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蒙古文

第四届“母语杯”蒙古文书法大赛颁奖仪式举行

  内蒙古自治区民委主任特古斯 (左)观看展览。特木勒 摄 人民网内蒙古乌兰察布10月14日电 由内蒙古自治区民族事务委员会、乌兰察布市人民政府主办的以“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热爱母语,学习母语,创建和谐语言环境”为主题的第四届“母语杯”蒙古文书法大赛参赛作品展暨颁奖仪式近日在内蒙古乌兰察布市举行。 来自内蒙古、新疆、广东等地区的蒙古文书法爱好者200余人出席颁奖仪式,展览共收到来自新疆、广东、青海、吉林和内蒙古等省区蒙古文毛笔、硬笔、篆刻优秀作品600余幅,其中260余幅作品入围为期三天的展览。经过评委会组织专家认真评选共评出毛笔类:一等奖1名、二等奖4名、三等奖8名、优秀奖26名;硬笔类:三等奖2名、优秀奖4名;篆刻类:二等奖1名、三等奖2名、优秀奖2名;呼伦贝尔市民委等8个单位获得组织奖。 此次大赛的举办,为广大蒙古文书法爱好者搭建了能够展示书法艺术的平台,同时向世人展示了我国民族政策的辉煌成就和发扬民族语言文字的决心。(玲斯玛、伊丽娜)   参赛作品展览一角。特木勒 摄 &nbs

敦煌蒙古文文獻研究 開闢跨學科研究新領域

記者近日獲悉,《敦煌石窟區蒙古文文獻研究》在2013年1月國家社科基金年度項目和西部項目驗收中獲評優秀。 敦煌石窟區出土的蒙古文文獻是較為少有的早期蒙古語言文字的研究資料,屬敦煌吐魯番學和蒙古學跨學科研究的第一手資料。2月22日,記者就課題進展情況采訪了負責人、內蒙古師範大學蒙古學學院教授嘎日迪。 據嘎日迪介紹,該研究主要目的是整理、釋讀敦煌石窟區約二十年來發現的石窟和佛塔回鶻蒙古文、八思巴字蒙古文題記和敦煌北區石窟新近發現的回鶻蒙古文、八思巴字蒙古文殘片,項目研究對象是約二十年來發現的全部新材料,可以補充蒙古文文獻文體的一些空白,如賣身契、習語習字文書以及佛教文書新譯本和早期版本、社會經濟文書、軍事往來文書等。 嘎日迪說,研究當時包括蒙古文在內的那些真實題記和文書,對于莫高窟北區功用的定位定性,了解敦煌莫高窟這一佛教聖地以及敦煌石窟區各個石窟當時的政治社會地位,可以提供直接的論據;有利于敦煌吐魯番學和蒙古學兩個國際性學科的進一步發展,填補兩個學科交叉研究的空白,為兩個學科提供新的視野和信息。        &nbs

中国民族语言软件再突破 蒙古文软件系统

      中新网呼和浩特7月18日电 (乌瑶)18日,“蒙古文桌面办公系统产品赠送暨我国民族语言软件创新平台上线仪式”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举行。记者在会上了解到,会上亮相的蒙古文桌面操作系统及蒙古文Office办公软件产品,不仅支持蒙古文编码国际标准,还符合我国国家标准。 根据会议上的介绍,该两套软件产品由中标软件有限公司与内蒙古大学联合研发,   据作为开发者之一的内蒙古大学计算机学院副教授孟和吉雅介绍,该蒙古文桌面操作系统基于LINUX平台开发,蒙古文OFFICE软件是基于OPENOFFICE开发的。“软件按照传统蒙文编辑特点进行处理。蒙古文是复杂文种,同音不同形、同形不同音、连音等情况都要考虑进去。”孟和吉雅如是说。   中标软件常务副总裁刘文清介绍,这套系统支持ISO/IEC10460蒙古文编码国际标准,符合我国GB/T26226-2010《信息技术蒙古文变形显现字符集和控制字符使用规则》的国家标准,实现了专业的蒙古文排版功能,支持从左到右竖排,支持蒙、汉、英等多语言混排;从系统层

清代蒙古文出版史研究现状

(一)国外专题研究成果 国外开展蒙古文木刻本图书的研究历史比较早。 [德]海西希(Walther Heissig, 1913—2005)《北京木刻版蒙古文喇嘛教经典》(DIE PEKINGER LAMAISTISCHEN BLOCKDRUKE IN MONGOLISCHER SPRACHE, MATERIALIEN ZUR MONGOLISCHEN LITERATURGESCHICHTE, Von Walther Heissig, 1954, OTTO HARRASSOWITZ · WIESBADEN.简称Heissig.Blockdrucke)于1954年在德国的威斯巴登以德文出版。该书从蒙古文木刻本出版史的角度专题研究了清代蒙古文出版活动之最重要组成部分—北京木刻版蒙古文喇嘛教经典。其内容分为北京木刻版喇嘛教经典的文献种类和组织机构、蒙古文甘珠尔出版以前的版本(1650—1717)、康熙末年(1717—1722)和雍正年代(1723—1735)、乾隆时代(1736—1795)和章嘉呼图克图若必多吉

《蒙古文佛教文献研究》出版

      以整个蒙古文佛教文献为研究对象,运用文献学理论和版本学研究方法,从不同的角度和侧面进行全面和系统研究的佛教研究学术专著——《蒙古文佛教文学研究》一书,近日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   据了解,《蒙古文佛教文学研究》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优秀成果,共35万字,并附珍贵彩图20幅。该书作者宝力高是英国剑桥大学访问学者(1988年)、苏联科学院列宁格勒东方学研究所访问学者(1989年)。出版学术专著《宗教》(上下册)、《〈蒙古秘史〉的民族形式》、《青史》(校勘注释本)、《新编汉蒙成语大词典》等10余部,并在国内外学术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近百篇。全国佛教协会副会长贾拉森活佛在为该书做的《序》中说:“作者宝力高教授是一位著名佛学研究专家,多年从事佛教研究工作,已出版多部力作。这是继《宗教》一书之后出版的又一部研究佛教的学术专著。这部著作微言大义,立论宏旨,甚有启迪,是一本功底深厚,富有见地,集知识、学问、思想启迪为一体的好书。”

蒙古文书法长卷《蒙古秘史》获”大世界基尼斯之最”

      [提要]  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后旗宣传部消息,乌拉特后旗蒙古族书法家赛・斯琴毕力格用蒙古文书写的《蒙古秘史》被上海大世界基尼斯总部认证为“最长”的蒙古文书法长卷。《蒙古秘史》一书,是研究蒙古族古代历史、古典文学和古蒙古语的历史文献,成书于十三世纪中叶。    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后旗宣传部消息,乌拉特后旗蒙古族书法家赛・斯琴毕力格用蒙古文书写的《蒙古秘史》被上海大世界基尼斯总部认证为“最长”的蒙古文书法长卷。4月23日,上海基尼斯总部派工作人员为作者颁发了“大世界基尼斯之最”证书。   今年43岁的赛・斯琴毕力格从2003年1月29日起笔,到2012年八月,历时九年半的时间,运用硬笔书法中的竹板笔(蒙古族原始书法工具)双排写法,完成了6万余字的《蒙古秘史》书法长卷。书卷宽1.44米,长546米,分24卷装裱。   《蒙古秘史》一书,是研究蒙古族古代历史、古典文学和古蒙古语的历史文献,成书于十三世纪中叶。   “大世界

乌兰察布市蒙古文书法家协会成立

      本报讯 乌兰 2012年12月20日,乌兰察布市蒙古文书法家协会第一次代表大会在内蒙古集宁召开。内蒙古文联名誉副主席满都麦、内蒙古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梁能伟以及乌兰察布市委宣传部、市文联相关领导出席。   会议通过了协会章程,选举产生了协会理事会和主席团。张巴特尔当选为主席,陶克陶、特古斯毕力格当选为副主席。   乌兰察布市蒙古文书法家协会是经市文联党组研究并报市委宣传部批准成立的。协会的成立,不仅是弘扬民族文化的需要,也是广大蒙古文书法工作者的心声。

考古专家发现元代最早用蒙古文记录天象

      秦皇岛发现北齐时期长城   秦皇岛长城协会专家近日在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北港镇境内发现一段长4.5公里的北齐(公元550至577年)长城遗址。墙体墙根、马道(已经坍塌)、垛口的痕迹明显,山峰高处有烽火台残基4处。专家认为,这段长城的发现,对破解北齐长城入海之谜和研究当地文化具有重要意义。   元代是最早用蒙古文记录天象的朝代   内蒙古自治区博物院专家最近对有关元上都史料研究发现,元代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用蒙古文记录天象的朝代。据介绍,元世祖忽必烈在元上都即位后,为使国内各民族有统一的书写文字,命国师八思巴创制蒙古新文字。1269年,新字造成,推广使用,元代天文科研机构——上都司天台也开始用蒙古文字记录天文现象。   山西大河口墓群等四项目入选全国文物普查百大新发现   记者从山西省文物局获悉,该省大河口墓群、西顿济渎庙、北池稷王庙、大益成纺纱厂旧址等四项新发现入选由国家文物局组织开展的“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百大新发现”。“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百大新发现”包括古

《蒙古文佛教文献研究》简介

作者简介 宝力高,蒙古族,1941年生,内蒙古兴安盟科右前旗人,文学硕士,教授,英国剑桥大学访问学者(1988年),苏联科学院列宁格勒东方学研究所访问学者(1989年)。出版学术专著10余部,发表学术论文近百篇。主要著作有:《宗教》(上下册)、《佛教经典蒙译史略》、《印度佛教传入蒙古地区始时考》、《沦清王朝对蒙古地区的宗教政策》、《中国蒙古学百科全书•宗教卷》(副主编)、《中国(蒙古秘史)研究史略》、《十七世纪蒙古历史文学》、《诸汗源流黄金史纲》(校勘注释)、《青史》(校勘注释)、《新编汉蒙成语大词典》等。2001年,俄罗斯科学院圣•彼得堡东方学研究所授予著名专家称号。   目录 序导论第一章 总论第一节 佛教在蒙古地区的传播与弘扬——蒙古文佛教文献是佛教传入蒙古地区的精神产品第二节 佛法概论——佛法广大,号称八万四千门第三节 佛典概论——佛典浩瀚,总有三藏十二部 第二章 蒙古文佛教文献的收藏与研究第一节 蒙古文佛教文献的收藏第二节 蒙古文佛教文献的研究 第三章 蒙古文佛教文献史略第一

基于Web应用平台的《蒙古文名词术语数据库》

    本数据库是2006年教育部、国家语委立项的项目,考虑到实施术语库课题的专业类型涵盖面广(蒙古族文化教育科技等领域的所有学科),项目本身又是一个长期、持续的服务性课题,课题组高度重视了蒙古语名词工作经验教训的回顾、规律的探索、术语翻译理论的指导;我们所遵循的原则是:过去没有翻译的新学科,这次翻译时按《蒙古语术语工作原则与方法》(GB/T18291-2000)进行操作;过去已经翻译过并经内蒙名词委通过的,原则上按原稿进行录入。对其中有必要进行研究的问题,另行整理材料提交名词委讨论。新翻译的专业术语经过两年的实用阶段后提交名词委进行审定。我们在编辑并录入蒙古语名词术语的过程中先后利用并参考了民族出版社、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内蒙古教育出版社、内蒙古文化出版社、内蒙古科技出版社等出版部门发行的近一百种辞书和词典。   本数据库主要创新点是填补了我国尚没有“蒙古语术语数据库”的空白,该数据库也是我国第一个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术语数据库。   蒙古语术语数据库的建立和网络化运行,将蒙古语术语研究、应用和普及工作推向一个崭新的阶段,使蒙古语术语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