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征战

蒙古铁骑三伐日本均失败 忽必烈政权动摇

蒙古铁骑三伐日本均失败 忽必烈政权动摇 忽必烈在晚年遭遇了一连串打击。他最钟爱的妻子察必于1281 年先他去世。五年之后,他最喜爱的儿子真金,也是他亲自选定的皇位继承人,英年早逝。或许由于这些个人悲剧的刺激,他开始酗酒,并且毫无节制地暴饮暴食。他的体重迅速增加,越来越肥胖,并被因酗酒而引起的疾病折磨得痛苦不堪。与此同时,他的一些政策也遭到了失败。 这个时期忽必烈最大的失败是对外远征的失利。在此之前,他的对外远征也曾遭到过挫折,但却从没有经历过像13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那样完全彻底的失败。1274年他的军队在远征日本时就曾遭受过挫折,但是这次失败是由无法预见的自然灾害造成的,因此还可以解释为一次偶然的事件。而后来的失败则纯粹是由于政策不恰当的改变而造成的,因此他就无论如何也难辞其咎了。新政策完全背离了蒙古人传统的扩张主义观点。蒙古军事力量从未尝试过向海外扩张,因此蒙古人普遍缺乏海上作战的经验。同时,他们也不具备在亚洲南部地区地面作战的经验。由于不熟悉地形,他们的作战遇到了巨大的困难。 忽必烈此时突然决定大举兴兵进攻外国,原因只有联系此时国内政策的失败才能做出合理解释。而他在中国国内遭

康熙帝第二次亲征噶尔丹述论

康熙帝第二次亲征噶尔丹述论 黑龙 康熙三十五年(1696)至三十六年(1697)两年间,清朝康熙皇帝连续三次亲征准噶尔部首领噶尔丹,这是清代乃至中国古代军事史上的重大事件。在三次亲征中第二次亲征起了承上启下的作用,其意义不容忽视。目前,学术界研究第一次亲征较为深入,曾发表多篇论文,对第二、三次亲征则尚未给予足够关注。本文主要依据档案文献和官修史籍,就康熙帝第二次亲征噶尔丹史实作一梳理,详其始末,考其意义,以便有助于我们清楚地认识这一重要历史事件。 一 康熙三十五年(1696)二月,康熙帝率大军首次亲征噶尔丹,五月十三日昭莫多一战大获全胜,噶尔丹仅率数十骑突围远遁至喀尔喀西部流窜。然噶尔丹的存在依旧是清朝的潜在威胁,康熙帝说:“噶尔丹穷凶极恶,不可留于人世,一刻尚存,即为生民之不利,务必剿除”。[①]同年九月,康熙帝再度出塞,亲临呼和浩特进行灭敌部署,其核心有两项:一,围剿。封锁噶尔丹南逃之所有通道以便他南来时随即歼灭;二,招降。乘噶尔丹困境,频频遣使者、俘虏及降人说服噶尔丹及其属下投附清朝。在实施过程中后者成为重点。 康熙三十五年九月十九日(1696年10月14日),康熙帝率军从京城出

成吉思汗征战的一个重要人力资源

成吉思汗征战的一个重要人力资源 ——兼评成吉思汗征战年代的蒙古妇女 当我们研究成吉思汗征战史的时候,不能不产生这样一个疑问:成吉思汗为什么能够凭着仅仅百十万或百多万人口的蒙古民族进行长期大规模的征战,并征服了半个世界?他怎样解决了人力资源问题?我们知道进行大规模的战争,就需要大量的人力资源,不仅要有相应的开赴前线的将士,还要有在后方足以维持社会生产、社会生活的人力,否则,就会在战争中失败。这是一个常识问题,这是任何一个指导战争的人不能不解决的问题。当研读《蒙古秘史》《蒙鞑备录》《黑鞑事略》《世界征服者史》和加宾尼、鲁布鲁库《蒙古旅行记》等史书的时候,使我们了解到成吉思汗解决人力资源的一个重要途径是,注意依靠妇女,充分发挥了蒙古妇女的作用。(一)社会生产的主力军关于蒙古妇女在生产中的作用,那个时代到蒙古考察的加宾尼和鲁布鲁库分别作了如下记载:加宾尼说:“男子们除了制造弓矢外,其它任何劳动也不干,只是偶尔照料一下畜群。”“蒙古妇女们能用皮革制作衣服、鞋、护腿,总之,革制品什么都能制作。还驾驶车,并会修理,往骆驼上装货,不管什么活儿都干得非常麻利而精力充沛。”1 鲁布鲁库说:蒙古妇女“驾驶车

元朝统一中原后对欧洲的扩张情况

元朝统一中原后对欧洲的扩张情况 苍天般的蒙古大军——蒙古欧洲征服时代的回忆 上篇:特兰瓦西亚森林的晨雾中,浮现出撒旦的大军 1241年4月9日,波兰联军统帅昔烈西亚(silesia) 公爵亨利率领三万大军离开列格尼察城(legnica)向西前进,准备和蒙古军队决战。当亨利领军穿过市中心时,圣玛丽教堂顶上突然掉下一块石头,险些击中亨利。波兰联军将士们都因此忧心忡忡,认为这是一个凶兆。 亨利领军走到瓦尔斯塔特平原时,发现两万蒙古军队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亨利立刻指挥波兰联军列阵,将三万军队排出四条战线。摩拉维亚公爵博列斯拉夫率领他的骑兵组成第一道阵线;波兰国王的弟弟苏里斯拉夫公爵率领克拉科夫骑兵组成第二道阵线;条顿骑士团大首领(heermeister)奥施特恩(poppo von ostern)率领数千条顿骑士,和欧波兰公爵梅希科(meshko)的部队一道组成第三条阵线;而亨利率领昔烈西亚骑兵和一些法国圣殿骑士在最后压阵。波兰联军的阵形体现了当时欧洲 军队的标准战术,那就是以铁甲骑兵为核心,分几个波次正面冲击敌阵。 对面的蒙古军队也在紧张地调兵遣将。由于蒙古军队的指挥完全依靠旗帜,部队调动时

鄂托克"百眼井"为成吉思汗征战用"坎儿井"

鄂托克"百眼井"为成吉思汗征战用"坎儿井" 在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鄂托克旗境内有一处古井群遗址,名为“百眼井”。经专家近年来研究发现,这处古井群遗址是成吉思汗1226年征西夏时,用来解决军卒和战马饮水的“坎儿井”。 鄂托克旗文物保护管理所所长巴图吉日嘎拉介绍说,波斯史学家拉施特的《史集》记载中,曾两次提到成吉思汗1226年征西夏时,来到“翁浑——答兰——忽都黑”地方。而经专家研究认定,“翁浑——答兰——忽都黑”当为今日地处鄂尔多斯市鄂托克旗阿尔巴斯山地区的“百眼井”。 “百眼井”蒙古语称“敖伦诺亥因·忽都黑”,意为“众犬之井”,位于阿尔寨石窟东南约20公里处,在一条南北方向的季节河上留有大约80眼古井。河床地带被风吹得凸凹不平,平时虽没流水,但一旦有雷雨便会形成滚滚洪流,因此河床下面地下水丰富。古井正是为了利用地下潜流水而开挖的,这种古井与新疆和伊朗等地的“坎儿井”性质原理相同。 据专家介绍,蒙古语之所以将“百眼井”称之为“众犬之井”,是因为相传过去成吉思汗率兵前往西夏时曾路过此地,为了让无数随军猎犬饮水而挖掘多眼水井。而在阿尔巴斯山中,只有“百眼井”一地才有如此丰足的水源可以解决成

蒙古人为什么没有征服日本 元两侵日本失败惨重

蒙古人为什么没有征服日本 元两侵日本失败惨重 关于十三世纪元帝国两次入侵日本的惨重失败,当时从东亚到欧洲的许多史籍都有记载,不过最原始的纪录来源不外三处:一为元帝国的记载;一为朝鲜的记载;一为日本的记载。这三种记载都有偏颇,相互矛盾处很多,所幸都不是孤证,又有考古发现作旁证,互相比较之后我们不难发现真相。 其中朝鲜人的地位接近局外人,跟战争没有太多利害关系,因此他们的记录更可信些。蒙古人对日本的进攻起因于日本不肯臣服于蒙古帝国。忽必烈多次派使者赴日本要求日本称臣纳贡,高丽国王也致书日本人要求他们向蒙古人屈服,但每次日本人都轻蔑地拒绝了忽必烈的要求。面对这样的冒犯,君临天下的蒙古大汗当然不能容忍,于是武装攻日遂不可避免。需要说明的是,第一次进攻日本时,南宋尚未灭亡,忽必烈仅控制了北方中国,当时元帝国正集结重兵准备南征,用以进攻日本的军队并不多,汉人也不是此次侵日的主力。 忽必烈执意要控制日本,除了显示大可汗的权威外,还有许多更实际的考虑。蒙古大汗虽富甲四海,可因为蒙古贵族对奢侈品的旺盛需求,再加上蒙古人拙于理财,蒙古帝国的财政时常捉襟见肘。忽必烈之前的两位大可汗贵由和蒙哥都以挥霍无度著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