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族与天文

By | May 11, 2005 | 总浏览:1,283

蒙古族与天文

●黄道尔吉马毓秀

蒙古族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古老而伟大的民族之一。她不仅在政治、经济、军事、哲学、文学、艺术、法律、体育、中外文化交流等各方面作出过巨大贡献,而且在科技领域亦作出了杰出贡献,其中天文学方面的成就可圈可点。

富有游牧民族特色的历法

蒙古族最初的天文学是游牧民为了定季节而产生的。早在远古时代,蒙古先民就已注意到了太阳升落,月亮圆缺以及星辰回转等天象。蒙古族多以草木纪年,“以草木一度为一岁”,论年龄,习惯上不说几岁,而说几草。在此基础上进而形成春、秋两时制的自然历法纪年,并将其宗教祭礼结合起来,形成“春和秋的两个祭日”。随着生产的发展,从两时制发展到四时制,即春、夏、秋、冬。月名则常冠以季度名来表示,如“夏的头月”即四月,夏的中月为五月,夏的末月为六月等,以月亮的循环表示时间,“每见月圆而为一月”。蒙古人大多用畜产品和常见物给月份命名,如“把六月称为草月,把八月称为牛奶月”等,充分反映了游牧民族历法之特点。

丰富中国的天文历法

随着版图的扩大,蒙古统治者十分重视天文历法建设,组织各族天文学者开展天文观测和编制历法。蒙哥汗时,于1259年命回族天文学家纳速剌丁在蔑刺合城北高冈建天文台,纳氏在大量观察资料基础上,编制了一个超越前人的天文表,即《伊尔汗历》。

回族天文学家札为剌丁于1271年受忽必烈旨意,在上都建一天文台。至元4年(1267)札为剌丁制成浑天仪、方位、天球仪、观象等天文仪器、还编制了《万年历》,大大丰富了中国的天文历法。

至元13年(1276),在河南登封建了“观星台”。1279年忽必烈批准在大都(今北京建国门外)兴建规模宏大的天文台,由太史院主管,于至元17年(1280 )由郭守敬等编制成新历法,“诏赐名日授时历”。这是我国古代最先进的一部历法,该历法被认为“自古至今,其推验之精美未有出于此者也。”

在世界天文史上为中国争得了荣誉

蒙古族产生过许多优秀的天文学家和天文学著作,明安图(1692—1765)是其中的佼佼者。康熙52年(1713)明安图任钦天监时宪科五官正职务。时宪科主历之编订与日月食研究。在任期间,明安国不仅参与编制《时宪书》的工作,还将其译成蒙文分行,还参与了《律历渊源》的考测、编写工作。参与了《历象考成》等书的校定修理,特别值得提出的是,乾隆9年至17年(1744—1752)明安图参加了《仪象考成》一书的编修工作,在世界天文史上为中国争得了荣誉。十八世纪,在世界范围内进行过三次大的恒星测量工作,两次在欧洲,一次在中国,在大量观测基础上修订成书的《仪象考成》中的星表所测星数超过了欧洲,是记载星数最多的星表。由于明安图的科技成就和卓越贡献,乾隆25年(1760)晋升为钦天临正,其名载入我国优秀科学家史册。

内蒙古图书馆藏有一些蒙文天文图书,其中有一部叫《天文学》,共2册。书中用蒙文标注的星名与汉文称呼一致。特别可贵的是书中附有全天星图,图中标有我国天文史上罕见的黄极和赤极。

康熙51年(1712)用木版刊印了一套蒙文天文学原理的图书《数理通义》,今藏于内蒙古民族师范学院的叫《天文学原理》。但从作者和内容看是同一部书。1715年传入西藏译本。这部充分反映出蒙古族科学家智慧和劳动的天文巨著,是蒙古族科技史上的一颗明珠,在中国天文史上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