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宗教信仰

蒙古贵族的宗教信仰及其思想变迁

      成吉思汗斩杀萨满帖卜、腾格里(阔阔出)的惨烈结局,可以说标志着成吉思汗观念上的改变:蒙古族的哲学中心由自然转向了社会人事和人本身,哲学对象从无所不包的自然转向了社会及思想规律上,从主要考究人之外的客观对象开始转向了主体及其意识。换句话说,人的问题比自然及天神的问题更为迫切重要了。正因为这样,成吉思汗实行了汗权高于神权的政策和法律。成吉思汗在《大札撒》中明确规定“尊重所有宗教,但不使任何宗教享有特权”。不给特权,对不同宗教采取平等的态度,正是汗权高于神权的治国方略。当汗权与神权发生冲突时,成吉思汗无情地镇压了萨满巫师,并把萨满教改造成了为其政治服务的思想工具。帖卜――腾格里成吉思汗继父的长子,曾是一名闻名遐迩的萨满教大巫师,可与神灵沟通,能升入上天,并以诸神做后质,他也曾得到成吉思汗信任。然而,他利用自己的地位,开始觊觎汗国的最高权力,公开干预成吉思汗的特权。在孛儿帖夫人的提醒下,成吉思汗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他命人把通天巫士无情地镇压了。从此,萨江教失去了至高无止的地位,而不得不屈从于权势至尊的大汗

古代蒙古民族宗教信仰演变

一、 萨满教的形成与传播    很早以前蒙古民族信仰萨满教。     萨满教是一种原始宗教。萨满是通古斯语(阿尔泰语系的一个语支)的译音,即“巫”的意思。萨满教认为世界分为三界,即天堂为上界,地面为中界,地狱为下界,三界各居神仙、人类和鬼魔。由于远古时代的蒙古人没有能力认识自然界及其诸多现象而盲目地崇拜天地、日月、星辰,并通过萨满祈祷还愿以求免灾除害,安然度生,一种原始愚昧的,充满迷信色彩的宗教信仰渐渐形成。     在大漠南北蒙古高原萨满教形成传播于原始氏族社会时代,当时家家户户都有专门履行祭祀的家巫。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无论遇到什么事情(如婚、丧、嫁、娶或外出打猎)都要先行祭祀,进行占卜预测吉凶,以求吉祥如意。随着原始氏族部落体制的巩固和加强,出现了代表大家履行祭祀的萨满。萨满掌管宗教事宜,组织祭祀活动,而且这种祭祀活动由原来的家庭行为逐渐转变为社会行为。萨满教作为一种宗教信仰开始在大漠南北形成规模广泛传播。由于萨满教盛行,萨满的社会地位日渐提高,他们不仅履行祭祀,而且掌管

关于明代蒙古人的宗教信仰

关于明代蒙古人的宗教信仰 希都日古 【内容提要】本文通过对明代蒙古史上影响较大的马儿古儿吉思可汗的景教名字和瓦剌的异姓贵族也先家族以及西部部落出身的几位重要历史人物穆斯林名字的考察和分析,认为在16世纪末叶格鲁派黄教成为蒙古人的主要宗教信仰之前,在明代蒙古人的宗教信仰方面,景教和伊斯兰教仍然占有一席之地,尤其是伊斯兰教不仅在瓦剌及其他西部部落如野乜克力和畏兀儿人当中广泛流传,而且东蒙古太松可汗脱脱不化之弟阿黑巴儿只吉囊的穆斯林名字,说明伊斯兰教已渗透到蒙古汗室成员内部。【关 键 词】明代/蒙古人/景教/伊斯兰教【责任编辑】阿拉腾奥其尔 明代蒙古人的宗教信仰新旧并存并且复杂多样,既有古老的图腾崇拜,又有原始的萨满教;既有蒙元时代颇为流行的景教信仰,又有西域回回人信奉的伊斯兰教。至于蒙古人在16世纪末叶第二次改宗,引进藏传佛教新兴的一支格鲁派黄教后,黄教成为明代蒙古人的主要宗教信仰。这里笔者仅就明代蒙古人所信奉的景教和伊斯兰教问题,做些粗浅的探讨。敬请方家不吝赐教。一、马儿古儿吉思可汗的景教信仰及相关事迹北元蒙古大汗兀客克图合罕马儿古儿吉思(keg-tü qaγan margürg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