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研究

《蒙古族现代诗歌研究》

       蒙古族现代诗歌在现代社会历史背景中形成了自身特有的丰富内涵。它蕴含着现代蒙古族人民的理想追求、情感表露、文化意识、智慧结晶以及为自由和解放而奋斗的精神。蒙古族现代诗歌承载着当时社会历史阶段的不同文化信息。   蒙古族现代诗歌研究始于20世纪40年代,已经历了70多年的发展历程。在此期间,问世了为数相当可观的评论、论文、文学史著作,使蒙古族现代诗歌研究推上了新的较高层面,但遗憾的是蒙古族现代诗歌的研究面太窄、研究视角和方法较传统;以往的研究多注重对诗人的生平、诗歌思想内容、艺术特征的探究上,忽略了从多视角、多学科理论方法,从更高的学术层面深入探讨其发展规律、历史文化内涵、艺术审美、社会价值等。尤其,迄今为止尚未出现全面系统研究的专著。   由内蒙古自治区社会科学院草原文化研究所黄金副研究员撰写的《蒙古族现代诗歌研究》一书,近日由辽宁民族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全文字数计36万字。该著作在以往研究的基础上,运用将诗学、文化学、文艺学、美学、传播学等多学科理论整合研究的新方法,对现代蒙古社会之文化历史背景、诗人思想根源、现

敦煌莫高窟北区出土蒙古文文献研究

——《敦煌莫高窟北区出土蒙古文文献研究》成果简介 兰州大学敦煌学研究所敖特根副教授主持完成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敦煌莫高窟北区出土蒙古文文献研究》(项目批准号为07BZS002),最终成果为同名专著。   依据石窟在崖面的分布情况,人们通常把敦煌莫高窟石窟群划分为南、北两区。以原敦煌文物研究所编号的第1窟为界,此窟及其以南为南区,第1窟以北为北区。北区石窟因多无壁画或塑像,长期以来受人冷落。虽然王道士、斯坦因、伯希和、奥登堡、张大千等人曾涉足北区,得到过一些以蒙元时期的回鹘文写本、木活字为主的资料,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成立(1944年)之后,也曾对莫高窟进行了科学的管理、保护和有计划的研究,但人们对北区石窟的认识一直很模糊。北区洞窟数量多少、形制如何、性质怎样、时代早晚、与南区的关系以及在整个窟群中的地位等问题,一直并不清楚。有鉴于此,从1988年至1995年,敦煌研究院考古研究所组织专业人员对莫高窟北区248个洞窟进行了全面而系统的考古发掘,基本弄清了这些洞窟的性质与功能,同时也发现了许多重要遗迹和大批珍贵遗物。北区出土遗物数量可观,种类繁多,文书类遗物又是这

《蒙古文佛教文献研究》出版

      以整个蒙古文佛教文献为研究对象,运用文献学理论和版本学研究方法,从不同的角度和侧面进行全面和系统研究的佛教研究学术专著——《蒙古文佛教文学研究》一书,近日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   据了解,《蒙古文佛教文学研究》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优秀成果,共35万字,并附珍贵彩图20幅。该书作者宝力高是英国剑桥大学访问学者(1988年)、苏联科学院列宁格勒东方学研究所访问学者(1989年)。出版学术专著《宗教》(上下册)、《〈蒙古秘史〉的民族形式》、《青史》(校勘注释本)、《新编汉蒙成语大词典》等10余部,并在国内外学术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近百篇。全国佛教协会副会长贾拉森活佛在为该书做的《序》中说:“作者宝力高教授是一位著名佛学研究专家,多年从事佛教研究工作,已出版多部力作。这是继《宗教》一书之后出版的又一部研究佛教的学术专著。这部著作微言大义,立论宏旨,甚有启迪,是一本功底深厚,富有见地,集知识、学问、思想启迪为一体的好书。”

内蒙古草原文化区域分布研究

呼日勒沙(内蒙古大学蒙古学学院教授)摘 要:草原文化划分依据是生态环境依据、族群、民族、部落聚居区依据、行政区域依据。草原文化区域划分原则是相对一致性的原则、突出重点原则、模糊性原则。内蒙古草原文化区域分布为呼伦贝尔草原文化区、科尔沁草原文化区、锡林郭勒草原文化区、鄂尔多斯草原文化区和阿拉善草原文化区。关键词:草原文化 区域文化 划分依据、原则 内蒙古草原文化分布 一、草原文化区域划分依据   文化的特征是人在认识和改造自然的过程中形成的,自然生态的条件在某种程度上决定着文化的内涵和特征。自然环境对人的生产方式、生活文化、心里特征产生影响,自然地理环境制约着地域环境特征,决定着地域文化的形成。  蒙古高原的辽阔的温带草原是古代北方民族游牧型经济文化的发源地。在天然草场上逐水草而居的游猎、游牧经济形式,发展到近现代逐步形成为中部地区的游牧经济文化,东部、西部地区农业与牧业结合的半农半牧复合型经济文化。  区域文化与特定的自然区域、行政区域、经济区域、方言区域有一定关系。我们以自然生态环境,族群民族、部落聚居区,方言、土语区,行政区为主要依据,划分为近现代草原文化分布区域。  1.生态环境

当代杜尔伯特蒙古族牧业生产习俗研究

摘 要:蒙古族是“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民族,独特的生活环境决定了他们以牧业为主的生存方式。随着政策、生态环境、人口结构、观念意识等诸多因素的转变,与蒙古族生产生活息息相关的牧业经济呈现出新的发展面貌,引起中外学者的广泛关注。文章以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布和岗子村为个案,在深入进行田野调查的基础上,对该村生态环境的变迁、牧具的使用以及牲畜饲养习俗进行了梳理分析。指出生态环境的改变、地方经济政策的引导,不仅带来了牲畜草料、饮用水、棚圈的革新,也促使畜群结构单一化的形成,从而带来了牲畜饲养习俗的变迁。即形成了以定牧、圈养,畜群结构单一化和畜产品商品化为突出特点的新型牧业生产习俗。    关键词:当代;牧业生产习俗;杜尔伯特;布和岗子村    中图分类号:C950.12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4 -4922( 2012) 05 -0144 -07    13世纪以后,游牧成为蒙古族最主要的生产生活方式。其中一部分人口“逐水草而居”,先后来到松嫩平原,牧养牛、马、羊、骆驼等牲畜,这一地区的蒙古人被称为杜尔伯特部。“明末

《明代西海蒙古史研究》后记

     说来冥冥之中也算有些造化,上初二时,学过一门叫《民族常识和民族理论》的政治课,为了应付考试,花了一周的时间将其中的一些知识点背了个滚瓜烂熟,至今难忘。比如藏族的《格萨尔王传》、蒙古族的《江格尔》、柯尔克孜族的《玛纳斯》是少数民族的三大史诗;蒙古族的三大历史著作是《蒙古秘史》、《蒙古源流》、《蒙古黄金史》。没想到读研究生后,这三大蒙古族史学名著成了我的必修课。各种版本,一遍又一遍地细读,这一读就是6年,与蒙古史学科结缘的6年。这本小书便是在我6年学习的总结——博士学位论文的基础上修改完成的。    史学前辈范文澜先生曾有“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的说法。前一句的10年板凳功,我深有体会。从准备博士论文到现在正式成书出版,已是整整6年。若从1998年研究生阶段学习蒙古史入门算起,差不多正好是10年光景。后一句的文章不做无益的空谈,我则不敢妄言。唯一能做到的是尊重历史学学科的客观规律,从史籍里梳理材料时,尽量做到不偏不倚,不让先入为主的想法干扰对材料的取舍,

蒙古兽医与中兽医之间的渊源关系研究

蒙古兽医与中兽医之间的渊源关系研究 蒙古兽医药学,是蒙古民族草原游牧文化之一,也是中华民族传统兽医药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古代蒙古兽医药学,在数千年的漫长发展历史过程中,继承和发扬了包括蒙古族在内的 北方诸多民族的固有医药科技的基础上,不断地与中兽医(中医)相互交流,相互渗透,逐渐形成了现代蒙古兽医药学。 一、在原始社会我国北方兽医活动 根据内蒙古地区考古发掘于旧石器和新石器时代遗址出土文物古迹证实: 其一,40万年以前,居住在我国北方古人类已经开始用火。火的利用对古人类的居住条件的改善、生活方式的改进和劳动工具的改革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其二,3.5万年以前,“河套人”时代(旧石器时代晚期),在内蒙古地区已有了家畜的直接祖先,即真马、真牛、真羊、真骆驼 等,促使我国北方原始猎牧业活动萌发。其三,约在1万年~4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我国北方先民们开始豢养动物,便出现了原始的家畜驯养业。其四,在生产工具方面适合猎牧业生产力需要出现了由燧石、石英、玛瑙等坚硬材料做成的各种细小石器。其中对箭头的石器制做十分精细,制出凸尾、平尾和凹尾等各种式样,器身或大或小,形状或长或短,两侧边缘聚成锋利的前锋,遍体经

蒙古学和阿尔寨石窟研究缺乏复合型人才

蒙古学和阿尔寨石窟研究缺乏复合型人才 记者从近日召开的阿尔寨石窟国际学术研讨会上获悉,在我市境内发现的藏传佛教书籍、文字现存在翻译困难,研究队伍缺乏专业的梵文、藏文同译的语言人才,同时缺乏古壁画等研究项目的复合型人才。 据悉,经过20年来阿尔寨石窟的研究和挖掘工作,阿尔寨石窟现已知石窟有洞窟65座、浮雕石塔22座、建筑基址6座。现存壁画1000余平方米,壁画的绝大部分内容属藏传佛教系统,也有部分反映世俗内容的壁画,壁画文字榜题包括藏文、回鹘蒙文和梵文。其保存的壁画是我国除新疆、甘肃地区以外保存规模最大的,特别是其中西夏、元代这种年代较早的藏传佛教绘画作品,即使在西藏地区也是少见和非常珍贵的。但是,古蒙古语和藏传佛教文化、书籍也多以梵文、藏文、古蒙古语为主,给研究者带来很大的语言障碍。同时,对于古壁画等项目的研究也缺乏复合型人才。 近年来,由于资金缺乏,技术水平低下的原因,包括藏传佛教密宗在内的重大民族历史书籍、文字都难以实现原文翻译。近几年的研究工作也主要以挖掘、保护、除沙、文物考究等为主,在文字翻译方面取得的突破并不大。阿尔寨石窟研究者表示,将按照规定,努力筹集资金,引进和培养专业语

清代卫拉特蒙古及其《蒙古-卫拉特法典》研究

清代卫拉特蒙古及其《蒙古-卫拉特法典》研究 蒙古民族有着悠久的法制传统,蒙古法在长期的历史交往中融汇、吸收其他民族优秀法制传统,从而形成了一个独具特色的法律体系。她是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法律文明史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历史上,蒙古族的政治、法律制度从产生到完备,从古老的习惯到蒙古民族第一部成文法成吉思汗《大扎撒》的颁布为止,经历了漫长的历史岁月。一般来说,蒙古族古代法制史的发展大概经过了蒙古兴起前的习惯法时期、蒙古帝国—元朝时期、明代蒙古时期(北元时期)(注:1368年元朝统治集团退居漠北到清朝建立为止这段时期的有关蒙古的称呼,目前学术界意见分歧很大,尚未达成共识。有的认为1368年到1388年特古思特木儿败亡为止称北元时期,其后称明代蒙古。有的认为1368以后就称北元时期。有学者认为这一时期的蒙古应该称蒙古汗国或四十万蒙古国时期。大部分学者认为应该称明代蒙古时期,认为这种称呼并不意味着当时的蒙古隶属于明朝,而只不过是一个时间概念。笔者在文中采用明代蒙古这一称呼。)、清代等四个阶段。(注:有关古代蒙古法制分期问题,学界称呼不一,不管怎么分法,大体上都依照蒙古历史发展演变过程来分期。日本

一座元上都 半部元朝史——浅谈加强上都文化研究的现实意义

一座元上都 半部元朝史——浅谈加强上都文化研究的现实意义 焦 福 宝 翻开13世纪世界和中国历史,那金碧辉煌曾与巴黎、罗马等国际大都市齐名的元上都的昨天仿佛又展现于我们面前:公元13世纪中叶,由成吉思汗之孙元世祖忽必烈兴建的在现今锡林郭勒草原上的上都城,它奠定了忽必烈夺取汗位、建立元朝的宏伟基业,它是中国历史上元朝的夏都并名垂青史,蒙元史的发展从此步入一个崭新的历史阶段,在世界及中国的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它与元大都(今北京)共同构成了元朝的两大首都。它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草原城市,逐步发展成为荟萃世界文明的一座草原上的国际性大都会。在“全面推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今天作为生长生活在这片神奇土地上拥抱着这个伟大文明的遗址的人们,弘扬优秀民族文化遗产、研究历史文化服务于当代,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上都城被历史抹掉了,而上都城的名字却与锡林郭勒草原共存。联合国官员在元上都考察后认为:“没有元上都的历史,蒙古史乃至世界历史则是不完整的”。由此可知元上都的价值和地位。13世纪,许多与亚洲和世界历史有关的事件均发生在元上都。“当今时代,文化越来越成为民族凝聚力和创造力的重要源泉、越来越成为综合国力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