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理藩院则例

《蒙古律例》及其与《理藩院则例》的关系

《蒙古律例》及其与《理藩院则例》的关系 达力扎布 《蒙古律例》是清初为蒙古制定的专门法规, 嘉庆年间又在《蒙古律例》的基础上扩展内容, 编成《理藩院则例》, 使其更加完备。这两部法规不仅为清朝管理蒙古地区发挥了重要作用, 也是我们今天研究清代蒙古法律制度的基本史料。目前学术界对《蒙古律例》版本的研究相对薄弱, 对《蒙古律例》与《理藩院则例》的关系亦有不同的认识。1因此, 本文拟对《蒙古律例》的一些版本做简要介绍, 同时对《蒙古律例》与《理藩院则例》的关系略述浅见, 错误之处, 请专家指正。 一 入关前, 清朝已开始对蒙古立法, 崇德八年(1643) , 理藩院把清太宗时期( 1627 -1443) 对蒙古陆续颁布的法令加以整理, 编定了一部法规———《蒙古律书》, 这是我们目前所知《蒙古律例》的最早版本。2后来随着政治形势的发展和蒙古社会的需求, 不断制订一些新条例, 每隔一段时间就对《蒙古律例》进行一次纂修, 增入新例, 删去一些不适用的旧例, 刊刻颁布于蒙古各部, 因此,《蒙古律例》的版本较多, 目前传世和见于记载的各种文字版本就有十余种。由于一些版本和抄本藏于国内外各图书馆和个人

近年来清朝《理藩院则例》的整理研究概况

近年来清朝《理藩院则例》的整理研究概况 杨选娣 《理藩院则例》(以下简称《则例》)是清朝理藩院治理蒙古、新疆、西藏等少数民族地区事务的基本法律依据。在光绪本《则例·原奏》中,收有理藩院尚书给皇帝的奏折,其中原修则例原奏5道, 续修则例原奏9道,现修则例原奏2道,记载了嘉庆、道光、光绪三朝纂修《则例》的全部过程。从中我们得知,清朝从嘉庆十六年(1811)正式开设则例馆,由理藩院组织人员编纂《则例》。他们将原有209 条律例逐一校阅修改,又利用理藩院所存档案资料增纂526条,编纂成含有713条内容,63卷的《则例》(注:光绪本《理藩院则例》杨选第、金峰校注,内蒙古文化出版社1998年8月版,第30页,原修则例原奏之三。)。 之后,道光三年—七年(1822—1827),开馆重修,“统计新旧共得例1454条,分为65门”(注:光绪本《理藩院则例》杨选第、金峰校注,内蒙古文化出版社1998年8月版,第37页,续修则例原奏之四。)。 道光十三年—二十三年(1833—1843),再次修纂,有原奏1卷,官衔1卷,总目(上,下)2卷,通例(上,下)2卷,旗分等63门63卷,总共合计69卷。(注:光绪本《

《理藩院则例》与《卫拉特法典》及其民族法规的继承性

从《理藩院则例》与《卫拉特法典》的比较看其民族法规的继承性 【论文标题】从《理藩院则例》与《卫拉特法典》的比较看其民族法规的继承性【论文来源】《内蒙古社会科学》【论文期号】199806【论文页号】25~29【论文分类】法理学·法史学【论文作者】杨选第 【作者简介】作者单位内蒙古师范大学历史系【正文】《理藩院则例》是清朝治理蒙古、新疆、西藏等少数民族地区的专门法规。它是清朝制定的民族法规中“体系最为庞大”、“内容最为丰富”、“适用范围最为广泛的一部”。它对蒙古族及西北地区少数民族的“政治、经济、军事、宗教、司法等诸多方面都有详细的规定。它把行政法规、军事法规、民事法规等部门法规的内容囊括一体,成为一部容量巨大的混合法规”(注:刘广安:《清代民族立法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它不仅在有清一代发挥作用,而且直至清亡,民国初年还在蒙古地区有很大影响。《卫拉特法典》是1640年由卫拉特与喀尔喀蒙古人为加强内部团结、共同抵御外侮,以盟誓方式颁布的法典,它的适用范围主要在漠西、漠北蒙古地区,而对漠南蒙古地区没起什么作用,其生效时间也比较短。至18世纪后半期,清朝征服准噶尔部,巩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