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石窟区蒙古文题记考察报告、敦煌莫高窟北区出土蒙古文文献标音释读

By | October 12, 2010 | 总浏览:1,231

敦煌石窟区蒙古文题记考察报告、敦煌莫高窟北区出土蒙古文文献标音释读

最终成果摘要报告

该项目最终成果为《敦煌吐鲁番蒙古文文书释读研究》,专著,也是项目后续研究产生的成果。主要是想全面系统反映丝绸之路边缘地带蒙古文文献第一手资料的全貌,为研究的进一步深入打好基础。

1.该专著由主要内容三章、绪论以及附录等内容结构构成。

绪论部分由敦煌吐鲁番蒙古文文书概观、敦煌吐鲁番蒙古文文书目前搜集整理和研究概况、敦煌吐鲁番蒙古文文书的文献学价值、敦煌吐鲁番蒙古文文书研究所采取的方法及其途径等四个内容构成。

第一章、敦煌石窟区蒙古文题记研究,主要标音释读和汉译敦煌莫高窟、西千佛洞、瓜洲榆林窟、肃北蒙古族自治县五个庙石窟和一个庙石窟、肃南裕固族自治县文殊山石窟等九百余窟的基础上进行的。这些石窟里共发现了五十余处35款题记。按游人题记和宗教题记来分类进行介绍研究。这是敦煌题记类。

第二章、敦煌石窟北区新出土蒙古文文书研究,主要标音释读和汉译敦煌莫高窟北区新出土的68件纸质回鹘蒙古文、八思巴文残件。分回鹘蒙古文公文文书、回鹘蒙古文宗教文书、回鹘蒙古文习语文书、八思巴蒙古文文书四类进行介绍研究。这是敦煌纸质文书类。

第三章、吐鲁番出土蒙古文文书研究,主要标音释读和汉译吐鲁番出土近一百件37类回鹘蒙古文、八思巴文残件。分回鹘蒙古文公文文书、回鹘蒙古文宗教文书、回鹘蒙古文天文文书、八思巴蒙古文文书、近代文书等五类进行介绍研究。这是吐鲁番纸质文书类。

附录部分由词汇索引、参考书目和图版构成。前两项具有工具性功能。图版准备附出近二百份。其中蒙古文文献研究中词汇索引是国外一直沿用的方式。这是反映敦煌吐鲁番蒙古文文献全貌的最全面、最集中的第一手资料,有不少资料图片还是第一次刊布。

2.专著在文献、图片的提供,包含的广度和数量上是空前的。尤其第一、二章中的第一手资料是项目主持人等掌握并一直从事的研究内容之一,国内研究甚少、国外研究几乎为零。

文献以拉丁标音、图片、词汇的旁译和内容的总译、文献情况、环境的介绍描述等的全面,也是空前的。

3.主要采取释读和拉丁音标标音、汉译旁译和总译并结合注释等语文学的方法手段;文献书写的材料质地以及周边环境的描述主要采取考古方法手段;文献年代、种类、名称、书写人等的考据,主要采取历史及综合的方法手段。紧紧围绕文献,实事求是地进行介绍研究,杜绝无中生有,是我们一直坚守的信条。

4.首先,从文献提供的角度来说,其意义是重大的。敦煌吐鲁番回鹘蒙古文文书和八思巴文文书,在蒙古文文书中占有比较大的比重,目前已有早期的文献中已占到了将近三分之二。早期的回鹘蒙古文文书在国内外的收藏,除了敦煌吐鲁番文书外主要有碑文文献和外交文书。八思巴文文书主要是圣旨、懿旨、令旨碑文和纸质上述公文文献,两项相加起来数量不多、比重不高。

敦煌吐鲁番蒙古文文书,在文献种类上是较全面的。主要有回鹘蒙古文文书和八思巴蒙古文文书。涵括了官民、政治经济、军事、宗教等社会各个阶层,反映了当时当地的历史文化。通过文献的研究,可以了解当时的社会体制和制度。

敦煌吐鲁番回鹘蒙古文文书和八思巴文文书,既是敦煌吐鲁番学不可缺少的,又是蒙古学不能够没有的第一手资料。这一文献的深入研究,可以丰富两个著名学科内容,拉近两个国际性学科的联系,促进两个学科共同繁荣发展。

敦煌吐鲁番回鹘蒙古文文书和八思巴文文书的研究,从蒙古语言文学的角度来说具有理论意义。蒙古语经过几百年甚至几千年历史发展,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在开展中古蒙古语或蒙古语历时发展的研究方面总是缺乏第一手资料。因此早期的蒙古语诸种文字文字文献显得特别重要。敦煌吐鲁番回鹘蒙古文文书和八思巴文文书可以弥补此方面的一些燃眉之急,是早期蒙古文献的重要补充。

回鹘蒙古文文书和八思巴文文书是当时蒙古语很重要的文字之一,敦煌吐鲁番文献中具有这两种文字,且有木刻、手写、练书以及壁字题记、楷书行书等等多样性,对于文字演变的研究文字发展史研究、正字法研究等均是不可替代的原始资料。

敦煌吐鲁番回鹘蒙古文文书中有一文学译作《亚历山大一世传奇》的罕见的残件,是蒙古语中对于外国文学作品的最早的翻译成果,弥足珍贵。在佛经译作或创作中,更多的是联首押尾式的蒙古文诗体。这些文献,可给文学研究和翻译研究等领域,提供宽广的素材依据。

因此,对蒙古学和敦煌吐鲁番学以及其他方面的学者,可提供研究的原始依据。

其次,从专著本身的学术价值来说,其价值是较高的。

开拓了边缘性跨学科研究的一个领域。从敦煌吐鲁番学这个学术领域的高度视角,将目前的国内外收藏全部蒙古文文献整合到一起进行系统综合的研究,这将对于两个学科的进一步接触发展会起到一定的作用。某种程度上丰富两个著名学科内容,拉近两个国际性学科的联系,促进两个学科共同繁荣发展。

尝试性地应用了语文学和考古学的手段,增强了可信度。敦煌题记文献和新出土文献是本课题组有关人员几经实地考察的第一手资料。尤其是石窟壁面题记,反反复复、多个角度、借助多种发光体实地释读确认誊录的。因此经过我们亲历考证的文献,应该说可靠性较强,图片处理尽可能达到了清晰。吐鲁番文献虽然没有亲历过目,但有前人释读标音的基础,再加上我们文献释读考证的经验,还有不少新的突破和纠正。

提供的拉丁音标、汉文旁译、汉文总译等,能够面向为更多学者和读者,为他们提供文字的读音、词义和文献的大致意义;书后附有词汇索引和图片。这样可会使国内外学者广泛利用,也会给利用者提供诸多的便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