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北方草原游牧文明

总论——中国古代北方草原游牧文明

总论——中国古代北方草原游牧文明 作者:邵清隆内蒙古自治区博物馆馆长 邵清隆位于中国北部边疆的内蒙古自治区,东西狭长,幅员广大,面积118.3万平方公里。其境内有高原、平川、沙漠、丘陵和山脉;大兴安岭、阴山和贺兰山从东至西横亘内蒙古中部,将全区自然地貌分成南北两大片,北片为莽莽的高原,南片为丘陵平川;众多的河流、湖泊分布在山脉、高原、平川之上,使这里草场广阔,宜牧宜农,被誉为多姿多彩的内蒙古草原。如果从更广阔的地理范围看历史,这里属欧亚北方大草原东段南部,既是这极其广大的草原牧业历史文化区的重要组成部分,又与再南的华北大平原和秦晋山间平原农业历史文化区紧密相连,史称漠南,毗邻漠北,地理位置极其重要,是整个大漠草原历史文化演进的重要地区。 因此,自新石器时代中国北方草原游牧文明孕育、到夏商时期游牧文明形成、至清代晚期游牧文明衰落的数千年中,这里一直是游牧文明的主人——素有“马背天骄”之称的中国古代北方民族活动的重要地区。他们在漫长的历史发展中,形成了东胡、匈奴、突厥三大系统,这三大系统的主要民族,如东胡、匈奴、鲜卑、突厥、契丹、蒙古等,自春秋战国至元明清时期,次第承接,相继成为中国古代北

北方草原游牧文明研究进展评述

北方草原游牧文明研究进展评述 勤劳智慧的蒙古民族,在蒙古高原上世世代代繁衍生息,与草原环境和谐依存,通过草原生态系统与其游牧民族特有的文化、信仰、心理特征的融合,在长期的生活和生产实践中创造和发展了光辉灿烂的草原文化,形成了绵延千年的游牧文明。“游牧文明”作为国际学术界研究的热点问题是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的,而在我国是在80年代才引起专家、学者的广泛关注。自1999年以来,内蒙古的经济学家、生态学家、蒙古学专家就“草原游牧文明”这一论题,从不同学科的角度进行了广泛、深入的探讨。一、游牧文明与草原生态环境蒙古民族的游牧,可推溯到公元12世纪蒙古高原游牧部落“有毛毡帐裙的百姓”中,畜牧业是其主要经济部门,饲养马、牛、绵羊、山羊及骆驼,生产方式是逐水草而游牧,与草原生态环境和谐依存。这种游牧活动不是无轨道的放荡生活,而是遵循着自然规律而进行的周期性、循环性的科学运动。如此长期的移动游牧,有意识地保护着赖以生存的草原生态环境。有学者认为:蒙古高原草原的游牧文明,自孕育、形成到发展,成为中国古代北方占主导地位的历史文明,而且数千年经久不衰,究其原因,一是作为游牧文明根基的游牧经济生产持续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