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京城上都几个值得关注的表述和认知

By | June 21, 2016 | 总浏览:5,513

徐进昌

            中华历史上大元王朝的京城——上都辉煌近百年,最终毁坏于战火。上都遗址在沉寂七百年后在新中国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继而由地方政府申报,经联合国有关部门确认为世界文化遗产。

对于上都的研究在世界上有着广泛的影响,一些上都研究的学术问题应该得到缜密的辨析和足够的研讨。比如把上都称为陪都,比如对六个皇帝在上都即位特别关切,比如质疑忽必烈在上都即位的合法性,等等,在学术上应该作出充分的研讨,不要让错误的不确切的理念成为历史的标签。

一、上都并非元代的陪都和行都

有人说,上都是元朝的陪都。有的历史文化馆所布展的元代地图只标注有大都和哈尔和林,把上都给忽略了。就连上都所在地区的博物馆的表述中也莫名其妙的把上都说成陪都。应该说这样的理念和说法、作法都是欠妥的。元代实行两都制——上都和大都。上都又称上京、滦京和夏都。大都又称燕京、中都和冬都。两都都是元代的京城,把上都称为陪都、行都缺乏学术依据,是不足取的。

上都是元代的蒙古族主政者进取中原之际新建的草原都城。元朝的开创者——元世祖皇帝正是在上都即大位,启元中统。上都之为上,是蒙古族入主中原以前建立的草原都城,元世祖在这一带经营了“金莲川幕府”,又在此登上皇帝的宝座。此后,每年夏秋之际元朝的皇帝都在这里驻夏理政,成为上京,滦京和夏都。

上都在连接中原与草原之间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在政治上和军事上尤其显得重要。

大都之为大就是建制大,分量重。尤其在经济和文化方面,在国力的体现方面,尤显重要。

元代实行两都巡幸制,两个都城都有着举足重轻系国家安危的重大作用。一个是夏都,一个是冬都,不分伯仲。《道国学古录》卷十评论说,上都“控引西北,东际辽海,南面而临制天下,形势尤重于大都。”台湾学者茧庐《元代上都略考》认为,元代“把根本放在上都。”“终元之世,发号施令之地,迄在上都,大汗到燕京去,那不过是享受汉地的繁华,那才真是行都的性质。”

二、元世祖忽必烈在上都即位合法合规

质疑忽必烈即汗位的合法性有两种说辞,一是幼子继承说。成吉思汗时期有幼子守家和继承父辈的说法,但是成吉思汗立继承人时也作了重大变动。不是由小儿子全方位继承,而是综合各方面意见和情势,由成吉思汗作出提议,经宗族各路诸王忽里勒台会议,确定由成吉思汗四个儿子的二儿子窝阔台继承汗位。

从成吉思汗的做法可以看出,合法继承的要点是经过了宗族各路诸王的忽里勒台大会,而不是继任者的幼子地位。同样,窝阔台去世后即位的是侄子蒙哥,同样也是经过各路宗王的忽里勒台议事确定。蒙哥汗后是留守漠北草原的幼弟阿里不哥继承,还是挺进中原统帅大军的忽必烈继承,应该说并没有定论。在开平召开的各路宗王的忽里勒台大会上忽必烈被推举即汗位,循序了祖训和惯例,应该是完全合法的。而后,阿里不哥在漠北也拉拢了一些宗王,宣布即位大汗。阿里不哥先是分庭抗礼,而后失败投降,历史已作了定论。

应该特别指出的是,在开平举行的宗王忽里勒台,是有足够的能力和代表性的。诸王合丹(窝阔台汗第六子)、阿只吉(察合台曾孙)等率西路诸王,塔察尔、也先哥(成吉思汗弟哈撒尔之子)、忽剌忽尔(成吉思汗弟合赤温之孙)爪都(成吉思汗弟别勒古台之孙)率东道诸王皆来与会。诸王拥戴,忽必烈正式即大汗位。一些对忽必烈的国策另有想法的人质疑忽必烈即位的合法性,只不过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试图否定历史的抉择而已。

三、朝廷在上都:十位元朝皇帝在上都理政

元代的皇帝共12位,上都建成以后的十个元廷皇帝夏季都在上都理政。朝廷在上都,最关键之点是,每年元朝的皇帝都巡幸上都,近半年的时间在上都理政。有六个皇帝登基仪式在上都,是上都地位显赫的一项佐证。近年来,一些文字特别凸显元代六个皇帝在上都登基,而忽略了这六个皇帝和另外四个皇帝,元世祖后的所有皇帝,都在上都理政。

我们应该有的理念是上都建成后每一个元朝的皇帝都在上的理政和巡幸。上都的意义所在是朝廷在上都,而不仅仅是六个皇帝在上都即位。所以说,上都的历史意义和价值,最核心最关键之点是朝廷在上都,是建都以来就是夏都,元代的皇帝都在这里理政,从而成为元代的政治文化军事的中心。                               2014、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