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论著

亦邻真:当之无愧的国际蒙古学界大学者

内容摘要:他一生的绝大部分时间,都献给了《元朝秘史》的研究和畏兀体蒙古文复原工作。奠定亦邻真在蒙古史学地位的经典之作《〈元朝秘史〉畏兀体蒙古文复原》,就是他将历史学与语言学结合的典范。他在蒙元史、中国北方民族史研究领域开辟了利用多种文字史料、语言学与历史学相结合、微观考证与宏观探讨相结合的研究道路,为我国乃至世界蒙古学事业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亦邻真去世后,他的学生们整理出版了《亦邻真蒙古学文集》,他的藏书被捐赠给了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而他培养的很多学生,已经成为蒙古史研究的前沿学者。这是我国第一部对蒙古文史籍进行全面科学整理研究的学术著作,代表了目前国内外《蒙古源流》研究的最高水平,具有开创性的范本价值。 关键词:研究;复原;蒙古文;亦邻真;元朝秘史;蒙古族;中国民族;出版;中国蒙古史学会;学术 作者简介: 亦邻真,又名林沉,蒙古族,历史学家和语言学家,曾任中国蒙古史学会副理事长、中国元史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民族史学会副理事长、中国民族古文字研究会副会长等职。他一生的绝大部分时间,都献给了《元朝秘史》的研究和畏兀体蒙古文复原工作。 2009年12月20日,在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联合中国

内蒙古自治区蒙古语文事业改革发展40年

改革开放40年来,在党的民族政策的光辉照耀下,在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内蒙古自治区全面贯彻落实党的民族语言文字政策,颁布实施了《内蒙古自治区蒙古语言文字工作条例》《内蒙古自治区社会市面蒙汉两种文字并用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形成了以贯彻落实党和国家的民族语文政策以及《内蒙古自治区蒙古语言文字工作条例》为主线,以“创新管理、分类指导”为原则,以蒙古语言文字法制化、规范化、标准化、信息化建设为主要内容的蒙古语文工作格局,切实保障蒙汉两种文字在内蒙古自治区的平等地位,充分发挥蒙古语言文字为内蒙古自治区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服务的作用,推动蒙古语文事业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  大力推进蒙古语文事业发展法制化建设 2005年自《内蒙古自治区蒙古语言文字工作条例》(以下简称《条例》)颁布实施以来,内蒙古自治区根据党和国家对民族语文工作的部署要求,结合自治区民族工作实际,全面推进蒙古语文工作条例的贯彻落实,深入开展《条例》贯彻落实情况的监督检查,并对《条例》以及《内蒙古自治区社会市面蒙汉两种文字并用管理办法》部分内容进行了修改完善。2014年,自治区下发了《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社

乌珠穆沁文化是游牧文明的瑰宝

    徐进昌 殷继红 题记 茫茫苍苍的乌珠穆沁草地,并不是荒原。金斯太洞穴、突厥石人、哈拉金戈壁、金界壕、乌里亚斯太山、半拉山、集惠寺显示了草原的古文明和近代人类活动的印迹。突厥、匈奴、辽、金的强势发展,成吉思汗在合阑真沙陀一带的鏖战和壮大,显示了乌珠穆沁草原在中华文化史上的独特魅力。乌拉盖河流域的这方热土,祖国地图鸡脖子地带的蒙古族游牧部落,创造了独特的乌珠穆沁文化,传承绵延,成为现代中华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成为有独特风韵的地域文化。   莽莽苍苍的锡林郭勒大草原给长城以北的广袤大地披上了浅浅的绿装。千里原野尽荒草,不见人烟只见狼。这片塞外的绿野,自清朝渐有开垦以来,增添了一些集聚住地,但茫茫草地仍然保留着游牧生活的习惯。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几个世纪以来,繁华的集市,巍峨的宫殿,都在草原的千里之外。 一个生活在锡林郭勒草原东北部乌拉盖河流域的古老民族,一个由种植葡萄的遥远的阿尔泰地区迁徙而来的蒙古族部落,上千年来,游牧迁徙,造就着自己的生活,孕育着自己的文化。现代文明需要追溯它们的前身和后续,寻求乌珠穆沁文化的由来和发展。 乌珠穆沁文化的初步探寻 文化是人类的

对地域文化研究与地方学建设的阐述和探寻

 ——以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为例 徐进昌 闫甚普 摘要: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成立十四年来,由上都文化研究出发,对所在地锡林郭勒的地域文化和国内外地方学建设与地域文化研究给予了高度关注,多方阐述了锡林郭勒文化和地方学建设的整体进展与理论框架。 地方学作为一个学科还在一个拓展与探寻的阶段。多年来,我们在研究上都文化与上都文化学的过程中,追溯和延伸了对地方学与地域文化的理论探讨。我们的地方学与地域文化的理念是:把地区作为特定的范畴进行综合研究,作为一个学术体系,探索地区特有的属性和衍变的过程,预测和推动地区的良性发展。地方学框架下的地方历史文化、社会经济、社会发展、地理风情都应该从地域文化的视角切入,展示地区独特的属性和风采。 目前的地方学与地域文化学术队伍,大体可以分为学院派与草根派,两大体系。以北京学为代表的属于学院派。以高等学府或科研所为依托,起点高,影响面广,实力强,成为地方学建设的旗帜。学院派有温州学、晋学、杨州学、三峡学、红山文化、敕勒川文化等。以鄂尔多斯学为代表的属于草根派,以故土的民间社团和文化人为依托,扎根当地,基础稳固,面对故土和乡亲,爱家乡与爱文化同在,成为地方学建设的

“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中内蒙古与蒙俄文化交流研究

作者:王启颖 加强与周边国家的“民心相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目标之一,也是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的应有之意。内蒙古作为我国向北开放的重要窗口,既是我国与俄蒙开展经济合作的通道,也是对外宣传国家形象、传播中华文化的前沿。内蒙古应立足自身优势,通过开展与俄蒙的文化交流与合作,不断增信释疑,加深三国民众间的相互了解,以民心相通带动经济联通,为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奠定良好的民意基础。 一、加强内蒙古与俄蒙文化交流具有重要现实意义 (一)有利于促进内蒙古与俄蒙的经贸往来。目前,蒙古国与俄罗斯分别是内蒙古第一大和第二大贸易伙伴,2016年内蒙古对外贸易总额为117.01亿美元,其中与蒙古国贸易额为28.07亿美元,与俄罗斯贸易额为27.73亿美元,二者占内蒙古对外贸易总额的47.69%。经贸往来往往伴随着人员的交流和文化的碰撞,商品、经营者都是文化的载体,是一个国家的文化表达,我们可以通过一个国家的商品形态、特性以及经营者的做事风格、行为品质了解该国的文化,所以,积极推动内蒙古与俄蒙的文化交流,可以对彼此的传统、习俗、礼仪、法律法规等有进一步的了解,从而在经贸往来中做到遵纪守法、有的放矢,推动内蒙

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与美丽内蒙古建设

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是人类社会永恒的夙愿和追求。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我们要建设的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既要创造更多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也要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报告还强调推进绿色发展、着力解决环境问题、加大生态系统保护力度、改革生态环境监管体制,提出了建设“富强民主和谐美丽”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奋斗目标,为“现代化强国”添加了“生态标签”,树立了“绿色标杆”。  一、“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内涵及意义 人与自然是命运共同体、利益共同体,与自然的和谐共生是人类得以生存、发展的基本法则。而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基础在于“共生”。这就意味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要始终遵循大自然的存续规律,在生产、生活方式上形成一个与自然生态环境和谐共处、共生、共荣的相互依存关系。人类既是大自然的产物,同时也是自然资源的依赖者、攫取者和主宰者,人类一切生产生活资料,甚至是精神文化资源,几乎都源于大自然的恩赐。但是随着社会生产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和科学技术的迅速发展,人类向大自然所攫取的东西越来越多,尤其是在工业化、 产业化 、现

回忆巴·布林贝赫老师

在迎来内蒙古大学60岁诞辰之际,内大人总会回忆起这所学校里的一些往事。我作为一名汉族教师,自1982年大学毕业后就来到内大蒙语系工作,至今已有35个寒暑,在与蒙古族师长及同人的交往中,名诗人、学者、教授巴·布林贝赫老师给我留下的印象是最为深刻的。 初在蒙语系工作没几天,布林贝赫老师便以系主任的身份召集我们这批77级的年轻教师开了一个短会。布老师的汉语简洁精练,风趣生动,讲话的内容是:77级学生产生于新的历史时期,接受过正规的外语教育,然而水平依然有待提升,在走上工作岗位后,必须继续加强外语的自修。布老师说着说着突然激动起来:“绝不能让你们走我们这代人曾走过的没有外语的路!”然后他告知我们,要请外籍教师为我们有针对性地讲授外语,让我们每个人报一下自己所学外语的语种。我听了有些着急,我的外语该怎么办呢?做知青下到牧区10年,我丢光了中学时所学的俄语,上大学后,学校只为我们开设两年英语课,我又实在舍不得丢掉下乡10年间所学的那一点蒙古语。接近散会时,布老师对我说:“你的情况我了解一些,我的意见是,你不要学这个语那个语了,干脆走蒙汉兼通的路吧。”我的心里顿时敞亮了起来。布老师的那一席话对我后来

蒙古学各学科最新或最权威的研究成果的整体展示

《中国蒙古学文库》是一套比较全面、系统地记述和反映蒙古民族社会历史文化的大型系列丛书。它既是对蒙古族历史文化的一次全面系统的总结,也展示了蒙古学各学科最新或最权威的研究成果,可谓中国蒙古学研究领域和蒙古族图书出版领域的大工程,许多图书填补了蒙古学研究的空白。现已出版155种蒙古学方面的图书,有近200位中国蒙古学界的知名专家学者参与著述、编写。其中还有很多优秀图书在蒙古、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美国等地受到广大蒙古学爱好者的喜爱,为传播蒙古优秀文化作出了巨大贡献。 计划于2019年完成第二个百部图书的出版。已出版的图书在国家级、省部级等各类图书评奖中获一、二、三等奖。《中国蒙古学文库》不仅继承了蒙古族历史文化的优良传统,更是对优秀文化的弘扬与发展,使蒙古学与时俱进,具有鲜明的新时代特色,其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Category: 书评 总浏览:2,408

内蒙古加快蒙古文出版业数字化转型升级步伐

9月7日,由内蒙古出版集团举办的科技支撑计划项目(蒙古文数字出版)成果发布暨“蒙古文数字资源标准化应用研究重点实验室”学术交流会在呼和浩特举行。现场专家、科研机构、教育机构代表近150余人参加了会议。 据悉,内蒙古出版集团将采取产学研联合方式建设重点实验室,整合集团所属技术公司和运营公司力量,推进蒙古文信息化进程,加快蒙古文出版业数字化转型升级步伐。在本次发布会上,展示了科技支撑计划项目的蒙古文数字出版、OCR识别、数字阅读技术、研发语音合成和机器翻译等12项基础软件和出版领域专项成果外,还介绍了延伸研发成果。其中重点介绍了针对教育领域的“大e洋蒙汉文智慧教育平台”、“大e洋蒙古文虚拟实验”、“大e洋蒙古文直播云平台”、“蒙汉双语智慧校园管理系统”等系列产品。

内蒙古长调—蒙古族人民血液中的天籁之音

内蒙古草原生活,离不开长调民歌的陪伴,蒙古族长调民歌以其鲜明的游牧文化特征和独特的演唱形式,在草原民歌中独树一帜,讲述着蒙古民族对历史文化、人文习俗、道德、哲学和艺术的感悟,是当之无愧的”草原音乐活化石”。 体裁之一,只要有一人领唱,三五个人以持续低音潮尔和声,就会产庄严肃穆、声势浩大、辉煌壮丽的气势,节奏悠长,富有草原特色,故以“长调”命名之,是蒙古人对美好事物的赞美和追求,反映着草原生活的各个方面,深受蒙古族人民的喜爱。 内蒙古各地长调民歌曲目的传承情况并不乐观,而且其传承情况因地而”异”。长调民歌的式微,不仅表现在曲目的流失和歌手的减少等方面,而且表现在与牧民现实生活的脱离、社会观念与价值观的改变、技艺与风格的变异等一系列问题上,长调民歌的保护和传承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2005年11月25日,蒙古长调被列在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的第三批“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名单中。这一次的申报成功,证实了世界对蒙古长调的价值以及文化地位的高度肯定和认可。这对于我们国家,我们民族来说,无一不是一件幸事。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推动中华优秀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