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回鹘式蒙古文

蒙古国继续扩大回鹘式蒙古文使用

蒙古国继续扩大回鹘式蒙古文使用 新华网乌兰巴托7月7日电(记者阿斯钢)据蒙古国媒体6日报道,蒙古国总统查希亚·额勒贝格道尔吉近日签署一项命令,以继续扩大回鹘式蒙古文的使用。 这项总统令于即日起试行并将于明年7月11日正式生效。总统令指出,蒙古国总统、蒙古国国家大呼拉尔(议会)主席、蒙古国总理及蒙古国政府成员与国际机构和国外同级别官员进行交流时,公文和信函必须使用回鹘式蒙古文,并附当事国或联合国任意工作语言的翻译文稿。 蒙古国公民的出生及结婚证明、各级教育机构核发的相关证件、毕业证书等必须以回鹘式蒙古文和西里尔蒙古文并排书写。 由于历史原因,蒙古国于1946年废弃回鹘式蒙古文,开始使用以斯拉夫字母为基础创制的新蒙文,也就是西里尔文蒙古文。1992年,蒙古国国家大呼拉尔决定逐步恢复使用回鹘式蒙古文。蒙古国政府于2008年出台加强使用回鹘式蒙古文的政策,计划于2011年全面总结使用情况。 据研究,回鹘式蒙古文13世纪由成吉思汗下令创制。中国的蒙古族一直使用回鹘式蒙古文。

回鹘文源流考辨

回鹘文源流考辨 【内容提要】本文以敦煌、吐鲁番等地出土的回鹘文及其它文献为依据,结合汉文史籍的记载,指出,不论就字型还是就回鹘文创制的历史背景言,回鹘文的来源都可推定为粟特文,从而否认了学界长期流行的福音体文字说;回鹘文创制之初,其字母并不固定,先为18个字母,后发展为23个;回鹘文的得名当来自蒙古人的称呼,又因这种文字对后世蒙古文、契丹文、满文的形成有重大影响而得以名播寰宇。 【关键词】回鹘文 粟特文 福音体文 回鹘式蒙古文 契丹文 敦煌 吐鲁番 回鹘文是以回鹘为代表的北方突厥语族诸民族所使用的一种文字,在宋元时代通行于河西走廊、西域、中亚诸地,被广泛使用以书写诏告敕令、宗教典籍、文学作品、契约文牍和历法医籍,留下了极为丰富的文献资料,成为我们认识与研究古代维吾尔族及中亚诸族历史文化的取之不尽的宝藏。但由于史籍记载的缺乏,国内外学术界对回鹘文字的来源及流变问题长期以来未能取得统一的意见。有鉴于此,笔者全面收集、爬梳各种有关的资料,在前贤研究的基础上对回鹘文来源、得名由来、字母数目的演变及其与蒙古文、满文、锡伯文及契丹文的关系等问题作一尽可能详尽的申论。 一、回鹘文的来源 关于回鹘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