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荒漠化

探究草原荒漠化与尘沙暴的根源

探究草原荒漠化与尘沙暴的根源 本讲公民教员:刘书润 刘书润是一个传奇人物,整整一年在草原不带一分钱的流浪造就了一位草原生态专家,长达四十年野外考察的经历,踏遍内蒙的每一片草原。他曾是国家在内蒙与西藏的畜牧业专家,最后却转向了生态的呼吁者。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呼吁全面恢复游牧,并称消灭游牧文化等于毁灭草原,草原荒漠化与沙尘暴的根源是文化荒漠化。所到之处,他的演讲让听众震惊,也体会了独立思考的威力。 通过此讲公民读者可对文化多元化的意义有深入认识,也可对中国的内蒙草原有清楚的认识,“沙尘暴是如何起来的”这个问题也有了真实的答案。 *人类社会由游牧到定居,到农业,到工业,到城市化,好像是人类发展的必经之路,草原也不应该例外。其实这是偏见,小农的偏见. *游牧呢,就是它当地来讲,经过多年选择,利用草原最经济最实惠,而且是效率最高的一种经营方式。却被我们消灭了。 *所以现在来讲牲畜的载畜量,首先得把载官量搞清楚,现在减牲畜还不如减官。减一个官,我估算能减一万只羊对草地的压力。 *干旱,但有时一二个小时下完一年的雨量,全球最大降雨量也在这儿。气候剧变,全球所有灾难都在内蒙可以找到,是各种因子过渡与

草原荒漠化问题的研究与蒙古学

草原荒漠化问题的研究与蒙古学 —内大蒙古学中心关于草原荒漠化问题研究的情况汇报 恩 和(内蒙古大学蒙古学研究中心) 各位专家、各位领导: 我首先想借此次民族学、社会学重点研究基地联席会议和本基地学术委员会第一届全体会议的机会,把我们近两年多期间开展的内蒙古草原荒漠化问题研究的基本情况做一简要的汇报和介绍。希望得到诸位知名学者们的指点,以便进一步深化此项研究,取得更有价值的成果。 一、草原荒漠化问题是蒙古学应予着力研究的一项紧迫课题 众所周知,内蒙古自治区近十余年来在草原建设方面做出了巨大努力,取得了不小的成绩,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但近年来在发生频次、持续时间和波及范围等方面逐年加剧的沙尘暴告诉我们,我们在草原建设方面所取得的成就极其有限,总的趋势仍在恶化。截止我们投身这已研究时的局面是:一方面荒漠化面积目前仍以每年1200 万亩的速度在扩展,逐年加剧的荒漠化已使当地各族居民的生产和生活步入了困境,数十万人口(其中绝大多数为蒙古族等少数民族人口)已经和正在沦为背井离乡、异地安置的“生态移民”;另一方面内蒙地区的沙尘暴和荒漠化对京津地区、邻近省市的生态安全也构成了威胁,并且也已经殃及朝鲜半

沙漠和荒漠化 敲响警钟

沙漠和荒漠化 为全人类敲响警钟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特普费尔指出,紧接水和空气之后,土地是所有生命的基础,土壤一旦丧失,其再造将让人类付出数千年的时间代价。2006年世界环境日聚焦“沙漠和荒漠化”,关注人为因素导致的土地退化,为全人类敲响“沙漠和荒漠化”警钟! 这是乍得刮沙尘暴的资料照片。 6月5日是世界环境日,今年的主题是“莫使旱地变荒漠”,而今春以来频频发生的沙尘暴,更使得人们关注荒漠的目光中又多了一份忧虑。 我们没有理由忽略面积广袤的旱地和居住在那里的人们:地球超过四成的土地为降水稀少的旱地,而全球人口的1/3,也就是近20亿人生活在干旱地区。更为重要的是,许多居住在干旱地区的人们还生活在贫困之中,不合理的人类活动和气候变化,使得旱地荒漠化的脚步还在继续前进。荒漠化不仅侵蚀着当地居民的生活空间,而且严重影响着周边地区乃至全球的生态环境。其实,作为全球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沙漠在内的荒漠在人类出现之前就已存在。尽管降水稀少、植被稀疏,但只要没有外力的大规模入侵,荒漠不仅能够维系自身的生态平衡,与周边的草地、绿洲相互依存、和平共处,并且对全球气候发挥着不可替代的调节作用。换

我国荒漠化治理误区:信奉人定胜天

我国荒漠化治理误区:信奉人定胜天 新一轮沙尘暴活跃期已经开始我国荒漠化治理存在三大误区:重建设、轻保护;在干旱区与草原地区大面积造林,用树木阻挡沙尘暴;信奉人定胜天,忽视了自然界的自我修复能力 “未来10至20年内,除个别自然条件好、生态环境得到控制的地区外,大部分地区沙尘暴的频率、强度和危害程度有进一步加剧的可能” 从北京到宁夏银川,从内蒙古阿拉善到甘肃民勤,从河西走廊的武威再到陇中古城兰州,在短短的9天时间里,《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行程5000余公里,踏上黄土高原,翻越贺兰山,进入腾格里沙漠、巴丹吉林沙漠和民勤沙漠化最严重的干旱区,实地调查我国最大的沙尘暴中心和起源地。 根据记者的调查和对中国科学院沙漠化研究权威专家的走访,得出的结论是:沙漠化是我国目前面临的一个严重的社会经济与环境问题。虽然我国为治理土地沙漠化开展了大量工作,但是沙漠化的态势仍然是治理速度赶不上恶化速度,土地沙漠化和荒漠化形势依然十分严峻。 而对于近日人们普遍关注的沙尘暴,国家“沙漠化”973项目首席科学家王涛给出的结论是:我国西北荒漠及其东缘的半干旱区(内蒙古中东部和东北西部)是亚洲尘暴中心向东延伸的区域,具有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