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认识和保护蒙古族萨满教文化

By | November 17, 2011 | 总浏览:1,417

正确认识和保护蒙古族萨满教文化

蒙古族萨满教信仰历史悠久,内涵丰富,包括自然崇拜、图腾崇拜和祖先崇拜,有自己独特的思维方式和世界观。萨满教信仰与蒙古族的文化艺术、道德法律、政治哲学、民俗风情、医药卫生关系密切,蒙古族的一些文化传统就是建立在萨满教信仰的宇宙观和哲学观念的基础之上。如果将萨满教仅仅看做一种迷信,那么我们有可能将祖先所创造的一些具有较高文化价值的民俗知识和精神财富当做糟粕抛弃掉,这是一种既对不起祖先又对不起后代的不负责任的态度。我们对萨满教应一分为二地看待,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以发展的眼光来传承和保护。

蒙古族萨满教的文化价值

在我国,经历了几次政治运动之后,人们几乎在萨满教和迷信之间画上了等号。不仅在一般民众的观念中是这样,就是在政界官员甚至一些老一辈学者的头脑中,也把萨满教看做是一种愚昧、落后、需要破除的迷信。然而,根据调查研究的结果,萨满教信仰与蒙古族的文化艺术、道德法律、政治哲学、民俗风情、医药卫生关系密切,蒙古族的一些文化传统就是建立在萨满教宇宙观和哲学观念的基础之上。如果将萨满教定位于需要破除的封建迷信,那么我们有可能将蒙古民族代代传承下来的一些传统民俗文化看做封建迷信来消除掉。

蒙古族的萨满教哲学是在蒙古族先民认识自然、改造自然、适应自然的生活实践中自发产生的带有直观性、混沌性、类比性等特征的综合思维体系。正是在这一点上,萨满教哲学有别于佛教等高级形态的宗教哲学。然而作为一种萌芽状态的哲学形态,萨满教哲学自有它的文化意义和思想价值。

有学者曾提出:“在宗教意识控制人们思想和行为的时代,文化的综合凝聚体是宗教。人类的一切文化表现,如社会组织、生活方式、艺术、世界观、观察自然现象的眼光、力图征服环境的巫术活动等,都与宗教意识、宗教活动发生有机联系。”在萨满教得以产生的那个历史时代,信仰萨满教的民族集团的思维模式和世界观遵循着宗教和神话合二为一的混沌律。在这种世界观中,自然知识、宗教观、艺术形象、道德法律规范、民俗惯制、文学创作、政治理想以及医学知识的萌芽,以奇特的方式交织在一起。它建立在对世界感性的形象的认识基础上,建立在把人和社会关系的特性挪用到自然界,把人本身与自然事物相类比的基础上。它是人对周围世界的关系的前理论形式。在萨满教哲学世界观的意识形态背景下,信仰萨满教的各少数民族都创造出一整套与其生存环境相适应的物质和精神文化体系,并从中细分出文学、艺术、医学等具体的文化形态。由于萨满教的综合思想体系中隐藏着生命力较强的一套哲学思想,所以它和信仰该宗教的各少数民族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各种社会文化体系发生了紧密的联系。

一分为二地看待蒙古族萨满教的文化价值

我们对萨满教必须要一分为二地看待,否则很容易得出一些极端而片面的结论。萨满教中既有封建迷信的糟粕,又有民族文化甚至民间科学的精华。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才是我们对待萨满教的正确态度。在萨满教的庞杂体系中,确实蕴含着不少值得挖掘的民间民俗文化财富。有些国家的学者和科学技术人员已经开始从萨满教中挖掘出一些值得现代人借鉴的合理因素。美国及其他一些西方国家的人类学者、心理学者、宗教学者、医生等等,抓住了萨满医疗中的某些有效手段,进行医疗实验,一时声名大振。

在国内,挖掘萨满医术,使其和现代医学相结合方面,现为内蒙古哲里木盟整骨医院医生的包金山作出了很大贡献。他将具有200多年历史的包氏萨满整骨术和现代医学相结合,根据自己的临床实践对祖传萨满整骨术进行了科学的剖析与研究,并写出了《整骨知识》、《祖传整骨》、《包氏祖传蒙医整骨学》等医学专著。这是民俗知识和科学知识相结合的很好的尝试。据包金山介绍,过去萨满接骨治病时,往往运用气功或跳神等方法。在科学技术不发达的时代,由于对疾病缺乏仔细的观察,对自然现象缺乏必要的了解,同时也无相应的治疗措施,因而用自然现象解释疾病的理论是较难被人们所接受的,而用鬼怪作祟等神秘原因来解释倒更容易被人们所接受。随着人们对神秘治疗的日益依赖,在实践活动中也产生了一系列的精神和气功等疗法。如萨满治疗骨折之前,用手指将马奶酒弹指朝上敬天、朝下敬地,然后食指蘸满酒不断洒向病人,再进行治疗。还有的萨满在治疗期间,口中喃喃地念着咒语,同时双手迅速按摩治疗病人。这些实际上都是一种在精神上分散患者注意力和思维的方法。病人陶醉在萨满虔诚的自言自语中,便忘了自己的患处,消除了紧张,浑身肌肉放松,有助于治疗骨折。可见,来源于萨满医术的整骨术中,蕴含着许多被神秘的宗教伪装所掩盖的科学道理。

萨满教作为一种古朴的自然宗教,毋庸置疑地蕴含着一定的合理因素。萨满巫术虽然对神秘领域一见倾心,但这却是对人类有限认识的补充。它诱导着人们寻找神秘背后的规律,这种探求精神是值得肯定的。在千百年来的人类生产和生活实践中产生的萨满文化中的一些古老科学因素,对今日的现代科学也有借鉴作用。如萨满医术中固有的心理疗法完全可以和现代西方医学中的心理咨询、心理热线等文化精神医学进行跨时代的世纪对话。有些精神性疾病,如被称之为“巫病”的疾病现象,用现代医疗手段无法治疗,而萨满医术却对其起到控制或治愈的作用。在这一点上,萨满医术可以补充一些现代医学的不足。所以,我们应正确地对待萨满医术的消极性和积极性,不能够只看到它的消极性而以偏概全地全盘否定萨满医术。用“一分为二”的观点分析和评价萨满医术,才是我们所应该采取的科学态度。

肯定萨满文化的合理性的同时,我们也要弄清“假萨满”和“真萨满”的区别,不能以少数假萨满的骗术为例,完全否定萨满所具备的巫术本领。在萨满队伍中也存在鱼龙混杂的局面,所以必须要区别对待真假萨满。这也是我们评价萨满教是否“迷信”时需要把握的重要问题。

包括萨满巫术在内的宗教巫术并非是各种迷信的拙劣聚集。萨满文化是一个值得去探险开发的人类文化“大陆”,它所蕴含的科学、文化、艺术要素实际上不低于其迷信的要素。由于萨满教中蕴含着一定的科学要素和合理成分,所以具有很强的生命力,它经过历代的文化竞争、淘汰,至今仍被保留下来了。萨满教的世界观是经过时间的考验才被接受并获得恒久性、稳定性和生命力的,而非靠骗术幸存下来的低级迷信。如果将萨满教仅仅看做一种迷信,那么我们有可能将祖先所创造的一些具有较高文化价值的民俗知识和精神财富当做糟粕抛弃掉,这是一种既对不起祖先又对不起后代的不负责任的态度。

以发展的眼光保护蒙古族萨满教文化

对传统文化的保护与继承的意识,体现了我们对传统文化的重视程度。但是对传统文化的保护不应该只局限于保护历史文物等有形文化遗产及一些精英的文化,对于各种民间文化及无形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也应给予关注与保护。蒙古族萨满教文化作为人类文明进程中的一种精神文化表现形式,不仅反映着人们对客观物质世界的认识,还反映着人们早期时代的审美意识和审美追求,是我们探索蒙古族先民及后代审美心理和艺术特征的线索之一。在当今社会中,这种由民众传承的各种古老文化表现形式会随着时代的变迁而淹没在文化的记忆里,需要我们加倍珍视。保护蒙古族萨满教文化,对于保护我国多民族的人类文化多样性,对于发挥民众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对于人类的可持续发展都具有重要意义。

不过,任何民族对待自己传统文化和文化遗产的态度往往是矛盾的、复杂的。既想原封不动地保存传统文化,留有自己民族文化的特色;又想与时俱进,放弃文化传统和遗产,融入“现代”文化。然而,所谓的“传统”都是在社会历史发展的过程中逐渐形成的,任何民族的传统文化都是在不断创新的过程中逐步地累积而形成的。把传统文化看做完美无缺、一成不变的观念本身是一种错误的观念,在文化遗产保护的实践中应不断克服这种守旧观念,用发展的眼光来对待,而不是以“保存”、“保护”的名义来阻挡民族文化朝向现代化方向的合理发展。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