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论著

蒙元时期蒙古文碑刻文献述略

碑刻是历史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它集历史、文学、书法、镌刻于一体,具有重要的历史文化价值。蒙元时期的碑刻文献异常丰富,其中蒙古文碑刻十分突出,分布地域辽阔,形式多样,数量众多,虽历经近800年的发展变化,但其仍然不仅以独特的载体形式保存了大量的书法篆刻艺术,而且也反映了当时草原地区的历史文化情况,为研究当时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提供了珍贵的文物史料,对蒙古学研究及史学考证来说是弥足珍贵的史料。蒙元时期碑文多为皇帝圣旨、皇后懿旨、皇子诸王令旨或帝师法旨。尤其元亡以后,元代碑刻散失在草原上渐被历史埋没,大部分元代典籍也因战乱而散失,这就导致蒙元史的研究因缺乏新资料而难度很大。明初编撰《元史》时尚在战乱时期,仓促成书,纰漏甚多。自明清以来陆续有学者立志于补写《元史》,但因档案、碑刻文献的缺乏,进展很缓慢,造成研究和补写工作收效甚微。本文对散在全国各地乃至蒙古国境内的蒙元时期的蒙古文碑刻作一概要介绍,以便于大家的收集利用。 一、大蒙古国时期(1206-1271) 1.《成吉思汗石文(cinggis qaGan-u qilaGunbicig)》。亦称《也松格碑》,1224-1225年立。石高202

蒙古帝国——文明的摧毁者还是全球化的开拓者?

公元13世纪,成吉思汗建立了东到东北亚、西到中亚和部分的中东,南到印度半岛大部分的庞大蒙古帝国。而在历史叙事中,蒙古铁骑所到之处文明尽毁,蒙古被塑造成掠夺蛮横的征服者。 然而,着眼于全球史的角度,一些外国学者正重新探究蒙古帝国的世界性意义。梅天穆所著的《世界历史上的蒙古征服》描绘了由成吉思汗推动的欧亚文化交流,以及蒙古各汗国陆续崩解后,一个新的欧亚世界的产生过程。书中的诸多新颖观点或许会让我们反思对蒙古帝国的既有结论,并重新审视蒙古文明对全球化进程的影响。 梅天穆,美国北佐治亚大学文学院教授、副院长,主要研究领域为蒙古帝国史及军事史。1996年在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内陆欧亚系获得硕士学位,2004年获得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历史学博士学位,著有《蒙古战争艺术》《蒙古的文化与习俗》等。 撰文| 佘涛 “新清史”“内亚史”可谓近年来历史学界的热门研究领域,除其学术价值之外,对中国边缘地区的讨论和观察视角变化所带来的史观颠覆也极具吸引力。国内读者对元朝的兴趣远超疆域辽阔的蒙古帝国,而国外学者则因其立场的“局外性”,着眼点往往跳出中华中心史学的传统,回归“现在的边缘,过去的中心”——蒙古高原,提出
Category: 书评 总浏览:278

为何蒙古帝国建立之后才有真正意义上的的世界历史?

核心提示:(东西方)两种历史文化都是从自身所处的区域来看世界,两大文明各自认为自己的区域才值得被称为世界,且这两种不同的历史模式也无法兼容。然而十三世纪横跨欧亚的蒙古帝国出现,使得这两大历史文化透过“草原之道”结合在一起,为世界史的出现搭设了舞台。   冈田英弘《世界史的诞生》  资料图 本文摘自:澎湃新闻网,作者:蔡伟杰,原题:蒙古帝国是如何“发明”世界史的 在史学界,冈田英弘(OkadaHidehiro)以其东洋史与蒙古学研究蜚声学界。现为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亚非语言文化研究所名誉教授与东洋文库专任研究员。他因参与神田信夫与松村润等人主持的《满文老档》译注工作,而以二十六岁青年学者之姿荣获日本学士院奖,是仅次于日本文化勋章的荣誉。然而在中国他被引介的作品多半是与满学与蒙古学相关的学术论文,其数量与其专著相比实为九牛一毛。 去年4月23日,王岐山同志在中南海会见美籍日裔政治哲学家弗朗西斯·福山一行人时,特地提及他对冈田英弘历史著作的欣赏。不久后,坊间的报刊杂志开始刊登关于冈田英弘的介绍文章,其中以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系博士生孔令伟为“澎湃新闻”撰写的“王岐山说的冈田英弘是谁?”一
Category: 书评 总浏览:1,313

我国蒙古族母语文学五年来的成就与展望

    作者:陈岗龙         五年来,随着中国作协“少数民族文学发展工程”的全面实施,藏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蒙古族、朝鲜族、彝族、壮族等各民族的母语文学创作迎来了非常好的发展契机。   “这些培训班把主要目标和任务放在提高作家的政治思想认识上,鼓励作家们写出歌唱主旋律的、有思想高度的优秀作品。特别是一些作家经过培训后对蒙古族文学的定位有了明确的认识,更深刻地认识到蒙古族文学是中国多民族文学大家庭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母语文学作家不仅要有民族身份认同,更应该有国家认同、有家国情怀。” 五年来,随着中国作协“少数民族文学发展工程”的全面实施,藏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蒙古族、朝鲜族、彝族、壮族等各民族的母语文学创作迎来了非常好的发展契机。就我所了解的蒙古族母语文学来说,无论从创作的数量、创作体裁的结构性变化,还是作品的思想性艺术性的提升、创作主题的丰富升华等方面,都取得了可喜的成绩。 当今世界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文学的创作和传播也不再拘泥于传统纸媒,不限于文学刊物和图书,蒙古族母语文学也不例外。过去,蒙古族母语文学主要见于各种蒙古文报刊和蒙古文图书。而如今,网络已经和纸媒平分秋色

古代蒙古族法治思想及对现代法治之启示

作者: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 康民德 我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各民族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进程中,创造出各具特色的文化,伴随着各民族历史长河中社会、生活等内容的嬗变,逐渐形成吸收其他民族风俗、习惯在其间的本民族法律文化形态,并具体实践运用到本民族事务的政治需求和社会管理中。 蒙古族法律作为中华法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漫长的历史变迁中创造出来的丰富而灿烂的法律文化,经与中原汉地法律相互渗透融合,成就了独有的法律文化形态,其间闪烁着别样光芒的法治思想,为中华法系增添了新的因子。古代蒙古法治思想同时蕴涵了具有极高现实价值的法治实践,对于现代法治也具有一定的启示意义。   蒙古民族历史发展及其习惯法内容特征 拉施特的《史集》中记载,蒙古民族的先人在额儿古涅昆繁衍生息了大约400年时间,先后形成了70多个分支,因为人口繁多,所占地域狭小,于公元8世纪部落群体走出山谷,迁往蒙古高原。大约经历一个多世纪,蒙古各部落的生产生活方式再度发生变迁,由原始的狩猎经济过渡到放牧经济。由于生活习性、环境等方面的改变,形成了与群体相类似的生产生活习惯与日常行为规范,逐渐形成了本民族内部的风俗习惯和规范体系

内蒙古之最|《江格尔》——蒙古民族史诗发展的顶峰

《江格尔》是十三世纪蒙古族土尔扈特部人民集体口头创作的说唱叙事诗,主要讲述阿鲁宝木巴地方以江格尔为首的12名英雄,同芒奈汗、布和查干等进行抗争,收复许多部落,建立起一个强盛国家的故事。经过历代人民群众尤其是演唱《江格尔》的民间艺人江格尔奇的不断加工、丰富,篇幅逐渐增多,内容逐渐丰富,最后成为一部大型史诗。迄今国内外已经搜集到的共有60多部,长达10万行左右。 如果说英雄史诗是蒙古族远古文学中最重要的民间文学体裁,那么《江格尔》就是这一体裁中篇幅最长、容量最大、艺术表现力最强的代表,它代表了蒙古族英雄史诗的最高成就,从而也代表了蒙古族远古文学的最高成就,成为蒙古族文学发展史上的一个高峰,被中外学者誉为“蒙古民族史诗发展的顶峰”,并与柯尔克孜族传记性史诗《玛纳斯》和藏族民间说唱体长篇英雄史诗《格萨尔》并称为三大英雄史诗。2006年,国务院批准江格尔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1950年,商务印书馆出版了边垣编写的《洪古尔》一书。1958年,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十三章本旧蒙文的《江格尔》。1983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江格尔》(15部)的汉文译本。1993年4月,新疆人民出版社

内蒙古牧区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研究

本系列成果是我中心承担的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首批重大项目《内蒙古牧区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研究》(项目批准号:2001ZDXM850008;结项证书号:05JJD0086)的最终成果,由我中心专职研究员恩和教授主持完成。2011年,内蒙古大学出版社以我中心学术著作系列(TOMUS26)出版发行。       该丛书是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首批民族学重大项目之一——《内蒙古牧区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研究》的最终成果,由4本专著组成。 一、项目组的分工 本项目由民族学、经济学、人口学、文化学、社会学、草原生态学、数学等学科的专家、学者与党政部门富有实际工作经验的人员通力合作的跨学科研究。 项目主持人恩和、额尔敦扎布负责完成了课题框架设计和项目论证报告。项目分四个子课题实施。 子课题1——《内蒙古草原畜牧业可持续发展研究》,由额尔敦布和研究员主持;子课题2——《草原牧区生态环境安全与资源优化配置研究》,由刘钟龄教授主持;子课题3——由那顺巴依尔教授主持;子课题4——《内蒙古牧区经济社会文化协调发展研究》,由额尔敦扎布教授主持。 二、成果的主要内容、特色
Category: 经济 总浏览:337

西部开发中的区域经济发展模式调研报告

额尔敦扎布  沈斌华 调研时间:1999年6月——2001年10月 调研地点: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东胜区、鄂托克旗、鄂托克前旗、乌审旗、杭锦旗、伊金霍洛旗、达拉特旗。 调研对象:企业、农村、牧区、开发中的项目;待开发项目;生态建设项目;退耕还草、围封转移等项目。 咨询对象:市有关机关、旗区有关机构、理论工作者、农牧民、企业管理者。 成果及反响:2002年10月出版专著一本《鄂尔多斯模式研究》;2002年12月12日中央电视台12频道(此前是内蒙古电视台)曾报道过我们对该模式的理论概括。 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鄂尔多斯市经济呈现出超常规发展的态势。在内蒙古自治区12个盟市中,它悄然崛起,一跃成为全区经济发展最强劲、最活跃的地方。 鄂尔多斯市,即原来的伊克昭盟,位于内蒙古西南部,为黄河“几”字形大湾所环抱,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陵寝安于此地。它是一块“大地方,穷地方,好地方”。“大地方”系指其地域辽阔,总面积8.7万平方公里,东西跨距约400公里,南北跨距约340公里,现有人口140万,其中蒙古族16万。“穷地方”指的是生态环境恶劣,风大沙多,干旱少雨,经济基础薄弱,属于典型的“老、少、边
Category: 经济 总浏览:321

代表蒙古族远古文学的最高成就——《江格尔》

《江格尔》是13世纪蒙古族土尔扈特部群众集体口头创作的说唱叙事诗,主要讲述阿鲁宝木巴地方以江格尔为首的12名英雄,同芒奈汗、布和查干等进行抗争,收复部落,建立起强盛国家的故事。经过民间艺人不断加工、丰富,篇幅逐渐增多,内容逐渐丰富,最后成为一部大型史诗。国内外已经搜集到的共有60多部,长达10万行左右。 简介 如果说英雄史诗是蒙古族远古文学中最重要的民间文学体裁,那么《江格尔》就是这一体裁中篇幅最长、容量最大、艺术表现力最强的代表,它代表了蒙古族英雄史诗的最高成就,从而也代表了蒙古族远古文学的最高成就,成为蒙古族文学发展史上的一个高峰,被中外学者誉为“蒙古民族史诗发展的顶峰”,并与柯尔克孜族传记性史诗《玛纳斯》和藏族民间说唱体长篇英雄史诗《格萨尔》并称为三大英雄史诗。2006年,国务院批准江格尔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1950年,商务印书馆出版了边垣编写的《洪古尔》一书。1958年,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十三章本蒙古文的《江格尔》。1983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江格尔》(15部)的汉文译本。1993年4月,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了黑勒、丁师浩翻译的《江格尔》第一册第二册,全

赵文工:“执着地追求汉译蒙古族中篇史诗”

开栏的话 “在平凡处坚守,在尽头处超越”——人民网聚焦内蒙古自治区成立70周年特别报道“坚守”于今日起推出。70载奔腾向前、70载波澜壮阔,素有蒙古马精神的全区各族草原儿女,守望相助、团结奋斗、一往无前,共同绘就了祖国北疆这道亮丽的风景线。 “他们有风骨,他们是脊梁”。站在新的起点上,我们将视角对准各行各业的突出贡献者,他们执着坚守、爱岗敬业,他们默默奉献、淡泊名利。让我们走近他们,讲述“坚守者”那些平凡又伟大的人生故事。 为了能够专心翻译一部书,他拔掉电话线、关掉手机,躲进书房——一杯浓茶、一支香烟,堆砌的高高一摞翻译稿和资料,一位微胖的老学者伏案疾书。这就是内蒙古大学教授赵文工的工作日常。 “能够静得下心来,坐得冷板凳”。几十年如一日,一位汉族学者、一位蒙古语门外汉,凭着对民族语文翻译事业的执着热爱与学习,翻译出版了多部珍贵的蒙古族史诗。其翻译作品曾获得国家“五个一”工程奖、内蒙古文学创作索伦嘎奖,赵文工本人也一举斩获“中国翻译家奖”的殊荣。 “这根本就是个奇迹”,有同行这样感叹。赵文工笑笑说,我并是一个聪明的人,如果说取得了一些成绩,那就归功于坚持吧:“那种近乎于偏执地坚持,以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