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制度性尴尬

中国“三牧”问题的制度性尴尬

2013年03月21日中国产经新闻报、《新产经》杂志 文|本刊记者 佟文立   连续多年,中央一号文件都聚焦于“三农”问题,并引起媒体广泛关注和解读。这一特有的新闻舆论现象或许是因为国民对吃饭这一天大的事的重视,或许是因为大多数城里人还没有忘记自己的根原来也是在农村。不过几乎从来没有媒体和专家在解读每年“一号文件”时提及到草原和牧业,因为农民不是牧民,耕地也不是草原牧场,或者说草原不是汉族农民的农业生产方式所覆盖的范围?   虽然中国的草原分布区主要集中在地理学意义上的蒙古高原和青藏高原,或者说牧业主要是边疆地区少数民族的生产和生活方式,但从现实来看,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对于草原地区和牧业的制度建设几乎完全就是内地汉族农业地区的理念和思维的翻版——土地作为生产资料,从“土改”到合作化和集体化再到家庭承包,草原同样也经历了这一历史过程。而草原能够进入到内地公众视野和引起国家决策层的重视,恐怕还是本世纪初袭击首都北京的一场沙尘暴,“退耕还林”和“牧民定居&rd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