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天文学

元代天文学的发展概况

元代天文学的发展概况 第一节天文学发展盛况空前 在元代,占统治地位的蒙古族的经济、文化虽然都远落后于汉族,但天 文学并没有因统治者的更换而衰落,却在宋代的基础上继续有所发展,并在 许多方面超过了前代,将中国天文学推向鼎盛时期。 首先,元初制订的《授时历》,在总体水平上大大超过宋代。历法的基 本数据更精密,计算方法有进步,并有一些新的创造。其次,天文仪器的制 造水平有所提高。宋代浑仪的制造已很精致,元初为制订《授时历》而设计 制造的天文仪器却有更多的创新,特别是对浑仪作了革命性的改造。第三, 元代建立两所大型的国家级天文台,各具特色,仪器风格迥然不同,为中国 天文学史写下了新的篇章。第四,继唐代一行之后,元代再次进行了大规模 的天文测量,不但在全国布有许多天文观测站,而且有的观测站拥有创新的 大型仪器。第五,继宋代大规模的恒星测量之后,元代的恒星观测又取得新 成就。 第二节元代天文学发展的社会条件 蒙古族有崇敬上天的习俗。虽然保留原始时期敬畏自然力的遗风,形成 不同的宗教信仰,敬奉不同的神祗似乎是共同的特点,但蒙古族的信仰却更 集中于天。《蒙鞑备录》中记有“其俗最敬天地,每事必称天”。《

蒙古族天文学简介

蒙古族天文学简介 蒙古族历来是个游牧民族,一年四季经常游动生产,政治军事科学也十分发达,祭奠、狩猎、打仗、娱乐、搬迁、择日等生产生活活动离不开天文学的知识和研究。在历史积累中,创造了蒙古族独有的天文历法系统和理论.蒙古族的天文学在元代得到了进一步的发达,在当时有不少的天文器物,如简仪等十多件天文观测仪器和六件西域天文仪器,其中简仪非但简化了浑仪观测座标系统,而且精度也高于浑仪。它还采用了与近代滚珠轴承作用相同的圆柱体轴承。可见当时的天文技术是比效先进的。元代天文学文献有三类,即历法、推步、测验、文献,行星、恒星记录和运行观测记录。如《西征庚午元历》(耶律楚材),《万年历》成就最高,其定回归年长度为365.2425日,与理论值之差仅为23秒,与现今通行的格里历所有值一样,是当时世界上最精确的结果,推步测验“文献大都是郭守敬在至元十九年到二十年写成的,在约有近50多卷。藏族学者布顿?仁坎珠的《贤者能喜》一书也是天文历法推步著作。关于恒星与行星观测记录的文献有50多卷,特别是《新测二十八舍杂坐诸星入宿去极》一卷和《新测无名诸星》一卷不仅使恒星位置精确度较宋代提高约一倍,而且新测前人未命名恒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