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西征

成吉思汗西征事出有因

成吉思汗西征事出有因 治辽、金、元史的学者熟悉,中世纪发迹于我国东北地区的契丹、金、蒙古三大部族,他们的历史行为和政治目的都是入主中原,统治中国。那么1219年,成吉思汗已经夺取中都(今北京),眼看一鼓作气进军汴京(今开封),灭金指日可待,为什么半截儿停下,迢迢万里去西征呢? 自古以来一些西方史家,把成吉思汗西征说得有如洪水猛兽,但对成吉思汗西征的起因却讳莫如深。史实的根据是,成吉思汗所以西征和当时雄踞中亚的花剌子模大汗摩诃末背信弃义有直接关联—— 1210年,摩诃末大胜西辽(辽皇族耶律大石在新疆建立的国家)王古出鲁克,想继续向东扩张。1215年,摩诃末派遣以哈拉丁为首的使团来中国,在中都附近觐见了成吉思汗,并且受到优厚礼遇。之后,成吉思汗派遣了回聘使团。1218年使臣到达花剌子模递交了成吉思汗致摩诃末的书信,信的大意是:吾人眼下有友邻之责,人类协调的途径应由双方遵循;友谊的责任应得到承担;吾人应有义务在不幸事故中相互支援和帮助;并且应使常行的和荒废的道路平安开放,让商人们可以安全无约束地来往云云。 回聘使团还没回到京城,蒙古商队便到达了花剌子模边城讹答剌。守城的花剌子模将军亦难赤,眼

蒙古西征之阿拉伯攻略

蒙古西征之阿拉伯攻略 1260年8月的一天,埃及马木留克(mameluke)苏丹忽都思(kudus)率领十二万大军从开罗出发,前往叙利亚去同蒙古军队决战。这几年来蒙古的西征大军在旭烈兀的统帅下,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席卷波斯和两河流域。两年前巴格达陷落,阿巴斯哈里发帝国(abbasid caliphate)的末代君主、伊斯兰世界的精神领袖穆斯塔西姆(al-mustasim)被蒙古大军生擒处死,阿巴斯帝国灭亡;仅仅七个月前,阿拉伯人在亚洲最后的重镇大马士革陷落,至此埃及马木留克政权成为伊斯兰世界硕果仅存的一支武装力量。忽都思知道整个伊斯兰世界现在正站在悬崖边上,而力挽狂澜的重任落到了自己的肩膀上,生死存亡系于此战,倘若失败,则这个世界上的伊斯兰政权将不复存在。 忽都思此次东征时机选择的相当好,几个月前,蒙古大汗蒙哥去世,旭烈兀的哥哥忽必烈和阿不里哥为争夺汗位而发动内战,而旭烈兀率领十几万大军东归以助其兄一臂之力,只留下部将怯的不花率领两万军队镇守大马士革。忽都思得到消息,明白这正是决战的天赐良机,于是立刻将蒙古使臣斩首示众,然后征发举国之兵,准备前往叙利亚同怯的不花决一死战。出征之前,忽都思派

蒙古帝国西征之匈牙利攻略

蒙古帝国西征之匈牙利攻略 1241年4月9日,波兰联军统帅昔烈西亚(silesia) 公爵亨利率领三万大军离开列格尼察城(legnica)向西前进,准备和蒙古军队决战。当亨利领军穿过市中心时,圣玛丽教堂顶上突然掉下一块石头,险些击中亨利。波兰联军将士们都因此忧心忡忡,认为这是一个凶兆。 亨利领军走到瓦尔斯塔特平原时,发现两万蒙古军队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亨利立刻指挥波兰联军列阵,将三万军队排出四条战线。摩拉维亚公爵博列斯拉夫率领他的骑兵组成第一道阵线;波兰国王的弟弟苏里斯拉夫公爵率领克拉科夫骑兵组成第二道阵线;条顿骑士团大首领(heermeister)奥施特恩(poppo von ostern)率领数千条顿骑士,和欧波兰公爵梅希科(meshko)的部队一道组成第三条阵线;而亨利率领昔烈西亚骑兵和一些法国圣殿骑士在最后压阵。波兰联军的阵形体现了当时欧洲 军队的标准战术,那就是以铁甲骑兵为核心,分几个波次正面冲击敌阵。 对面的蒙古军队也在紧张地调兵遣将。由于蒙古军队的指挥完全依靠旗帜,部队调动时毫无声息,让这边的欧洲人一头雾水。蒙古军队的阵形非常凌乱松散,看起来似乎很缺乏组织和纪律,这多少让

欧洲在蒙古铁骑面前颤抖:蒙古的制胜秘诀

欧洲在蒙古铁骑面前颤抖:蒙古的制胜秘诀 史上蒙古大军在十三世纪发动了数次大规模的西征,凭借较少的军队和漫长的后勤供应战胜了所有的敌人(1260年对穆斯林的爱因加鲁特战役失利未计算在内),改变了整个亚欧的历史,也促进了欧洲和近东的军事革命。 在几次西征中蒙古军队的数量通常很少,总数不过最多20万人左右(欧洲战场从未超过15万),单次战役的人数则更少,没有出现在中原对金的钧州一战中列阵“层层叠叠,厚20里”的情形。这有哪些原因呢?拙文想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分析。 一、西方各国军队采用的战术不适应蒙古人改进的东方战术 其实,东西方的文化和思维方式的差别很早就在双方作战时的战术体现出来了。在东方(以中国和阿拉伯文化为代表的范围内)的战争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西方那种队形极其严密、排成密集方阵,步、骑、弓箭、投枪诸兵种密切协同的军队。这是西方人思维严谨、讲究科学分工、善于组织大的系统工程的表现。而中国战国时代的车阵、明朝戚继光组织对付倭寇的鸳鸯阵和对付鞑靼的车、骑协同战阵是远不能与之相比的。 东方军队作战时,队形不严整,讲究部队作战的机动性和战术的灵活性,受《孙子兵法》的影响,讲究“诡道”而不讲究堂

两个世界的激烈碰撞:蒙古铁骑横扫东欧

两个世界的激烈碰撞:蒙古铁骑横扫东欧 1241年4月9日,波兰联军统帅昔烈西亚(silesia) 公爵亨利率领三万大军离开列格尼察城(legnica)向西前进,准备和蒙古军队决战。当亨利领军穿过市中心时,圣玛丽教堂顶上突然掉下一块石头,险些击中亨利。波兰联军将士们都因此忧心忡忡,认为这是一个凶兆。 亨利领军走到瓦尔斯塔特平原时,发现两万蒙古军队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亨利立刻指挥波兰联军列阵,将三万军队排出四条战线。摩拉维亚公爵博列斯拉夫率领他的骑兵组成第一道阵线;波兰国王的弟弟苏里斯拉夫公爵率领克拉科夫骑兵组成第二道阵线;条顿骑士团大首领(heermeister)奥施特恩(poppo von ostern)率领数千条顿骑士,和欧波兰公爵梅希科(meshko)的部队一道组成第三条阵线;而亨利率领昔烈西亚骑兵和一些法国圣殿骑士在最后压阵。波兰联军的阵形体现了当时欧洲军队的标准战术,那就是以铁甲骑兵为核心,分几个波次正面冲击敌阵。 对面的蒙古军队也在紧张地调兵遣将。由于蒙古军队的指挥完全依靠旗帜,部队调动时毫无声息,让这边的欧洲人一头雾水。蒙古军队的阵形非常凌乱松散,看起来似乎很缺乏组织和纪律

当年蒙古大军西征为什么能所向无敌?

当年蒙古大军西征为什么能所向无敌? 历史上蒙古大军在十三世纪发动了数次大规模的西征,凭借较少的军队和漫长的后勤供应战胜了所有的敌人(1260年对穆斯林的爱因加鲁特战役失利未计算在内),改变了整个亚欧的历史,也促进了欧洲和近东的军事革命。 在几次西征中蒙古军队的数量通常很少,总数不过最多20万人左右(欧洲战场从未超过15万),单次战役的人数则更少,没有出现在中原对金的钧州一战中列阵“层层叠叠,厚20里”的情形。这有哪些原因呢?拙文想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分析。 一、西方各国军队采用的战术不适应蒙古人改进的东方战术其实,东西方的文化和思维方式的差别很早就在双方作战时的战术体现出来了。 在东方(以中国和阿拉伯文化为代表的范围内)的战争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西方那种队形极其严密、排成密集方阵,步、骑、弓箭、投枪诸兵种密切协同的军队。这是西方人思维严谨、讲究科学分工、善于组织大的系统工程的表现。而中国战国时代的车阵、明朝戚继光组织对付倭寇的鸳鸯阵和对付鞑靼的车、骑协同战阵是远不能与之相比的。 东方军队作战时,队形不严整,讲究部队作战的机动性和战术的灵活性,受《孙子兵法》的影响,讲究“诡道”而不讲究堂堂
文章出处(来源):   中华网论坛/著者不详
分类目录: 历史 Tags: , 总浏览:587

成吉思汗西征:15万击破花剌子模40余万军队

成吉思汗西征:15万击破花剌子模40余万军队 成吉思汗(太祖)十四年至十九年(1219至1224年),成吉思汗率军进攻花剌子模王国的战争。 花剌子模王国原为里海东小国,都玉龙杰赤(今土库曼斯坦乌尔根奇)。12世纪末至13世纪初,建新都撒马耳干(今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 1219年秋,成吉思汗以复仇为名,亲统约15万大军攻入花剌子模。其前锋哲别部直抵阿姆河上游,威胁花剌子模东南部,以吸引国王摩诃末派主力指向拔汗那地区(今乌兹别克斯坦境东部),对付哲别。成吉思汗率主力乘机进至讹答剌(今哈萨克斯坦奇姆肯特西北),分兵四路强攻,成吉思汗自率一路,渡过锡尔河,通过600千米基吉尔库姆沙漠,直取其腹地大城布哈拉(今属乌兹别克斯坦)。花剌子模40余万军队,分守各城堡,被蒙古军各个击破。 1220年春,蒙古军合围其新都撒马尔罕,守军出降。摩诃末先期逃遁,成吉思汗即命速不台、哲别等率精骑3万追击。摩诃末逃至宽田吉思海(今里海)小岛上,不久病死,其子札兰丁继位。成吉思汗占领撒马尔罕后,命术赤、察合台、窝阔台率部合取花剌子模旧都玉龙杰赤;自与幼子拖雷略取呼罗珊(今土库曼斯坦南部、伊朗东北部、阿富汗西北地区

对西征和东侵的分析

对西征和东侵的分析 成吉思汗及其继承者对亚欧各国的侵略,与蒙古灭畏兀儿、西辽、西夏、金和南宋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前者是向国外发动的侵略战争,后者是国内民族战争。成吉思汗及其继承者在西征和东侵过程中,杀戮人民,掠民为奴,毁灭城镇,破坏农田,给中亚、西亚、东亚和欧洲不少国家的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造成这些地方的经济和文化的严重破坏,各国人民对他们表示憎恨,这是很自然的。虽然蒙古铁骑冲破了亚欧各国的此疆彼界,促进了东西交通的沟通和文化交流的繁荣,但这毕竟不是成吉思汗西征的历史功绩。我们并不讳言西征给各国人民带来了战争的灾难,但是,无论当时和现在,包括蒙古人民在内的中国人民是没有责任的。事实上,蒙古人民、中国北方各族人民都是西征的受害者。为了战争的需要,蒙古统治者规定:“家有男子,十五以上、七十以下,无众寡,尽签为兵。”尽管把十五、六岁的少年,六、七十岁的老人都送上前线,蒙古兵源仍然桔竭,从成吉思汗到旭烈兀西征的过程中,又强征大批北方汉人、契丹人、女真人的军士和工匠去从军远征。1235年时,窝阔台曾有“遣回回人征江南,汉人征西域”的打算,只是因为耶律楚材的反对才作罢。成吉思汗及其继承者并没

郭靖与蒙古大军西征

真实的郭靖与蒙古大军西征 还原金庸小说的历史真相 欧洲人画笔下的蒙古大军(图中右侧军队)西征场景 编者按:提起金庸的武侠小说,很多人都耳熟能详。金庸小说的一大特色就是把虚拟的情节与历史真实相结合,譬如《射雕英雄传》中的成吉思汗西征中亚、《碧血剑》中的明朝与东南亚国家的交往、《倚天屠龙记》中的波斯明教流传中土、《神雕侠侣》中的印度医僧来华、《鹿鼎记》中的俄国女摄政索菲娅……可谓“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读完“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感受了这种“真假、有无”的奇妙之后,大家不妨走出小说,探索一下小说背后的历史与真实。从本期开始推出的六期连载《还原金庸小说的历史真相》将为大家揭开谜底。 金庸的武侠名著《射雕英雄传》中描写了成吉思汗率大军西征花剌子模的故事。在书中,郭靖随蒙古军队出征,黄蓉暗中协助他用《武穆遗书》屡次化险为夷,最终帮蒙古大军攻破花剌子模都城撒麻尔干(今乌兹别克斯坦的撒马尔罕),郭靖用所得赏赐做交换,救了城中百姓性命。小说刻画出了一个光辉的大侠形象,也展现了一幅波澜壮阔的蒙古大军西征图。这是真实的历史还是金庸大师的虚构?成吉思汗率蒙古大军西征的真实情况又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