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肇于此矣

一代礼乐之兴,肇于此矣——蒙古1252年日月山祭天考

南开大学历史学院  马晓林 传统汉族王朝将祭天作为国家祭祀之首,而蒙古人也将天作为最高信仰。历来史志记载蒙元帝国祭祀制度,无不将1252年(宪宗二年,壬子)日月山祭天作为蒙元帝国郊祀之渊薮,甚至将其视为蒙元一代礼乐制度之肇始。 蒙古本有祭天之礼,随着汉化程度渐深,蒙元帝国开始逐步实行汉地之郊祀,而真正意义上的郊祀直到元成宗朝才姗姗来迟,上距1252年已半个世纪。见诸史料的1252年日月山祭天,看似明晰,实则疑点重重。最关键的问题,祭天主持者究竟是蒙哥汗还是皇太弟忽必烈,这决定了的这次祭天的性质与规格,而诸史料竟互相龃龉。本论之目的即在于考证此问题,进而探明1252年日月山祭天的真实状况。 一  史料分类与辨析 关于1252年日月山祭天的史料,可分为三类。 (一)《元史·祭祀志》、《经世大典·礼典》、王袆《日月山祀天颂》 《元史·祭祀志》是学者研究蒙元祭祀最易得之史料,其“郊祀上”条历数累朝沿革,起首云(下划线表示与下引《经世大典》相同者):[①] 元兴朔漠,代有拜天之礼。衣冠尚质,祭器尚纯,帝后亲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