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新闻

蒙古学

蒙古学是研究蒙古民族社会、经济、政治、军事、文化、科技等领域的历史发展及其规律的一门学科。13世纪蒙古族的振兴,使当时欧洲、亚洲的许多学者、传教士、商人与使臣记载了有关蒙古族的历史文化,留下珍贵的史料。18世纪后半叶开始,德、法、英、俄、美及日本等国对蒙古族的历史、语言、文学及风俗习惯进行了广泛而深刻的研究。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蒙古学迅速发展成为一门国际性的学科,蒙古学专家还倡议建立了国际蒙古学学者协会,参加协会的会员遍布世界上60多个国家和地区。

外语在蒙古国的较量

外语在蒙古国的较量2005-02-23 00:02james brooke/文 邵洁/编译 《纽约时报》 美国哈佛毕业的蒙古国总理在推行蒙英双语制,曾希望将英语升格为官方语言,但遇到了阻力。曾被定为蒙古的官方外语的俄语正在走下坡路。但,学汉语正在蔚然成风。 “daddy shark,mom shark,and sister shark(鲨鱼爸爸,鲨鱼妈妈,鲨鱼姐姐)……”在蒙古国乌兰巴托莲花儿童中心充满阳光的教室里,10岁的乌兰塞瑟格正在寻找合适的英文单词给衣服图案上尖牙利齿的鱼取名字。这一切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体现突如其来的国家新政。 即使是在首都乌兰巴托的边缘地带,那里只有肮脏的小路、简陋的小棚屋和牧人居住的圆顶毡篷,仍能听见幼儿口中说着英文。蒙古正努力使英语成为自己的第一外语。 新加坡是蒙古的榜样 这是一个夹在俄罗斯和中国之间的”三明治”,被一望无际的空旷大草原包围。”新加坡是我们的榜样。”蒙古总理额勒贝格道尔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这位总理的美式口语得益于他在哈佛大学的留学经历。

《中国蒙古学》杂志创刊

新华网呼和浩特11月14日电(记者阿斯钢)经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批准,《中国蒙古学》杂志在内蒙古自治区首府呼和浩特市创刊。由内蒙古社会科学院主办的《中国蒙古学》杂志将从2005年起与国内外读者见面。《中国蒙古学》杂志是在原有的《蒙古语言文学》杂志的基础上创刊的。创刊于1954年的《蒙古语言文学》杂志,不但是内蒙古自治区成立后的首部关于蒙古语言文学学术期刊,而且也是中国第一个少数民族语言学术理论期刊。到目前为止,《蒙古语言文学》杂志已出版195期,发表学术论文2700篇,总字数达到2000万字。其中,用蒙古语文撰写的文章占95%,从英、俄、日、汉等文字翻译的文章占5%。 《蒙古语言文学》杂志创刊50年来,积极宣传中国的民族语言文字政策,在促进蒙古语言文字的学术和规范,以及中国国内的蒙古语言基础语音、标准音的制定、新名词研究和普及、蒙古语地名规范化、蒙古语古籍的搜集整理等方面做了许多开拓性的工作。 新创刊的《中国蒙古学》杂志将在原有的基础上,保持以往的风格,同时,全面反映世界蒙古学的发展趋势,在更高的层次上发展蒙古学各个领域的研究成果。(完) 来源:www.xinhuanet.com2004年

在大连发现成吉思汗家谱

来源:news.sohu.com2005年01月22日03:14/半岛晨报 晨报讯(记者栾晓婷)昨天,成吉思汗第36代孙包涵作客大连理工大学,将成吉思汗家谱第一次公示于世。“家谱编成后,原来每个本家各有一本,因为年久散失,就我所知到目前只剩下这一本了。”包涵小心翼翼地翻阅着发黄的家谱说,成吉思汗家谱是成吉思汗第34代孙扎木沙用蒙古文字撰写的,完成于1930年。家谱中记载了成吉思汗36代后裔中千余人及后代所居的辽宁彰武县养息牧牧场的简历(包括内部的管理机制、官员名单、职责、上缴供品等大事记),对研究成吉思汗家族和蒙古文化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包涵说,家谱的原保管者扎木沙老人去世后,其侄孙(包涵的本家兄弟)委托他继续撰写家谱,于是家谱才被他从彰武县带至大连。承担撰写家谱任务的数十年间,包涵一直潜心求索,不断收集大量关于成吉思汗家谱方面的资料,并对家谱中某些空白、断代进行了补遗。当了解到近年来蒙古族历史文化得到进一步发掘,尤其是2003年出版的彰武县民族志已将成吉思汗家谱准确编入有关章节后,包涵决定让这本成吉思汗家谱公示于世,使蒙古族家族文化得到更好传承。 查看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