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高原史

By | May 18, 2005 | 总浏览:11,724

蒙古高原史

(一)匈奴

匈奴属于突厥族群(包括金山突厥、丁零、坚昆等)之一支,但匈奴王族是商朝北逃的夏桀的儿子淳维的后裔。“匈奴”即鬼方、混夷、獯鬻、荤粥、猃狁、胡等的异译。“匈奴”原义,直译成汉语为“人”,意为“天帝之子”。

匈奴族是“胡”的基础上,吸收周围各族人民发展起来的。在匈奴共同体中,有休屠、宇文、独孤、贺赖、羌渠等部。其下,还有众多氏族,如挛鞮氏、呼延氏、兰氏、须卜氏、丘林氏、乔氏、当于氏、韩氏、栗籍氏、沮渠氏等诸姓。匈奴族早在公元前7、8世纪时就已生息和繁衍在中国北方的广大地区,建立起氏族和部落联盟了。匈奴人最初的中心在今河套及大青山一带,后始逐步移居漠北。所属各氏族和部落,彼此间并没有永久性的盟约关系,只是根据共同的利害关系随时聚合离散。头曼创立了匈奴帝国,统一了蒙古高原各突厥部落,与河西走廊吐火罗人、大兴安岭东胡人并立为草原大帝国。

东汉时期,匈奴南北分裂,南匈奴归顺中国,在五胡乱华中,被杀死或被汉族同化,从历史上消失。北匈奴精壮人员向西逃到欧洲,威胁日尔曼人和罗马帝国,后来逐渐衰落,与后来的柔然厌达人一起被融合成了两个民族:一部分被突厥人融合,一部分被乌拉尔民族的马扎尔人融合;残留在漠北的十余万户北匈奴人后来与鲜卑融合,逐渐失去民族特征,从历史舞台上消失。

(二)鲜卑

战国时期,今大兴安岭,居住着东胡,属于蒙古族群。燕昭王时(前311-279年)东胡曾打败燕国,后来,燕国又战胜东胡,迫使东胡向北退却一千余里。燕国便在东胡退出来的地方设置上谷(今河北怀来县)等五郡,并修筑长城。东胡又掳掠过赵国代郡的人众,前273年赵国打败东胡,前265年赵国又一次击败东胡。 东胡势力强盛时,不断向匈奴索取人口和财物,经常与匈奴兵戈相见。匈奴冒顿单于时,乘东胡轻敌毫无准备之机,突然发动进攻,大败东胡。从此东胡势力大衰。

乌桓是东胡人的一支,居地在今西拉木伦河、老哈河流域。前119年霍去病大败匈奴左贤王兵,使乌桓人从匈奴的压迫下解脱出来。汉武帝把乌桓迁徒到上谷等五郡边塞外居住,设置“护乌桓校尉”管辖乌桓各部。 东汉时,在上谷宁城(今河北宣化市)仍置护乌桓校尉,并用乌桓骑兵征讨匈奴、鲜卑。 公元二世纪末期,中原地区爆发黄巾大起义,乌桓统治者蹋顿在192年统一乌桓各部。207年,曹操亲征乌桓,大破蹋顿于柳城(今辽宁辽阳),得降众二十余万人。这些乌桓人被迁入内地,逐渐与汉族融合;少数留居塞外的乌桓人,很快又为鲜卑人所征服。

鲜卑也是东胡的一支,居地在今大兴安岭。 48年,东汉王朝采取联合鲜卑、孤立打击北匈奴的政策。从汉光武帝末年到汉明帝、汉章帝三四十年间,鲜卑一直归附汉朝。85年,鲜卑与南匈奴、丁零等族共同向北匈奴发起进攻。87年,鲜卑再次攻入匈奴腹地,大败北匈奴,占据漠北地区,开始融入了部分北匈奴人的血液。从此,鲜卑逐渐强盛起来。

150年,鲜卑首领檀石槐在高柳(今山西阳高县)北三百余里的弹汗山建立牙帐,组成了“南抄汉边,北拒丁零、东却夫余,西击乌孙”的部落大联盟。181年擅石槐死,轲比能兴起,兼并漠南各部,再度统一鲜卑。到250年,鲜卑分裂为许多部落,其中强大的有慕容部、拓跋部、宇文部。拓跋鲜卑的祖居地在今呼伦贝尔高原,今内蒙古鄂伦春旗嘎仙洞发现的石室,就是拓跋鲜卑祭祀祖先的地方。在“五胡十六国”时期,鲜卑人进入内地,建立了前燕、后燕等几个割据政权,后来拓跋鲜卑统一了黄河流域,建立了北魏王朝。内地的鲜卑族到隋朝时期完全被汉族同化。

柔然的统治核心是东胡苗裔郁久闾氏族,但大部分臣民是突厥语族各部。郁久闾氏的始祖木骨闾曾被拓跋魏抓作奴隶,后逃到乌兰察布高原,将遗留在蒙古高原而没有南下中原的鲜卑人组织起来,建立柔然政权,后来进入漠北,蒙古高原广大突厥语族各部再度被鲜卑人统治。374年,柔然进攻中亚北部的北匈奴余众后裔,迫使匈奴人向西逃窜。北匈奴人渡过顿河,打败并臣服了高加索山北麓的阿兰人。

402年,柔然在首领社仑时,势力强大起来,在漠北弱洛水(今蒙古土拉河)建立汗庭,社仑自称为丘豆伐可汗。柔然汗国与北魏王朝长期攻战,柔然势力被削弱。公元410年社仑为北魏所败。

五世纪后半叶,柔然内部连续发生被奴役部落的反抗和逃亡。敕勒族一次有十余万户西迁,脱离柔然统治,对柔然政权影响很大。此后柔然与敕勒展开了三十多年的拉锯战争。到六世纪初,役属于柔然的突厥族逐渐强大起来,开始反抗柔然贵族的统治。552年柔然首领阿那瑰为突厥所败,柔然汗国亡。柔然的语言是东胡后裔诸语言的一种方言,但在蒙古高原突厥语世界中逐渐被同化。

(三)突厥

突厥族群同化了吐火罗人,成为黄白混血人种,仍居住在蒙古高原中西部。后来分化为四个部落:丁零、匈奴、坚昆、金山突厥。金山突厥初游牧在今叶尼塞河上游,匈奴称霸蒙古高原时期,钠都六被推举为金山突厥首领,呐都六有十个妻子,她们所生的儿子都“以母族为姓”。讷都六死后,他的小妻所生之子阿史那继任首领。

金山突厥后来迁移到高昌(今吐鲁番)的博格多山。5世纪中叶,柔然进入高昌一带,金山突厥又移居阿尔泰山南麓,成为柔然的“铁工”。487年,高车副伏罗部首领阿伏至罗与弟弟穷奇率10余万户,脱离柔然,从漠北西迁至高昌西北,自立为王。在这以后30多年间,柔然与高车副伏罗部彼此攻战,互有胜负。508年,柔然佗汗可汗伏图西征高车,被副伏罗部王弥俄突杀于今巴里坤湖。 金山突厥首领阿史那土门出其不意邀击铁勒,收服铁勒5万余户。土门自恃强盛,向柔然求婚,被阿那瑰拒绝,土门转向西魏求婚,西魏将长乐公主嫁给土门为妻。552年,土门破柔然,阿那瑰自杀。于是土门自称伊利可汗,建立起突厥汗国。

柔然太子庵罗辰率众投奔北齐,柔然残余部众另立阿那瑰侄铁伐为汗,后又立邓叔子为汗。553年土门死,儿子科罗继位,号乙息记可汗。科罗在位一年逝世,弟弟燕都继位,号木杆可汗。公元555年,木杆可汗出兵进攻柔然残部邓叔子,彻底灭亡了柔然。柔然残部向西逃窜,在突厥追击下一直逃到欧洲,与后来西逃的厌达人逐渐发生融合,称阿瓦尔人,公元800年被查理曼灭亡。

金山突厥进而占据了原由柔然统治的蒙古高原绝大部分地区,又北向吞并了兄弟民族契骨(坚昆)。接着东进至辽河上游,逼契丹东移,契丹有万余家逃往高丽寄居。556年,木杆可汗和西魏凉州刺史史宁联合进攻吐谷浑,大获全胜。565年,土门的弟弟室点密在波斯配合之下,灭嚈哒国,进占中亚河中地区,以阿姆河与波斯分界。后来,突厥又乘波斯萨珊王朝衰落之机,南渡阿姆河,占领阿富汗。

突厥汗国的首都设在今哈尔(拉)和林。突厥可汗之妻的称号为可贺敦;可汗的子弟一般称为特勤。突厥的官员分为十等,叶护的地位最高,由可汗的子弟担任,往往成为可汗的继承人;其次的大官有屈律啜、阿波、颉利发、吐屯、俟斤等。其中吐屯为突厥可汗派驻属国的代表,负监督之职。

572年,木杆可汗弟弟伦钵可汗继位。581年伦钵病死,乙息记可汗科罗的儿子摄图继位,为沙钵略可汗,居于哈拉和林;伦钵可汗子庵罗称第二可汗,迁居土拉河;木杆可汗子大逻便为阿波可汗,居于哈拉和林西北;室点密的儿子玷厥为达头可汗,居于伊犁河流域;摄图之弟处罗侯,称突利可汗,统治奚、霫、契丹等族。

582年沙钵略可汗的妻子北周公主为报仇,煽动反隋,是沙钵略发兵40万入寇,卫王杨爽等在呼和浩特市大破沙钵略军。沙钵略可汗杀死阿波的母亲,阿波投奔达头可汗。达头派阿波东征,阿波几次打败沙钵略,收复了自己的领地。居博格多山脉的贪汗可汗,沙钵略的堂弟地勤察,也归附阿波可汗。于是,以达头可汗为首的四支力量联合起来,公开反对沙钵略可汗,形成了独立的西突厥。从此,突厥正式分裂为东西两个汗国。

西突厥可汗,号称“十姓部落”,控制了中亚。640-648年间,唐朝占领了天山以北地区,并在西域设置了龟兹(今新疆库车县)等军事据点。651年,西突厥沙钵罗可汗叛唐,唐朝发兵平乱,于657年击灭西突厥政权。

在东突厥汗国内,金山突厥分布在南部,铁勒诸部则在北方。今土拉河北有仆骨、同罗、回纥、拔也古、覆罗等铁勒的大部落,其首领都有“俟斤”称号;另外还有蒙陈、吐如纥、斯结、浑、斛薛等铁勒“诸姓”部落。契骨位于叶尼塞河上游,在汗国的西北部。

颉利可汗在620年继位以后,任命次弟为延陀设,主管延陀部;步利设主管霫部(突厥的东南方);统特勤主管胡部(来自中亚的西域胡人),斛特勤主管斛薛部(色楞格河东),突利可汗主管契丹、靺鞨、奚等部(都在突厥的东面)。其中,薛延陀和斛薛是铁勒的部落,在突厥族分布地区的北面。

585年,沙钵略可汗被西突厥达头可汗所困,又东畏契丹,向隋告急,请求寄居呼和浩特市。沙钵略依靠隋朝支援,击败西突厥的阿波可汗。587年沙钵略可汗病死,弟处罗侯继位,为叶护可汗。处罗侯即五可汗分立时东面的突利可汗,他以隋朝所赐旗鼓西征阿波可汗,生擒阿波。588年,叶护可汗西征时中箭身亡。东突厥国人拥立沙钵略的儿子雍虞闾为主,称都蓝可汗。都蓝可汗上表隋文帝请求通婚,而驻守突厥北方的处罗侯之子突利可汗染干,也请求通婚。隋文帝于597年以宗室女为安义公主,嫁给突利可汗。 都蓝大怒,与西突厥达头可汗合兵袭击突利可汗。突利战败,部落溃散,突利可汗南逃朝见隋文帝。于是隋左仆射高熲、右仆射杨素分东西两路出击突厥,达头可汗身受重伤败逃。599年隋朝封突利可汗染干为启民可汗,在今山西省朔县筑城给启民居住,隋皇室又将宗女义成公主嫁给启民可汗为妻。但是,都蓝可汗不断侵扰启民,为此,隋朝让启民可汗率部今陕西省靖边县和今内蒙古准格尔旗之间放牧。599年,都蓝可汗被部下杀死,达头可汗自立为步迦可汗,力图兼并东突厥汗国。隋朝命启民可汗派部下分几路招抚东突厥各部。601年突厥9万人降隋。启民可汗又派遣若干使者,前往北方招抚铁勒诸部等。603年,铁勒的思结、伏利具、浑、斛萨、阿拔、仆骨等10多部,背叛达头可汗,归附启民可汗;奚、霫等5部也内迁。达头部众溃散,达头可汗西奔吐谷浑,从此在历史上消失。启民可汗把达头的部众收归自己统率,并北迁苏尼特右旗,便于管理整个东突厥汗国。

609年,启民可汗病死,子咄吉世继位为始毕可汗。615年隋炀帝巡狩北塞,始毕可汗围攻炀帝于雁门(今山西省代县)。隋末,地方割据势力乘机崛起,始毕可汗立割据雁门的刘武周为定杨可汗;始毕封割据朔方的梁师都为大度毗伽可汗,梁师都引突厥攻破陕西省定边县;占榆林的郭子和北附突厥,始毕可汗封之屋利设;其余如薛举、窦建德、李轨、高开道、王世充等人也先后称臣于突厥。619年始毕可汗之弟俟利弗继位,为处罗可汗,处罗复以隋义成公主为妻。620年处罗可汗死,处罗可汗弟咄苾继位,为颉利可汗,他又以义成公主为妻。

627年,薛延陀、回纥、拔野古等部叛离突厥。突利可汗(始毕可汗子什钵苾)与李世民结盟,突厥属部契丹也归附唐朝。这一年,突厥北边的许多属部回纥、拔野古、阿跌、同罗、仆骨、霫都归薛延陀,共同推举其俟斤夷男为薛延陀可汗,唐太宗册封夷男为真珠毗伽可汗。630年,李靖夜袭定襄,破突厥军;李世勣大破突厥军于呼和浩特市。颉利可汗逃至沙钵罗设苏尼失处,苏尼失擒送颉利,降唐,东突厥汗国亡。

降唐的突厥群众多达10余万人,唐太宗将这部分突厥人安置在东起幽州西至灵州之间。646年,漠北薛延陀可汗无道,被回纥等部攻杀,回纥等十一个铁勒部落“百余万户”内属。唐在哈拉和林置翰海都护府,统辖漠北各部督府、州;在云中(和林格尔县)置云中都护府,统辖漠南突厥各都督府、州。颉利失败以后,李靖迁突厥残部数百帐于云中,以阿史德为其首领。后来云中都护府易名为单于大都护府,瀚海都护府易名为安北大都护府。单于大都护府和安北大都护府下属的各都督府、州为“羁縻府州”,是唐朝设置的地方行政单位,其辖区包括在唐帝国的版图之内。

679年,单于大都护府下属突厥酋长反唐,二十四州突厥酋长响应他们,部众共达数十万人。裴行俭大破突厥军于包头市,擒反叛酋长,杀突厥可汗。突厥迎颉利可汗侄伏念为新可汗,伏念向裴行俭投降被杀。682年,颉利可汗族人阿史那骨咄陆占领呼和浩特市,招集伏念亡散残部,自立为可汗。开始进攻并州和单于都护府,被薛仁贵击溃。后突厥又频繁入侵,693年骨咄禄病卒,弟默啜即位,向武则天投降,并消灭反叛唐朝的契丹军队。

698年默啜叛唐,武则天派狄仁杰出战。默啜又一再侵扰中原北边,707年张仁愿击败来犯的后突厥军,并趁默啜西征突骑施之机,乘虚而入,夺取漠南,在黄河北筑三座受降城,截断了后突厥南侵之路。默啜改向西域扩张,714年进攻北庭都护府,被都护郭虔瓘打败。默啜年老以后,更加昏庸暴虐,属部纷纷离散。葛逻禄降唐,原西突厥十姓部落胡禄屋部归降。716年默啜北征九姓铁勒拔曳固部,被杀死。九姓铁勒中的拔曳固、回纥、同罗、霫、仆固五部一起归附唐朝,被安置在山西省朔县。

骨咄禄之子阙特勤杀死了默啜诸子,拥立哥哥默棘连为毗伽可汗。734年毗伽可汗死,儿子伊然可汗继位,不久病死,其弟继立为登利可汗。741年登利可汗被杀,骨咄自立为可汗。 742年拔悉密、回纥、葛逻禄三部联合攻杀骨咄叶护,推举拔悉密酋长为颉跌伊施可汗,回纥和葛逻禄的首领分别担任左右叶护。后突厥另立乌苏米施可汗,744年拔悉密攻杀乌苏米施可汗,后突厥立其弟白眉可汗。回纥和葛逻禄一起攻杀颉跌伊施可汗。回纥首领骨力裴罗南下占领突厥故地,745年骨力裴罗击杀后突厥白眉可汗。后突厥灭亡。

(四)回鹘

秦汉时代丁零主要分布在今贝加尔湖一带,后来一部分丁零人南迁,留在漠北的大部分丁零,称之为敕勒(铁勒)。由于铁勒乘高轮车,南北朝时被人们称为“高车”,袁纥为当时的高车六部之一。

隋代,袁纥演变为韦纥,分布在鄂尔浑河支流土拉河北,有10万人口,群众推举时健俟斤为首领。时健死后,儿子菩萨继位,韦纥易名回纥。627年,回纥、薛延陀、拔野古等部叛离东突厥。颉利可汗派侄儿欲谷设率领10万骑兵讨伐之,被菩萨打败。东突厥亡后,回纥与薛延陀两部称雄漠北。

回纥本身原由九个氏族组成:第一个是药罗葛,这是世袭回纥可汗家族的姓氏;二是胡咄葛;三是咄罗勿;四是貊歌息讫;五是阿勿嘀;六是葛萨;七是斛嗢素;八是药勿葛;九是奚耶勿。 以回纥为首的“九姓”部落联盟有回纥、仆固、浑、拔曳固、同罗、思结、契苾、阿布思、骨仑屋骨。

菩萨死后,吐迷度继任。646年,吐迷度联合仆骨、同罗等部灭亡薛延陀汗国。647年正月,唐朝以回纥部为瀚海都督府,隶属于燕然都护府,任命吐迷度为瀚海都督。648年吐迷度之侄乌纥与其连襟俱罗勃谋杀吐迷度。燕然副都护元礼臣擒斩乌纥,俱罗勃被软禁。唐太宗提拔其子婆闰继其父职。651年瑶池都督西突厥阿史那贺鲁叛唐时,婆闰率领5万骑兵,协助唐朝打败贺鲁,收复北庭(治所在吉木萨尔)。661年婆闰去世,侄儿比粟毒继位。680年比粟毒死,儿子独解支继位。武则天在位时,后突厥默啜势力强大,夺取铁勒故地,回纥与契苾、思结、浑三部南下,迁至甘州(张掖县)、凉州间。独解支死后,儿子伏帝匐继任瀚海都督。716年九姓铁勒拔曳固部人杀死默啜。漠北的回纥别部移健颉利发与拔曳固等5部归唐,被安置在山西省朔县北。719年伏帝匐死,儿子承宗继任唐瀚海都督,为甘、凉二州间铁勒南迁四部的领袖。727年承宗遭河西节度使陷害,流放广西上思县,死于当地。唐朝任命回纥人伏帝难为瀚海都督,承宗族侄瀚海司马护输为承宗报仇,伏兵袭杀河西节度使,回纥部重返漠北。745年回纥等部和唐军联合,消灭后突厥。744年回纥首领骨力裴罗被唐玄宗册封为怀仁可汗,怀仁可汗南居突厥故地,立牙帐于杭爱山脉和鄂尔浑河之间。第二年,怀仁可汗攻杀后突厥最后一个君主白眉可汗,从此,回纥汗国取代了后突厥汗国。747年怀仁可汗子磨延啜继位,号葛勒可汗。

755年,安禄山率领同罗、奚、契丹、室韦等部15万人发动叛乱,中原人民的生命财产遭受极大损失。756年唐肃宗即位于灵武,派遣郭子仪部将铁勒人仆固怀恩出使回纥,请发兵援助。回纥葛勒可汗派葛罗支领兵入内地,与唐兵部尚书郭子仪所部朔方军会合,杀敌3万,俘虏1万。757年葛勒可汗派其子叶护及将军帝德率领4000多精兵至凤翔。唐皇子李俶与叶护结为兄弟,李俶率领朔方等军及回纥、西域部众15万人,在长安附近与安禄山叛军10万进行阵地战。唐将李嗣业、仆固怀恩杀敌6万人,收复长安。李俶大军至河南灵宝,敌军15万溃退,唐军收复洛阳。759年,回纥葛勒可汗死,次子移地健继位,称牟羽可汗,其妻为仆固怀恩女。795年,回纥奉诚可汗阿啜死,无子,国人立其相骨咄禄为可汗,唐朝册封他为怀信可汗。王室易姓,从此回纥原来的王室药罗葛氏失势,其后裔被怀信可汗送入唐朝内地。832年,昭礼可汗为臣下所杀。839年,回纥宰相阴谋叛乱被彰信可汗杀死,另一名宰相掘罗勿联合沙陀朱邪赤心攻杀彰信可汗。这时,疫病流行,天降大雪,牲畜死亡,发生饥荒。840年,回鹘别将句录莫贺与黠戛斯联合,出动10万骑兵进攻回纥,杀可汗和掘罗勿,回纥汗国灭亡。

841年靠近回纥牙帐的十三部推举乌希特勒(勤)为乌介可汗,乌介可汗向唐朝借兵谋复国,并借乌拉特前旗居住,唐武宗不许。乌介可汗怨恨,进攻大唐,受伤。846年宰相逸隐啜杀乌介于阿尔泰山,立其弟遏捻特勤为可汗。848年依附于室韦的回纥遏捻可汗,听说室韦将把他送往幽州,连夜西走,不知所终。南下投唐的回纥王子嗢没斯被封为怀化郡王,843年回纥特勤庞俱遮、阿敦宁二部,回纥公主密羯可敦一部,外相诸洛固阿跌一部,牙帐大将曹磨你等七部,共3万人,相继至幽州降唐,他们被安置于中原各地。

回纥汗国灭亡以后,回鹘人全部西迁,分成三支:一支投吐蕃,一支投安西,一支投葛逻禄。“投吐蕃”的一支回纥人到达了河西走廊,依附于张义潮,后来发展成为甘州回鹘。“投安西”的一支回纥,在首领庞特勤率领下至安西都护府,后来发展成为西州回鹘(高昌回鹘),同化了当地的吐火罗人,后改称为“畏兀儿”。 “投葛逻禄”的一支回纥,后来和葛逻禄等部一起建立了黑汗(喀喇汗)王朝,黑汗王朝同化了当地的雅利安人,成为维吾尔族的先民和哈萨克族的祖源之一。 金山突厥人也大部分离开蒙古高原,迁往中亚西部和小亚细亚,同化了当地的雅利安人和希腊诸印欧民族。

金山突厥、回鹘语言属阿尔泰语系突厥语族。6世纪东伊朗人种粟特人帮助金山突厥创制了古突厥文,有40个字母,从右向左书写,与古日耳曼人使用的卢尼文相似。后来回纥人也使用这种突厥文。唐代以前,大漠南北的蒙古高原大半属于突厥语世界。金山突厥和回鹘草原贵族都力图加强对内蒙古东部地区契丹人、室韦人的统治,在契丹、室韦驻有官员。后突厥还似乎曾向兴安岭一带移民。金山突厥、回鹘势力进入内蒙古东部地区,便向室韦人打开了通向大漠南北的门户。金山突厥和回鹘对室韦人的经济文化都有影响。

(五)契丹

柔然国亡后,住在西拉木伦河、老哈河流域的鲜卑后裔逐渐发展为契丹族,分为八个部落。北魏时,契丹各部落已开始对外掳掠,并以马匹、皮毛与北魏交换物品。唐朝初年,契丹八部开始组成部落联盟,联盟长由大贺氏选充,有胜兵四万。唐朝在契丹住地设松漠都督府,加号大贺氏联盟长为松漠都督,赐姓李氏。武则天统治时期,契丹背唐,依附于突厥。唐玄宗时,突厥逐渐衰落,契丹再度附唐。

契丹贵族涅里背唐自立,重建部落联盟,划分为乙室、迭刺两个大部,自遥辇氏贵族中推选联盟长,号称可汗。涅里任军事首长,称夷离堇。这时,契丹处在回鹘汗国的统治之下,长达一百多年。

鲜质可汗时,契丹不断向外扩张,掳掠邻近部族和汉人地区的居民。痕德堇可汗时,迭刺部贵族耶律阿保机当选为联盟的夷离堇,多次带兵攻掠唐朝州郡,俘获牲口。906年,耶律阿保机充任联盟长可汗。916年,建立了契丹国家。947年,契丹改国号为辽。

由于吉尔吉斯的祖先黠戛斯退居萨彦岭-唐努山故地,契丹统治了整个蒙古高原和东北。1125年辽为女真所灭。辽亡后,耶律大石西迁到中亚楚河流域,重建辽国,史称西辽,又称哈刺契丹(黑契丹)。

契丹的语言是东胡后裔的语言,它和蒙古语亲属关系密切。中间剃光,留下边沿头发的髡发发式,体现了东胡后裔诸族的特征,这种髡发发式在乌桓人、鲜卑人中也很盛行。契丹人后来大部分同化于汉人,一部分加入了形成中的蒙古族。

(六) 室韦

柔然国亡后,住在呼伦贝尔草原、大兴安岭东西、额尔古纳河两岸的鲜卑后裔发展为室韦人,分为五大部,曾受突厥的统治,后与唐朝保持密切关系。室韦又名达怛。

室韦人的语言,保持东胡后裔语言和方言的特点,称为原蒙古语,这种原蒙古语与后来经过突厥化的古蒙古语有很大差别。蒙古民族的名称起源于蒙古地区东北部的一个室韦部落–蒙兀室韦。“蒙兀”是蒙古一词的最早的汉文译写,见于《旧唐书-北狄传》。蒙兀室韦的居地在望建河(今额尔古纳河)。后来,关于蒙古一词的不同译写还有很多,如“萌古”、“朦骨”、“萌骨”等。写作“蒙古”,最早见于《三朝北盟会编》所引《炀王江上录》。“蒙古”开始只是一个氏族或部落的名称,后来才成为一个新兴民族的共同称谓。

室韦部落从呼伦贝尔草原向漠北高原迁移,最早约在八世纪初。715年,突厥可汗率领军队征讨乌护(铁勒)人,破其汗庭,铁勒人和室韦联合同突厥军队作战。西迁的原因是为了寻找新的牧场,迁移的过程是缓慢的。后来,在回鹘汗国统治漠北高原时期,室韦与八姓乌护人联军,在仙娥河(今色楞格河)等地与回鹘军队多次交战,最后失败。九世纪以后,当回鹘势力退出漠北高原时,室韦人的势力日益增长,已成为人马众多的强大游牧部族。

室韦人的西迁,对大漠南北民族布局的变化影响十分深远,原来布满突厥语族部落的漠北高原,从此开始了蒙古化过程。因此,在蒙古高原历史上,这是具有重大意义的一件事。

(七)金

乃蛮人是蒙古化的突厥人,居住在科布多和乌布萨泊,向西直至额尔齐斯河和斋桑湖,向东直至色楞格河上游。13世纪初,乃蛮王任用回鹘族学者塔塔统阿作为他的掌印官兼文书,因为回鹘突厥语是他们的官方语言。

乃蛮人以北,在叶尼塞河上游分布着突厥族的黠戛斯诸部落,920年他们在契丹人的一次攻击中被赶出了鄂尔浑河上游地区之后,在历史上没有进一步发挥作用。

克烈人属于突厥族群,分布在色楞格河以南、鄂尔浑河上游、翁金河与土拉河流域,即今赛音诺颜境内(哈拉和林以西)。克烈可汗马儿忽思不亦鲁想得到东戈壁的霸权,但是被塔塔儿人打败,并引渡给金朝,被钉死在一只木驴上。马儿忽思的遗孀策划暗杀了塔塔儿汗。马儿忽思留下了两个儿子,忽儿察忽思和菊儿罕。忽儿察忽思继承了汗位,他死后,他的儿子脱斡邻勒登上克烈王位。脱斡邻勒面临着与叔叔菊儿罕的斗争,菊儿罕得到乃蛮王亦难赤的支持,暂时把脱斡邻勒赶出其国。然而,脱斡邻勒得到成吉思汗的父亲也速该的支持,又把菊儿罕赶走了。1199年,当脱斡邻勒在金朝的帮助下,打败塔塔儿人,短时期内地成为蒙古最强大的统治者。

克烈部以北、在贝加尔湖南岸的色楞格河下游,居住着蔑儿乞人,属突厥族群或者蒙古族群。蔑儿乞人以北、在贝加尔湖西岸居住着斡亦刺惕人,斡亦刺(该名在蒙古语中意为“同盟者”)就是瓦剌的前身,属蒙古族群。札刺儿部分布在希洛克河和色楞格河合流处的南面或鄂嫩河附近,是降为蒙古人藩属的一支突厥部落,后被蒙古人同化。满洲北端、在额尔古纳河和黑龙江之间的“口袋形”地区内,居住着通古斯族群,其后裔solon今天仍居住其地。

塔塔儿人漫游在怯绿连河(克鲁伦河)南岸和捕鱼儿海(贝尔湖)、直到兴安岭。塔塔儿人属蒙古族群,他们有时联合成“九姓鞑靼”,有时联合成“三十姓鞑靼”。12世纪的塔塔儿人已经成为令人害怕的武士,加入了最勇猛民族的行列。在满洲方向,他们对金国构成了严重威胁。

真正的蒙古人,从狭义上讲,是指成吉思汗是其中之一员的蒙古人,他们在鄂嫩河(斡难河)和克鲁伦(怯绿连)河之间作季节性的迁徙。蒙兀室韦曾被突厥人打败,逃到额儿古涅昆山区(额尔古纳河一带)避难。9世纪,蒙兀室韦后裔从额儿古涅昆山下来,进入色楞格河和斡难河(鄂嫩河)平原。当时有一个名叫朵奔-蔑儿干的小伙子,娶了阿阑-豁阿为妻。生了两个儿子:别勒古纳台和不古纳台。阿阑在丈夫死后,因梦天光入怀又生下了三个儿子:不忽-合答吉,是合答斤部的始祖;不合秃-撒勒只,是撒勒只兀部的始祖;孛端察儿,是孛儿只斤氏族的祖先。 孛端察儿掳掠了扎儿赤兀惕族阿当罕氏为妻,阿当罕氏掳来时,已经怀有身孕,生下的儿子叫札只刺惕,即为札答阑氏之祖先。后来孛端察儿又与阿当罕氏生有一子巴阿里歹,即巴阿林氏之祖。孛端察儿还有一位正妻,生子名把林-失亦刺秃-合必赤,他是成吉思汗的直系祖先。

凡是阿阑豁阿所生的后代,均称为“尼鲁温”蒙古,包括哈答斤(合答斤)、撒勒只兀、巴阿邻(八邻)、照烈、主儿乞、巴鲁刺思、兀鲁兀、泰赤乌惕、乌鲁尔德部、忙古惕部、札只刺惕部、朵儿边(今杜尔伯特)、散只兀惕;而不属于阿阑豁阿后裔的,均称作“都儿鲁斤”蒙古,包括兀良合、弘吉刺惕、许兀慎、亦兀列思、亦乞刺思、伯牙乌惕、阿鲁刺惕、火鲁刺思、速儿都思。

真正的蒙古人在12世纪以前时就有要建立一个有组织的国家的初次尝试。一位名叫海都的蒙古首领因击败敌对的札刺儿部而出名,海都的曾孙合不勒已经享有合不勒汗的王号,是第一位敢于起来反对强大的女真宗主们的人。金朝1135-1139年发动了反合不勒的战争,金将胡沙虎深入草原后被打败,不得不于1147年向合不勒的第四个儿子忽图刺汗(熬罗孛极烈)求和。

忽图刺汗的兄弟斡勒巴儿合黑和堂兄俺巴孩被塔塔儿人捉住后,引渡给金朝,金人将他们钉死在木驴上。忽图刺为报仇,攻掠金地。金帝于1161年与塔塔尔联合进攻蒙古,摧毁了第一次蒙古王权,蒙古人回复到部落、氏族的旧秩序中。结果,忽图刺之子拙赤和阿勒坦未能纳入王室之列。

合不勒汗的次子是把儿坦巴阿秃儿,把儿坦巴阿秃儿的儿子是也速该。也速该没有当过可汗,只是乞颜部的首领而已。也速该帮助克烈部王夺得王位,这一援助后来使成吉思汗得到了珍贵的友谊。也速该劫持蔑儿乞部酋长的年轻妻子月伦为妻,1167年月伦在斡难河右岸的跌里温盘陀山生下长子成吉思汗(铁木真)。铁木真有三个同胞弟弟:哈撒儿、哈赤温、铁木哥,及两个异母弟弟:别克台尔、别里古台。

1179年塔塔儿人在一次草原宴会上毒死了也速该,孛儿只斤氏族认为铁木真年幼,拒绝服从于他。铁木真的孛儿只斤部首领地位被泰赤乌惕部(稍微远离蒙古主体,居住在贝加尔湖以东)首领俺巴孩的两个儿之子塔儿忽台乞邻勒秃黑 、托多颜-昔惕两兄弟夺取。当然,他们也属于蒙古汗海都世系。

也速该死前,为铁木真与弘吉刺惕部(在兴安岭北面、塔塔儿境)首领德薛禅的幼女孛儿帖订婚。成吉思汗现在与她结了婚。其后不久,铁木真把帐幕从斡难河河源迁到怯绿连(克鲁伦)河河源处。

1175年,铁木真遭到由脱脱别乞率领的一伙蔑儿乞人的袭击,铁木真的妻子孛儿帖落入敌人,铁木真得以逃脱。铁木真得到克烈部首领脱斡邻勒和札只刺惕部人札木合帮助,在色楞格河支流布拉河共同击败了蔑儿乞人,夺回孛儿帖。

铁木真和札木合分手后,“札刺儿部、乞颜部、八邻部”跟随着铁木真,铁木真赢得了最末两代蒙古王后裔们[合不勒汗的曾孙(斡勒巴儿合黑之孙)主儿乞部首领撒察别乞、忽图刺汗的儿子阿勒坦]的支持。原王室合法继承人阿勒坦无疑是出于投机的原因谢绝了汗的称号,他于1196年宣布铁木真为汗(即蒙古人的王)。

塔塔儿人在金朝的援助下战胜了蒙古人,成了东戈壁的主人,常常骚扰金国边境。北京金朝决定援助和挑动克烈王脱斡邻勒对付塔塔儿人,成吉思汗陪同克烈王出征。贝尔湖畔的塔塔儿人遭到惨败,可汗蔑古真-薛兀勒图被杀。金朝封赏脱斡邻勒为王,因此,脱斡邻勒被称为王罕。 在乃蛮王亦难赤必勒格的支持下,王罕的兄弟额尔客合刺推翻王罕,王罕逃亡到楚河,但未能得到西辽的帮助,于是到成吉思汗那里避难。成吉思汗帮助他重新夺回了克烈部地盘。

乃蛮王亦难赤必勤格死后,两个儿子台不花(塔阳)和不亦鲁为占有一个妾而发生争吵。台不花统治着科布多省诸湖,不亦鲁统治着阿尔泰山区。王罕和成吉思汗联军攻击不亦鲁,迫使他向乌伦古河撤退,最终杀之。但是,不亦鲁的一位部将可苦速-撒亦刺黑对联军发起突然反攻,王罕背着成吉思汗调走了自己的部队。接着乃蛮人入侵克烈部境,王罕求援,成吉思汗派出四大部将博儿术、木华黎、博罗浑、赤老温,大败乃蛮人。

成吉思汗和王罕开始进攻仇敌泰赤乌惕部,杀其首领。由于乃蛮部和泰赤乌惕部的失败而感到惊恐的许多部落接着组成了联盟。但是,成吉思汗得到他岳父弘吉刺惕部德薛禅的及时通报,在捕鱼儿湖附近大败联盟军。

札只刺惕部首领札木合纠集了一个反抗同盟反对王罕和成吉思汗。1201年在额尔古纳河畔的召开了一次盛大集会,札木合自封为古儿汗(世界之汗)、蒙古的皇帝。

王罕支持成吉思汗,迫使札木合退到额尔古纳河下游。接着,成吉思汗进行了对泰赤乌惕部的最后战争,迫使泰赤乌惕人归顺,于是恢复了孛儿只斤氏族的统一。

王罕之子亦刺合(桑昆)怂恿父亲与成吉思汗决裂,并鼓励札木合到克烈部王宫避难。同时,古代蒙古汗系的合法后裔阿勒坦也靠拢王罕。1203年,成吉思汗与克烈人之间彻底决裂。成吉思汗明显地处于劣势,沿合勒卡河,朝贝尔湖撤退。在贝尔地区的合勒卡河入口处居住着弘吉刺惕部,成吉思汗以女婿的名义向他们求援,赢得了他们的支持。成吉思汗退到今满洲里以北的班朱尼河附近。

与王罕联合的几位蒙古首领联合策划了一次谋杀这位克烈王的阴谋。王罕及时得报,袭击了他们,札木合、阿勒坦、火察儿逃到了乃蛮部避难。1203年秋,成吉思汗从班朱尼河进军斡难河,采取了攻势。在土拉河和克鲁伦河之间对克烈军队发起了袭击,克烈军被驱散。王罕及其子桑昆向西逃跑,一到乃蛮境,王罕就被杀死。桑昆越在额济纳河的西夏边境上以剽掠为生,后来到了柴达木盆地一带,最后是在库车的回鹘人中被杀。

克烈人投降了成吉思汗,成吉思汗使自己成为东蒙古的主人。成吉思汗娶了王罕之弟礼阿绀孛的一个女儿亦必合别吉,成吉思汗的幼子拖雷娶了札阿绀孛的另一个女儿唆鲁禾帖尼公主,她在成吉思汗家族中将起着很大的作用。

台不花(塔阳)仍占据着西蒙古,自然,所有被成吉思汗打败的顽固敌人都聚集在塔阳周围。塔阳企图得到汪古都突厥人的援助,汪古部突厥人作为金国的边境卫队,居住在山西省北部托克托。但是,汪古部首领阿刺忽失的斤加入到成吉思汗一边。

成吉思汗与乃蛮的冲突是发生在今哈拉和林附近的杭爱山中,蒙军取胜。塔阳身负重伤,塔阳之子屈出律与一些部民一起逃出,朝额尔齐斯河方向逃去。蔑儿乞部首领脱脱随屈出律逃走。蔑儿乞部小酋长带儿兀孙主动投降,并将爱女忽兰嫁给了成吉思汗。

1208年秋,成吉思汗亲自向额尔齐斯河上游进军。途中,他接受了斡亦刺惕部首领忽都花别吉的不战而降,用之为向导。屈出律和脱脱别乞被击溃,脱脱阵亡,屈出律逃脱到西辽。札只刺惕部首领札木合过着冒险者的生活,后来被引渡给成吉思汗。最后,在叶尼塞河上游的黠戛斯人也于1207年不战而降。

乃蛮部于1204年战败之后,塔阳的掌印官、回鹘人塔塔统阿在落入蒙古人之手后为成吉思汗服务。于是,产生了一种具有“回鹘文书处”的蒙古政府的萌芽。

1206年蒙古族在蒙古高原独立建国。1234年灭掉女真族的金朝,占领北中国和东北。

术赤是成吉思汗正妻孛儿帖之长子,其次子拔都建立了钦察汗国; 察合台是成吉思汗正妻孛儿台之第二子; 元太宗窝阔台是成吉思汗正妻孛儿帖之第三子,是蒙古第二任大汗, 窝阔台长子贵由为蒙古第三任大汗; 拖雷是成吉思汗正妻孛儿帖之第四子,拖雷有十一子:长子蒙哥,四子忽必烈,六子旭烈兀,七子阿里不哥。

蒙古族学者搠思吉斡节儿于14世纪初写的《蒙文启蒙》奠定了蒙文正字法的基础。

(八)北元

1368年,距1279年宋帝国灭亡后不到九十年,汉人的明帝国推翻了蒙古人元帝国的在中国的统治,元顺帝脱欢帖木尔逃到漠南,史称北元帝国。 北元的蒙古族部落分为三部:①蒙古本部:指以蒙古大汗为中心的各部,居住在漠北和漠南地区(即蒙古高原),也称作东蒙古,明朝称之为”鞑靼”。蒙古大汗是成吉思汗黄金家族的后裔,被视为蒙古的正统。 ②瓦刺:是当年被成吉思汗征服的斡亦剌人,居住在蒙古高原西边和俄罗斯境内的萨彦岭、唐努山一带,瓦剌不属于成吉思汗家族的鞑靼人,但日渐蒙古化,以至于后来被称为漠西蒙古(西蒙古)。成吉思汗时被分为四千户,在明代称四万户。 ③兀良哈三卫:即泰宁卫、福余卫、朵颜卫。其中朵颜卫以部名自称“五两案”(兀良哈),泰宁卫以部名自称“往流”(翁牛特),福余卫以部名自称“我着”(乌齐叶特)。因三卫中有兀良哈人,所以习惯上合称兀良哈三卫(意为兀良哈等三卫)。从1435年起,三卫逐渐南下,与明紧邻。朵颜卫占据东起广宁前屯(山海关东北),西至宣府的长城以北地区;泰宁卫占据锦州、义州(今义县)、广宁(今北镇县)、辽河边外地区;福余卫占据黄泥洼(今辽阳市西)、沈阳、铁岭、开原边外地区。三卫与明朝一直保持着通贡互市的关系,但同时与蒙古本部及瓦刺也有着密切的联系,因此在政治上摇摆于明、蒙之间。

元顺帝是元朝皇帝中少有的接触汉文化较深的一个,明朝军队对于他的继续打击接连不断,使他惶惶不可终日,1370年5月23日,元顺帝在沙拉木伦河畔的应昌(赤峰市克什克腾旗)去世。元顺帝的儿子元昭宗爱猷识理达腊便在哈拉和林继位,称必力克图汗,年号宣光,他将残元政权又维持了八年,并厉兵秣马盼望着有朝一日重登中国皇位。1372年,明朝大将徐达率军攻向哈拉和林,这是蒙古黄金家族的大本营,是权力和荣耀的象征,一旦被明军攻破,蒙古帝国将彻底在世界上消失,因此,蒙古人的抵抗十分激烈,但是,被誉为“万里长城”的徐达一路上势如破竹,爱猷识里达腊几乎到了绝望地边缘。所幸,明朝的大军由于战线过长,后援不继,受阻于土拉河畔。1378年,爱猷识里达腊怀着满腔遗憾去世,弟弟脱古思帖木儿(当过明军俘虏,被朱元璋放回)继位,称乌萨哈尔汗,年号天元,这位第三任残元皇帝所能控制的领土已经缩小到蒙古帝国最初兴起时的规模,恢复祖上的荣光更显得毫无可能了。

1388年,一支10万人的明朝军队在大将蓝玉的率领下在合勒卡河和克鲁伦河之间、捕鱼儿海(今贝尔湖)南岸大败脱古思的军队,残元诸王、平章以下官员三千多人及军士七万余人被俘,脱木思帖木儿逃走。忽必烈之弟阿里不哥(曾与忽必烈争夺皇位)的后裔也速迭儿乘机杀死脱古思帖木儿,自己当上了蒙古大汗,称卓里克图汗。也速迭儿不久死去,脱古思帖木儿的儿子恩克(称卓里克图汗)即位。恩克在位一年,脱古思帖木尔的另一个儿子额勒伯克汗即位。额勒伯克听信瓦剌达裕的谗言,杀弟夺妇。此妇欲为前夫报仇,诬告达裕试图强暴,于是额勒伯克把达裕也杀了。额勒伯克感到羞愧,于是授予达裕之子马合谋丞相的官衔,统率瓦剌。额勒伯克终于死于非命,儿子坤帖木儿即位。坤帖木儿也只当了四年大汗,1402年,坤帖木儿为臣下鬼力赤(窝阔台后裔)所弑,自去蒙古国号,别称鞑靼可汗,元室改号鞑靼,以此为始。至此,苟延残喘了29年的残元政权灭亡了,合法的蒙古帝国大汗不复存在了,蒙古各部又回到了争夺蒙古帝国大汗宝座的纷争当中。

蒙古部民以鬼力赤并非忽必烈后裔,多不从命。1409年阿苏特部(又称阿兰人,成吉思汗从高加索带回的伊朗族部落)阿鲁台乘机杀鬼力赤,迎立坤帖木儿弟本雅失里为汗,自为太师。

斡亦刺是瓦剌的前身,属蒙古族群。成吉思汗将自己的女儿嫁给斡亦剌惕部的领袖,结成了世代的姻亲关系。元朝建立之后,中央政府在斡亦剌惕牧区设“行尚书省”进行统治,元朝还派其宗室、大臣管理斡亦剌惕部。

元臣孛罕为瓦刺最早联盟的首领。孛罕子乌林达为瓦刺首领,北元太师。乌林达子猛可帖木儿(浩海达裕)为瓦刺首领,扶持额勒伯克为北元汗,明洪武二十六年为北元太师,后被额勒伯克误杀。猛可帖木儿(浩海达裕)有子三:马哈木(马合谋)、太平、把秃孛罗。

1409年明成祖封瓦刺马哈木为顺宁王,太平为贤义王,把秃孛罗为安乐王。瓦刺乘势击败前来进攻的本雅失里和阿鲁台,迫使他们退守胪朐河(今克鲁伦河)。明朝决定进一步打击刚刚战败的本雅失里和阿鲁台,命丘福率领十万大军北征。在胪朐河,丘福孤军轻进,渡河追敌,被蒙古军包围,全军覆没。 14l0年明成祖抽调长江以北全部可以抽调的士兵,组织五十万大军亲征。本雅失里感到害怕,打算向西方逃跑,阿鲁台认为西方瓦刺是宿敌,不肯相从,结果群臣分道,各奔东西。本雅失里在斡难河被明军追及,大败,仅以七骑逃入瓦剌,后被瓦剌所杀。随后阿鲁台在兴安岭也被明军击败。

瓦剌杀死本雅失里后,另立本雅失里的弟弟答里巴为汗,“挟天子以令诸侯”,向东扩展势力,占领了和林。阿鲁台为了避免两面夹击,主动向明朝表示和好。明朝并不希望瓦剌坐大,于是转而扶持阿鲁台,封为和宁王。1414年明成祖再率五十万大军征讨瓦剌,双方激战于忽兰忽失温(蒙古土拉河、克鲁伦河两河上游之间),明军依靠“神机铳炮”进行轰击、取得了胜利。答里巴、马合谋等率瓦刺余部退往西北故地。

阿鲁台既假明朝之手击败瓦剌,势力开始恢复,控制了兀良哈三卫。1415年,阿鲁台袭杀答里巴,马合谋另立鬼力赤的儿子额森虎为汗。次年,马合谋进攻阿鲁台,阵亡,儿子脱欢当了阿鲁台的俘虏。两年后,脱欢被放回,当了额森虎的太师。

马合谋之子脱欢即位,袭封顺宁王,与太平、把秃字罗向明朝谢罪,恢复了朝贡关系。阿鲁台与明朝的关系转而恶化。明成祖开始重新对阿鲁台用兵,不惜花费极大的人力物力,甚至杀掉反对他穷兵黩武的大臣,在1422年、1423年和1424年连续三次亲征,最远到达过今呼伦湖和贝尔湖一带,然而都因没有遇到阿鲁台的主力而师劳无功,明成祖本人也死在最后一次亲征回师途中的榆木川(今多伦县境)。

脱欢逐渐吞并了太平和安乐王把秃孛罗的部众,成为瓦剌独一无二的最高首领。1434年,额森虎死,脱欢拥立阿寨台吉(额勒伯克汗之侄)的儿子脱脱不花(太宗汗)为傀儡可汗,自任北元太师掌握实权。而东蒙古的阿鲁台这时已经另外拥立了阿台汗(成吉思汗同母弟哈撒尔的后人)与瓦剌抗衡。 1434年(宣德九年)阿鲁台遭到脱脱不花袭击,大败,逃到母纳山(今内蒙古乌拉特前旗乌拉山)。不久脱欢又率众来讨,阿鲁台战死,部众溃散,其他子孙投降了明朝。阿鲁台既死,阿台汗只剩下几百人,逃往甘肃方面,又不断遭到明军的追击,1438年(正统三年)被脱脱不花捕杀。阿鲁台的属众归于脱脱不花统领。这时,脱欢的势力几乎已遍及整个蒙古地区,他曾谋求自己登上汗位,但因众人反对未能成功。

1439年,脱欢之子也先(额森)即位为北元太师,脱脱不花汗徒具空名,一切大权都掌握在也先手中。也先北服萨彦岭-唐努山的乞儿吉思(吉尔吉斯),西征土库曼人统治的伊朗白羊王朝、哈萨克部落、帖木尔河中帝国;西南取哈密,控制西域要道,与沙州、罕东、赤斤蒙古三卫联姻,设置“甘肃行省”,羁以官爵,破明朝西北屏蔽;东攻兀良哈三卫,席卷女真诸部,进逼朝鲜,数扰明辽东、蓟州、宣府、大同各边镇。也先梦“求大元一统天下”,力图向中原扩张。 1449年,瓦剌大军南下攻明,明英宗被俘。明景泰帝命于谦领导军民进行艰苦的北京保卫战,大批辽东明军也入关勤王,瓦剌军被迫撤退。

脱脱不花的一个妻子是也先的姐姐,生有儿子,也先要求立之为太子,脱脱不花不同意。于是1451年双方大动干戈。脱脱不花和弟弟阿噶巴尔济吉囊二人率兵进攻也先。也先使用离间计,向阿噶巴尔济许诺说将来可以立他为汗,使阿噶巴尔济反过来帮助瓦剌攻打脱脱不花。脱脱不花势孤而败,逃往其前妻之父沙不丹那里,沙不丹以脱脱不花曾虐待自己的女儿将他杀死。脱脱不花既死,也先假意拥立阿噶巴尔济为汗,在宴席间将他杀害,随后又杀掉了大批黄金家族成员。 也先将对手逐一翦除,遂于1453年(景泰四年)登上汗位,称“大元田盛(天圣)可汗”,建年号为添元(天元),并封次子为太师。他派遣使者回明朝贡,明朝回信称也先为瓦刺可汗。1454年,阿剌知院和特穆尔丞相要求封太师,被也先拒绝,于是起兵袭击也先,也先败亡,被仇人逮杀。 阿剌不久又被鞑靼的孛来打败,郁郁而死。也先之子阿马桑赤台吉继其父汗位,在1456入侵察合台汗国,在伊犁河附近打败了在位的羽奴思汗。而在这时,皇后哈尼木(察合台汗国卫思汗妹妹)在后方制造混乱,她的儿子亦不刺忻和也里牙思两兄弟对阿马桑赤发动叛乱,却没有成功。但经过这次内乱,瓦剌从此衰落。

在瓦剌人实力削弱的时候,忽必烈后裔鞑靼人并未立即组织反攻,因为他们正在家族战争中互相残杀。鞑靼的权力先后落入孛来、毛里孩、扎家思兰和亦思马因等人之手,他们先后立马可古儿吉思(脱脱不花之子)、摩伦(脱脱不花之子)、满都督(脱脱不花之孙)为可汗。

1467年,满都督大汗死,留下侧妻所生一个五岁小孩达延。满都督之妻满多哈将这孩子抚养成人,扶立为大汗,并于他十八岁时嫁给了他。达延汗是蒙古史上一个重要人物,在位数十年,近现代蒙古的格局皆出自于他。 1491年,满多哈和达延汗率军击败瓦剌,瓦剌西逃,忽必烈鞑靼帝国恢复在蒙古的统治。 达延汗将蒙古分为左右两翼:左翼(东方)分为察哈尔、乌梁海、喀尔喀;右翼(西方)分为鄂尔多斯、土默特、喀喇沁。达延汗死后,其帝国为诸子所分。

达延汗的长子的儿子博第在今张家口以北地区建立察哈尔汗国,为蒙古大汗,此后历代蒙古大汗皆出于察哈尔汗国。 1547年东蒙古卜赤汗(博第汗)死,子达来孙库登继汗位,东迁到今西拉木伦河流域,逐渐吞并了泰宁、福余2卫并威逼女真诸部,与明军在辽东发生冲突。达来孙库登之子土蛮(图们札萨克图)继位后,勾结建州右卫都指挥使王杲掠抚顺,击杀明副总兵黑春。1575年海西左都督、哈达部贝勒王台,斩杀王杲献给明朝,从此,王台势强,叶赫、辉发、乌拉、建州皆归其管辖,领地近千里。土蛮死后,子车臣汗继位。

达延汗的第三子巴尔斯博罗特、巴尔斯博罗特之子衮必里克墨尔根建立鄂尔多斯汗国,统治河套地区。衮必里克墨尔根之弟阿勒坦汗(俺答)统领土默特部,驻于河套东北部,中心在呼和浩特。从1553年起俺答的统治时间长达四十年之久,风头盖过了正宗的蒙古大汗察哈尔汗,成为明帝国的严重边患。俺答后期经三娘子从中调解,土默特未再与明有大的冲突。 1576年,俺答汗正式归依喇嘛教,西藏喇嘛索南嘉错前来主持仪式,为了表示感谢,俺答赠与“达赖喇嘛”的尊号,这就是达赖的由来。 一世达赖走前,在蒙古留下一个活佛满住锡尔,这就是一世呼图克图,与达赖班禅同为喇嘛教三大教主。基本上是达赖主西藏,班禅主青海,呼图克图主蒙古。一直到1921年红军占领外蒙古呼图克图被废除。

达延汗的小儿子格呼森札分得漠北喀尔喀,是外蒙古人的祖先。格呼森札诸子孙与瓦剌人进行了多次征战,1552年从瓦剌人手中夺取哈拉和林,哈拉和林是蒙古帝国君权所在地,是蒙古帝国的象征。瓦剌人被赶到科布多地区,于是格呼森札诸子孙(喀尔喀诸王)占领了克鲁伦河与杭爱山之间的广袤地区。

格呼森札的曾孙硕垒乌巴什洪台吉1609年占领原瓦剌国的中心吉尔吉斯湖-乌布苏湖,把瓦剌人从此地赶到黑额尔齐斯河和塔尔巴哈台,建立阿勒坦汗国。 另一位喀尔喀王公、硕垒乌巴什洪的堂兄弟费瑚尔汗,也战胜了瓦剌人,居阿勒坦汗以东乌里雅苏台以西,他的儿子素巴第建立札萨克图汗国。 第三位喀尔喀王公、格呼森札的孙子图蒙肯在鄂尔浑河源、色楞格河畔建赛音诺颜汗国。 图蒙肯的弟弟阿巴台在今乌兰巴托建立土谢图汗国。 最后,格呼森札的曾孙硕垒,在克鲁伦河畔,建立车臣汗国。

喀尔喀五位可汗虽然都是格呼森札的后代,但是并不保持紧密的团结。阿勒坦汗罗卜藏于1662年进攻札萨克图汗,处死了汗王。结果,土谢图汗与其他蒙古王公们结成联盟,迫使阿勒坦汗逃走。由于瓦剌和清朝的支持,阿勒坦得以暂时复位,但在1682年,他又遭到新的札萨克图汗的袭击,1691年阿勒坦汗国灭亡。阿勒坦汗国亡后,瓦剌人夺回科布多,尽有其地。

(九)瓦剌

1543年瓦剌分裂为准噶尔、和硕特、土尔扈特、杜尔伯特四部。准噶尔、杜尔伯特统治家族为元臣孛罕后裔,绰罗斯氏;和硕特首领为元太祖弟哈布图-哈萨尔后裔,孛儿只斤氏;土尔扈特为克烈部首领王罕后裔(突厥人?)。到了清朝瓦剌被称为漠西蒙古、厄鲁特蒙古、卫拉特蒙古。

准噶尔部,分布于巴尔喀什湖东南的伊犁河、楚河、塔拉斯河流域;杜尔伯特,分布在额尔齐斯河中上游两岸;土尔扈特分布在塔尔巴哈台以北一带;和硕特,游牧在额敏河两岸至乌鲁木齐地区。四部之间有一个松散的联盟,原是四部之首的和硕特部担任盟主,至1625年,准噶尔部强盛起来,其首领哈喇忽刺对外抗击沙俄,对内与喀尔喀蒙古抗争,并与和硕特争夺盟主地位。至其子巴图尔珲即位,加强厄鲁特其他三部联系,成为有实无名的盟主。

面对沙俄入侵和清军统一漠南蒙古的形势,漠西蒙古和喀尔喀蒙古意识到内部团结、一致对外的重要性。1640年,准噶尔部联合喀尔喀蒙古札萨克图汗,在塔尔巴哈台召开了厄鲁特-喀尔喀的有各部44位蒙古封建主参加的联盟会议,制订了《蒙古卫拉特法典》。由于实力增强,准噶尔由伊犁河流域迅速向西南楚河和塔拉斯河流域的哈萨克和柯尔克孜族地区进军,经过无数次的争战,建立了以准噶尔贵族为统治核心的,包括厄鲁特各部和一些突厥部落在内的准噶尔汗国。1643年沙俄伸人亚梅什盐湖地区,被准噶尔部击败。

1653年巴图尔珲台吉去世,第五子僧格于1664年即位。1667年,僧格包围红岩(今克拉斯诺雅尔斯克),使沙俄退军。1670年僧格被同父异母兄所害,胞弟噶尔丹立即从西藏返归,继承汗位。

1677年噶尔丹用计袭杀了和清政府关系最密切的厄鲁特盟主和硕特部车臣汗鄂齐尔图,强占了河套西,并在该部强征兵丁,准备侵犯青海地区。由于清军严加防范,只好中途折返。1679年占领哈密与吐鲁番,1681年征服哈萨克、诺盖等部,兵锋直抵两河流域。然后开始把进攻的矛头直指喀尔喀蒙古。

1687年,沙俄戈洛文入侵色楞格斯克,喀尔喀蒙古奋起反抗。噶尔丹乘机侵入喀尔喀特穆尔地区,打败察珲多尔济汗,进攻额尔德尼昭哲布尊丹巴,又出兵克鲁伦河劫掠车臣汗和札萨克图汗。喀尔喀蒙古各部惨败,南下投降清朝。噶尔丹以追击喀尔喀为名,入犯清朝内蒙古乌珠穆秦地。1690年又侵入乌尔会河以东的乌兰地区,击败当地清军,长驱而南抵达乌兰布通。

当时,清政府在东北与俄国进行中俄尼布楚条约谈判,为了能腾出手来对付噶尔丹,采取退让政策,由坚持以尼布楚为界,降低到以额尔古纳为界,并于1690年正式签约,从而能集中全力对付噶尔丹。同年康熙帝对噶尔丹进行第一次亲征,兵分两路,大战于乌兰布通。噶尔丹的骆驼阵被清军炮火彻底摧毁,清军乘机出击,迫使噶尔丹窜向科布多。漠北蒙古被清朝并吞。

噶尔丹在科布多收集残兵,派人深入蒙古各部,煽动他们脱离清朝统治。1694年噶尔丹拒绝清朝出面调和其与土谢图汗之间的矛盾,重新进犯喀尔喀蒙古。1695年噶尔丹进攻外蒙古巴颜乌兰地区,侵入克鲁伦河。1696年康熙发兵十万,分东、中、西三路,亲率中路,直奔克鲁伦河,夹击噶尔丹军。噶尔丹逃离巴颜乌兰。圣祖一方面派轻骑追击,另方面命西路军在昭莫多堵截,噶尔丹主力军受严厉打击,遭到惨败,史称昭莫多之役。

1697年康熙进行第三次亲征。兵分两路,康熙亲至宁夏,进抵狼居胥山。噶尔丹走投无路,死于阿察阿穆塔台。噶尔丹死后,僧格次子策旺阿拉布坦统治西蒙古地区。

1699年策旺阿拉布坦相继出兵哈萨克,夺取额尔齐斯河两岸及哈萨克草原的大片地方,势力伸张至锡尔河下游,准噶尔达到最盛时期。沙俄已侵占了准噶尔的很多游牧地和属地,被准噶尔部队阻遏在今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至鄂木河河口一线以北。1715年沙俄布赫戈利兹侵入亚梅什,策旺阿拉布坦派遣大策凌敦多布,进行猛烈攻击,敌人狼狈而逃。1720年策旺阿拉布坦之子噶尔丹策凌,又击退了入侵斋桑湖的利哈列夫沙俄军。

1715年策旺阿拉布坦借故袭击哈密,与清朝关系破裂。1716年策妄阿拉布坦派弟弟大策凌敦多布进军西藏,袭杀和硕特部拉藏汗。1720年清军向西藏进军,兵分三路攻入拉萨,把策旺阿拉布坦所遣军队逐出昆仑山,进驻西藏,并于1727年雍正帝正式设立驻藏大臣,重新统一西藏。

1727年策旺阿拉布坦去世,儿子噶尔丹策零继位。清朝借口其未立即押交罗卜藏丹津事遣军“兴师问罪”,噶尔丹策零愤怒,派宰桑玛木特袭击清驻外蒙古科舍图卡伦地区,遭到清西路军的反击而败退。1731噶尔丹策零伏击西路军傅尔丹,在和通淖尔又袭击之,傅尔丹伤亡惨重,败退科布多。

1732年噶尔丹策零在侵犯哈密塔勒纳沁失败后,令小策凌敦多布进犯察罕瘦尔喀尔喀蒙古游牧地,并偷袭喀尔喀蒙古亲王额驸策零牧地,掠夺其妻孥和牛羊数万。额驸策零复仇心切,突袭准部,使其猝不及防,逃窜至杭爱山东鄂尔浑河畔额尔德尼召地区,又遭额驸策零伏兵,在背水而阵的满军与河北伏于山侧的蒙军的袭击与配合下,准军损失惨重。

1739年噶尔丹策零与雍正达成协议,规定了双方交界处各自的游牧地,大致上以阿尔台岭为界。1745年噶尔丹策零病故,其次子策妄多尔济那木札勒继位,但被部众废弃。1750年,部众拥戴噶尔丹策零庶长子喇嘛达尔札为首领。1752年,和硕特拉藏汗之孙阿睦尔撒纳唆使准噶尔部大策凌敦多布之孙达瓦齐暗杀喇嘛达尔扎,篡夺了汗位。

达瓦齐为汗后,将塔尔巴哈台牧地赐给阿睦尔撒纳。1753年,阿睦尔撒纳公开向达瓦齐提出要求与他划分厄鲁特诸部,遭拒绝。1754年达瓦齐进行征伐,阿睦尔撤纳不敌,投向清朝。1755年清军兵分两路,北路由班第为定北将军,阿睦尔撒纳为定边左副将军;西路命永常为定西将军,萨喇尔为定边右副将军。北路军由乌里雅苏台、西路军由巴里坤向伊犁地区进发。夜袭格登山,达瓦齐逃往天山以南,为乌什城阿奇木伯克霍吉斯擒获送交清军。

清朝对厄鲁特蒙古采取“众建以分其势”的政策,封阿睦尔撒纳为辉特汗,班珠尔为和硕特汗,车凌为杜尔伯特汗,噶勒藏多尔济为绰罗斯汗。但阿睦尔撤纳并不满足于这种安排,叛清。清将兆惠击败阿睦尔撤纳,展开了亡国灭种的大屠杀,准噶尔人基本被杀绝。阿睦尔撒纳败逃哈萨克,1757年在哈萨克首领阿布责追捕下,阿睦尔撒纳逃入俄占区谢米巴拉丁斯克,得痘身亡。

(十)清朝对蒙古的统治

明代末年,蒙古族分为三大部分。漠南蒙古有:科尔沁、札赉特、杜尔伯特、巴林、札噜特、奈曼、喀尔喀、茂明窍、乌拉待、喀喇沁、乌珠穆沁、察哈尔、土默特、鄂尔多斯等部。喀尔喀蒙古有车臣汗、土谢图汗、三音诺颜、札萨克图汗等部。漠西蒙古(卫拉特)有准噶尔部、和硕特部、土尔扈特部、杜尔伯特部、辉特部。

嫩江流域以南的科尔沁部、嫩江流域以北的内喀尔喀部向努尔哈赤进献驼马。科尔沁、札噜特,曾多次嫁女给努尔哈齐及其子。明王朝则拉拢察哈尔部抗衡努尔哈赤。

察哈尔部的林丹(土蛮的曾孙)即大汗位,一度控制喀尔喀五部、征服了土默特和喀喇沁、使鄂尔多斯臣服。林丹挟持和威胁蒙古各部,诸部不堪其苦,希图借后金力量摆脱其统治,而后金政权则利用此种矛盾,通过威胁利诱和联姻、联盟政策,积极拉拢蒙古各部。

1628年皇太极调遣蒙古土默特、鄂尔多斯、喀尔喀等部兵力,大破察哈尔部;后又集中喀喇沁、奈曼、喀尔喀等部兵力,御驾亲征,占领西喇木伦河和克什克腾,察哈尔部归降者无数。1632年皇太极再次亲征,兵锋直指察哈尔部主营地呼和浩特市,林丹汗西逃青海。

1634年林丹汗走死青海,其母率部降金。1635年皇太极俘林丹汗妻子,察哈尔部被征服。其属喀喇沁、土默特和鄂尔多斯诸部,亦尽皆归附,漠南蒙古为后金所统一。

林丹的儿子额哲在上都被后金追上,只好投降,献出了元顺帝当年带走的传国玉玺。 (秦始皇磨和氏璧制作的传国玺传到后唐时,皇帝怀玺自焚,传国玺就此毁灭,石敬塘依样制作了一个新传国玺。后晋亡,这枚传国玺入辽。辽亡,它被抛进桑干河,元世祖时打捞得到。朱元璋几次派大军入沙漠的一个原因就是为了得到这枚传国玺。马合谋从雅本失利手里抢了来,想献给成祖,成祖却不要)。 1636年,漠南蒙古16部49个封建主,承认皇太极为可汗,共奉之为“博克达彻辰汗”尊号。

1687年,沙俄和噶尔丹同时入侵喀尔喀蒙古,喀尔喀蒙古各部惨败,各部可汗南下投降清朝。清军在乌兰布通打败噶尔丹,并将之赶出漠北。1691年漠南蒙古49旗王公、漠北蒙古各部之王齐集多伦诺尔,康熙帝宣布喀尔喀蒙古实行旗制,漠北蒙古正式隶属于清朝。建立于十三世纪末的忽必烈鞑靼帝国最终灭亡。

清朝统一漠南、喀尔喀、漠西三大蒙古各部后,实行盟旗制度和军府制度。一方面设立理藩院,专门处理对蒙古(含新疆、西藏)的事务,负责制订和研究贯彻对蒙古的政策;另方面,把蒙古族列入以满族统治阶级为核心的政治行政体制,建立直辖中央的军事机构。在蒙古地区,清政府直接派遣将军、都统和大臣等官吏,大多是满人,少数为蒙古人,有很大权力,所有蒙古贵族都要受其节制和调遣。

清朝在漠南除盛京将军,黑龙江将军、吉林将军直控今哲里木蒙古地区外,设有绥远城将军、热河都统、察哈尔都统、呼伦贝尔副都统、安北将军、左卫将军等,在喀尔喀蒙古地区设有定边左副将军(乌里雅苏台将军)、科布多参赞大臣、库伦办事大臣。在青海设西宁办事大臣。在宁夏、陕甘地区有宁夏大臣直控阿拉善蒙古,设陕甘总督直控额济纳蒙古。清朝在新疆设伊犁将军,其下设乌鲁木齐都统、塔尔巴哈台和喀什噶尔参赞大臣与领队大臣等等。

清朝在广大蒙古地区实行盟旗制度,盟旗制度主要内容,包括封爵、编佐、置旗、设盟、置官等方面。旗一方面作为清朝赏赐给蒙古贵族的封建领地,另方面又是清政府在蒙古地区设置的相当于县级的行政区域单位。

各旗互不统属,每旗设札萨克(旗长)一人管理旗务。旗下基层组织为佐,每150人编为一佐,佐的头领称佐领。札萨克为世袭制,其下官员设协理台吉、章京、参领、佐领、骁骑校等官职,分工管理旗内的军事、司法、行政、土地等。 旗的上层组织为盟,盟设盟长和副盟长各一人,从各旗的札萨克中产生,由理藩院奏报清政府任命。盟长的主要职责为会同各旗礼萨克处理大事务,接受上诉和会审案件,检阅各旗军事力量。

清政府在内蒙古地区实行盟旗制度过程中,除将察哈尔部编为直属于清政府的八旗外,于24部中,共建立49旗,6个盟,其名称为:科尔沁部6旗,札责特部1旗,杜尔伯特1旗,郭尔罗斯2旗,属哲里木盟; 敖汉旗,奈曼旗,巴林部2旗,札鲁特部2旗,阿鲁科尔沁部1旗,翁牛特2旗,克什克腾部1旗,喀尔喀左翼旗,属昭乌达盟; 喀喇沁部3旗,土默特部2旗,属卓索图盟; 乌珠穆沁部2旗,浩齐特部2旗,苏尼特部2旗,阿巴噶部2旗,阿巴哈勒尔部2旗,茂明安部1旗,乌拉特部3旗,喀尔喀右翼部1旗,属乌兰察布盟; 鄂尔多斯部7旗,属伊克昭盟。

1759年,在外蒙地区,将喀尔喀蒙古及西蒙古诸部正式编制,计:土谢图汗部20旗,属汗阿林盟;三音诺颜部22旗,厄鲁特2旗,属齐齐尔巴克盟; 车臣汗部23旗,属克鲁伦巴尔和屯盟;札萨克图汗部18旗及辉特部1旗,属札克必拉色钦比都哩雅诺尔盟。
1725年,青海蒙古正式编旗,共置西蒙古和硕特、绰罗斯、辉特、土尔扈特等部28旗,喀尔喀部及诺门罕1旗,为1盟,由西宁办事大臣兼任盟长。

1771年,原先迁往中亚伏尔加河流域的土尔扈特部,回归伊犁河流域,清政府把他们安置在天山南北,并编旗设盟:在今新疆巴音格楞州境内的旧土尔扈特部4旗,为南路乌纳思索珠克图盟;今和布克赛尔县境内的3旗,为北烙乌纳恩索珠克盟;今乌苏县境内的2旗,为东路乌讷恩素珠克盟;今博尔塔拉州境内的1旗,为西路乌讷恩素珠克盟。此外,新土尔扈特2旗,为青塞特奇勒图盟;和硕特3旗,为巴图塞特奇勒图盟。

在河套西蒙古地区也建立了旗制。阿拉善地区和硕特蒙古,于康熙年间建立札萨克旗;额济纳地区亦建立了札萨克旗,皆不设盟。

乾隆年间,杜尔伯特三策凌率部南附清朝后,于1754年建左翼1旗,辉特1旗,为赛因济雅哈图左翼盟;又建右翼3旗,辉特1旗,为赛因济雅哈图右翼盟。

蒙古族地区盟旗制度较之历史对各民族地区所实行的羁摩政策,有很大的不同。清政府实行盟旗后,由清政府派遣官吏到民族地区进行管理,建立直属于清政府各级行政组织,蒙古地区原有的民族政权组织形式和政治行政制度不再存在,而完全纳入了清政府政治体制之内。

1727年中俄签定《恰克图界约》,肯定了蒙古属于中国,但沙俄的势力也越过了西伯利亚,伸展到贝加尔湖一带,为后来的外蒙独立留下了隐患。

1911年,中国爆发了辛亥革命,沙俄认为分裂蒙古的时机已到,开始培植亲俄势力,并大批发放武器,准备制造外蒙独立。年底,在沙俄总领事的指挥下,驱逐中国官员,宣布独立,一年后签定《俄蒙协定》《商务专约》,这两个条约确立了沙俄实际统治了蒙古。消息传出,举国大哗,从政府到民间群情激愤,内蒙也发表了严正申明,不承认库伦伪政府的一切条约。

1913年,袁世凯卖国最高峰时期,沙俄利用袁政府的内外交困,与袁订立《中俄声明文件》,确认中国是蒙古的宗主国,改“独立”为“自治”。但中国政府不能驻军、移民外蒙,而沙俄可以,蒙古事务需两国协定解决。该条约使中国徒有宗主虚名,而仍由沙俄控制外蒙。1915年再订《中俄蒙协约》,确认1913年的文件。

(十一)公元1917年—-1931年的历史

1917 年俄国苏维埃政权建立,国际孤立,加之列宁是以反压迫为己任的理想主义者。所以苏俄对中国作了许多友好姿态:(1)归还沙俄通过《瑷珲条约》和《北京条约》夺取的外兴安岭以南的中国领土 (2)承认外蒙是中国领土。但是,毕竟到手的肥肉弃之可惜,再者俄国在外蒙也颇有势力。

由于俄国革命推翻了沙皇,“自治”的外蒙失去靠山,重回祖国的怀抱。1918年中国政府以防止苏维埃主义扩散和西伯利亚局势动荡为由,驻军库伦,任命陈毅为外蒙古总督。

1919年,日、美、英等国武装干涉苏俄,谢苗诺夫在远东恢复了沙皇政府。日本乘机企图借助谢苗诺夫的影响在外蒙建立“大蒙古国”,结果苏俄的胜利粉碎了日本人的梦想。同年,搏克多格根与陈毅草拟了《改善蒙古未来地位的64条》,要求取消外蒙自治,但未获外蒙“议会”通过。11月,徐树铮带兵进入外蒙,强行通过政令,取消外蒙自治和废除1915年前的条约,并在库伦设置行政公署。陈毅被迫返回北京。 1920年,段琪瑞政府垮台,直系军阀曹锟执政。徐树铮随着皖系军阀的倒台回到北京,中国政府改派陈毅代替徐树铮。

1920年,俄残余军队恩琴男爵恩琴率领着800名用日式武器装备起来的士兵,号称“亚洲骑兵师”,进攻俄蒙边境,被苏俄红军冲杀得失魂落魄。于是,恩琴打着反对中国军阀侵占库伦的旗帜,挥师进入外蒙古。恩琴尽量保护蒙古可汗王公和呼图克图的财产,并扶植以封建主扎姆扬和鲁布桑策文凡为首的“临时蒙古政府”,作为傀儡。

11月,一些外蒙古人和恩琴勾结在一起,向中国政府驻守库伦的高在田将军、陈毅筹边使发动进攻。高在田将军率中国军队顽强抵抗,挫败了恩琴的阴谋。恩琴妄图攻占库伦的计划未能得逞。

恩琴兵败后,流窜到特热勒金河流域,将从苏俄逃亡到西蒙古的原沙俄残匪收归麾下。1912年1月,博克多格根秘密离开库伦,与恩琴联手进攻中国军队。中国驻军寡不敌众,撤离库伦,恩琴则进占库伦。2月21日,博克多格根在库伦重登外蒙古汗位。

中国驻军撤出库伦以后,高在田将军率领的军队一部分返回内地,另一部分转移到买卖城(今天恰克图附近的阿勒里-布拉克),准备积聚力量再次打回库伦。陈毅鼓励将士们不要气馁,要为中国领土的完整而战。

恩琴的野蛮统治激怒了流亡在苏俄的苏黑巴托尔和乔巴山。1921年3月,苏黑巴托尔和乔巴山在恰克图召开了蒙古人民党第一次大会。13日,在持罗伊茨科萨夫斯克召开了边境各旗代表大会,选举了临时蒙古人民政府。苏、乔二人把散布在各地的零星游击队收拢起来,改编成正规军,还从苏俄境内获得了大批武器弹药。眼看时机成熟,苏黑巴托尔和乔巴山决定向中国军队驻夺的买卖城发起进攻。

当时,买卖城驻扎着高在田将军率领的一万多中国官兵,其中有一部分是库伦战役后撤退到买卖城的中国士兵,高在田将军准备固守待援,陈毅也赶回北京请求增援。然而,当时执掌北京政权的直系军阀一心想同奉系军阀和南方各派拼个你死我活,没有力量支援。

3月18日,苏黑巴托尔和乔巴山进攻郭松龄率领的中国驻军,中国驻军撤出买卖城,囤积的粮草及武器弹药大部分都被丢弃在城中。攻占买卖城,蒙古人民革命党终于在外蒙古的土地上找到了一个立足点,这天成为蒙古人民共和国的建军日。

身为北京政府实权人物的曹锟,为了保存自己的实力与奉系作战,居然坐视外蒙局势的变化,没有采取一点维护国家主权的措施。然而,张作霖被激怒,准备出征外蒙古。但日本顾问反对轻举妄动,张作霖只好咽下这口气。

中国驻军被赶走后,革命党与恩琴旋即发生冲突。恩琴把白匪军分成三路:一支是主力,直接杀向恰克图买卖城苏黑巴托尔和乔巴山的总司令部;另一支沿库伦到恰克图的西部挺进,并在特罗伊茨克萨夫斯克与主力部队会合;第三支从库苏古尔湖、唐努图瓦、以及鄂伦河和克宣伦河方向进入苏俄境内。

5月25日,恩琴的白匪军进低买卖城,同苏黑巴托尔和乔巴山展开激战。从苏俄远东共和国出发的苏俄红军及时赶到,白匪崩溃。 1921年6月,苏俄红军的三个团全部进入了外蒙古地区。从此,苏俄红军一直留在了外蒙古。

买卖城兵败后,恩琴率部在托洛依酱郭萨市斯克镇与苏俄红军作战,再败。于是撤退到第三路军指挥部,重振旗鼓,转而进攻苏俄,企图以此逼定外蒙境内的苏俄红军。恩琴指挥第三路军攻入苏俄境内,一度占领了苏俄远东共和国的色楞格斯克。但好景不长,苏俄红军再次击溃了恩琴。恩琴带着剩余的残兵败将,狼狈逃回了库伦。 7月7日,人民军占领库伦。苏黑巴托尔与乔巴山主持成立了君主立宪的“蒙古人民革命政府”,由王族势力的博克多格根任国君。

为维持外蒙古独立,苏、乔要求苏俄势力庇护,同意苏俄驻军并协助围剿白俄匪军与敌对力量。1922年俄蒙签定一份协约,苏俄率先承认外蒙“独立”。1923年,苏黑巴托尔去世,1924年6月,乔巴山成立蒙古人民共和国,最高权利属于大呼拉尔,不设总统,平时由政府处理国务。11月第一届大呼拉尔会议在库伦召开,确立亲苏俄为不可更改的国策,允许苏俄驻军,制定仿苏宪法,改库伦为乌兰巴托(红色勇士城)。

以曹琨和吴佩孚为首的北洋政府对事件十分恼火,但鉴于国力不张,形势不利,只发表了措辞严厉但无实效的政府声明,对外蒙独立不予承认。 于是苏俄玩两面派手法,一方面派重兵保护独立,另一方面,签定《中苏协定》承认外蒙是中国的一部分。1926年北伐军成立了蒙古驻军委员会,国民政府成立了蒙藏工作委员会。1927年,蒋介石主持中央政府时,苏俄要求中国承认外蒙的独立,蒋介石回电严词拒绝,并责令外蒙执政者放弃独立,回归中国。1928年,中国国民大会宣布设立蒙古省(包括内蒙、外蒙和东蒙三个地区都在国大有代表),同时苏俄以平叛为由进军外蒙。局势动荡中蒙古统一人士要求民国政府出兵外蒙,中苏军队在外蒙东部边界发生小规模战斗,苏军不愿搞大事端,宣布撤出外蒙,中国军队也没再进入外蒙。1931年北伐军准备进入蒙古时,日本发动了九一八事变,使抗日变成优先问题,同时又忙于江西剿匪,外蒙问题被搁置。于是,亲苏的乔巴山趁机又得到发展,加上日本也制造满蒙独立事端,外蒙甚至与伪满洲国签订边界协定,从事分裂国家的勾当。尽管如此,蒋介石忧心忡忡,但三令五申强调“外蒙事务为中国内政”。

(十二)公元1931年—-1945年的历史

到1932年,日本侵占了东北,溥仪当上了伪“满洲国”的皇帝。为了保住并控制溥仪的江山,日本在东北派驻了号称“皇军之花”的强大军队——关东军,为他们在远东称霸的基础。然后,他们又把目标转向了中国北方的外蒙古和内蒙古。 为了在外蒙古建立象“满洲国”一样的政权,日本政府招引在喇嘛世界中享有崇高地位的班禅活佛,并向他许诺,将来在蒙古集立了新政权,将由班禅活佛作蒙古的国王。

1932年春季,在日本支持下,哈尔藏多尔济联合了外蒙古库苏古勒省(库苏泊周围,木伦河流过)、扎布汗省(在库苏古勒西面,境内有扎布汗河,著名的乌里雅苏台就是扎布汗河岸之重镇,也是原来外蒙王公贵族和清朝驻军居住的地方)、北杭爱省以及南抗爱省四个地区的王公喇嘛和人民,发动了大规模的武装叛乱。乔巴山一年后将哈尔藏多尔济的叛军消灭。 “助力社”最初是反对乔巴山一个秘密组织,后来成了日本人控制的一个政治组织,他们纵火烧毁乌兰巴托一个纺织厂,未遂,被政府镇压。 札免季布是东方省德钦格根寺的住持,崇拜班禅,反对乔巴山,后来准备跟日本接触的时候被蒙古政府逮捕。 接着,蒙古内务部又在东方省东南边境找到了一百多名喇嘛组成的反叛组织。 蒙古政府又破获了乌兰巴托寺院住持姚恩、董汉鲍及国内48座大寺院的住持为首的一个日本控制的反政府的喇嘛组织。

就这样,日本想通过外蒙古内部政治瓦解手段染指并控制外蒙的梦想又成了泡影。

九一八事变以后,苏联远东军“被邀”进入外蒙古,日苏在边境线上直接对峙起来。1937年,黑龙江小岛干岔子发生了日关东军击沉苏联炮艇的事件。 1938年,在图们江口北面的张鼓峰又发生了军事冲突。

而诺门坎事件则是所有冲突中最著名的冲突。诺门坎在海拉尔南约二百公里的地方,即从罕达盖—将军庙—阿穆内部一线到哈拉哈河之间的地区。外蒙主张边境线是通过哈拉哈河东侧和北侧,是早在1734年哈尔加族和哈拉哈族互相争夺地盘时,由清政府裁决而划定的分界线。

1939年5月11日,外蒙骑兵过哈拉哈河进入诺门坎,“满洲国”警备队立即把他们赶回西岸。12日,外蒙骑兵再次进入东岸,并同“满洲国”警备队进行交战。 13日,小松原师团长以两个步兵中队配属给骑兵联队,编成东支队派赴战场。小松原又给东支队配属了一个步兵大队和一个炮兵中队,编成山县支队。 28日,日本把以步兵为中心的主力配置在苏蒙军方面,派东骑兵联队迂回到敌人侧面进攻,以断其退路。但是,苏军的坦克炮兵使日军主力陷于困境,东骑兵联队反被切断退路,被包围歼灭。 这就是第一次诺门坎事件。

进入6月,苏联步兵第57特别军军长已由朱可夫担任,军司令部设在哈拉哈河以西约130公里的塔木扎克-布拉科。27日关东军轰炸之,第二次诺门坎事件发展成大规模战争。

日军出动了130架飞机,击落、击伤苏机百架以上。7月2日夜,第二十三师团到达哈拉哈河左岸。苏联出动了数百辆坦克回击。3日下午,二十三师团撤退到哈拉哈河右岸与安冈支队会合。 8月,日在海拉尔组织第六军,直接指挥作战。23日,苏军重新夺回制空权,切断了日军的退路。29日,当师团司令部准备撤往赫尔斯坦河以北去时,突然受到来自高地的攻击,整个师团完全被坦克群包围起来。 梅津美治郎中将被任命为新的关东军司令官。 诺门坎之战终于以日本的彻底失败而告终。

(十三)公元1945年—-1949年的历史

早在20年代蒙古族封建地层份子吴鹤龄率领“内蒙古请愿代表团”到南京向国民党乞求“自治”。九一八事变后,东部地区一些封建上层又投靠日本帝国主义,提出 “独立自治”。在西部地区,1932年,德穆楚克鲁普等少数王公,在百灵庙发表通电, 提出什么“蒙古高度自治”,最后在国民党政府许诺下,成立了一个蒙古地方自治委员会。1935年,日本侵略军直犯察绥地区,德穆克栋鲁普、李守信等人公然投靠日本帝国主义,成立为日本帝国主义服务的“蒙疆自治联合政府”。

抗战期间,国民政府收复新疆;同时,国军攻打外蒙失利(这是希特勒进攻苏联的同一天) 。1945年,苏联与南京政府重新签署《中苏加盟协议》:苏俄在1950年10月10日前撤走全部武装力量;中国恢复在外蒙的驻军;中苏双方同意对蒙古自治问题进行公民表决,表决的时间未达成协议(苏方要25年后,中方要100年后)。

1945年,日本战败,中苏谈判再次涉及外蒙问题,46年,外蒙代表与南京政府谈判外蒙主权归属问题。苏俄处心积虑的制造外蒙独立,在中俄边界屡造摩擦,多次侵入我新疆、蒙古地区,利用中国的内乱,将军事控制线南移,在民族、经济和政治上煽动外蒙政权及人民的反华情绪,同时想方设法争取国际社会的承认。45年的雅而塔会议使苏俄在华获得利益,包括租用旅顺和优先使用大连港,同时确保外蒙维持分裂现状。为确保雅尔塔协议的落实,苏俄邀请南京政府去莫斯科和谈,以宋子文为首的中国代表团会见了斯大林。

斯大林的强硬态度使蒋介石另派蒋经国再使苏俄,然而仍旧毫无用处,经过一番痛苦的考量,蒋介石电令宋子文同意在外蒙问题上让步,以换取南京政府在东北、新疆主权和中共割据问题上的利益,不过外蒙独立要“全民公决”。宋子文不愿承担卖国骂名,立马辞职把任务交给王世杰完成。

1945年8月10日,王得知日本拟接受波次坦公告,由于害怕苏军占领全部满洲后态度更加强硬,当晚与斯大林举行了第二轮会谈,斯大林同意取消在旅顺和大连派驻行政官员实行共管的要求,同意在日本投降三个月后苏军全部撤出满洲。但要求中国不准在外蒙独立问题上提边界划分的要求。外蒙主要和新疆有边界划定的问题,原阿尔泰地区在1911年前归属外蒙,外蒙独立后划归新疆管辖。苏俄要求把阿尔泰地区划入外蒙,遭南京拒绝。由于1944年在阿尔泰地区发生过叛乱,蒋介石对苏俄有很大疑虑。而苏俄也怕南京借边界划定问题迟迟不批准外蒙的“全民公决”,使外蒙独立没有名分。在接下来的会谈中,斯大林威胁说,如果再不批准协议“内蒙也将申请加入蒙古!”。鉴于东北战场情况的发展,老蒋最后含糊其词,让王世杰权宜处理,就这样在划界问题上南京又让一步。1945年10月10日到20日,外蒙共集会13000次,举行投票,共有选票381242张,结果是全部赞成独立,无一反对。但是这一“公民表决”行为严重违反《中苏加盟协议》:1.联合国未派观察员;2.苏联未撤军,中国军队未进入;3.时间大大提早;4.原外蒙境内居民还未迁回。

1945年,国军控制了内外蒙之间有争议的两块领土。(1960年毛泽东签《中蒙友好新协议》时,送给了外蒙)1946年1月5日,南京政府正式公告外蒙独立,外蒙的最终分离。

外蒙古西北的唐努乌梁海,在萨彦岭和唐努山之间,一直属于中国。 1914年沙俄出兵强占此地,强行并入俄国版图。苏联成立后,此地成立了以克孜尔为首府的土温克加盟共和国,但很快降格成为俄罗斯联邦内的图瓦自治共和国。当地的图瓦族说突厥蒙古语。

(十四)公元1949年—-1999年的历史

中国共产党只用四年就打败蒋介石,蒋介石恼羞成怒,称苏联不遵守《中苏友好条约》:暗中支持中共、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于是宣布《中苏友好条约》(关于承认外蒙独立的条款也在内)作废,所以台湾的地图又堂而皇之的把外蒙又画入中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美国对中共满腔仇恨,包围中国;台湾更派出军舰封锁大陆外海,飞机不时深入内地进行骚扰。在这种情形之下,苏联的援助就显得极其重要。中苏关系进入“蜜月”期,苏联同国民党签的条约大多作废。

关于外蒙,中共重新发了声明,表示承认其独立。这主要是,中国的前中央政府已正式承认其独立,外蒙于法于理上都已完成独立的过程,中国已没什么借口;二则中国有求于苏联,外蒙的防务几乎是由苏军负责的,如果强要收回,不仅理亏,与苏联就不仅是撕破面皮的矛盾了。不过,毛泽东收回了大连、旅顺的主权,也取消了苏联在满洲铁路的特权。

蒙古自1924年独立以后,与中国的边界一直维持在清末的政区界。 二战后蒋介石在美、俄压力下承认蒙古独立时国界亦未变动。 ccp建立后,蒙古因唐努乌梁海地区为苏联所并, 故在苏联支持下以调整边界名义向ccp寻求补偿。 此次调整结果蒙古从中国取得16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在内蒙东部得到孔社令-二连浩特-丹拉拉克一线以北;在新疆得到阿尔泰山脊至北塔山以东地区。

蒙古形如“苏联第十六个加盟共和国”默默过了几十年,中蒙关系几乎完全等同于中苏关系。中苏关系恶化时,苏联在中蒙边境上屯下重兵,当中苏关系缓和时,苏联从蒙古撤回大部分军队也成为中苏关系全面正常化的先决条件。 1985年后戈尔巴乔夫开始他的“新思维”,蒙古便也刮起改革之风。

1991年,苏联从蒙古撤军完毕,同时苏联分裂。蒙古自1697年失去独立后,历经300年终于获得独立。历史如此的相似,1697年以前,是俄罗斯摆脱蒙古独立,现在是蒙古摆脱了俄罗斯获得独立。

独立的外蒙古得到了暂时的好处:躲过了中国的战乱,享受了苏联的帮助,苏军撤退后留下的营房、设施更是从中苏对抗中赚了一笔。但从长远利益来看,蒙古并不在有利的地位。蒙古是个内陆国,交通不便,人口缺乏,如果发展经济必须从它仅有的两个邻国找出路,无异于把自己的经济命脉交到别人手里。

民国时统计:蒙古族共有近240旗,其中外蒙占108旗。现在全球五百多万蒙古族人:二百万在蒙古,三百四十多万在中国。中蒙自1279年就生活在一个国家里面,到1946年共667年之久。

1947年4月3日,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在乌兰浩特召开内蒙古人民代表会议,讨论乌兰夫的《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施政纲领》,坚持了内蒙古的革命和民族区域自治事业必须由中国共产党领导。这次会议选举乌兰夫为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主席,哈丰阿为副主席,博彦满都为临时参议长。1947年5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正式宣布成立。

自治区成立初期,只管辖呼伦贝尔、纳文慕仁、兴安、锡林郭勒、察哈尔5个盟,面积约54万公里2。东北全境解放后,1949年将辽北省的哲里木盟和热河省的昭乌达盟划归自治区。1952年察哈尔省撤销前,又将蒙汉民族杂居的多伦、宝昌、化德3个县划归自大治区,原乌兰察布、伊克昭两个自治区改为盟,归绥市改称呼和浩特市,呼和浩特、包头两市直属自治区。1956年初撤销热河省建制时,将赤峰等6个旗县划归昭乌达盟 ,并将乌丹县划归翁牛特旗。同年,甘肃省所辖巴产浩特蒙古族自治州和额济纳自治旗划入自治区,设巴彦淖尔盟,从此实现了内蒙古自治区的统一区域自治,形成了如今这样的行政区域,包括4个设区的市:呼和浩特市、包头市、乌海市、赤峰市;8个盟:呼伦贝尔盟、兴安盟、哲里木盟、锡林郭勒盟、乌兰察布盟、伊克昭盟、巴彦淖尔盟、阿拉善盟。下设101个旗县市区,以旗命名的54个以县命名的17个,以市命名的16个,其中包括鄂伦春自治旗,莫力达瓦达翰尔族自治旗。

内蒙古自治区是蒙古族实行区域自治、汉族占多数、还有其它少数民族共同居住的地区。据1996年统计,全自治区共有49个民族、2307万人口,其中人口较多的又相对聚居原有蒙古、汉、满、回、达翰尔、朝鲜、鄂温克、鄂伦春等8个民族。少数民族人口占自治区总数的20.2%,其中蒙古族人口最多,有338万人,占自治区人口总数的16.4%。

文章出处(来源):   http://www.xslx.com/
分类目录: 其他 Tags: 总浏览:11,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