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蒙古帝国

《蒙古秘藏》首部蒙古帝国悬疑小说出版

       5月27日,作家殷谦的新作《蒙古秘藏1:发现成吉思汗陵》由东方出版社出版。殷谦为了创作该书亲赴蒙古国进行过实地考察,他表示,希望通过自己的研究还原一个真实的成吉思汗。   《蒙古秘藏》是国内首部全面解读蒙古帝国的文化悬疑小说,全景式展现蒙古帝国四百年兴衰历程。拟分为三册陆续推出,其中第一册《发现成吉思汗陵》数字版已经在中国移动手机阅读基地同步首发。   殷谦为写此书,随考古队深入内蒙古、宁夏、甘肃、四川等地调查研究,并亲赴蒙古国与历史考古专家深入交流,力求重现失传数百年的神秘蒙古秘术。他称,创作这本书就是想还原一个真实的成吉思汗,“很多研究成吉思汗的学者对成吉思汗的军事才能以和他的葬地感兴趣,我要还原一个有血有肉的成吉思汗。”(记者田超) 

简论成吉思汗文化与蒙古帝国和蒙元王朝的兴衰

一、成吉思汗文化与蒙古部落及蒙古帝国的统一 蒙古族发源于蒙古高原。最初以从事森林狩猎为主,后逐渐转向游牧。唐朝时,蒙古人被称为“蒙兀室韦”,宋、金、辽三朝对峙时,蒙古族进入奴隶制时代。蒙古人真正的祖先今已无法考证,但专家们的推测是:从语言上看,蒙古人应是匈奴人或突厥人的后裔,因为匈奴人、突厥人、蒙古人同属阿尔泰语系;从血统上看,蒙古人应是东胡人的后裔,因为蒙古人的血统与南北朝时期的鲜卑人和后来的契丹人有着很大的联系。在突厥汗国称霸蒙古高原时,蒙古人居住在东北的嫩江流域,是突厥的臣民。突厥汗国灭亡后,蒙古人的先祖便迁徙到斡难河的源头,居住在不儿罕山附近。随后,蒙古人在与各族杂居过程中,由于相互影响,便逐渐形成了乞颜、塔塔儿、主儿勒、札答兰、翁吉剌、蔑儿乞、翰亦剌、合亦惕、忽里失列门、克列亦惕、豁里秃马惕、泰亦赤乌、汪古、乃蛮等众多部落。 传说,蒙古人是苍狼和白鹿结合的后代,认为蒙古人身上流淌着狼的血液,蒙古族是狼性十足的民族。也有传说,蒙古人是青牛和白鹿结合的后代,认为蒙古人的血管里流淌着牛的血液,蒙古族是充满牛性的民族。传说虽不是科学,但在13世纪初,正是这个既

蒙古帝国与南宋战记:窝阔台汗时代的三次南征

蒙古帝国与南宋战记:窝阔台汗时代的三次南征 蒙元灭南宋的战争,经过窝阔台,蒙哥,忽必烈三任蒙古大汗的经略,先后反动三次大规模的伐宋战争,前后经历43年8个月方告成功。金国灭亡后,南宋朝野有志之士意识到蒙古的巨大威胁,但宋廷的一些高官要员则以侥幸的心理希望现状长存。此时的南宋朝廷已经极度腐败,将相结党营私,官吏相互争斗,统治者过着腐化奢华的生活。蒙宋战争期间正值宋理宗赵昀在位,他先后任用史弥远,史嵩之,董宋臣,丁大全,贾似道一批权臣,这些人和理宗一样,面对蒙古入侵,不能坚决抵抗,而是束手无策,委屈求和,故蒙宋四十余年的战争中,南宋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境地直至灭亡。 蒙古第一次对宋战争,是1235年至1241年间由窝阔台汗指挥的。战前,蒙古和南宋的基本态势是:1231年窝阔台汗约宋联兵灭金,1234年蒙宋联军攻破蔡州,灭亡了金国。按照蒙宋之约,以陈州,蔡州为界,南归南宋,北归蒙古。蒙古以刘福出任河南道总管,大将塔察儿军屯兵之黄河一线。南宋以名将孟珙等将领镇守襄阳,信阳,随州枣阳,光州,钧州等地。(今湖北,河南交界等地) 金国灭亡后,蒙古主力军北还,河南处于空虚状态。宋淮东制置使赵葵与其兄两淮

元顺帝退归大漠:蒙古帝国与明朝形成南北对峙

元顺帝退归大漠:蒙古帝国与明朝形成南北对峙 元朝末年,天下大乱,群雄乘势而起,烽火燃遍各地,中原义军在与元军的交战中接连获胜。而元朝各地将领拥兵自重,内讧不断,元朝廷陷入了孤立无援的状态。历史的天平开始向义军中势力最大的朱元璋倾斜。 尽管如此,元军还有相当势力,不过分散在全国各地,各自为政,不能相互呼应。在这样的状况下,朱元璋麾下大将徐达提出:由临清(今属山东)直捣大都(今北京)。朱元璋同意了,还亲自绘制《征进阵图》交给徐达。 明洪武元年(1368年)闰七月初一,徐达率军二十万自中滦(今河南封丘西南)渡黄河,沿御河(今卫河),经临清、长芦(今河北景县),向北挺进,一路似摧枯拉朽,风卷残荷,锐不可挡。七月二十五日,徐达抵达通州(今北京通县),大都东边的门户已经被打开,元朝京师近在咫尺。 元顺帝妥欢贴睦尔见义军势如破竹,自知大势已去。七月二十八日,元顺帝在清宁殿召集三宫后妃和太子爱猷识理达腊,准备逃回蒙古老家。宦官伯颜不花进谏说:“陛下宜固守京都,臣等愿募集兵民,出城拒战。”元顺帝不听。伯颜不花大哭道:“天下是世祖(指元世祖忽必烈)的天下,陛下当以死守,奈何轻去?”元顺帝听了大为不快,拂袖

“游走的都城”:蒙古帝国历代的政治中心灭亡记

“游走的都城”:蒙古帝国历代的政治中心灭亡记 一.序言 蒙古兴起于十三世纪初。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及其继承者窝阔台、贵由、蒙哥、忽必烈南征北战,使蒙古军队的足迹印在东亚、东南亚、中亚、西南亚及欧洲等地,建立起包括一系列宗藩国在内的大蒙古国。 在成吉思汗到蒙哥执政的这一段时间里,蒙古帝国的中心地域是漠北–成吉思汗时代的政治中心是在怯绿连河(即克鲁伦河)上游的大斡耳朵;窝阔台时代的政治中心已经迁移到了新建的首都和林。忽必烈即位之后,却将政治中心南移–不再以漠北的和林为首都,而是以开平为上都,以燕京为中都(后改建为大都),采取了两都制。 由此可见,蒙古帝国其政治中心建立的顺序是大斡耳朵、和林、上都、大都。综观历史,一个帝国的政治中心,其陷落代表着这个帝国的灭亡,对于凭借武力而建立起来的蒙古帝国,其政治中心的陷落,不但是武力衰退的标志,也是统治走向崩溃的标志,而在元明交替时,蒙古帝国历代政治中心陷落的顺序是大都、上都、大斡耳朵、和林。下面将按照蒙古帝国历代政治中心陷落的顺序,对其陷落的过程一一予以叙述。 二.大都、上都 忽必烈于中统元年(1260年)三月在开平即汗位,史称元

蒙古帝国的社会组成与军队结构

蒙古帝国的社会组成与军队结构 1206年春,于斡难河源头举行大典,建立大蒙古国。铁木真既大汗位,尊号成吉思汗,颁布“大扎撒”(法令),扩建却薛军。 尽管除掉了萨满阔阔出,但新兴的蒙古帝国仍保留了以萨满教为基础:古突厥-蒙古人的万物有灵论,其中或多或少杂有袄教和中国文化的成分。大汗是神的表现,神仍是腾格里(即天或天神)。在某些方面类似于中国的天,更不用说像伊朗人的阿马兹达神了。成吉思汗的所有子孙们,无论是在远东没有完全中国化者,或者是在突厥斯坦、波斯和俄罗斯没有完全伊斯兰化者,都宣称他们是腾格里(天国)在地上的代表:他们的统治是腾格里的统治,反他们就是反腾格里。 成吉思汗本人似乎特别崇拜耸立在斡难河河源的不儿罕合勒敦山(今肯特山)上的神。在他发迹之初,当他从劫持了他的妻子的蔑儿乞人中逃脱(多亏了他的骏马)时,他就是到这座山上避难的。他像一位朝圣者一样立即爬上山。按蒙古习惯,他首先脱帽和解下腰带搭在肩上,以示顺从,然后跪拜九次,并用乳酒(即牧民的酒,是马奶发酵制成)作奠祭仪式。同样,以后在他发动进攻北京金国的大规模“民族”战争之前,他又到不儿罕合勒敦山重复这一朝圣,以同样恳求的态度,他解下

蒙古帝国横行天下的重要武器——”回回炮”

蒙古帝国横行天下的重要武器——”回回炮” 元初,有两位非常有名的穆斯林造炮专家:西域木发里人阿老瓦丁和西域旭烈人亦思马因。他们为发展中国的兵器事业,做出了很大贡献,取得了辉煌的成就。 至元初年,元世祖大举伐宋,在襄阳、樊城遭到宋军顽强抵抗。襄樊战役始于至元五年(1268),元军围城5年,却始终未能攻克。至元八年(1271),世祖遣使到波斯,向宗王阿不柯征调回回炮匠。阿老瓦丁及其弟子亦思马因应诏,举家驰驿至京师。 至元九年(1272)十一月,阿老瓦丁、亦思马因制成回回炮,奉旨在大都五门前试射。这是一种巨石炮,所用弹石重达150公斤,以机发射,用力省而射程甚远。试射成功,世祖非常满意,特赐他们衣物、绸缎,并诏令他们带此炮赴襄阳军前用之。 至元十年(1273)正月,以回回炮攻樊城,一举告捷。接着,元军移炮以向襄阳。亦思马因根据对地势的细心观察,在襄阳城东南角安置巨炮。“机发,声震天地,所击无不摧陷,入地七尺。” 结果,一炮就射中襄阳谯楼,“声如雷霆,震城中。城中汹汹,诸将多{足俞}城降者。”宋将吕文焕自知不敌,遂纳城归顺元军。相持5年之久的襄樊战役,就这样在回回炮的一

充满传奇色彩的蒙古帝国:纵横西域的铁木尔帝国

充满传奇色彩的蒙古帝国:纵横西域的铁木尔帝国 14世纪中叶,四大汗国除窝阔台汗国被自己的兄弟汗国吞并之外,都与后来异军突起的铁木尔帝国有过交往,并都吃尽了那个“跛子铁木尔”的苦头:西察合台汗国就是被铁木尔推翻的;东察合台汗国有五次被铁木尔帝国攻打,丧城失地,丢尽颜面;伊尔汗国被铁木尔帝国灭亡;钦察汗国的脱脱迷失汗与铁木尔原本是盟友,但后来因为争夺土地而翻脸,脱脱迷失汗攻进铁木尔帝国腹地,打败了铁木尔的次子乌马儿·沙黑,但结果被铁木尔亲率大军一连两次打得一败涂地,不但丢失了很多领地,连都城萨莱都被占领并焚掠一空。 几大汗国在当时都处于衰落期,而作为宗主国的元帝国也被自己国内的农民起义弄得焦头烂额,自顾不暇,蒙古帝国被这个自称成吉思汗子孙的瘸子这么欺负,也没什么办法。可此时正在处于上升期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也被铁木尔帝国弄得灰头土脸,1402年7月20日,奥斯曼土耳其苏丹巴耶塞特一世率军与铁木尔在安卡拉以北的丘布克进行了一场决战。战斗从早上六点一直打到夜幕降临,双方投入近100万人参加战斗。巴耶塞特带来的军队是从他所征服的各族中征集的,其中艾登、门泰斯、萨鲁汉和克米安的突厥人对铁木尔十分钦佩

称霸东欧的蒙古帝国:金帐汗国历史及其分裂

称霸东欧的蒙古帝国:金帐汗国历史及其分裂 术赤(?—1225年)是成吉思汗的长子,能征善战,多次参加征服金国、西厦和中亚的战争,屡建战功。1219—1225年间,成吉思汗率部第一次西征中所占领地封给了三个儿子。术赤氏族蒙古诸汗的世袭领地为术赤汗国,亦称钦察汗国,领有额尔齐斯河以西,咸海、里海以北的钦察、花刺子模和康岭等古国的领土。 1225年,术赤因病去世,其次子拔都奉命统帅蒙古诸王长子西征(亦称西征长子军)对东欧和中欧征讨。1236年征服伏尔加河沿岸的保加里亚地区;1237年冬向东北进军罗斯,先后占领莫斯科、喀山、基辅等10余座城市;1238—1240年同波洛伏齐人、阿兰人、切尔克斯人连续作战,并征服南罗斯;后经波兰、匈牙利等地远征到亚得里亚海岸。其辖地东起额尔齐斯河,西至多瑙河,南起高加索,北括罗斯。 拔都统帅的蒙古帝国第二次西征军(西征长子军)正准备向西欧进行大规模征伐的1241年末,因收到窝阔台大汗驾崩的噩耗之后,从中欧收兵返回。1243年拔都留驻伏尔加河畔的封地。 拔都在原有的术赤汗国的基础上建立了更强大的金帐汗国(又称钦察汗国)。其版图东起额尔齐斯河,西至多瑙河,南起高加索

十三世纪蒙古帝国的征伐:影响整个世界

十三世纪蒙古帝国的征伐:影响整个世界 在欧洲文艺复兴以前,蒙古军的征伐对全球的震动可谓是空前绝后的。自1206年铁木真在哈拉和林组建他的“大蒙古国”之后,就对周边国家与民族开展了旷日持久的一系列侵略战争,奠定了空前绝后的东起太平洋,西达波斯湾,西北一度进抵多瑙河,横跨欧亚大陆,荡平整个东部农耕地区的蒙古人世界。这不仅在当时是一场空前的风暴,卷起漫天沙石尘土掩盖了繁荣的文明,甚至使草木为之不生,亦给以后的世界发展带来深远的影响,就好像火山爆发在一瞬之间,但最后一缕烟尘的散去却要待到数年之后。 蒙古人的兴起与强盛在十三至十四世纪间,波斯文反映这段时期的史料有志费尼书、瓦萨甫书和拉施特书。其中,志费尼的《世界征服者史》具有突出的地位。它成书最早,所记述的史实大多为著者亲见亲闻的。由于著者本人在二十岁以前已开始为蒙古政府服务,不久成为蒙古人派驻乌浒水以西诸省长官阿尔浑的秘书,曾三次随行赴蒙古首都哈拉和林。书中的许多材料均为其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亲身所体验,具有较强之可信度。《世界征服者史》所记史实上溯铁木真西征,下止于旭烈兀平灭阿杀辛人的阿喇模忒诸堡,间叙坐镇蒙古本土的历任合罕(可汗)及地方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