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9年3月17日 蒙古颁行八思巴所创新字

By | March 18, 2010 | 总浏览:941

1269年3月17日 蒙古颁行八思巴所创新字

蒙古原无文字,成吉思汗在公元1204年攻灭乃蛮时,掳获乃蛮掌印官塔塔统阿。塔塔统阿是畏兀儿人,精通畏兀儿文。他遵照铁木真的旨意,用畏兀儿字书写蒙古语来教育铁木真的子侄,创制了畏兀儿体蒙古文,或称回鹘体蒙古文。忽必烈认为畏兀儿体蒙古文只是一种文字的借用,不能算作蒙古自己的文字,因而忽必烈在元上都(今锡盟正蓝旗元上都遗址)刚继汗位不久,就决定创制一种供全国统一使用的新型文字。中统元年(公元1260年)命吐蕃著名喇嘛高僧八思巴创制。

八思巴把维吾尔字母拼写蒙古语言,作为蒙古的文字,这对于蒙古文化的提高和国家政令的推行,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元世祖忽必烈命国师八思巴创制蒙古新字,放是八思巴率领一批吐育语文学者重新根据藏文字母改制,仿汉字方体,自上而下拼写,称蒙古新字。蒙古至元六年二月十三日颁行天下,作为官方文字通用。亦称“八思巴字”。

八思巴(1235~1280),本名罗追坚赞。藏族政治家、佛学大师,藏传佛教萨迦派第5代祖师,元代首任帝师。八思巴出身名门望族,自幼聪慧过人,通晓佛学,号称圣童。相传3岁时就能口诵莲花修法,7岁时就能诵读十万字的佛经,8岁能背诵经文,9岁时就在法会上给别人讲经说法,故被称为“八思巴”(“圣者”、“神童”之意)。南宋淳祐四年(公元1244年),八思巴与其弟恰那多吉随伯父萨班赴凉州(今甘肃武威)谒见蒙古窝阔台汗之子阔端。淳祐十一年(公元1251年),应召赴六盘山谒见忽必烈。八思巴以其渊博的学识和谦虚谨慎的美德,赢得了忽必烈的赏识。他备受崇敬,被尊为“上师”。同年,萨班病逝,八思巴继为萨迦派新法王。自宝祐元年(公元1253年)随侍忽必烈,忽必烈及王妃、子女皆从其受密教灌顶,皈依藏传佛教。

元中统元年(公元1260年),八思巴受封国师,“授以玉印”,任中元法主,管理全国的佛教事务。同时,根据道路情况,设置驿站,保证道路的畅通,为元朝中央政府对西藏地区的有效控制和施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也沟通了西藏与祖国内地的经济文化交流。

至元元年(公元1264年),八思巴以国师身份兼领总制院事,管理全国佛教及藏区事务,成为中央政权的藏族高级官员。二年后返藏,为元朝在藏区建立地方行政机构。建立起藏族史上著名的政教合一政权——萨迦地方政权。该政权代表元朝中央政府有效地行使着对西藏地方政教事务的管理。至元六年(公元1269年)返大都(今北京),献所创制蒙古新字——“八思巴字”,颁行全国。次年升号“帝师”,加封“大宝法王”,赐玉印,统领西藏十三万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