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论著

《中国蒙古学文库》为传播民族优秀文化作出巨大贡献

蒙古民族是祖国大家庭中的一个重要成员,以英勇勤劳著称于世,并具有悠久的历史文化。特别是从公元13世纪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各部、建立蒙古汗国和忽必烈建立元朝以来,蒙古族对中国和世界历史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在几百年的社会发展过程中始终与全国各族人民一道,共同推动着祖国社会发展和创造出光辉灿烂的文化。 蒙古族悠久的历史文化在中外文献中多有记载,引起了许多中外学者的研究兴趣,所以在20世纪50年代的世界文化发展史上形成了一门世界性的学科,就是蒙古学。在蒙古学最初的发展历程中,以研究蒙古族语言、文字、历史为主,20世纪80年代后,研究范围开始突破,形成了研究蒙古族哲学及社会思想史、军事思想史、经济史、文化史、教育史、科技史、法制史、蒙医、兽医、人口史、宗教史、民俗、音乐、美术、体育等30多门分支学科。 在我国蒙古学研究不断深入发展的形势下,1987年,自治区有关部门的一些老同志发现,蒙古学研究是内蒙古自治区社会科学研究中的明显优势和特点,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事业的组成部分,故提议编写《中国蒙古学系列丛书》,并组织人力开展了有关资料的收集和整理工作,相继编纂出版了一些研究成果。 1995年,《

成吉思汗竖立石碑

      1818年,俄国的《西伯利亚通报》上首次报道了世上存有一块刻有“东方文字“的巨大的花岗岩石碑。此碑是在蒙古东北部(今俄罗斯境内额尔古纳河的支流乌卢龙贵河上游乌儿墨儿河附近)乌鲁古伦河(蒙古的古鲁伦河)的右部支流,两条小溪基尔基尔河和小昆堆河上发掘到了某些遗址,在距这些遗址5公里远的地方,逆河而上,在古代库尔干(公元前1500年左右,南西伯利亚印欧人活动的地域)附近发现一块带有回鹘蒙古文(即畏兀儿蒙古文)碑文的“花岗石”。随后运往涅尔琴斯克(尼布楚),运送过程中,此碑被横向折断。该碑在1829年被送往彼得堡市,并保存在财政部,1839年,该碑在一个工业产品展览馆陈列,这次展览闭馆之后又被运往科学院,现保存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市艾尔米塔什博物馆里。 成吉思汗竖立石碑 俄罗斯圣彼得堡市艾尔米塔什博物馆 一、铭文解释过程       此碑呈盘状花岗岩,高1.99米、宽64.97米、厚22厘米。牌文用“回鹘蒙古文“即畏兀儿蒙古文,碑文共五行,此碑无题识、不著年月日。1881年起,第一次释读尝试是由几位布里亚特喇嘛作出的,他们释读出了其中的几个字,包括成吉思汗的名字,还曾由一位叫作宛西科夫

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已出版图书目录(截至2019年3月)

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已出版图书目录(截至2019年3月计240种3599册) 一、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档案丛刊(20种889册) 1.《庚子事变清宫档案汇编》(影印),18册,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年7月。 2.《清宫热河档案》(影印),18册,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承德市文物局合编,中国档案出版社,2003年8月。 3.《清宫普宁寺档案》(影印),2册,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承德市普宁寺管理处合编,中国档案出版社,2003年8月。 4.《清代中南海档案》(影印),30册,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西苑出版社,2004年1月。 5.《清代军机处电报档汇编》(影印), 40册,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年9月。 6.《清嘉庆朝刑科题本社会史料辑刊》(排印), 3册,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暨中国社会史研究中心、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天津古籍出版社,2008年1月。 7.《葡萄牙外交部藏葡国驻广州总领事馆档案(清代部分·中文部分)》(影印),16册,澳门基金会、葡萄牙外交部档案馆、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澳门大学图书馆编,广东教育出版社,2009年11月。 8

对地域文化研究与地方学建设的阐述和探寻

   ——以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为例 徐进昌 闫甚普 摘要: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成立十四年来,由上都文化研究出发,对所在地锡林郭勒的地域文化和国内外地方学建设与地域文化研究给予了高度关注,多方阐述了锡林郭勒文化和地方学建设的整体进展与理论框架。 地方学作为一个学科还在一个拓展与探寻的阶段。多年来,我们在研究上都文化与上都文化学的过程中,追溯和延伸了对地方学与地域文化的理论探讨。我们的地方学与地域文化的理念是:把地区作为特定的范畴进行综合研究,作为一个学术体系,探索地区特有的属性和衍变的过程,预测和推动地区的良性发展。地方学框架下的地方历史文化、社会经济、社会发展、地理风情都应该从地域文化的视角切入,展示地区独特的属性和风采。 目前的地方学与地域文化学术队伍,大体可以分为学院派与草根派,两大体系。以北京学为代表的属于学院派。以高等学府或科研所为依托,起点高,影响面广,实力强,成为地方学建设的旗帜。学院派有温州学、晋学、杨州学、三峡学、红山文化、敕勒川文化等。以鄂尔多斯学为代表的属于草根派,以故土的民间社团和文化人为依托,扎根当地,基础稳固,面对故土和乡亲,爱家乡与爱文化同在,成为地方学建

亦邻真:当之无愧的国际蒙古学界大学者

内容摘要:他一生的绝大部分时间,都献给了《元朝秘史》的研究和畏兀体蒙古文复原工作。奠定亦邻真在蒙古史学地位的经典之作《〈元朝秘史〉畏兀体蒙古文复原》,就是他将历史学与语言学结合的典范。他在蒙元史、中国北方民族史研究领域开辟了利用多种文字史料、语言学与历史学相结合、微观考证与宏观探讨相结合的研究道路,为我国乃至世界蒙古学事业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亦邻真去世后,他的学生们整理出版了《亦邻真蒙古学文集》,他的藏书被捐赠给了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而他培养的很多学生,已经成为蒙古史研究的前沿学者。这是我国第一部对蒙古文史籍进行全面科学整理研究的学术著作,代表了目前国内外《蒙古源流》研究的最高水平,具有开创性的范本价值。 关键词:研究;复原;蒙古文;亦邻真;元朝秘史;蒙古族;中国民族;出版;中国蒙古史学会;学术 作者简介: 亦邻真,又名林沉,蒙古族,历史学家和语言学家,曾任中国蒙古史学会副理事长、中国元史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民族史学会副理事长、中国民族古文字研究会副会长等职。他一生的绝大部分时间,都献给了《元朝秘史》的研究和畏兀体蒙古文复原工作。 2009年12月20日,在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联合中国

内蒙古自治区蒙古语文事业改革发展40年

改革开放40年来,在党的民族政策的光辉照耀下,在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内蒙古自治区全面贯彻落实党的民族语言文字政策,颁布实施了《内蒙古自治区蒙古语言文字工作条例》《内蒙古自治区社会市面蒙汉两种文字并用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形成了以贯彻落实党和国家的民族语文政策以及《内蒙古自治区蒙古语言文字工作条例》为主线,以“创新管理、分类指导”为原则,以蒙古语言文字法制化、规范化、标准化、信息化建设为主要内容的蒙古语文工作格局,切实保障蒙汉两种文字在内蒙古自治区的平等地位,充分发挥蒙古语言文字为内蒙古自治区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服务的作用,推动蒙古语文事业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  大力推进蒙古语文事业发展法制化建设 2005年自《内蒙古自治区蒙古语言文字工作条例》(以下简称《条例》)颁布实施以来,内蒙古自治区根据党和国家对民族语文工作的部署要求,结合自治区民族工作实际,全面推进蒙古语文工作条例的贯彻落实,深入开展《条例》贯彻落实情况的监督检查,并对《条例》以及《内蒙古自治区社会市面蒙汉两种文字并用管理办法》部分内容进行了修改完善。2014年,自治区下发了《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社

乌珠穆沁文化是游牧文明的瑰宝

    徐进昌 殷继红 题记 茫茫苍苍的乌珠穆沁草地,并不是荒原。金斯太洞穴、突厥石人、哈拉金戈壁、金界壕、乌里亚斯太山、半拉山、集惠寺显示了草原的古文明和近代人类活动的印迹。突厥、匈奴、辽、金的强势发展,成吉思汗在合阑真沙陀一带的鏖战和壮大,显示了乌珠穆沁草原在中华文化史上的独特魅力。乌拉盖河流域的这方热土,祖国地图鸡脖子地带的蒙古族游牧部落,创造了独特的乌珠穆沁文化,传承绵延,成为现代中华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成为有独特风韵的地域文化。   莽莽苍苍的锡林郭勒大草原给长城以北的广袤大地披上了浅浅的绿装。千里原野尽荒草,不见人烟只见狼。这片塞外的绿野,自清朝渐有开垦以来,增添了一些集聚住地,但茫茫草地仍然保留着游牧生活的习惯。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几个世纪以来,繁华的集市,巍峨的宫殿,都在草原的千里之外。 一个生活在锡林郭勒草原东北部乌拉盖河流域的古老民族,一个由种植葡萄的遥远的阿尔泰地区迁徙而来的蒙古族部落,上千年来,游牧迁徙,造就着自己的生活,孕育着自己的文化。现代文明需要追溯它们的前身和后续,寻求乌珠穆沁文化的由来和发展。 乌珠穆沁文化的初步探寻 文化是人类的

对地域文化研究与地方学建设的阐述和探寻

 ——以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为例 徐进昌 闫甚普 摘要: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成立十四年来,由上都文化研究出发,对所在地锡林郭勒的地域文化和国内外地方学建设与地域文化研究给予了高度关注,多方阐述了锡林郭勒文化和地方学建设的整体进展与理论框架。 地方学作为一个学科还在一个拓展与探寻的阶段。多年来,我们在研究上都文化与上都文化学的过程中,追溯和延伸了对地方学与地域文化的理论探讨。我们的地方学与地域文化的理念是:把地区作为特定的范畴进行综合研究,作为一个学术体系,探索地区特有的属性和衍变的过程,预测和推动地区的良性发展。地方学框架下的地方历史文化、社会经济、社会发展、地理风情都应该从地域文化的视角切入,展示地区独特的属性和风采。 目前的地方学与地域文化学术队伍,大体可以分为学院派与草根派,两大体系。以北京学为代表的属于学院派。以高等学府或科研所为依托,起点高,影响面广,实力强,成为地方学建设的旗帜。学院派有温州学、晋学、杨州学、三峡学、红山文化、敕勒川文化等。以鄂尔多斯学为代表的属于草根派,以故土的民间社团和文化人为依托,扎根当地,基础稳固,面对故土和乡亲,爱家乡与爱文化同在,成为地方学建设的

“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中内蒙古与蒙俄文化交流研究

作者:王启颖 加强与周边国家的“民心相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目标之一,也是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的应有之意。内蒙古作为我国向北开放的重要窗口,既是我国与俄蒙开展经济合作的通道,也是对外宣传国家形象、传播中华文化的前沿。内蒙古应立足自身优势,通过开展与俄蒙的文化交流与合作,不断增信释疑,加深三国民众间的相互了解,以民心相通带动经济联通,为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奠定良好的民意基础。 一、加强内蒙古与俄蒙文化交流具有重要现实意义 (一)有利于促进内蒙古与俄蒙的经贸往来。目前,蒙古国与俄罗斯分别是内蒙古第一大和第二大贸易伙伴,2016年内蒙古对外贸易总额为117.01亿美元,其中与蒙古国贸易额为28.07亿美元,与俄罗斯贸易额为27.73亿美元,二者占内蒙古对外贸易总额的47.69%。经贸往来往往伴随着人员的交流和文化的碰撞,商品、经营者都是文化的载体,是一个国家的文化表达,我们可以通过一个国家的商品形态、特性以及经营者的做事风格、行为品质了解该国的文化,所以,积极推动内蒙古与俄蒙的文化交流,可以对彼此的传统、习俗、礼仪、法律法规等有进一步的了解,从而在经贸往来中做到遵纪守法、有的放矢,推动内蒙

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与美丽内蒙古建设

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是人类社会永恒的夙愿和追求。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我们要建设的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既要创造更多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也要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报告还强调推进绿色发展、着力解决环境问题、加大生态系统保护力度、改革生态环境监管体制,提出了建设“富强民主和谐美丽”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奋斗目标,为“现代化强国”添加了“生态标签”,树立了“绿色标杆”。  一、“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内涵及意义 人与自然是命运共同体、利益共同体,与自然的和谐共生是人类得以生存、发展的基本法则。而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基础在于“共生”。这就意味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要始终遵循大自然的存续规律,在生产、生活方式上形成一个与自然生态环境和谐共处、共生、共荣的相互依存关系。人类既是大自然的产物,同时也是自然资源的依赖者、攫取者和主宰者,人类一切生产生活资料,甚至是精神文化资源,几乎都源于大自然的恩赐。但是随着社会生产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和科学技术的迅速发展,人类向大自然所攫取的东西越来越多,尤其是在工业化、 产业化 、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