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卫拉特法典

从《卫拉特法典》追溯古代蒙古人的刑法思想

从《卫拉特法典》追溯古代蒙古人的刑法思想 准噶尔统治的年代,是卫拉特蒙古族历史上的辉煌时期,其影响又远及中外,尤其是他们制定的《卫拉特法典》在世界上享有盛誉,它是蒙古游 牧民族的较完善的一部法典,正如研究家们所指出的那样:《卫拉特法典》“是十七世纪蒙古社会的一面镜子”。 它之所以被称赞为一面镜子,是因为它的内容十分广泛,涉及蒙古族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刑法和风俗习惯等各个领域。本文试就《卫拉特法 典》来对古代蒙古人的刑法思想作些初步的探讨。 《 卫拉特法典》的一大特点是刑律比较宽大,对犯人所给予的刑罚,既人道而又规定明确。在当时蒙古游牧封建统治的历史条件下,能有如此开明的刑法思 想是难能可贵的。这是否是统治阶级的权宜措施?应当着眼于其所产生并施影响于其间的整个社会存在。这种社会存在制约着该法典的内容和性质。 刑 法的内容是由一定社会的物质生活条件所决定的,是统治阶级意志的反映,因此不同社会制度国家的刑法为不同的阶级服务,都是有强烈的阶级性。《卫 拉特法典》是由准噶尔部首领巴图尔洪台吉为首的蒙古封建首领们为挽救民族危亡于1640年制定的。其立法原则和法制思想内容也同样反映着统治阶

《理藩院则例》与《卫拉特法典》及其民族法规的继承性

从《理藩院则例》与《卫拉特法典》的比较看其民族法规的继承性 【论文标题】从《理藩院则例》与《卫拉特法典》的比较看其民族法规的继承性【论文来源】《内蒙古社会科学》【论文期号】199806【论文页号】25~29【论文分类】法理学·法史学【论文作者】杨选第 【作者简介】作者单位内蒙古师范大学历史系【正文】《理藩院则例》是清朝治理蒙古、新疆、西藏等少数民族地区的专门法规。它是清朝制定的民族法规中“体系最为庞大”、“内容最为丰富”、“适用范围最为广泛的一部”。它对蒙古族及西北地区少数民族的“政治、经济、军事、宗教、司法等诸多方面都有详细的规定。它把行政法规、军事法规、民事法规等部门法规的内容囊括一体,成为一部容量巨大的混合法规”(注:刘广安:《清代民族立法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它不仅在有清一代发挥作用,而且直至清亡,民国初年还在蒙古地区有很大影响。《卫拉特法典》是1640年由卫拉特与喀尔喀蒙古人为加强内部团结、共同抵御外侮,以盟誓方式颁布的法典,它的适用范围主要在漠西、漠北蒙古地区,而对漠南蒙古地区没起什么作用,其生效时间也比较短。至18世纪后半期,清朝征服准噶尔部,巩固了

关于蒙古封建法律文献

关于蒙古封建法律文献 с. д.迪雷科夫 李秀梅 摘要:文章论述了蒙古法律文献对研究蒙古历史的重要性,追述了蒙古法律及其机构产生、发展的过程,阐述了札撒、<蒙古-卫拉特法典>、<喀尔喀法规>的版本、性质、内容、特点及其效用.关键词:蒙古法律文献;札撒;蒙古-卫拉特法典;喀尔喀法规分类号:k31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3492(2006)10-0031-04 on mongolian feudal documents of law с.д.дылыков li xiumei 作者简介:李秀梅,女,新疆米泉人,中央民族大学历史系博士生,副教授. 作者单位:с. д.迪雷科夫(中央民族大学,历史系,北京,100081)李秀梅(中央民族大学,历史系,北京,100081) 参考文献: [1]符拉基米尔佐夫.蒙古社会制度,蒙古的游牧封建主义[m].列宁格勒,1934.19.[2]卡尔·马克思.《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导言[a].马克思恩格斯著作(第2版,第12卷)[m].714.[3]卡尔·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m].马克思恩格斯著作(第2版,第

论黄教在卫拉特中的勃兴

论黄教在卫拉特中的勃兴 【内容提要】卫拉特人与佛教的接触始于13世纪中期,但信徒少,影响不大。14世纪中叶以后,藏传佛教各派逐步渗透入卫拉特社会中。1615年黄教始入卫拉特,由于封建主的支持和咱雅班第达等高僧的弘扬,黄教发展迅速,很快成为卫拉特居统治地位的宗教,并被卫拉特统治者以法律形式肯定下来,写入著名的《卫拉特法典》之中,成为卫拉特封建主的精神支柱。 【关键词】卫拉特 黄教 卫拉特法典 咱雅班第达 【英文题目】lamaism among the oyirad mongolians and its consequence 一、黄教传入前的卫拉特佛教 卫拉特是蒙古族的一支,系漠西蒙古的总称。蒙元时代,卫拉特人繁衍生息于叶尼塞河上游地区,成吉思汗兴起后,成为蒙古帝国的一部分,被划分为四个万户。元末明初,其社会发展迅速,部众人口猛增至四万余户,领地也大有扩张。除了原来的叶尼塞河上游广大地区外,已西越阿尔泰山,扩张到额尔齐斯河上游,西南与哈密、别失八里相邻,东南进入扎布汗河流域与东蒙古(鞑靼)相接,北边与乞儿吉思为邻。[1] 佛教早在蒙古国时期即已在蒙古人中有所传播。蒙古统治者出于巩固与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