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蒙古封建法律文献

By | December 12, 2006 | 总浏览:808

关于蒙古封建法律文献

с. д.迪雷科夫 李秀梅

摘要:文章论述了蒙古法律文献对研究蒙古历史的重要性,追述了蒙古法律及其机构产生、发展的过程,阐述了札撒、<蒙古-卫拉特法典>、<喀尔喀法规>的版本、性质、内容、特点及其效用.
关键词:蒙古法律文献;札撒;蒙古-卫拉特法典;喀尔喀法规
分类号:k31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3492(2006)10-0031-04

on mongolian feudal documents of law

с.д.дылыков li xiumei

作者简介:李秀梅,女,新疆米泉人,中央民族大学历史系博士生,副教授.
作者单位:с. д.迪雷科夫(中央民族大学,历史系,北京,100081)
李秀梅(中央民族大学,历史系,北京,100081)

参考文献:

[1]符拉基米尔佐夫.蒙古社会制度,蒙古的游牧封建主义[m].列宁格勒,1934.19.
[2]卡尔·马克思.《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导言[a].马克思恩格斯著作(第2版,第12卷)[m].714.
[3]卡尔·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m].马克思恩格斯著作(第2版,第13卷)[m].6.
[4]巴托尔德.蒙古入侵时的突厥斯坦[m].第1卷,莫斯科,1963.89页.巴托尔德在文中引用了志费尼的阿拉伯文并做了注释.
[5]拉施特.史集(第2卷)[m].第1版,135.
[6]и.н.贝勒津.术赤封地内部组织概说.bopao著作(第8部分)[m].圣彼得堡,1863.25.
[7]к.п.帕特卡诺夫.马噶可的蒙古历史[m].圣彼得堡,1871年;还有他的《亚美尼亚历史学家的蒙古历史》,第1次出版,圣彼得堡,1873.
[8]п.波波夫.成吉思汗札撒和元朝法典–元典章[m].bopao笔记(第7卷)[m].第4次发行,第15页;《元朝法律》,第一卷,第4页,第十七卷,第12页,第十八卷,第116页(用汉语写成)
[9]m.д.普立瑟克夫.汗的封诰[m].彼得格勒,1916.98.
[10]巴尔托里德.古入侵时的突厥斯坦[m].89.
[11]符拉基米尔佐夫.古社会制度史[m].10.
[12]梁赞诺夫.古法(习俗)[m].哈尔滨,1931年:还有他的《成吉思汗大札撒》,哈尔滨,1933年.
[13]拉施特.史集[m].135;и.н.贝勒津.赤封地内部组织概说[m].25.
[14]《柏朗嘉宾和鲁布鲁克东方国家行纪》,а.и.玛林娜翻译、编辑、作序、注释,н.п.莎斯季娜,莫斯科,1957年,第45页.
[15]马恩文献资料汇编(第5卷)[m].国家政治出版社,1938.220.
[16]元史(第102卷)[m].第50章.
[17]梁赞诺夫.成吉思汗大札撒[m].13.
[18]蒙古人民共和国通史[m].莫斯科,1954.146.
[19][20]к.ф.戈尔通斯基.卡尔梅克敦都克·达什为伏尔加河畔卡尔梅克人编纂的1640年蒙古-卫拉特法典及噶尔丹浑台吉的增补法令和法典[m].圣彼得堡,1880.
[21]с.利巴夫采夫.理藩院则例(第2卷)[m].圣彼得堡,1828年.《蒙古律例》是用三种语言出版的:满语、蒙语和汉语.
[22]ц.ж.扎姆察拉诺和а.н.图鲁诺夫描述了文献《喀尔喀法规》–见《国立伊尔库茨克大学著作集》,第6期,伊尔库茨克,1923年.
[23]б.я.符拉基米尔佐夫.蒙古社会制度史[m].22.
[24]в.а.梁赞诺夫.蒙古法(主要是习惯法)[m].历史概述,哈尔滨,1931.
[25]в.а.梁赞诺夫.蒙古法是不是习惯法?[m].哈尔滨,1932.28.
[26]с.扎兰阿扎布·喀尔喀法规[m].乌兰巴托,1958.
[27][28]ш.纳楚克多尔济·乌兰哈齐尔特(文献描述)[m].乌兰巴托,1956年.文献的全文被ш.纳楚克多尔济发表于1959年.1963年他又出版了两本《喀尔喀法规》的蒙文的笔记.
[1]札撒(按突厥人的说法,按蒙古人的说法–дзасак)–法律,规定,禁忌,惩处.
[2]一份蒙文的贮存在蒙古人民共和国科学院图书馆手稿部.现存的托忒文法典文本是由в.л.科特维齐详细记述的.参见科特维齐的《关于17至18世纪有关与厄鲁特人交往的俄国档案文件》,《俄罗斯科学院通报》,彼得格勒,1919年.文献中带有俄文、托忒文译文的详细评述是由戈尔曼作的.参见м.и.戈尔曼:《俄文译文和1640年的蒙古-卫拉特法典文献》)–《经济学、历史学、考古学蒙文汇编》,莫斯科,1959年,第139-162页.
[3]《喀尔喀法规》是对《qalq-a jirum》蒙古文的直译.国内早期译为《喀尔喀-吉鲁姆》,而多数译为《喀尔喀法典》.但是,较准确的译文应当是《喀尔喀法规》.本文采用《喀尔喀法规》的译法.
[4]《喀尔喀法规》,蒙古文.吉鲁姆,汉意法规,亦译为法典,ц.ж.扎姆察拉诺和а.н.图鲁诺夫,乌兰巴托,1959年.
[5]这部法典的手稿保存在列宁格勒的苏联科学院亚洲民族研究所的手稿部.并且它是蒙古事务的法律条文汇编,这些汇编是在满洲帝国时期即皇太极(1626 -1643)、顺治(1644-1661)和康熙(1662-1722)时期从1629-1659年间制定通过的.这个汇编包括152条,把它们与 1789年由210条组成的《理藩院则例》比较,就发现,几乎所有的条款都是一致的,可以推测,康熙的《蒙古律例》是1789年法典的基础.
[6]在苏联科学院亚洲民族研究所的手稿部还完整地保存着ц.ж.扎姆察拉诺的所有的研究资料,其中也包括他的与《喀尔喀法规》相关的一些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