿美元,已经超过美国的服装业、电影业和家具制造业而成为美国的重要产业之一,超过了铁路运输、广播电视、石油煤炭产品制造业;澳大利亚的赛马业仅次于羊毛和煤炭,成为国家第三大产业,其所雇佣的职工人数位居全国各个行业中的第五位。我国特别行政区香港只有600多万人口,香港赛马会每年为香港经济平均贡献163亿港元,占本地生产总值(GDP)的1.3%。马会是香港十大雇主之一,除聘用的全职及兼职雇员人数达到24000多人外,还以每年20亿港元支持慈善事业。说明赛马业的地位确实独特而重要。

  在我们的传统观念中,认为博彩赛马与赌博相同,会败坏民风。事实不然,分析现代赛马,其本质是在一种公平、公开、公正的条件下的一种群众自娱自乐的“智力游戏”。有学者认为:赛马和赛马场是一种社会文明的产物。赛马是一大第三产业,是经济流通的纽带,是游人享受的舞台,是国家税收的大户,同时赛马场也是一个马业数据库,是马科学研究园地,是国内国际马业科学交流中心,是一个多功能的马文化城和马术学校。在国家规范管理下开展的赛马业与赌博有本质的不同:

  1、它不象赌博那样逃避税收,而是创造税收,服务于社会。

  2、它不营私舞弊、不为少数人非法牟取暴利。

  3、它有合理的成本核算,不侵占他人劳动价值。

  4、在国家管理下,它为彩民创造的是公平、公正、公开的活动环境。

  世界上所有允许赛马的国家和地区(除澳门外)都是禁止赌博内容的。目前,我国政府虽然没有批准举行和发展博彩赛马,但民间各类带有博彩色彩的赛马活动一直都未中断过。特别是近些年,北京、广州、武汉等许多大城市的马术俱乐部正方兴未艾。我认为,赛马业也必然会像当年的期货、股票、福彩、体彩一样走进我们的社会,这只是时间的问题。而这将是一个巨大的商机。

  我们内蒙古自治区,被世人誉为马的故乡,马文化的海洋,我们应当为这个巨大商机的到来做好充分准备。蒙古马虽然没有英国纯血马和阿拉伯马那样高大漂亮,速度快,但长跑它却有绝对的优势,其耐久力、抗病力、抗寒力是世界独一无二的。完全可以根据这些特点发展我们独具特色的传统长距离耐力赛马业和蒙古族传统的各种马上技能同样魅力无穷,令人叫绝。鬃毛飘飘、风驰电掣的蒙古马速度赛马也一样会吸引世人的目光。然而令人担忧的是,目前我区马的数量和质量有逐年大幅度下降的趋势。因为没有市场拉动,养马只赔不赚。过去与牧民朝夕相伴的马,如今已经是草原上的稀少动物了。即使有一些十分爱马的牧民养了马,却也在为如何长久维持马的生计而犯愁。另一方面,规范的、大规模的马术俱乐部在我区尚属空白,马的传统赛事也是极其有限的。这样一种局面,如果我们不尽快改变的话,必将在博彩赛马业的商机上坐失良机。针对我国的实际情况,可将我区的马业与蒙古族传统长距离那达慕赛马的风俗结合起来,将我区作为特区开展发行蒙古马的赛马彩票。这样一来为我区的育马、驯马、赛马提供很多就业机会,也有利于保护和发展当地的文化传统。

  马产业的第二个方面是旅游业。我们要发展旅游业,仅仅有草原旖旎的风光是远远不够的,矫健的骏马是旅游业发展的最好的载体,内蒙古草原风情旅游决不能离开蒙古马,它是草原上一道不可代替的靓丽风景。旅游业作为新兴产业,有较大的市场潜力,是我区经济发展的一个新增长点,具有较大的市场空间和开发价值。目前我们的旅游业还有待于完善。旅游景点应该设有各种马上技巧项目,如马队接送、赛马、驯马、骑马、马车、马术表演以及具有民族特色的马工艺品等等,而且应注意旅游用马的质量(包括体型外貌和体质、毛色等),使其能代表草原上的骏马,这样才能吸引更多的旅客来参观、旅游。人们来我们这里,不仅仅想看一望无际的草原,而更重要的是为了了解和感受我们的民俗和蕴含在其中的草原文化,我们应该在保护好这些资源的基础上合理利用它。用我们独特的草原文化吸引国内外旅客,让外界了解内蒙古,让内蒙古走上世界。

  马产业的另一个领域是加强马产品的开发研究。蒙古马的全身都是宝,马奶、马肉、马脂、孕马血清、马皮、马鬃、马尾、马胃液和孕马尿等都是可以带来巨大经济效益的宝贵原料,由此可以开发天然、绿色、营养、保健和医疗性食品等高附加值产品。马肉有着独特的营养价值,其瘦肉多,脂肪少,必需氨基酸和不饱和脂肪酸含量丰富,近年来 “疯牛病”、“口蹄疫”(5号病)、“禽流感”袭卷全球,而马肉已被公认为最安全的肉食品。马奶属乳脂球小,不饱和与低分子的脂肪酸含量高,宜于人体消化吸收,必需脂肪酸中亚油酸、亚麻酸的含量高,可降血脂,有着较好的医药保健价值。马肉和马奶所具有的品质,非常符合现代人的消费追求。另外,其它马产品(如孕马血清是生产孕马血清促性腺激素(PMSG)类生物药物的最好原材料,已成为新的生物高科技产品。马胃液和孕马血清可生产医疗和生物制品)也有很好的市场前景。只要宣传到位,开发好市场,马产品一定能成为创造巨大经济效益的、具有我区地域特点、民族特色的标志性产品。

  酸马奶对肺结核、贫血及消化道疾病有显著的疗效,是不可多得的保健奶制品。酸马奶是营养较高的饮料,是蒙古族饮食文化的载体之一,是牧区的高档礼仪酒。酸马奶在草原上久负盛誉。蒙古族人民在长期实践中发现酸马奶不仅是营养丰富、易消化吸收的食品,而且还是抵御许多疾病的“医药保健品”。马肉和马奶所具有的品质,是非常符合现代人的消费追求。只要宣传到位,市场开发好,马肉和马奶一定能成为创造巨大经济效益的产品。

  三、保护我区特有蒙古马的遗传资源

  内蒙古拥有对世界来讲也独具特色的马遗传资源优势,亟待给与保护和研发。蒙古马是我国北方主要的地方品种,数量多、分布广,内蒙古自治区是蒙古马的主要原产地,现有马匹69.8万匹,数量居全国之首。蒙古马原产地海拔1000米以上,冬季严寒,夏季酷暑,年温差及日温差大,为典型大陆性气候。蒙古马全年在纯牧条件下放牧,长期受外界条件的影响,能够利用高寒草地的牧草资源,对高寒草原的生态环境条件具有极强的适应性。在牧草生长期短,寒冷,枯草期长的恶劣环境条件下,它们依然自如生活,繁殖后代,为当地农牧民提供役、肉、乳、皮、血、尾毛等生产,生活必需品,并用于赛马、竞技表演、马术等文化娱乐活动,是内蒙古自治区农牧区群众生活来源和经济来源,在这些地区的畜牧业经济和旅游业发展中占有重要地位。

  蒙古马遗传资源保护研究与保种基地建设、实验室建设,这是与今后蒙古马产业化系统发展休戚相关的重要内容,保护与利用是推动马产业发展的两个车轮。通过对蒙古马遗传资源(耐力基因、性格基因、抗病基因等)的研究,为世界马科学研究提供宝贵的遗传资源,通过基地建设带动农牧民的养马积极性,传承和弘扬蒙古族优秀的马文化。

  长期的自然选择加之人工选育使蒙古马具有抗寒、耐粗饲、抗病力、持久力强等特性,这是国外纯血马无法比拟的,在遗传资源上是一个极为宝贵的基因库。蒙古马作为中国优秀畜种资源之一,已被录入畜禽保种名录之中,其对人类有着不可忽视的社会及经济意义。但目前国内对蒙古马遗传资源的研究,保护开发及合理利用却十分薄弱,几乎是空白。而国外的马科学专家对我们的蒙古马一直怀有浓厚的兴趣,倘若我们再不重视这个优势畜种的研究和保护,很可能被他们捷足先登,为此我们深感焦虑。我国对地方马品种的保护是十分重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畜牧法》中专门有一章涉及“畜禽遗传资源保护”。其中第一条就是“国家建立畜禽遗传资源保护制度。各级人民政府应当采取措施,加强畜禽遗传资源保护,畜禽遗传资源保护经费列入财政预算”。第四条中还规定“各级人民政府畜牧兽医行政主管部门根据全国畜禽遗传资源保护和利用规划及本行政区域内畜禽遗传资源状况制定和公布省级畜禽遗传资源保护名录,并报国务院畜牧兽医行政主管部门备案”。据我所知,蒙古马已列为2000年农业部公布的第一批国家级畜禽遗传资源保护品种。我相信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也会采取相应措施来保护蒙古马。当然,蒙古马还有一个特殊的方面,就是蒙古族文化的核心标志和牧民对它的深厚感情。

  面对新世纪,我们必须充分发挥内蒙古自治区的地区优势与国际、国内有关马研究机构及专家,广泛进行联系、互通网络对马产业进行多层面、多方位的合作研究,以自然科学为主,兼收经济学,人文科学的成果,制定内蒙古马产业综合开发与利用长期发展规划,为自治区畜牧业产业结构调整和建设民族文化大区献计献策,努力使马产业综合开发像我区的奶牛业、肉牛业、肉羊业及绒山羊业一样,成为内蒙古经济发展的新的经济增长点。

  综上所述,蒙古马文化是我区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把我区建设成为民族文化大区,为尊重蒙古族人民的感情,我们必须保护蒙古马遗传资源,弘扬蒙古族马文化,将蒙古马的精神一代一代传承下去。从世界各国赛马业成功的实践经验看,赛马产业确实是各自国家的一项非常重要的经济来源,从直接的上缴税收到捐助慈善事业,从解决大量人员就业到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都可以说明赛马的经济重要性和社会重要性。通过我国三十年的改革开放政策的实践证明,从先进发达的西方国家来到中国的诸如股票、期货、彩票(福利彩票、体育彩票)都已经被全国人民所接受。随着时代的发展,相信现代赛马在我区乃至全国的兴起是可能的,赛马彩票同样也会被全国人民所接受的,而且以赛马为龙头产业的兴起必将带动产品马业和育马业的全面发展。产品马业、育马业和赛马业是息息相关的,三者不可分割。如果没有赛马业,那么育马业和产品马业的发展将受到很大的阻碍,没有育马业,则赛马业失去了基础。育马者培育出的优秀马匹,都与赛马场比赛有着密切的关系,这是育马业、产品马业和赛马业三者最好的结合点。

  内蒙古农业大学生物工程学院 芒来 教授

文章出处(来源):   《内蒙古农业大学学报》 作者:芒来
分类目录: 传统游牧 游牧文化 总浏览:6,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