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满文化在蒙古族医学传承中的作用

By | January 9, 2011 | 总浏览:1,701

萨满文化在蒙古族医学传承中的作用

作者:王珺,车武,张婉,关欣,崔箭

【摘要】 在信仰萨满教的民族中,他们的各种活动都和萨满有一定的关系。萨满之所以在民间有市场并为某些人所拥戴,原始医术功劳不小,萨满本身就是原始医术的践行者。而萨满的这些医术活动,客观上又促成了蒙医学的产生。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的萨满跳神活动,一方面作为萨满教的遗俗,另一方面又被时代赋予了新的意义。文章在对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运用问卷法调查了部分健康人群对萨满治病的认识。当地部分人对萨满表现出的崇敬,反应了他们的宗教信仰,但其特殊的求医方式是与其受教育程度普遍较低、经济生产比较落后等因素紧密相联系的。

【关键词】 萨满 跳神 蒙古族医术

萨满(shamanism)一词出自阿尔泰语系的满-通古斯语族,意为“因兴奋而狂舞的人”。古代北方民族多信仰萨满,认为萨满是沟通人和神的中介者,是氏族的智者、部落的首领、祭祀的祭司、祛病的巫师、占卜的卜师等。萨满多数都是病愈的人来充当的,如不许愿当萨满,病就不能好。今天,表面上看萨满教文化似乎濒临消失,然而一些萨满文化的保护者,却依旧通过许多渠道传承着古老的萨满教文化,使它们在新的历史时期发挥着其他文化不可取代的作用。

萨满的表现形式,由于地域、民族、氏族的不同,而各有所异。正宗的跳大神,应该是很隆重的事,要有特定的穿着,拿着手鼓,唱着特殊的神调,而且跳神的时间、房间的布置、气氛的渲染都有严格的规定。前郭尔罗斯农村的蒙古族也有信萨满的习惯。凡有了大病小病,人们会直接去找萨满跳大神儿来治[3]。萨满做法时,虽然也会全身发抖,做出一些高难的动作,但是已经没有那么多讲究,做法时也不穿什么特别的服饰。

1 前郭尔罗斯蒙古族人求医行为的田野调查及思考

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至今仍流传着萨满跳神活动[3]。不过,现在的萨满跳神虽同原始萨满教有着先天的联系,但又存在着很大的不同。众所周知,不同文化和宗教信仰将影响人们对疾病的认识及病人的求医行为。本部分就以在调查中所得的案例以及回收的有效问卷结果进行考察与分析,探讨蒙古族文化和宗教因素对当地人求医行为的影响。

1.1 问卷调查情况分析共调查37户,有效问卷56份,其中男35例(56.5%),女21例(43.5% )。

1.1.1 方法采用自制的问卷,对吉林省前郭县蒙古族部分正常人进行了调查。问卷包括18个问题,分为两部分:对萨满教(萨满)的信仰情况,患疾病时寻求萨满帮助的情况。

1.1.2 结果信萨满教的情况:在56例被调查者中,44例(78.6%)信或者部分信。其中男性28例(80%),女性16例(76.2%),男女性别间差异无显著性。但是,不同的受教育程度与信教之间差异有显著性,并呈负相关。见表1。表1 信仰萨满教的调查结果例

患病时寻求萨满帮助的情况:寻求萨满帮助的比例,男、女间无显著差异,但患精神疾病时高于患躯体疾病时。见表2表2 患病时寻求萨满帮助的调查结果例(略)

对萨满帮助能否解决疾病问题的认识:患躯体疾病与精神疾病时的认识无显著性差异。见表3。表3 对萨满能否治疗认识的调查结果(略)

对萨满能提供何种帮助的认识:在寻求萨满帮助的人中,认为患病后萨满能帮助治好病人,患躯体疾病时与精神疾病时的认识有差异。见表4。表4 对萨满能提供何种帮助的认识调查结果例(略)

1.2 定性分析

1.2.1 跳神治病是萨满的重要宗教活动,基本上是唯意志的精神疗法萨满企求在剧烈的跳神念唱活动中,达到神灵附体的境地,基本表现为浑身颤抖、进入恍惚状态。得到神的启示后,解释病因,最后跳神舞送神。通过以下的调查、分析来探讨家乡跳神活动的意义、属性及与萨满教之间的关系。

作者在吉林省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几个村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查、访谈。基本情况如表5~6所示。表5 请神人基本情况,表6 跳神人基本情况(略)。

1.2.2 跳神之效果案例一,病人已下地做农活,身体很好。案例二,病人被跳了5天后,没什么改变。案例三,病人已恢复正常,且出马做大神。案例四,现在仍不时要请神来跳。

1.2.3 跳神的作用萨满跳神是有宗教功能、祭祀功能、医病功能及娱乐等功能。上述介绍的萨满跳神的目的仅是医治病人,且只是辅助手段。在调查中,病人们出现病状时,都是先去医院做一些检查,并按诊断服药(如需要),如长期不见效则请神;有些情况是医院没检查出任何病预兆而病人仍旧感觉不舒服或出现某种不正常的现象,这时也会请神,再有就是家里贫穷、无钱医治却又不愿意毫无作为的。因而从这个意义上说,它的目的很明显地为了追求心理的安慰与平衡,是老百姓驱邪治病的普遍作法,作为求医后的补充手段。

2 萨满文化在蒙古族医学传承中的作用

萨满教自古以来在蒙古民间声望很大,做为一种文化现象,它在人们意识中存在已久。《蒙古秘史》《史集》等古代史料就有萨满巫师治病的记载。因此,蒙医学与萨满教有着密切的联系[4]。

2.1 萨满是原始医术最合适的传承者萨满大多反应敏锐,接受能力好,逻辑性强,预见准确,原始蒙医药知识自然地也就为他们所掌握利用。“萨满医疗”可分为药物治疗和精神治疗。精神治疗自然好理解,此外,萨满们还以一种变化的意识状态与动、植物及整个大自然交流。他们了解很多有关植物的专业知识,尤其针对不同的疾病如何准备和使用不同药物的知识,所以也可以对患者进行药物或其他物品(如火)治疗[5]。

2.2 萨满信仰与古代蒙古医药知识同时、交错产生在医巫不分家的古代社会,萨满文化促成了早期蒙医药的发展。古代蒙古人以萨满教的教理作为遵循的精神力量和衡量事物、认识客观世界的依据。古代蒙医学的萌芽在萨满手中,与原始萨满教及其原始自然观充分结合渗透,促进了古代蒙古医学的进一步发展。比如,在萨满的信念中,火仅次于天地的位置,他们把火视作圣洁的象征,认为火具有去污除灾的能力。每年都对火神举行隆重的祭祀活动。萨满教这种关于火的朴素认识与民间流传的由于火的温热刺激使身体其一部位病痛得到缓解或治愈的实事相互联系,促进了传统蒙医热薰、热熨、火炙等热性外治疗的发展。

2.3 掌握医术可以使萨满获得更多人的拥戴古代萨满治病虽然以精神疗法为主,或表现着迷信色彩,但他们使用的各种外治疗术和动物内脏治病等许多方法是符合蒙古祖先们的自然环境及生活习惯的独有的创造。如:“野兽肝脏治眼疾”“野兽胆治炎症及手跳脱甲症”“熊胆治咳嗽、火眼、心火上攻”“老呱眼树皮熬水洗或喝,治疮伤口”等。古代萨满之所以取得广大人民的信仰拥戴,原始医术是一个重要原因。

2.4 古代蒙古族萨满教势力颇盛,医学在很大程度受萨满影响蒙古族萨满教巫师有向长生天奉献全羊牺牲时吟唱的告祭祷文,据说,告祭时萨满巫师必须把一只羊身上的每个骨骼名称都要报告出来。实际上,这是古代蒙古人用宗教仪式来概括骨骼解剖学的最早尝试。萨满固然有阻碍医学的一面,但其施以草药并进行热敷、放血和各种巫祝、祷词等特殊的心理疗法,比原始人类的本能性医疗活动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尽管这种心理疗法有许多迷信和不合理的成分。诚如马林诺夫斯基所言:“巫术表现给人的更大价值,是自信力胜过犹豫,有恒胜过动摇的价值,乐观胜过悲观的价值”[5]。

2.5 萨满舞蹈舞蹈有时也被萨满用来给患者治病。蒙古族安代舞是蒙占族萨满医治某种精神病症的一种方法。传统的安代舞由萨满主持,患者头披红布,坐于场地中央,由两位艺人一唱一和地询问和回答病情,其余的人随之歌舞起来,唱词多与心理治疗方而的内容有关。接着萨满将病人的头巾揭去,引导病人起舞,融于族众之中。整个氛围和舞者的情绪对安抚患者具有积极作用。这既是一种心理疗法,也是一种运动疗法。载歌载舞,娱神娱人地抒发获得精神力量后的喜悦心情,对于治疗因恐惧、迷惑、过失感等心理因素引起的精神抑郁症很有疗效。而且,通过活动四肢和关节,使血脉通畅,亦有强身健体之效[5]。

3 结论

原始萨满教在一定程度上对蒙医学的发展起了积极的促进作用。原始萨满医术的不少内容是古代蒙医学的主要组成部分,有其独到之处。

现在的“跳神”仪式,在服装、道具、仪式、唱词、程序等形式上发生了变化,但仍具有一定娱乐功能和医病功能,是遗俗被现代化的结果。

萨满“跳神”习俗可以与科学“美美共美”:科学与宗教虽然很不同,与艺术在许多方面也有深刻差异,却很少因此产生激烈对抗。所以,一方面要批判性地界定它们在造福人类方面的特殊功能,划出它们的活动范围;另一方面建设性地揭示它们在关爱人的生活和正当利益方面的内在相通,从而使他们各司其责、“各美其美,美美共美”。

在多数仍存在着萨满治病这种特殊求医方式的地区,当地人受教育程度普遍较低,而且较贫穷。此外,医生少、患者及家属缺乏医药知识也是导致患病后求治于萨满的重要原因。

现在仍存在的问题是尽快寻找到使萨满技术结合到医疗实践中去的好的方法。而关于这一点,我们并没有现成的模版。希望在未来的几年中,我们能够就如何在实践中应用这种方法进行探索,得出好的方法,使这一古老的文化形式在新的时代里继续发挥着自己的积极作用。

参考文献
[1]富育光.萨满教与神话[m].沈阳:辽宁大学山版社,1990:1.

[2]乌丙安.神秘的萨满世界——中国原始文化的根基[m].沈阳:辽宁大学出版社,1990:270.

[3]王迅.郭尔罗斯考略[m].沈阳:辽宁民族出版社,2002:277.

[4]琪格其图.现代蒙医学[m].沈阳:辽宁民族出版社,2002:23.

[5]博·阿古拉,萨仁图雅.论蒙古族原始萨满医术[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1998,4: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