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金山:传承成吉思汗的军医魂

By | October 31, 2008 | 总浏览:652

包金山:传承成吉思汗的军医魂

他是一名身怀绝技的骨伤科专家,他被誉为“创建蒙医骨伤科学业第一人”,是全国首家正骨医院的主要创始人。

在将近五十年的临床工作中,他对患者满腔热枕,对工作精益求精。以一种神奇的疗法,解除了数以万计骨伤患者的病痛。他还曾在唐山大地震、中央团校防空洞倒塌等事故中参与抢救治疗并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2008年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他再次向内蒙古自治区卫生厅提出请求,要赶赴灾区参加抗震救灾活动……现在,尽管已年过七旬,可是他依旧每日奔波在科尔沁大草原上为草原人民解除病痛,为家乡的经济建设、社会发展频频建树。

近日,他又以科尔沁正骨术项目被评为了第一批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他就是科尔沁孛尔只斤(包氏)正骨第四代传人包金山。

包金山,蒙医骨伤科主任医师。创建中国蒙医正骨学“三诊,六则,九结合”理论体系的第一人,全国首家蒙医正骨医院的主要创始人。

正值内蒙古孛尔只斤(包氏)正骨蒙医药研究所门诊部在呼和浩特挂牌成立之际,本网记者对前来为弟子包斯琴祝贺的包金山进行了专访。

“道”与“器”的完美融合

记者:包老师,请您简单谈谈蒙医及蒙医正骨术的来源。

包金山:中国蒙古族的传统医学,简称“蒙医”,是蒙古族人民长期总结同大自然和疾病作斗争的经验,并吸收藏医、汉医经验逐渐形成的。其历史悠久,内容丰富,是蒙古族人民同疾病作斗争的经验总结和智慧结晶,同时也是一门具有鲜明民族特色和地域特点的医学科学。

蒙医在诊断方面包括望、问、切,有消、解、温、补、和、汗、吐、下、静、养等治疗方法。治病多用成药,并总结出饮食疗、点穴、灸疗、罨疗、瑟博素疗、皮疗、温泉疗、针刺放血疗、按摩疗等疗术。如用烧热的盐热敷,用新鲜畜皮、鱼皮裹疗,皆有民族医疗特色。

蒙医对治疗创伤和接骨尤有独到之处。蒙医传统正骨术是蒙古民族丰富的文化遗产之一,也是我们伟大祖国医学宝库中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它是蒙古民族在自己实践中创造发明的独特的自我疗伤技术。

记者:为什么说蒙医对治疗创伤和接骨尤有独到之处?

包金山:这个问题不难理解。从原始时期开始,蒙古民族的经济从以狩猎为主逐渐发展为以游牧为主,同时狩猎。由于从事畜牧业和狩猎,每天与牛羊、牧群、野兽、家畜打交道,长途跋涉、迁徙、游牧、离不开马背,经常发生跌伤、骨折、脱位等创伤。因此蒙医传统正骨术是马背民族在长期生产、生活及同大自然、特别是同疾病斗争的实践中利用当地自然资源,自然创造的适合当时社会环境和生产方式、生活习惯以及地理气候的民间的、分散的、独特治疗各类骨折与关节脱位、软组织损伤等一系列病症的正骨治疗方法。到现在已经有三千多年历史了。

记者:这样说来蒙医正骨术是民间的?分散的?

包金山:这门技艺最初是民间的,分散的。自从十三世纪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各部落后,原本在民间分散的蒙医,他们中间的佼佼者大多被召集到成吉思汗的军队里,成为军医。元朝建立后,经济文化的发展和交流,蒙古族民间正骨技术在实践中不断提高,发展。至今已经形成了具有自己独特临床经验和较完整理论体系的正骨学科。

医者仁心智者慧心

记者:内蒙古孛尔只斤(包氏)正骨是蒙医传统正骨中最正宗的吗?

包金山:是主要的代表,但是不能用最正宗来评价,内蒙古孛尔只斤(包氏)正骨术应该是蒙医传统正骨术中的龙头。内蒙古孛尔只斤(包氏)正骨术的创始人是我的曾祖母娜仁?阿柏。她继承了成吉思汗军医的医术,历经二百三十多年的传承,已传至五代。

内蒙古孛尔只斤(包氏)正骨以其独特正骨理念、手法技艺、点穴疗法、正骨器具、接骨蒙药,越来越突出和强化了它的蒙医正骨疗伤功能。我们五代人怀着救死扶伤的信念,医人、医心、医社会,治愈了数以万计的各民族的骨伤患者,为病患及其家属带来了新生和欢乐,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信任和爱戴,在中华传统医学恢弘的殿堂中占有一席之地。

记者:采访您之前,看过一些关于蒙医药方面的作品,很多作品中,认为萨满教对蒙医正骨术的作用是非常大的,甚至一些作品提出,萨满教是蒙医正骨术的来源,对于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包金山:确实如此。孛尔只斤(包氏)蒙医正骨术源于蒙古民族古老的萨满教。因为我的曾祖母,就是创立科尔沁包氏蒙医正骨术的娜仁?阿柏,她就是萨满博。

萨满教是蒙古族的原始宗教,产生于蒙古原始氏族社会,在很长历史时期内,一直被尊为“国教”。蒙医传统正骨术是蒙古族劳动人当中的萨满博在长期生产、生活及同大自然、特别是同疾病斗争的实践中利用当地自然资源,自然创造的适合当时社会环境和生产方式、生活习惯以及地理气候的独特正骨治疗方法。公元十六世纪之后,喇嘛教在蒙古地区传播,萨满教遭受了灭顶之灾,只有科尔沁博在草原上得以生存发展,随着历史的变迁发展。一些萨满博便将博的法术和蒙医药及正骨知识有机结合,更好地为当地人民群众治疗伤病。神医娜仁?阿柏便是其中之一,她顺应自然规律,掌握天地人和的奥秘,利用人与自然的矛盾统一规律,以独特的手法、神奇的疗效,在内蒙古这片广袤的草原上广为传颂,成为家喻户晓的神话。

记者:这也是蒙医正骨术与中医整骨术的区别之一吗?

包金山:这是理念问题的区别,也可以解释为理论基础的区别。更准确的理解应该是,这是蒙医,包括蒙医正骨术不同于其它任何民族医学的区别之一。

记者:那么蒙医方面,就正骨术而言,与中医有什么区别吗?

包金山:刚才我已经提到了一个区别,就是理念区别。中医讲究“阳阴调合”;蒙医以“赫依”、“希拉”、“巴达干”三根的关系来解释人体的生理、病理现象。所谓“赫依”,是指各种生理功能的动力。凡是思维、语言、动作及各脏器的功能活动,都受它支配。如果“赫依”功能失常,则会导致脏腑功能减弱,表现为神志异常、失眠、健忘等。“希拉”有火热之意。机体的体温、各组织器官的热能及精神的振奋等都是“希拉”在发挥作用。“希拉”偏盛,就会发生各种温热病,如口苦、吐酸、神情狂躁等表现。“巴达干”是指体内的一种粘液状物质,具有寒性的特征。“巴达干”的功能失调,除了表现为一般寒性征象外,还易导致水液的停滞不化而出现各种分泌物增多的现象。

就正骨术而言,医治的手法和治疗的形式也都是不同的。蒙医正骨术分整复固定、按摩、药浴治疗、护理和功能锻炼等六个步骤进行,有解毒、舒筋和活血的作用。比如说,手腕外骨折,中医和蒙医的固定方法及辅针方法都是不一样的。当然阶段性治疗效果也是不一样的。

孛尔只斤正骨术应发扬光大

记者:您从医这么多年,获得了很多荣誉。对于荣誉,您怎么看?

包金山:我从1963年开始从医,到现在是45年,确实获得了很多荣誉。获得荣誉,当然很高兴,因为这不仅仅是对我医术的一种认可,更重要的是,荣誉是对我们蒙古族医学的肯定。我获得的荣誉,不单单是属于我个人的,是属于整个民族医学的。

对于我个人来说,最重要的是治病救人,可以帮助到患者解除痛苦,看到患者身体健康,可以为社会多做贡献,我特别满足。

记者:很多和您差不多大的老人,都不再工作了。养花钓鱼,颐养天年,您会不会也有这样的打算?您对您的这门技艺的向下传承有过什么想法吗?

包金山:那种生活确实是一种享受。不过,为患者解除痛苦,为民族医学的发展作贡献,才是我毕生最大的乐趣。我觉得现在的生活也是一种享受。每天早上起床去晨练,吃过早饭,去诊所里为患者治疗,晚上没有患者的时候,就整理蒙医学方面的资料。虽然忙碌了一些,不过我觉得生活很充实。

科尔沁孛尔只斤正骨术是一门传统民族医学,我们应该努力把它弘扬广大,走向世界。现在,我年岁大了,没有那么多精力在各个地方来回跑,所以我要在我有限的时间里把这项技艺传给后人,让广大群众能够享受到这项民族医学的福泽。现在,我的弟子包斯琴在呼和浩特挂牌成立了内蒙古孛尔只斤(包氏)正骨蒙医药研究所,她还年轻,学历也比较高。我希望也相信她能传承成吉思汗的军医精神,发扬救死扶伤的高尚风格,为病人解除病痛,为众多家庭带去安康……

记者手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在和包金山老人的一席谈中,记者深切地感受到了这位民族医学专家对祖国、对事业的一颗拳拳之心。他对记者说,孛尔只斤(包氏)正骨术历经二百年的传承发展,得到了群众的信任与爱戴,并载入了中国医学百科全书,在世界骨科领域中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民族的才是世界的”,祝愿孛尔只斤(包氏)正骨术这门民族医学在中华医学的殿堂里绽放异彩,越做越强。(内蒙古新闻网记者 李东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