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鄂尔多斯

关于文化的启示 ——浅谈鄂尔多斯蒙古族文化的生命力

一 “三面黄河一面城”的天然屏障并没有能够阻挡其他文化形态进入鄂尔多斯。从好几百年前开始,黄河西岸的伊斯兰文化,长城南边的汉族文化,还有来自更遥远的西藏佛教文化……不断涌入这片并不辽阔的土地。于是各种文化形态争夺空间几乎成为一种必然。我们必须指出,相继进入鄂尔多斯的都是一些相当成熟的文化形态:汉族文化至少覆盖了半个亚洲而且源远流长;伊斯兰文化与佛教文化背后都有广袤的土地和众多的民族。而且以上三种文化都历经 2000多年的风雨而不衰,证明其生命力的强健。而作为鄂尔多斯本土文化的蒙古族文化因为蒙元文化前不久才完成的征服业绩而生命力正旺,像一个打遍天下无敌手的英雄,有足够的理由和自信藐视所有“外来”的对手。如果用“一山不容二虎”的逻辑来推断,在鄂尔多斯发生一场文化大厮杀已经不可避免。因为这里已经不是“二虎”,而是有好几只“猛虎”毫无疑问,处于关键位置的是鄂尔多斯蒙古族文化。它的命运将会怎么样?它会衰落吗?它会被吃掉吗?这是时代的悬念。 如今回头看,悬念早已有了答案:鄂尔多斯蒙古族文化并没有被吃掉,她仍然健在,而且在与其他文化形态的碰撞、竞争、交流过程中有效 地保护了自己。其实不仅仅是保护了自

鄂尔多斯——蒙古历史文化汇聚的地方

当我们展开中国地图,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正中位置那个特醒目的“Π”字型大湾湾——黄河中游经过内蒙古的部分。我国第二条河、世界第五条河、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从青海巴颜喀拉山发源,由海拔4200米高原汹涌而下,以不可一世的气势将青海、四川、甘肃、宁夏拦腰劈开,所向披靡,滚滚向前。可是一出宁夏忽遇一片广阔而坚固的高原横亘在面前,她不再一路狂泻高歌猛进了。自古江河之水向东流,可是遥遥望见那片高原,黄河她不得不改变前进方向乖乖地向北流去,老老实实地绕开了那片高原。此时已不见上游时的湍急,更无横穿青川陇宁时的奔腾,变得异常平静,像个温柔多情的草原女人。于是这里的人们给她改了名,不再称黄河,而是叫做“夫人河(哈屯高勒)”。“夫人河”与那片高原若即若离,虽说不敢硬往前冲却也不愿离开多远,钟情万分地依偎着,先向北接着向东,慢慢腾腾地绕够了湾才又向南拐去。可是当她刚一离开那片高原流入一个叫万家寨的峡谷,便不再是“夫人河”了,立马收起温驯矫情的面孔,开始暴躁起来,发出撼天震地的咆哮声,再度狂泻着继续征服陕西、山西、河南和山东去了。 这个令黄河改变航线绕了个大湾湾的地方叫鄂尔多斯。 特殊的地理位置,造就了得

鄂尔多斯保存的蒙古族最高等级祭祀——成吉思汗大祭

吉思汗祭祀,是蒙古民族崇拜成吉思汗的集中体现,也是成吉思汗八白宫能够长期延续的基础,是鄂尔多斯地区乃至全体蒙古族家喻户晓的祭祀活动。八百年以来鄂尔多斯蒙古族达尔哈特部肩负守护、祭祀成吉思汗八白宫及苏勒德等圣物的神圣使命,以世袭制的形式传承成吉思汗祭祀,成为蒙古民族当中唯一直接传承成吉思汗祭祀的特殊群体,他们使神秘的成吉思汗祭祀在鄂尔多斯地区完整地保留至今。   一、什么是成吉思汗大祭   成吉思汗大祭,是保存在伊金霍洛祭典成吉思汗的一项重要祭祀活动。成吉思汗祭祀继承了北方游牧民族信仰崇拜文化的精髓,属于蒙古族帝王祭祀的主要内容,是蒙古贵族最高规格的祭祀活动。成吉思汗祭祀包括八白宫祭祀和专项祭祀,主要是指以成吉思汗与孛儿帖哈屯宫帐为核心的八白宫祭祀和苏勒德祭祀。成吉思汗祭典种类多,除每日、每月的例行祭典外,一年举行数十次专项祭典,其中“四时大祭”更为典型。元世祖忽必烈在建立元朝后,尊其祖父为元太祖,并钦定成吉思汗四时大祭,明确了祭祀的议程及内容,建立和完善了守护成吉思汗八白宫的达尔哈特人的组织机构和职责分工。此后,成吉思汗祭祀一直依此而行,时至今日成吉思汗陵仍然较

特写:成吉思汗春祭大典在鄂尔多斯举行

      新华网呼和浩特4月30日电(记者阿斯钢 于嘉 林超)4月30日清晨,身穿淡紫色蒙古袍的蒙古族女孩格根塔拉,带着砖茶、哈达和奶酒,与父母缓缓走进成吉思汗陵宫大殿,来祭拜他们的祖先——成吉思汗。   27岁的格根塔拉是内蒙古师范大学的一名研究生,她提前2天从学校所在地呼和浩特市前往300多公里外的成吉思汗陵,她的父母则从距成吉思汗陵500公里外的家乡赶来与她会合。   30日是农历三月二十一,成吉思汗春祭查干苏鲁克大典的主祭日。早6时起,祭拜和参观的人群不断涌入位于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境内的成吉思汗陵。   查干苏鲁克,蒙古语意为洁白的畜群。这项祭祀活动以祭天、祭祖仪式为主,保留了13世纪蒙古民族传统文化特点,意在于祈求人畜兴旺、大地平安。它是内蒙古草原一年一度规模最大、最隆重的成吉思汗祭祀活动。   成吉思汗祭祀文化传承者额日敦森布尔表示,据史料记载,查干苏鲁克大祭始于公元1211年,是大汗本人亲自主持并提倡这项祭祀活动。国际蒙古学界公认,查干苏鲁克大祭已经有八个世纪的历史。   伴着初升的

《鄂尔多斯古籍文献丛书》出版情况

民族古籍文献是民族历史文化的重要载体,也是不可再生的文化资源。为了更有效的搜集、抢救、整理、出版和运用民族古籍文献,弘扬鄂尔多斯历史文化,充分发挥民族文化对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经济建设的重要作用。2005年,鄂尔多斯市民族事务委员会在市政府的关怀和支持下,成立了《鄂尔多斯古籍文献丛书》编委会,开始全面、系统的出版鄂尔多斯古籍文献。2008年,该丛书被评为内蒙古自治区第二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政府二等奖。 目前,该丛书已出版了《成吉思汗祭祀文化》、《蒙古源流导论》等30部古籍文献书籍,主要内容如下: 1.《蒙古族忌讳》 曹纳木、苏德那木道尔吉、莫·赛吉拉夫整理,约23万字。本书分五章,共收录蒙古族衣、食、住、行、生产、人生礼仪、宗教、祭祀等方面的4000多条忌讳。 2.《成吉思汗祭祀文化》 沙日乐岱、那楚格整理编辑,约20万字。本书共分四章,系统地介绍了成吉思汗哈日苏力德、八白室等神物及其各类祭祀活动、成吉思汗春季查干苏鲁克大祭、达尔扈特人的历史由来,新纪录的一些祝词、颂词,弥补了现有祭祀文化方面书籍的不足,并纠正了部分祭祀文化方面书籍的某些错误论述。2008年,该书被评为华

2011年鄂尔多斯全市蒙古文教学资源评选活动圆满结束

2011年鄂尔多斯全市蒙古文教学资源评选活动圆满结束 近日,鄂尔多斯市教育局举办的2011年全市蒙古文教学资源征集评选活动圆满结束。本次活动共征集到912件作品,经评委公平、公正评审,共有393件优秀作品入选鄂尔多斯蒙古文教学资源库。其中,课堂实录入库15件;论文入库57篇。小学课件入库83件,其中一等奖10件、二等奖27件;初中课件入库186件,其中一等奖19件、二等奖53件;高中课件入库52件,其中一等奖6件、二等奖15件。市教育局给每件入库作品的作者予以奖励并颁发荣誉证书。 据悉,为进一步提高民族教育信息化水平,加快蒙古文教学资源建设与应用步伐,鄂尔多斯市教育局从2002年就开展了此项工作。十年来,鄂尔多斯市电化教育馆征集了大量的成品资源、课件、教学设计、课堂实录、论文、试卷、素材、电子图书等八大类教学资源,甄选入库的教学资源数量高达3248件,曾荣获市级科技进步三等奖,为蒙古文教学资源建设与应用做出了贡献,在蒙古文教学资源建设方面走在了全国的前列。

鄂尔多斯市民委举办全市蒙古语文工作成就展

鄂尔多斯市民委举办全市蒙古语文工作成就展 鄂尔多斯市是一个以蒙古族为主体的少数民族地区。总面积8.7万平方公里,蒙古族人口18.9543万人,占全市总人口的12.29%。其中,学习使用蒙古语言文字的占76.7%。 近年来,在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和内蒙古自治区民委的业务指导下,鄂尔多斯市民委以科学发展观为统领,认真贯彻落实党和国家的民族语文政策法规,努力推动民族教育及双语教学的发展,双语人才的培养使用,蒙古语文工作的规范化、标准化、信息化,使全市蒙古语文工作取得了显著成效。在2003年全区蒙古语文工作检查评比中,被评为“社会市面用文蒙汉两种文字并用成绩突出单位”;在2005年和2008年全区蒙古语文工作检查评比中,荣获第一名,受到了自治区人民政府的表彰;2009年获得了“乌兰夫蒙古语言文字奖先进集体”荣誉;2011年,荣获全区推广普及标准音先进集体荣誉称号、全区第二届“母语杯”蒙古文书法大赛优秀组织奖。 为全面展示鄂尔多斯市蒙古语文工作近年来取得的成就,7月份,鄂尔多斯市民委在市图书馆举办了全市蒙古语文工作成就展。参加全区蒙古语文工作经验交流现场会暨民委系统蒙古语文业务培训班的170余

全区蒙古语文工作经验交流现场会在鄂尔多斯举行

全区蒙古语文工作经验交流现场会在鄂尔多斯举行 7月14日至16日,全区蒙古语文工作经验交流现场会暨民委系统蒙古语文工作培训班在鄂尔多斯举行。 会议认为,要依法加强蒙古语文工作,不断推进蒙古语文工作的法规化、制度化,加大蒙古语文工作队伍的培养和培训力度,切实提高其工作能力和水平。各地区蒙古语文工作部门在做好工作的同时,要善于对工作进行总结,提炼好的经验做法,发挥典型示范作用,共同推进自治区蒙古语文事业的发展。(记者 额尔敦 通讯员 马希毕力格)

鄂尔多斯蒙古语新闻网今日开通

鄂尔多斯蒙古语新闻网今日开通 在市委宣传部的高度重视及内蒙古蒙科立软件有限公司的技术支持下,鄂尔多斯日报社于今日正式开通了鄂尔多斯蒙古语新闻网,这是鄂尔多斯日报社继成功开通天骄新闻网后搭建的又一网络宣传平台,同时标志着《鄂尔多斯日报》蒙文版进入平面纸媒与网络媒体互动发展的新时代。 《鄂尔多斯日报》蒙文版是我市唯一一张用少数民族文字出版的报纸,多年来,该报紧紧围绕市委中心工作,在做好新闻宣传工作的同时,不断发展壮大。鄂尔多斯蒙古语新闻网将以《鄂尔多斯日报》蒙文版为基础,充分利用全区蒙文报网资源,做大做强蒙文传媒,增强传播能力,提高宣传效果,更好地服务全市经济社会发展、民族团结进步。 作者: 阿乌云

新春走基层:鄂尔多斯“五畜”也过年

新春走基层:鄂尔多斯“五畜”也过年 新华网呼和浩特2月5日电(记者王欲鸣)春节是中国人最看重的节日,家家团圆人人喜庆,但不同民族、不同地区各有各的过节风俗。春节期间,记者在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草原采访时就遇到这样的新鲜事——牧民们为自己家里的五畜“过年”。 大年初二傍晚,记者来到鄂尔多斯市杭锦旗塔然高勒乡牧民道尔基家,他家羊圈里挂的一个鲜红的大灯笼吸引了记者的目光。走近羊圈,记者意外地发现羊圈里两只公羊角上贴着红纸。道尔基笑吟吟地说,蒙古族爱畜如子,正月里人过春节的时候,也不忘给牲畜过新年。 蒙古族牧民称马、牛、山羊、绵羊、骆驼为“五畜”,除夕之夜、初一早晨给“五畜”过年是蒙古族沿袭下来的习俗。 据了解,除夕之夜,牧民们都要把自家圈牛犊的地方和羊圈打扫得干干净净,然后点清自家的牲畜头数,如有缺的必须找回来,当然也不允许别人家的牲畜在自家过夜。让全部牲畜饮足水,吃饱草料后,牧民们便围着畜群点燃一些松柏枝,开始了每年一度的“五畜”过年仪式。 “给‘五畜’过年就是要表达对大自然的敬畏和感恩,表达对牲畜的尊重。”道尔基告诉记者,给“五畜”过年这一习俗至今蒙古族还保留着,只不过那种群体式的敬拜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