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黄教

北元宗教与黄教对蒙古的严重影响

北元宗教与黄教对蒙古的严重影响 [藏传红教失去土壤,原始萨满教起而复兴;阿勒坦汗与索南嘉措一拍即合,成为”忽必烈和八思巴的化身”;”达赖喇嘛” 称谓之由来;黄教盛行,严重影响了蒙古人的历史命运] 元朝汗廷失去对全中国的统治后,曾兴盛一时的藏传佛教萨迦派(红教)的势力也随之衰落下去,甚至几近绝迹。该教派的一部分僧侣跟随元朝统治者迁居蒙古草原,在蒙古故都–和林,沿用国师封号,管理寺院。卫拉特部也有西藏佛僧活动,他们来往于卫拉特部与明廷之间。位于卫拉特部西南的赤斤蒙古卫亦信仰红教,曾上书明廷要求兴建寺院。兀良哈三卫也有红教僧侣主持寺院。但与元朝时期相比,红教势力已日益消沉下去,萨满教又恢复了往昔的统治地位。此外,伊斯兰教等其他宗教在蒙古局部地区尚有一定势力。红教的衰败有其历史根源。当初,忽必烈违反蒙古固有的汗位继承制即位,遭到蒙古黄金家族的抵制,特别是蒙哥汗指定摄政的幼弟阿里布哥与忽必烈之间展开激烈的争斗。为了镇压反对势力,确保自己的统治,忽必烈汗采取措施,废除忽里勒台汗位推举制,确立汗位世袭制;尊红教为国教,利用其完整、系统的佛学

论黄教在卫拉特中的勃兴

论黄教在卫拉特中的勃兴 【内容提要】卫拉特人与佛教的接触始于13世纪中期,但信徒少,影响不大。14世纪中叶以后,藏传佛教各派逐步渗透入卫拉特社会中。1615年黄教始入卫拉特,由于封建主的支持和咱雅班第达等高僧的弘扬,黄教发展迅速,很快成为卫拉特居统治地位的宗教,并被卫拉特统治者以法律形式肯定下来,写入著名的《卫拉特法典》之中,成为卫拉特封建主的精神支柱。 【关键词】卫拉特 黄教 卫拉特法典 咱雅班第达 【英文题目】lamaism among the oyirad mongolians and its consequence 一、黄教传入前的卫拉特佛教 卫拉特是蒙古族的一支,系漠西蒙古的总称。蒙元时代,卫拉特人繁衍生息于叶尼塞河上游地区,成吉思汗兴起后,成为蒙古帝国的一部分,被划分为四个万户。元末明初,其社会发展迅速,部众人口猛增至四万余户,领地也大有扩张。除了原来的叶尼塞河上游广大地区外,已西越阿尔泰山,扩张到额尔齐斯河上游,西南与哈密、别失八里相邻,东南进入扎布汗河流域与东蒙古(鞑靼)相接,北边与乞儿吉思为邻。[1] 佛教早在蒙古国时期即已在蒙古人中有所传播。蒙古统治者出于巩固与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