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蒙古部落

北元帝国中后期迁离呼伦贝尔的各蒙古部落

北元帝国中后期迁离呼伦贝尔的各蒙古部落 孛·额勒斯 与我一贯坚持的观点一致,我在本文中所说涵盖的呼伦贝尔,是个历史学与地理学可能更是文化人类学意义上的概念——它在北元帝国时代,除了今天属于内蒙古的呼伦贝尔岭西地区之外,还包括贝加尔湖以东、以石勒喀河两岸为核心直至黑龙江中上游的今属俄罗斯之山河大地,以及蒙古国东方省大部之丰美草原。历史永远不会是当代史,无论心怀叵测者怎样宣传。历史更可能在未来以惊人的相似一再重复,类似于落叶松、白桦林一代又一代地长满大兴安岭的千山万壑。 北元帝国中后期,在上文意义上的呼伦贝尔,生活着很多蒙古部落。哈布图哈萨尔后裔统领的科尔沁部、茂明安部、乌拉特部、四子部,与帖木格——斡惕赤斤后裔统领的翁牛特部,以及别勒古台后裔统领的阿巴嘎部、阿巴哈纳尔部,统称阿鲁蒙古。 十五世纪二十年代,明帝国明成祖朱棣连续三次远征北元帝国的实际当政者阿鲁台太师,致使阿鲁台太师实力大减。阿鲁台太师手下败将马哈木之子脱欢乘机崛起,统一卫拉特部蒙古,挥师自阿尔泰山南北的根据地东进,开始把持北元帝国国政。公元1433年,脱欢自领太师,立黄金家族脱脱不花为北元皇帝。第二年,脱脱不花可汗进兵蒙古高

黑龙江蒙旗旗寺

黑 龙 江 蒙 旗 旗 寺 何日莫奇 从金到清朝先后有九个蒙古部落迁徙到黑龙江定居,他们是朵儿边部、豁罗剌斯部、帖木哥斡赤斤部、兀苏部、杜尔伯特部、扎赉特(泰赉)蒙古部、郭尔罗斯部、巴尔虎部、依克明安部,其中前四个古部落的蒙古人已融入其他部落或民族中,后五个部落的人依然生活在黑龙江地域,各部落的变迁史清晰明了。清朝,杜尔伯特部、郭尔罗斯部、扎赉特(泰赉)部和依克明安部先后建立过旗制,各旗还修建了旗寺。 1.富余正洁寺 富余正洁寺是杜尔伯特旗的旗寺。杜尔伯特部是科尔沁部的一支,原是成吉思汗弟哈布图哈萨尔的后裔所组成的部落,在哈萨尔的封地呼伦贝尔草原游牧。1547年(明朝嘉靖二十六年)北元第十七任大汗卜赤汗卒后,其子达赉逊库登汗继位,为了躲避蒙古右翼势力的要侠,率部东迁。此时,驻牧在呼伦贝尔草原的哈萨尔第十四世孙奎蒙克塔斯哈喇,为了辅佐达赉逊库登汗,便从呼伦北尔徙牧于大兴安岭以东地方,开始称自己的部落为嫩科尔沁部。奎蒙克塔斯哈喇有子二,长博第达喇,次诺们达喇。博第达喇第八子爱那嘎驻牧嫩江左畔之后,称其部为杜尔伯特部,爱那嘎成为杜尔伯特部始祖。清顺治五年建立杜尔伯特旗,首任旗扎萨克是色楞贝子

十五世纪前后蒙古政局、部落诸问题研究

十五世纪前后蒙古政局、部落诸问题研究 宝音德力根 亦邻真 摘 要 明代蒙古史是蒙古史研究中的薄弱环节,国内研究落后于国外(特别是日本)。日本学者和田清《东亚史研究蒙古篇》奠定了明代蒙古史框架。但是,由于时代和个人条件的局限,和田清未能充分利用丰富的蒙文史料,影响了研究的深入,致使一些错误的观点长期在学术界流行。近年来国内的有关研究虽在某些方面有所突破,但进展缓慢,在史料运用上存在着与和田相同的问题。充分发掘和利用蒙文史料,进行蒙汉文史料对比研究,已成为明代蒙古史研究进一步深入的关键。本文在继承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充分发掘和利用了蒙文史料,通过蒙汉文史料的勘比、对照,对15、16世纪蒙古政局、部落变迁等问题进行了更为深入的研究。全文约二十万字,共分三章。 第一章《从元朝灭亡到达延时代的蒙古政局》概述了14世纪末至16世纪初的蒙古政治史。15世纪初蒙古分裂为东西两大部。东蒙古以元朝皇室私属人口为核心形成。成吉思汗诸弟后裔统治下的往流各部及窝阔台后裔鬼力赤、阿台部众也属东蒙古。西蒙古又称瓦剌,主要以原阿里不哥属民构成。导致蒙古分裂的内在原因是北迁的元室与以阿里不哥后裔为代表的蒙古本土贵族之

蒙古渊源与蒙古部落早期概况

蒙古渊源与蒙古部落早期概况 蒙古地区,自古以来是诸游牧部落的活动场所。自夏、商以来,大大小小的部族和部落出没在这块广阔的草原地带,各部族和部落的兴衰、更替的历史,直到13世纪初才告结束,最终形成了稳定的民族共同体——蒙古民族。至于蒙古民族之族源,现、当代多数学者认为出自东胡。东胡,是包括同一族源、操有不同方言、各有名号的大小部落的总称。据司马迁《史记》记载:”在匈奴东,故曰东胡。”公元前5至前3世纪,东胡各部还处于原始氏族社会发展阶段,各部落过着”俗随水草,居无常处”的生活。公元前3世纪末,形成东胡人的部落联盟,与匈奴为敌,不断向西侵袭。冒顿单于(前 209-前174年)时,匈奴遂强,东袭东胡,破灭东胡各部,大掠其民众及牲畜。东胡各部均受匈奴人统治达3个世纪之久(公元前3世纪末至公元1世纪末)。公元48年,匈奴分裂为南匈奴和北匈奴,势力衰落。乌桓、鲜卑乘机而起。乌桓、鲜卑是东胡人的后裔。公元前209年,冒顿单于破灭东胡以后,一部分东胡人居于辽河流域的乌桓山,一部分居于潢水流域的鲜卑山,故称乌桓、鲜卑。据《后汉书》记载,汉和帝永元年间(89

中俄高手会战蒙古部落

中俄高手会战蒙古部落 倪无调 特约记者倪无调额尔古纳报道 “鲜卑人从这里走出,建立了西魏;蒙古人从这里走出,建立了元朝……”当地工作人员寥寥几句话,让所有人对目的地充满了期待———第三届中俄国际象棋对抗赛会战内蒙古呼伦贝尔草原上的明珠之城额尔古纳,在蒙古族发祥地旧址重建的“弘吉剌部大营”,见证了这场注定不会平凡的激战。“这里哪像是赛场?”站在空旷的草原坡地和绚烂的夕阳红霞,走下汽车的俄罗斯棋手们都愣住了,他们中有俄罗斯队奥赛主力科辛采娃姐妹,前俄罗斯“无敌舰队”的奥赛男队主力德列耶夫,和离2700分超级棋手行列只有几步之遥的马拉霍夫等等。“我们不是来玩的!”这是他们话语中蕴藏的涵义,中国棋手没有太多的豪言,他们刚刚完成了太原大师赛的征伐,纷纷用沉默和调整休息来掩藏初到草原的兴奋。相对城市的星级宾馆而言,蒙古包的生活要简单许多,“里面有点暗,看书不舒服。”以看《儿童时代》为乐的侯逸凡找到一点遗憾,但这里的风光和“全生态”的清新空气还是让长期适应宿舍生活的他们感到快乐。大部队是8月8日赶到县城以西35公里的驻地弘吉剌部的,这个部落在蒙古族以盛产美女而出名,成吉思汗的母亲和妻子都是来自这个部

科尔沁蒙古部落史

科尔沁蒙古部落史 科尔沁部落,为成吉思汗二弟哈布图哈撒尔后裔孛儿只斤氏,科尔沁有好儿趁、豁尔臣、胡洛真、火儿赤、尔填等多种汉语音译名见著典籍。 12世纪,众多的蒙古部落逐鹿蒙古高原。孛儿只斤铁木历了塔塔儿部害其父、篾尔气惕部掠其妻、遭泰亦赤兀惕部囚禁等劫难后,经过十三翼之战,斡里札河之战、阔亦田之战、达兰涅木格思之战、合兰真沙陀之战、纳忽崖之战等重大战役,先后击败篾儿乞惕部、札木合部、塔塔儿部、克列部、乃蛮部等部落,统一了蒙古高原,于1206年在翰难河(今鄂嫩河)畔召开宗亲大会,建九游白旄,被推举为全蒙古的大汗,号成吉思汗。1211年誓师讨金。1218年灭西辽,1219年亲率20万大军西征,5年之间横扫欧亚两洲。1227年的对夏战争中,成吉思汗病死军中,在成吉思汗统一各蒙古部落和对辽、金、夏的战争中,有一支精锐的“怯薛”,即侍卫军护卫着他的安全。这支侍卫军由成吉思汗的二弟哈布图哈撒尔统领,称为“带弓箭的豁尔臣”。这支部队在跟随成吉思汗征战中,屡立战功。哈撒尔号所部“科尔沁”,即“割尔臣”的同名异译。 科尔沁部原居住在额尔古纳河、海拉尔河和呼伦湖一带。明代中期东迁至嫩江一带。为区别于同族

蒙古部落文化研究会

蒙古部落文化研究会 弘扬发展蒙古蒙古部落文化研究会交致力于蒙古族起源历史的研究,尤其是十三、十四世纪好大帝国时期的文化、音乐、绘画、宗教、服饰、饮食起居及他相关民俗艺术的传统挖掘和保护性拯救,以再现其最原始的风貌和历史的辉煌。研究会现有会员89名,其中单位会员五名,会员分别在蒙传佛教、壁画、蒙古民族工艺、民族画,史学研究等分支领域有较高学术修养和地区专家学者和博士研究生,研究会下设五个部门,分别对每个细分的研究方面进行专项立项研究,并与地方电视台、央视12套、央视2套进行纪录片合作,开辟《母亲的草原》专栏进行文化交流,另外,在文化整理挖掘的同时,会有一些研究成果,以文化纪念品的形式与大家分享蒙古人历史的真实和曾经的质朴豪情。研究会拟设全国15个文化联络处,用以文化交流。研究会的远期目标是希望发展成为在整个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时期,其中曾经及至辉煌的蒙古族人的民俗文化研究最具权威性的学术组织;对蒙古部落文化的历史沿革最具代表性的研究组织;对蒙古通史的研究的完整性及历史可校勘性有不可或缺的重要研究会族文化及工艺品 主营产品或服务: 蒙古族羊皮画; 蒙古部落皮囊酒; 蒙古部落文化餐吧连锁; 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