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佛兰科-蒙古(Franco-Mongol)联盟

By | July 16, 2015 | 总浏览:6,730

From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伊尔克汗(Ilkhan蒙古奥尔杰图Öljaitü)1305年给法国国王菲利普四世的书信,建议进行军事合作(长302厘米宽50厘米的卷书

    在13世纪,建立起了佛兰科-蒙古关系,因为基督教十字军和蒙古帝国试图形成一个反对穆斯林的佛兰科-蒙古联盟。这种联盟可能似乎于一个显而易见的选择:蒙古人已经对基督教表示同情,鉴于在蒙古宫廷有很多的有影响力的景教会基督徒的存在。佛兰科人(西方的欧洲人和那些在地中海东部沿岸诸国和岛屿的十字军国家的人)对来自东方的支持的想法是开放的,这归因于长久的祭司王约翰Prester John)的神话传说,一位神奇王国的东部国王,很多人相信将来有一天他会援助在圣地的十字军的。佛兰科人和蒙古人也共享着一个共同的穆斯林敌人,但尽管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有许多信件、礼品和往来的使者,往往建议的联盟永远都没有结出成果来。

    欧洲人和蒙古人之间的接触约在1220年开始,偶尔有从教皇和欧洲君主向蒙古领导人如大汗的书信,其后向蒙古征服的伊朗伊尔克汗Ilkhans)的书信。通信往往采取重复执行的模式:欧洲人请求蒙古人转变为西方基督教,而蒙古人回应要求臣服和进贡。蒙古人在横跨整个亚洲的进军中,已经占领了许多基督教国家和穆斯林国家,在摧毁穆斯林阿巴斯王朝(Abbasid)和阿尤布王朝(Ayyubid)后,下几代的蒙古人和这一地区剩余的伊斯兰国家埃及马木鲁克Mamluks)进行战斗。西里西亚亚美尼亚Cilician Armenia)基督教国家的国王海屯一世(Hethum)在1247年向蒙古人屈服,强烈的鼓励了其他君主撮合一种基督教-蒙古联盟,但只能够说服他的女婿,安提俄克Antioch)十字军国家的王子波赫蒙德Bohemond)六世,在1260年向蒙古人屈服。其他基督徒领袖像阿克尔Acre)的十字军们对蒙古人是更不信任的,把蒙古人视为这一地区的最大威胁。因此阿克尔的贵族们和马木鲁克穆斯林撮合了一种不寻常的被动联盟,允许埃及军力不受反对的跨过十字军领土进行战斗并在关键的1260年的艾因札鲁特战役(Battle of Ain Jalut)中打败了蒙古人。

    欧洲人的态度在1260s年代中开始发生转变,从把蒙古人视作让人害怕的敌人到看成是反对穆斯林的潜在盟友。蒙古人试图利用这一点,答应再攻克耶路撒冷并把它还给欧洲人回报就是合作。试图通过在伊朗蒙古伊尔克汗的许多领导人继续进行结盟的谈判,从其创始人旭烈兀Hulagu)到他的后裔阿八哈Abaqa)、阿鲁浑Arghun)、噶赞Ghazan)、奥尔杰图Öljaitü),但都没有成功。蒙古人在1281年和1312年期间几次入侵叙利亚,有时企图与佛兰科人联合行动,但涉及到的相当大的意味着部队将相隔数月才能到达的后勤困难、永远不能以任何有意义的方式协调运动。蒙古帝国最终解散陷入内战,埃及马木鲁克成功地从十字军手中收复了所有的巴勒斯坦叙利亚。在1291年阿克尔陷落后,剩余的十字军撤退到了塞浦路斯岛。他们作出最后一次在托尔托萨Tortosa)海岸的罗德小岛(Ruad)建立一个桥头堡的尝试,再次试图协调与蒙古人的军事行动,但计划失败,穆斯林用围攻岛回应。在1302年或1303年中罗德岛陷落,十字军失去了他们在圣地最后的立足点。

    现代历史学家辩论是不是在佛兰科人和蒙古人之间有一个联盟就能成功地使该地区的力量平衡和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应该是欧洲人的一个明智选择。传统上,蒙古人往往看外部的团体要么是主体要么是敌人,像这样一个中间的联盟的概念可能性是很小的。

1.背景(1209–1244)

    在西欧人中,长期以来一直有来自东方的伟大的基督教盟友的传言和期望。这些传言最早在第一次十字军远征(1096–1099)就流传,并在十字军每次战败后在人群中传言高涨。有这样一个传言,据说是有个叫做普莱斯特·约翰Prester John)的人,他住在遥远的印度中亚、或甚是埃塞俄比亚。这个传说发展成了它自己的活生生的东西,来自东部的一些个人受到人们的期望礼遇以为他们可能就是长久等待的由普莱斯特·约翰派来的军队。在1210年,这个消息到达了蒙古屈出律Kuchlug (亡于1218))战斗中的西部,他是南蛮的大基督教部落的领袖。屈出律的部队一直在同强大的花刺子模帝国(Khwarezmian)进行战斗,花刺子模帝国的领导人是穆斯林花刺子模穆罕默德二世。在欧洲流传着屈出律就是神秘的普莱斯特·约翰,在东方和穆斯林再作战的。

    在第五次十字军远征(1213–1221)中,因为基督徒不能成功的围攻埃及城市达米埃塔普莱斯特·约翰的传说和成吉思汗(Genghis Khan)迅速扩展的帝国的现实被混为一谈。蒙古人突袭部队在1219–1221年中开始侵入东部的馬維蘭納赫爾Transoxania)和波斯的伊斯兰世界。在十字军中谣传”西印度群岛的基督教王”,要么是普莱斯特·约翰要么是普莱斯特·约翰的后代之一的大卫王King David),一直在进攻东部的穆斯林并正在帮助他们十字军远征基督徒的路上。在教皇奥诺留斯三世(Pope Honorius III)1221年6月20日的一封信中,甚至有评论关于”来自远东拯救圣地的部队”。

    在1227年成吉思汗逝世后,他的帝国被他的后裔划分为四个区域或汗国Khanates),慢慢沦为内战。西北的基普恰克汗国Kipchak),称为金帐Golden Horde),扩展到了欧洲,主要通过匈牙利波兰,虽然其领导人同时反对他们在蒙古首都的表兄弟的统治。西南区域,称为伊尔可汗国(Ilkhanate),是在成吉思汗的孙子旭烈兀(Hulagu)的统治下。他继续支持他的哥哥大汗Great Khan),并因此和金帐进行战争,同时继续向波斯圣地推进。

2.罗马教皇的提案(1245–1248)

1246年库于可Güyük,成吉思汗的孙子)给教皇因诺森特四世的用波斯语写的信

    西欧蒙古帝国之间的第一次正式书信发生在教皇因诺森特四世(1243–1254)和大汗之间,通过发送可能需要多年时间的信件和使节上路。初始的联系成了一种正规的欧洲人-蒙古人联系模式:欧洲人请求蒙古人皈依基督教,蒙古人回应要求欧洲人臣服。

    蒙古人对欧洲的入侵在1242年结束,部分由于成吉思汗的继任者大汗奥格得一Ögedei)的死亡。当一个大汗死时,帝国所有部分的蒙古人被召回到首都来决定下一个大汗该是谁。同时,蒙古人无情的向西进军迫使花刺子模图尔克人(Khawarizmi Turks)向西搬移,最终和埃及阿尤布穆斯林联盟。沿途,在 1244年图尔克人从基督徒手里拿下了耶路撒冷。在后来的拉佛比La Forbie)战役失利后,基督教的国王开始准备新的十字军远征(第七次十字军东征),教皇因诺森特四世在1245年六月的第一次里昂宗教理事会(First Council of Lyon)宣布。耶路撒冷的损失造成一些欧洲人期待蒙古人作为潜在的基督教盟友,提出了蒙古人应能被转换成西方基督徒的。在1245年3月,教皇因诺森特四世向”鞑靼皇帝(Emperor of the Tartars)”发送了多个教皇的公牛papal bulls),其中一些派特使佛兰科普拉诺卡皮尼约翰(Franciscan John of Plano Carpini)送去的。在一封现在被称为Cum non solum和平的)的信中,教皇因诺森特表示渴望和平,并请求蒙古统治者成为基督徒和停止杀害基督徒。然而,新的蒙古大汗库于可Güyük),1246年在喀喇昆仑Karakorum)就位的,只用教皇的臣服和西方统治者尊敬蒙古的权力前来拜访的要求进行答复:

    你应该用真诚的心说:”我将臣服并为你服务”,你自己,所有王子之首,马上到我们这里来为我们服务和伺候!那时候我将认可您的臣服。如果您不遵守神的命令,并且如果您忽略我的命令,我将把你认作我的敌人。

— —1246年库于可汗写给教皇因诺森特四世的信

    第二轮使者是教皇因诺森特在1245年派多米尼加劳姆巴迪亚阿瑟林Dominican Ascelin of Lombardia)率领的,他在1247年在里海Caspian Sea)附近会见了蒙古司令官白驹(Baiju)。白驹有攻陷巴格达的计划,他欢迎了联盟的可能性,并通过他的特使艾贝格Aïbeg)和瑟尔吉斯Serkis)给罗马回了一封信。一年后他们带着教皇因诺森特Viam agnoscere veritatis他们知道真理之路)的信返回,教皇呼吁蒙古人”停止他们的威胁”。

3.基督徒陪臣

    随着伊尔可汗蒙古人的继续向圣地的移动,城市一座座的陷落给蒙古人。典型的蒙古人方案是给一个地区一个投降的机会。如果这个目标默许了,蒙古人吸收其民众并且战士加入他们自己的蒙古军队,他们然后会使用其来进一步扩大帝国。如果一个团体没有投降,蒙古人武力拿下住区或住区群,他们会屠杀发现的每个人的。面对屈服或与附近的蒙古帐子作战的选则,许多团体选择了前者,包括一些基督教的王国。

1248年贵族总管瑟姆帕德Sempad the Constable)给塞浦路斯一世亨利让·狄波林Jean d’Ibelin)的信

 

    基督教格鲁吉亚在1220年开始被反复袭击,在1243年女王鲁苏丹(Rusudan)正式向蒙古人臣服,使得格鲁吉亚变成一个附庸国,然后成为蒙古军事征服的常规盟友。1247年海屯一世(Hethum)臣服,在后来的多年中鼓励其他君主进入基督教-蒙古联盟。他把自己的哥哥瑟姆帕德送往喀喇昆仑蒙古宫廷,瑟姆帕德有有关蒙古人在欧洲圈中的影响力的正面书信。

 

3.1 安提俄克

    安提俄克公国是最早的十字军国家之一,在1098年第一次十字军东征期间建立。在蒙古进军的时候,它是在波赫蒙德Bohemond)六世统治下的。在他岳父海屯一世的影响下,波赫蒙德也在1260年把安提俄克臣服于旭拉兀安提俄克首都城市驻有蒙古代表和蒙古驻军,直到1268年马木鲁克摧毁了公国为止。蒙古人也要求波赫蒙德接受恢复希腊东正教主教优锡米乌斯Greek Orthodox patriarch, Euthymius),作为一种加强蒙古人和拜占庭Byzantines)之间联系的方式。作为这个忠诚的回报,旭拉兀授予波赫蒙德所有在1243年被穆斯林夺走了的安提俄克领土。然而,鉴于他与蒙古的关系,波赫蒙德被暂时革除和雅克·潘塔里昂Jacques Pantaléon) 的联系,潘塔里昂耶路撒冷的拉丁主教,虽然这在1263年被取消了。

    约在1262年或1263年,马木鲁克领导者白巴斯Baibars)尝试对安提俄克攻击,但由于蒙古人的干预公国被营救了。在多年后,蒙古人未能够提供尽可能多的支持。在1264–1265年蒙古人只能够攻击阿尔比拉al Bira)的边境要塞。在1268年白巴斯完全占领了安提俄克其余的部分,结束了170年的公国。在  1271年,白巴斯波赫蒙德送了一封信威胁要全面歼灭他并嘲弄他与蒙古人的联盟:

   我们黄色旗帜已经击退你的红色旗帜,钟声已被呼声”真主至大”……所取代:”警告你的城墙和你的教堂我们的进攻机器很快将处理它们,我们的剑将会很快邀请你的骑士在他们的家中……然后,我们将看你与叔叔(Abagha)的联盟将有什么用。

—   —1271年白巴斯波赫蒙德六世的信

    除了的黎波里县外波赫蒙德没有留下财产,的黎波里县在1289年陷落给马木鲁克

 

4.圣路易斯和蒙古人

    法国路易九世在他自己整个的十字军远征中曾与蒙古人联系。在他海外Outremer)的第一次冒险中,他在1248年12月20日在塞浦路斯会见了两个蒙古使节,从摩苏尔Mosul)来的景教派(Nestorians)的大卫马克(David and Marc),他们带来了在波斯蒙古司令官欸基歌德Eljigidei)的一封信。这封信比以往传达的蒙古人要求臣服的语气更为缓和,欸基歌德的特使建议路易国王在欸基歌德袭击巴格达时应在埃及土地上,作为防止埃及的穆斯林和那些叙利亚的加入部队的一种方式。路易回应派了使者隆瑞莫安德鲁Andrew of Longjumeau)到大汗库于可,但库于可在使者到达他的宫廷之前死于醉酒。库于可的遗孀奥福尔·查米事Oghul Qaimish)只是给使者了礼品和居高临下带给国王路易的信,指示他继续每年进贡。

   路易反对埃及的战役进行的不好。他成功的攻陷了达米埃塔(Damietta),但在爱·曼苏拉战役(Battle of Al Mansurah)损失了他的整个军队并且自己被埃及人捕获。最终释放他是通过赎金(其中有些是来自圣殿骑士的贷款)和交还达米埃塔市谈判来的。几年后,在1252年,路易未能成功的与埃及人联盟,然后 在1253年他寻求在伊斯迈丽刺客党Ismaili Assassins)和蒙古人之间联盟。当他看到一封海屯哥哥亚美尼亚的贵族瑟姆帕德的信时,这封信谈到蒙古人的好处,路易蒙古宫廷派出佛兰科路博鲁克威廉William of Rubruck)。但蒙古领导人芒克Möngke)只在1254年通过威廉回应有一封信,请国王向蒙古当局臣服。

    路易在1270年尝试第二次十字军(第八次十字军远征)。蒙古伊尔可汗领袖阿八哈Abaqa)写信给路易九世只要十字军在巴勒斯坦登陆就尽快提供军事支援,但路易却相反的去了现代突尼西亚Tunisia)的突尼斯。他的意图显然是先要征服突尼斯,然后再将他的部队沿着海岸移动到达埃及亚历山大港法国历史学家阿兰·德莫格尔让·理查德认为此十字军仍一直是试图与蒙古人协调,按照一个来自阿八哈的他不会在  1270年动用他的部队、请求将战役推迟至1271年的消息后,路易可能已经攻击了突尼斯而不是叙利亚。来自拜占庭皇帝的使者,亚美尼亚人和阿八哈蒙古使节都出现在突尼斯,但路易死于疾病的事件使得继续十字军的计划停了下来。根据传说,路易的最后一句话是”耶路撒冷“。

5.与伊尔可汗的关系

5.1 旭烈兀(1256–1265)

    旭烈兀成吉思汗的孙子,是公认的萨满(shamanist)教徒,但尽管如此非常宽容基督教。他母亲唆鲁禾帖尼·别吉Sorghaghtani Beki)、他最喜欢的妻子窦曲思·哈通Doquz Khatun)、他的几个最亲密的合作者都是景教会的基督徒。他最重要的将领之一的吉特不哈Kitbuqa),是南蛮部落的景教会基督徒。在1258–1260年中蒙古人和他们的基督教附庸国之间的军事合作成为实在的事情。旭烈兀的军队,同他的基督教主体波赫蒙德六世、亚美尼亚海屯一世和基督教格鲁吉亚人的部队,有效地摧毁了两个当时最强大的穆斯林王国:巴格达阿巴斯Abbasids)和叙利亚阿尤布Ayyubids)。

        5.1.1 巴格达陷落(1258)

蒙古人对巴格达的袭击

    阿巴斯朝的哈里发,由穆罕默德Muhammad)的亲属之一始建于8世纪,已经统治了东北非洲阿拉伯近东地区。他们500多年的权力所在地是巴格达,伊斯兰教认为的宝石城和世界规模最大最强大的城市之一。但在蒙古人的攻击下,城市在1258年2月15日被攻陷,往往被视为伊斯兰历史上的单个最灾难性事件的损失。基督教格鲁吉亚人一直是第一个破坏城墙的人,如历史学家史蒂文·朗西曼Steven Runciman)所述,”特别激烈的破坏”。当旭烈兀征服了这座城市时,蒙古人拆毁建筑物,烧毁整个街区和屠杀近80000名士兵、妇女和儿童。但在窦曲思·哈通的干预下,基督教居民幸免。

叙利亚文圣经中所描述的新的”康士坦丁海伦Constantine and Helen) “的旭烈兀和女王窦曲思·哈通

    对亚细亚的基督教徒来说,巴格达的攻陷是值得庆祝的事情。旭烈兀和他的基督教女王被视为基督教反对敌人的神的代理人,并和有影响力的第4世纪的基督教皇帝康士坦丁大帝(Constantine the Great)和他母亲尊崇的皇后基督教教堂中的偶像圣海伦(Saint Helen)相提并论。亚美尼亚历史学家甘佳库拉考斯  Kyrakos)在亚美尼亚教堂文本中赞扬这对蒙古皇家夫妇,叙利亚东正教主教巴·和波拉尤斯Bar Hebraeus)也把他们比作康士坦丁海伦娜,把旭烈兀写成无可比拟的”王中王”的”智慧、高尚思想和辉煌的事迹”。

5.1.2 入侵叙利亚(1260)

    攻陷巴格达后,在1260年蒙古人与其基督教的主体征服了穆斯林叙利亚,这是阿尤布王朝的领域。1月份他们一起拿下了阿勒颇市(Aleppo),3月份,在基督徒蒙古将军吉特布哈Kitbuqa)率领下蒙古人与亚美尼亚人和安提俄克佛兰克人拿下了大马士革Damascus)。随着阿巴斯阿尤布王朝的被摧毁,近东,如历史学家史蒂文·朗西曼所描述的,”再也不会有文明统治了”。此后不久,最后的阿尤布苏丹安·纳西尔·优素福死去,随着伊斯兰权力中心的巴格达大马士革的失去,伊斯兰的权力中心转移到埃及开罗马木鲁克。然而,在蒙古人可以继续进攻埃及之前,因大汗逝世他们需要撤回。旭烈兀需要带着他的大部队回到首都,在他离开期间,给吉特布哈留下了小量的部队占领巴勒斯坦蒙古人派突袭团队到了面向埃及巴勒斯坦南方、有小量的约1000人的蒙古军驻在加沙

5.1.3 艾因札鲁特之战

在他的侄子被朱利安·格林尼尔谋杀后吉特布哈围攻西顿Sidon

    尽管蒙古人和其在安提俄克的基督教主体之间有合作,在地中海东部地区的其他基督徒视蒙古人的逼近不安的。雅克·潘塔里昂Jacques Pantaléon),耶路撒冷的主教,把蒙古人看作为一个明确的威胁,并在1256年写信给教皇警告他。然而,佛兰克人却在1260年派多米尼加阿什比Ashby)的大卫到了旭烈兀的宫廷。在西顿朱利安·格林尼尔,他是西顿博福特的勋爵,被同时代的人描述不负责任和轻率的,投机袭击和掠夺了蒙古人领土的贝卡Beqaa)谷地。被杀的蒙古人之一是吉特布哈的侄子,为了报复,吉特布哈袭击了西顿(Sidon)市。这些事件添加了蒙人和十字军部队之间的不信任水平,十字军部队的权力中心现在是在沿海城市阿克尔

    阿克尔佛兰克人尽了最大努力保持在蒙古人和马木鲁克人之间的谨慎中立立场。尽管他们与马木鲁克人的敌意历史悠久,佛兰克人承认蒙古人是更大的威胁,并经过认真的辩论,选择与他们以前的对手进入被动休战。佛兰克人允许马木鲁克部队向北移动通过基督教领土进攻蒙古人,交换协议是佛兰克人可以低价购买任何缴获的蒙古马匹。休战允许马木鲁克人阿克尔附近驻营和再补给,并在1260年9月3日在艾因贾鲁Ain Jalut)和蒙古人进行战争。蒙古军由于其主要部队撤回已经快没人了,所以在佛兰克人的被动协助下,马木鲁克人能取得对蒙古人决定性和历史性的胜利。剩余的蒙古军队撤退到西里乞亚亚美尼亚Cilician Armenia),在那里海屯一世(Hethum I)接受了他们并再武装了他们。艾因贾鲁标志着蒙古人历史上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因为那是他们失去的第一次重大战役,设置了似乎无法阻挡蒙古帝国的扩张的西方边界。

5.1.4 罗马教皇的书信

    在1260s年代中欧洲蒙古人观念发生了变化,把他们更多作为潜在的反对穆斯林斗争中的盟友而更少的作为敌人。在接近1259年时,教皇亚历山大四世(Pope Alexander IV)一直鼓励讨伐蒙古人的新十字军远征,在听说安提俄克西里乞亚亚美尼亚的君主已经向蒙古人臣服后他非常失望。亚历山大已经在他即将举行的理事会的议程上有这些君主的案件,但在1261年召开理事会之前的几个月他逝去了,在可能发起的新十字军远征之前。对新教皇来讲,选择落在了潘塔里昂(Pantaléon)身上,同一的耶路撒冷主教,他较早前曾一直在警告蒙古的威胁。他的名称是教皇乌尔班四世Pope Urban IV),试图为新十字军筹钱。

    在1262年四月十日,蒙古领导人旭烈兀通过匈牙利约翰给法国国王路易九世新的致函,再次提供联盟。这封信解释了以前蒙古人一直以为教皇是基督教徒的领袖,但现在他们意识到真正的权力在于法国君主的印象。这封信提到旭烈兀打算为教皇再次攻陷耶路撒冷并请求路易派遣舰队对埃及攻击。旭烈兀答应为基督徒恢复耶路撒冷,但也仍然坚持蒙古主权,蒙古人寻求征服世界。目前尚不清楚,国王路易是否实际收到这封信,但在一个时候信给了教皇乌尔班乌尔班和他的前任一样回答了。在他的教皇公牛Exultavit cor nostrum)信中,乌尔班以善意的表达祝贺旭烈兀的基督教信仰,并鼓励他皈依基督教。

    历史学家争议乌尔班行动的确切含义。主流看法是,以英国历史学家彼得·杰克逊为例认为乌尔班这个时候把蒙古人视为敌人。几年以后这种观念开始改变,在教皇克莱门四世(1265–68)任职期间,蒙古人更被视为潜在的盟友。然而,法国历史学家让·理查德认为乌尔班的行为暗示蒙古-欧洲关系早在1263年为一个转折点的,之后蒙古人被视为实际的盟友。理查德还辩称作为一种响应正式的形成的佛兰克、伊尔可汗蒙古人和拜占庭之间的联盟,金帐中的蒙古人与穆斯林马木鲁克用结盟来回报的。然而,历史学家的主流看法是虽然有许多形成一个联盟的企图,但企图被证明都不成功。

5.2 阿八哈(1265–1282)

    旭烈兀在1265年死亡,由阿八哈(Abaqa,1234–1282)即位,他进一步追求西方合作。虽然是一个佛教徒,他继任后娶玛丽亚帕莱奥老吉娜Palaiologina)、 东正教基督教徒和拜占庭皇帝迈克尔八世帕莱奥老格斯Palaiologos) 的非婚生女儿。阿八哈在1267年和  1268年期间响应教皇克莱门(Clement)四世,派遣使节到克莱门阿拉贡(Aragon)的詹姆斯(James)一世王国。在1268年给克莱门的信中,阿八哈答应派兵援助基督徒。尚不清楚,是不是这个导致了詹姆斯的1269年阿克尔远征的失败。詹姆斯发起小的十字军远征,但他们企图过境时一场风暴突袭他的舰队,迫使大多数船只回头。十字军远征最终交给詹姆斯的两个儿子费尔南多·桑切斯(Fernando Sanchez)和佩德罗·费尔南德斯(Pedro Fernandez),后者在1269年12月抵达了阿克尔阿八哈,尽管他早先承诺援助,但在过程中面临另一个威胁,来自突厥斯坦(Turkestan)的蒙古人对呼罗珊(Khorasan)的入侵,所以只可能在圣地保留一支小规模的部队,这支部队很少做什么事但在1269年10月沿叙利亚边境挥舞入侵的威胁。10月份,他突袭到了哈里姆(Harim)和阿法米亚Afamiyaa),但随白巴斯Baibars)部队的快速前进撤退回去了。

5.2.1 爱德华一世的十字军(1269–1274)

    在1269年,英国王子爱德华(Prince Edward,未来的爱德华一世)、在他的大叔狮心理查德(Richard the Lionheart)和法国国王路易第二次十字军东征的鼓舞下,开始了他自己的十字军远征,第九次十字军远征。骑士和伴随爱德华的十字军保留者数目是相当小的,约230个骑士,总的补充可能是约1000个人,13艘船舶的运输舰队。爱德华理解与蒙古人联盟的价值,在他1271年五月九日抵达阿克尔(Acre)后他立即给蒙古统治者阿巴哈Abaqa)送信,请求援助。阿巴哈肯定地答复了爱德华的请求,要求他协调与他的将军萨马噶尔Samagar)的行动,阿巴哈给他派去了10000名蒙古士兵参加爱德华军的进攻马木鲁克的活动。但爱德华只能够从事一些相当无能的突袭实际上没有达到获得新领土的成功。例如,当他作战到沙龙平原扫荡时,他被证明甚至无法夺取小的马木鲁克要塞卡昆。然而,爱德华的军事行动,尽管受到限制,仍然是有助于说服马木鲁克的领导者白巴斯(Baibars)同意阿克尔市和马木鲁克之间的10年休战的,  1272年签署的。爱德华的努力被历史学家鲁文·阿米塔伊称为”最接近于真正的蒙古-佛兰克军事协调的事,比以往任何时候由爱德华或任何其他佛兰克领袖取得的都要现实”。

教皇格雷戈里十世(1210–1276)在1274年颁布与蒙古人联盟的新十字军远征。

5.2.2  里昂的宗教[教法]会议(1274)

    1274年教皇格雷戈里十世(Pope Gregory X)召开里昂第二次理事会。阿巴哈派遣了一个13到16个蒙古人的代表团到理事会,这创造了极大的轰动,特别是其成员的三个经历了公众的洗礼。阿巴哈的拉丁人秘书理查尔德斯Rychaldus)向委员会提交了一个报告,委员会以前定出了欧洲-伊尔可汗阿巴哈的父亲旭烈兀下的关系,申明在旭烈兀表示欢迎基督教使者到他的宫廷后,他已同意豁免拉丁人基督徒的税款和费用,作为他们为可汗的祈祷的交换。根据理查尔德斯旭烈兀也禁止猥亵佛兰克的场所,并向佛兰克返回耶路撒冷理查尔德斯向大会保证即使旭烈兀死后,他的儿子阿巴哈仍决心要把马木鲁克叙利亚赶出去。

    在委员会上,教皇格雷戈里颁布联合蒙古人的新的十字军远征,在他的”信仰的热情的宪法“中,放置了大多数纲要,具有四个主要元素:实施新税三年,禁止和萨拉兹诺斯(穆斯林)贸易,由意大利海上共和国安排船舶的供应,西方拜占庭蒙古伊尔克汗阿巴哈的联盟。阿巴哈然后派了另一个大使,由格鲁吉亚瓦萨利Vassali)兄弟率领,以进一步通知西方领导人的军事准备。格雷戈里回答他的使节将伴随十字军,他们将负责协调与伊尔克汗的军事行动。

    然而,教皇的计划没有被欧洲的其他君主支持,他们失去了十字军远征的热情。只有一个西方君主出席委员会,阿拉贡的老人詹姆斯一世,他只可以提供一小支部队。新的十字军远征要筹款,计划被提出,但从来没有被遵循。在1276年一月十日,教皇格雷戈里死亡,项目基本上就停止了,已经筹集的远征的钱反而分布给了意大利

5.2.3  入侵叙利亚 (1280–1281)

1281年霍姆斯Homs)战役打败蒙古人(左)

    没有欧洲人的支持,一些在海外佛兰克人,特别是马拉博Marqab)要塞的十字军骑士团救护成员骑士,并在某种程度上,塞浦路斯安提俄克佛兰克骑士,在1280–1281年中尝试与蒙古人联合作战。1277年埃及领导人白巴斯的死亡导致穆斯林领土的解体,使在圣地的其他派别采取新行动的条件成熟。蒙古人抓住机会、组织了新的入侵叙利亚,1280年9月占领了巴格拉斯Bagras)和大波萨克Darbsak),10月20日占领了阿勒颇。蒙古领导人阿巴哈,利用他的势头,派使节到英格兰爱德华一世,阿克尔佛兰克国,塞浦路斯胡夫王,和的黎波里波赫蒙德(Bohemond)七世(波赫蒙德六世的儿子),请求他们对战役的支持。但十字军本身没能够组织成足够的帮助。在阿克尔,主教的教区牧师回答说城市正在遭受饥饿,耶路撒冷的国王已经被卷入另一场战争。从马拉博先前曾是安提俄克/的黎波里的区域)来的本地十字军骑士团救护成员骑士们能够突袭进贝卡山谷,在1280年和1281年远至马木鲁克把持的骑士城堡Krak des Chevaliers)。胡夫(Hugh)和安提俄克波赫蒙德动员他们的军队,但他们的部队被加入白巴斯的继任者、新埃及苏丹卡拉文Qalawun)的那些蒙古人阻止。卡拉文在1281年3月从埃及向北进军、把自己军队布置在佛兰克人和蒙古人的之间,然后在1281年五月三日进一步通过和阿克尔巴伦斯(Barons)的休战的更新分化了潜在的盟友,将休战扩展了十年和十个月  (他会稍后违反休战的)。他还在1281年7月16日再次与的黎波里波赫蒙德七世更新了第二个10年休战,并申明允许耶路撒冷朝圣者的访问。

    在1281年9月蒙古人返回了,他们自己的军队有五万人,再加上其他 30000人包括利奥三世(Leo III)的亚美尼亚人、格鲁吉亚人和来自马拉博的200名十字军骑士团救护成员骑士,他们派遣了一个特遣队,尽管这样阿克尔佛兰克斯人已同意和马木鲁克休战。1281年10月30蒙古人和他们的辅助军在霍姆斯马木鲁克进行了第二次战役,但这次遭遇战是优柔寡断的,苏丹遭受惨重损失。为了报复,卡拉文Qalawun)在以后的1285年围困和俘获了马拉博骑士要塞

5.3 阿鲁浑(1284–1291)

1289年阿鲁浑(Arghun) 给法国菲利普四世的蒙古文的信,有详细的介绍。这封信由吉索尔菲巴斯卡勒尔(Buscarel of Gisolfe)转交法国国王。

    阿巴哈在1282年死亡,简单地由他的兄弟贴古迭儿Tekuder)取代,他已经皈依伊斯兰教。贴古迭儿逆转了阿巴哈寻求与佛兰克的联盟的政策,转向和马木鲁克苏丹卡拉文的联盟,马木鲁克苏丹卡拉文仍继续自己的进军,在1285年俘获马尔噶特  Margat骑士城堡,在1287年俘获拉塔基亚(Lattakia),1289年俘获的黎波里县。然而,贴古迭儿的亲穆斯林(pro-Muslim)立场是不受欢迎的,在1284年,阿巴哈的佛教儿子阿鲁浑(Arghun),在大汗忽必烈支持下,领导了一场起义并处决了贴古迭儿阿鲁浑然后恢复了同西方联盟的想法,并派多个使节到欧洲

    阿鲁浑的第一个使者是由忽必烈皇室的西方天文学长的景教科学家伊萨·科勒默契Isa Kelemechi)率领的。科勒默契在1285年会见了教皇奥诺李友思四世(Pope Honorius IV),提出要”赶走”(穆斯林)和佛兰克斯分掉”骗子的国家,即埃及“。第二个使者,可能是最著名的,是年老的教士拉班·巴·索玛(Rabban Bar Sauma),他在非凡的中国耶路撒冷朝圣期间访问过伊尔可汗

    通过巴·索玛和其他后来的特使,如巴斯卡勒洛·德·西左耳费Buscarello de Ghizolfi),阿鲁浑答应欧洲的领导人如果耶路撒冷被攻克了,他会自己受洗礼,并将耶路撒冷返回给基督徒。欧洲的君主给巴·索玛热烈的欢迎,但西欧已不再对十字军远征有兴趣,特派团形成一个联盟,最终是毫无结果。英格兰并未作出响应,派出一名代表,杰弗里·朗利(Geoffrey of Langley),他曾经是20年前爱德华一世十字军的成员,在1291年被派往蒙古宫廷作为大使。

 

5.3.1 热诺伊斯的造船人

    1290年,当热诺伊斯(Genoese)努力用海军作战协助蒙古人时尝试了欧洲人和蒙古人之间的另一个联系。该计划是兴建两舱士兵的船在红海攻击马木鲁克,执行封锁印度埃及的贸易船舶。因为热诺伊斯马木鲁克的传统支持者,这是一个重大的政策转变,显然是出于对1285年埃及苏丹卡拉文Qalawun)对西里乞亚亚美尼亚人的攻击。为了造船和招募船队的士兵,一个800人的热诺伊斯木匠、水手和弩手中队去了巴格达,在底格里斯河上工作。然而,由于古尔福斯Guelphs)和吉本琳斯Ghibellines)之间的世仇,热诺伊斯人很快沦为内部的争吵,彼此在巴士拉被杀死,此项目结束。热诺伊斯最后取消了该协议,相反与马木鲁克签署了新条约。

    所有这些形成一个佛兰克蒙古人之间的联合攻势的尝试太少和太迟了。在1291年5月阿克尔城市被围困阿克尔埃及马木鲁克人征服。当教皇尼古拉斯四世得知这一消息时,他写信给阿鲁浑,再次要求他受洗礼,并和马木鲁克作斗争。但阿鲁浑死于1291年三月十日且教皇尼古拉斯也在1292年三月死去,结束了其联合行动的努力。

5.4 噶赞(1295–1304)

    阿鲁浑(Arghun)死后,快速的由两个简单和相当无力的领导人接替他,其中一人只掌权了几个月。当阿鲁浑的儿子噶赞 (Ghazan)在1295年掌权时才恢复稳定,尽管为了确保和其他有影响力的蒙古人的合作,当他继承王位时公开的皈依了伊斯兰教,标志着一个伊尔可汗(Ilkhanate)宗教国家的重大转折点。然而,尽管是官方的穆斯林,噶赞仍然是宽容多元宗教的,并努力与他的基督教属国的西里乞亚亚美尼亚格鲁吉亚等保持良好关系。

 

在1299年/1300年,蒙古人为叙利亚的城市而作战,突袭远至南部的加沙地带

 

    在1299年,他做了三次尝试入侵叙利亚的第一次。在他发动了他的新入侵时,他也致函塞浦路斯的佛兰克  (亨利二世,塞浦路斯国王;军事命令的元首),邀请他们来加入他对叙利亚马木鲁克的攻击。蒙古人成功的拿下了阿勒颇市,附庸国国王海屯二世(Hethum II)在那里加入其之中,他的部队参加了这次攻势的后续部分。蒙古人在1299年12月23日或24日彻底打败了在瓦迪·阿尔-卡赞达尔(Wadi al-Khazandar)战斗的马木鲁克。这次在叙利亚的成功导致广泛的传言,说欧洲蒙古人成功的再俘获了圣地,甚至已经征服了埃及马木鲁克并准备去征服非洲北部的突尼斯。所有在现实中出现的只是蒙古人在1300年早期突袭进入了巴勒斯坦。突袭远至加沙,穿过几个城镇,可能包括有耶路撒冷。但当埃及人5月份再次从开罗进军时,蒙古人没有抵抗就撤退了。

    在1300年7月,十字军发起了海军作战来推行优势。在塞浦路斯配备的有十六个船舱和一些较小的船只的舰队,由塞浦路斯亨利国王指挥,他的哥哥阿马尔里克(Amalric)、泰尔(Tyre)的王子、军事命令的首脑和噶赞(Ghazan)的大使”齐阿尔Chial)”(伊索尔皮赞(Isol the Pisan)) 陪着 。舰队在1300年7月20日离开法马古斯塔,去突袭埃及叙利亚的海岸:在回塞浦路斯前袭击了罗塞特Rosette)、亚历山德里亚Alexandria)、阿克尔Acre)、托尔托萨Tortosa)和马拉克里雅Maraclea)。

 

5.4.1 罗德远征

    噶赞Ghazan)宣布他会在1300年11月返回,并发送信件和大使到西方,以便他们可以自己准备准备。在他们自己的海军突袭之后,塞浦路斯人试图重新进行拿下前叙利亚托尔托萨圣堂武士大本营的主要战役。他们准备了当时他们能够做到的最大兵力,大约600个士兵:阿马尔里克下300人和来自武士和十字军团骑士的相同数目的特遣队。在1300年11月他们试图占领大陆上的托尔托萨Tortosa),但不能控制该市。蒙古人要推迟来,塞浦路斯人移到附近的罗德(Ruad)岛屿建立一个基地。蒙古人继续拖延,大部分的十字军部队返回塞浦路斯,在罗德岛上只留下驻军。在1301年2月,噶赞的蒙古人终于新进入了叙利亚。该部队由蒙古人将军库特鲁什卡(Kutlushka),亚美尼亚军队加入到他的部队,和基伯勒特(Giblet)的君主、伊柏林约翰Guy of Ibelin and John)指挥。但尽管有60000人的一支部队,库特鲁除了环绕叙利亚进行一些突袭外什么事也没有做,然后就撤退了。

一个15世纪马可·波罗游记的缩影,1303年噶赞(Ghazan)命令亚美尼亚海屯二世国王随同库特鲁是卡(Kutlushka)袭击大马士革

    佛兰克蒙古人之间的联合作战的计划再次在1301年和1302年的下一次的冬季攻势中做出。但在1301年中罗德岛被埃及马木鲁克袭击。经过长时间的围困,岛在1302年或1303年中投降。马木鲁克屠杀了许多居民,并俘虏了存活的武士把他们送进开罗的监狱。在1301年末期,噶赞致函教皇要求他派遣军队、祭司和农民,使圣地再次成为佛兰克的国家。

        在1303年噶赞通过巴斯卡勒洛·德·基左耳费Buscarello de Ghizolfi)给爱德华一世发了另一封信、他也曾经为阿鲁浑的大使。这封信重申他们的祖先旭烈兀的诺言,伊尔可汗(Ilkhans)会把耶路撒冷交给佛兰克以换取帮助反对马木鲁克。那一年,蒙古人再次试图侵入叙利亚,以大强度兵力(约  80,000)与亚美尼亚人出现。但在1303年3月30日,他们在霍姆斯再次被打败,在1303年4月21日大马士革以南的沙噶波(Shaqhab)决定性战役中被打败。它被视为最后一个主要的蒙古人入侵叙利亚噶赞死于1304年5月10日,佛兰克梦想的快速重新征服圣地被毁灭了。

5.5 奥尔杰图(1304–1316)

    奥尔杰图(Oljeitu),也叫穆罕默德·考大班德(Khodabandeh),是伊尔可汗 (Ilkhanate)创始人旭烈兀的曾孙,噶赞的继任者和哥哥。从他青年起,他转换到佛教,并随后与他的哥哥噶赞转换到逊尼派伊斯兰教,把他的名字改为伊斯兰的穆罕默德。在1305年四月,奥尔杰图发信给法国菲利普四世、克莱门五世 (Clement V)教皇英格兰爱德华一世。正如他的前任一样,奥尔杰图提出了蒙古人和欧洲基督教的国家之间的反对马木鲁克的军事合作。欧洲国家准备了十字军远征,但被推迟。在此期间奥尔杰图发动了最后一个反对马木鲁克的战役(1312–1313),这个战役他是不成功的。和马木鲁克的最后解决只是在奥尔杰图的儿子阿布·赛义德(Abu Sa’id)1322年签署阿勒颇条约时才能发现。

6.最后的联系

1307年科里库斯(Corycus)的黑盾(Hayton)向教皇克莱门五世(ClementV)提交的蒙古人的报告

    在十四世纪,佛兰克蒙古之间继续有外交接触,直到伊尔可汗国在 1330s年代分解为止,蹂躏欧洲的黑死病造成和东方的接触被切断。几个基督教统治者与金帐中的蒙古人之间的婚姻联盟继续进行,例如当拜占庭皇帝安德罗尼克斯二世(Andronicus II)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陶克涛Toqto’a (d.1312)),后来又嫁给了他的继任者乌兹别克(1312–1341)。

    阿布·赛义德之后,基督教王子和伊尔可汗(Ilkhanate)之间的关系变成非常稀疏的。阿布·赛义德死于1335年即没有继承人也没有继任者,在他死后伊尔可汗国失去了其地位,变成了众多的由蒙古人土耳其人波斯人管理的小王国。

    在1336年,由陶衮·铁木耳(Toghun Temür)给在亚维侬(Avignon)的法国主教维涅迪克十二世(Pope Benedict XII)派了一个大使,铁木耳大都的最后的元朝皇帝。大使由两个为蒙古人皇帝服务的热诺伊斯旅游者引导,他带有表述蒙古已8年没有精神的指导(自从蒙特·考尔维诺的大主教约翰死亡以来)的信,并殷切希望有一个这样的指导。教皇维涅迪克任命四个权贵作为他在宫廷的合法代表。在1338年,由教皇派到北平总共有50个权贵,其中有马力格诺里(Marignolli)的约翰,他在1353年返回到亚维侬带有一封元皇帝给教皇伊诺森特六世的信。但很快,汉人起义,将蒙古人赶出中国,1368年建立明朝。到1369年,一切外国势力,从基督徒、摩尼教徒到蒙古人和佛教徒,都被明朝驱逐。

1402年铁木耳给法国查理六世的信

    在15世纪初,铁木耳Tamerlane)重新恢复和欧洲的关系,尝试形成反对埃及马木鲁克奥斯曼帝国的联盟,和法国查理六世卡斯蒂利(Castile)的亨利三世进行了联系,但死在了1405年。

6.1文化的联系

    在文化领域,在西方中世纪艺术中有一些蒙古元素,尤其是在意大利,其中最尚存的例子是14世纪的,军事联盟的机会消失后了的。这些包括来自蒙古帝国和各种蒙古文内容的纺织品描写,内容往往落后于时代。纺织品进口对意大利纺织设计有相当大的影响。士兵有时穿的是蒙古军事服装,尤其是那些反抗基督教的人物,如在烈士殉难或钉在十字架上的场景中。这些也许是蒙古欧洲的使节画的画的复制,或是从海外带回来的。

7.历史学家的观点

    大多数历史学家描述蒙古帝国和西方欧洲人之间的接触为一系列的尝试,错过了机会和谈判的失败。克里斯托弗·阿特伍德(Christopher Atwood)2004年在蒙古百科全书和蒙古帝国一书中,总结了西欧蒙古人之间的关系:”尽管有无数的使节和明显以对抗共同的敌人的结盟逻辑,教皇和十字军从来没有取得常常提出的针对伊斯兰的联盟”。

    其他几个历史学家认为有过一个实际的联盟,但对细节有不同看法:让·理查德写道在1263年左右开始联盟。鲁文·阿米塔伊(Reuven Amitai)指出最接近于实际蒙古-佛兰克军事协调的是英格兰爱德华王子在1271年试图协调阿巴加(Abaga)活动时的。阿米塔伊也提及其他合作的企图,但说,”然而,这些场景中都不存在,我们可以说的蒙古人和来自佛兰克西方部队同一时间在叙利亚的土地上的”。蒂莫西·梅(Timothy May)描述了联盟在1274年的里昂理事会达到了最高潮,但它在1275年随波赫蒙德Bohemond)的死亡开始被拆散,也承认部队从未参与联合行动。阿兰·德美格尔Alain Demurger),在他自己的书最后的圣堂武士中说直到1300年联盟都没有被批准。

    继续还有有关联盟是不是一个明智的想法的辩论的,和在历史上该点的十字军甚至是否和波斯蒙古冲突相关的。20世纪历史学家格伦·伯格(Glenn Burger)说,”这一区域的拉丁基督教国家拒绝以海屯(Hethum)为榜样,适应不断变化的条件与新的蒙古帝国联盟本身必须作为海外许多失败的最可悲的事情之一”。这于史蒂文·朗西曼(Steven Runciman)的观点是类似的,他们辩称,”如果蒙古联盟取得了成功并由西方诚实地实施,海外的存在几乎可以肯定已经延长。马木鲁克如果没有被摧毁也已经被削弱了;波斯伊尔可汗(Ilkhanate)应该是作为一个对基督教徒和西方友好的大国的”。然而,大卫尼考乐,把蒙古人描述为”潜在的盟友”,说早期的历史学家从有益的马后炮写书的,总体的主要演者是马木鲁克蒙古人,而基督徒只是”在一个更大的游戏中的抵押”。

8.失败的原因

公元1300年的蒙古帝国。灰色区域是后来的铁木耳Timurid)帝国。伊尔可汗Ilkhanid)蒙古人,沿他们在汗巴里科(Khanbalic)的大汗,和欧洲人之间的地理距离是很大的。

    历史学家之间有很多讨论为什么佛兰克-蒙古联盟从未成为现实,为什么,不考虑所有的外交接触,它停留在呆望或幻想中。已提议有很多原因:一是在该阶段帝国中的蒙古人他们不完全集中关于向西方扩大的。13世纪末,蒙古领导人是伟大成吉思汗去世后的几代人的人了,内部扰动正在酝酿。成吉思汗的原始游牧民族蒙古人已经变得安居了,并从征服者变成了管理者。战役拔地而起,都是蒙古人反对蒙古人的,需要撤回在叙利亚前线的部队。欧洲范围内也有混惑,就是圣地伊尔可汗(Ilkhanate)中的蒙古人和在匈牙利波兰袭击东欧金帐帝国蒙古人之间的差别,在蒙古帝国内,伊尔可汗金帐部落认为彼此是敌人,但这花了西方观察者的能够区分不同部分的蒙古帝国的时间。在蒙古一侧,也有佛兰克究竟能承担多少权势的关注,特别是因为在欧洲追求十字军的兴趣在减少。蒙古伊朗宫廷历史学家并没有提及任何伊尔可汗西方基督徒之间的联系,几乎没有提到和佛兰克的。显然蒙古人不把联系视为重要的,也可能甚至已被视作尴尬的。蒙古领导人噶赞,1295年转换成了穆斯林以来,可能不想被视为试图获得反对他在埃及的穆斯林同胞的异教徒的协助。当蒙古历史学家做出外国领土的注释时,区域通常被归类为要么是”敌人”,”被征服”,要么是”叛乱”。在这方面,佛兰克,被列在埃及人类中,意味着它们是将要征服的敌人。对蒙古人来讲”盟友”的想法是奇异的。

    一些欧洲的君主对蒙古的请求作出积极回应,但当请求实际提交的部队和资源时变得含糊不清和回避。后勤也变得更加复杂——埃及马木鲁克是真正关切另一波的十字军部队的威胁的,所以每次马木鲁克捕获另一个城堡或港口,他们不是占领它,他们有系统地摧毁它以便永远不能再次使用它。这使得十字军计划的军事行动更难,并增加这些行动的费用。西欧国家的君主往往将嘴唇服务给十字军远征,作为一种情感的向其主体的上诉方式,但在现实中他们需要数年时间准备,有时从来没有真正离开前往海外欧洲的内部战争,如维斯珀尔(Vespers)战争也分散了注意,使得欧洲的贵族不太可能为要想的十字军承诺其军事,在当家里更需要它们的时候。

    欧洲人也关注蒙古人的长期目标。早期蒙古外交已不是提供简单的合作,而是请求臣服。它只是在后来的通信中蒙古外交官开始采取更为和缓的语气;但他们仍然用暗示更多个命令而不是乞求的语言。甚至最热心的倡导西方蒙古协作的亚美尼亚历史学者科里库斯海顿(Hayton of Corycus),坦率地承认蒙古的领导不倾向于听听欧洲的意见的。他的建议是即使在一起工作,由于蒙古人的傲慢,欧洲军队和蒙古大军应避免接触。欧洲各国领导人都意识到,蒙古人不会满足于在圣地停下来,而是明确的追求统治世界。如果蒙古人已经成功取得与西方的联盟和摧毁马木鲁克阿曼苏丹国,他们当然最终会转向塞浦路斯佛兰克拜占庭。他们肯定还会征服了埃及的,从那里他们可以继续进军进入非洲,直到摩洛哥马格里布(Maghreb)的伊斯兰哈里夫为止,没有强国能于他们抵抗的。

   最后,在欧洲一般民众的中没有太多的人支持蒙古联盟的。在欧洲作家在用他们怎样最好地恢复圣地的想法创建”复兴”文学,但很少有人提及蒙古人作为一种真正的可能性的。1306年,当教皇克莱门五世请求军事命令的领导人,雅克·德·茂雷(Jacques de Molay)和福勒·德·维拉勒特(Fulk de Villaret),向其提交如何进行十字军的建议,他们俩都没有计入任何种类的蒙古人联盟的因素。以后的几个建议简要谈到蒙古人作为一种力量,可以侵入叙利亚和保持马木鲁克分心,但不作为一种可以算是合作的力量。

 

 

文章出处(来源):   http://blog.csdn.net/sdf000/article/details/8288707
分类目录: 蒙古帝国 蒙古汗国 总浏览:6,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