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八思巴

元代藏传佛教教育家萨班和八思巴

王岚 《西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7年第1期 藏传佛教萨迦派著名的四世祖政教领袖萨班·衮噶坚赞, 生于宋孝宗淳熙九年(1182年) , 原名贝丹敦珠。幼年时随扎巴坚赞尊者学习萨迦派先祖所传口教精华的显密要旨。后来从克什米尔班钦学习《金刚歌》, 向宿敦·多吉郊学习《弥勒法》等经传类, 向玛甲·绛尊及粗敦、迅僧学习《量论》, 向敦巴·旺秋僧格学习各派宗见, 向季沃勒巴·降曲畏学习各种不同教授。在23 岁时, 又向班钦及其僧迦室利、苏占有达室利、达那尸罗等学习《声明》、《量论》等大五明(即声明、内明、工巧明、医方明) , 学诗学、词藻等小五明(即诗明、词明、韵明、戏曲明、历算明) ①, 因而萨班晓达经典, 皈信佛法, 美声令誉遍于大地, 史称班智达(著名学者)。 八思巴, 全名为昆·八思巴·洛卓坚赞贝桑波。《元史》和《新元史》的《释老传》、《大藏经·佛祖历代通载·拨思发行状》以及五世达赖的《萨迦世系》等, 均称其生于元太宗11 年(公元1239 年) , 而萨迦系珍藏的《八思巴总传》则称其生于藏历木羊年(公元1235 年) 3 月6 日, 他从小跟伯父、萨迦派第四祖师萨迦班智

1269年3月17日 蒙古颁行八思巴所创新字

1269年3月17日 蒙古颁行八思巴所创新字 蒙古原无文字,成吉思汗在公元1204年攻灭乃蛮时,掳获乃蛮掌印官塔塔统阿。塔塔统阿是畏兀儿人,精通畏兀儿文。他遵照铁木真的旨意,用畏兀儿字书写蒙古语来教育铁木真的子侄,创制了畏兀儿体蒙古文,或称回鹘体蒙古文。忽必烈认为畏兀儿体蒙古文只是一种文字的借用,不能算作蒙古自己的文字,因而忽必烈在元上都(今锡盟正蓝旗元上都遗址)刚继汗位不久,就决定创制一种供全国统一使用的新型文字。中统元年(公元1260年)命吐蕃著名喇嘛高僧八思巴创制。 八思巴把维吾尔字母拼写蒙古语言,作为蒙古的文字,这对于蒙古文化的提高和国家政令的推行,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元世祖忽必烈命国师八思巴创制蒙古新字,放是八思巴率领一批吐育语文学者重新根据藏文字母改制,仿汉字方体,自上而下拼写,称蒙古新字。蒙古至元六年二月十三日颁行天下,作为官方文字通用。亦称“八思巴字”。 八思巴(1235~1280),本名罗追坚赞。藏族政治家、佛学大师,藏传佛教萨迦派第5代祖师,元代首任帝师。八思巴出身名门望族,自幼聪慧过人,通晓佛学,号称圣童。相传3岁时就能口诵莲花修法,7岁时就能诵读十万字的佛经,8岁

国师八思巴和达赖喇嘛阿旺洛桑嘉措

国师八思巴和达赖喇嘛阿旺洛桑嘉措 李翊 五世达赖22岁那年,面临了无论结果如何必将改变他个人的命运、格鲁派命运的战争,结果战争改变了西藏的格局。《西藏通史——松石宝串》描述说,“固始汗(五世达赖施主)自青海调动大军,进攻藏巴汗在甘孜境内的盟友白利土司。 经过近一年的战争,消灭了白利土司顿月多吉。达赖喇嘛以为对白利土司战争结束后,固始汗会返回青海。但是格鲁派司库索南群培却背着达赖喇嘛请求固始汗出兵后藏,消灭藏巴汗。达赖喇嘛并不乐意接受一场新的战争……在后藏地区,蒙古军队最初也因人地生疏而遇到巨大困难,司库索南群培面对这种局势,内心动摇。但是,此刻达赖喇嘛却一反最初对战争的反对,在《自传》里说:“我已下定决心,从佛法与世俗两方面竭尽全力与之争斗,若得胜,大喜;若不得胜,亦决不偷生于藏巴汗治下。”这场战争当然达赖与格鲁派大获全胜。 10岁的八思巴与6岁的弟弟,跟随伯父萨迦班智达从西藏赴遥远的蒙古时,前途并不那么明朗。这趟行旅,甚至不是由他们乐意不乐意所能决定的。 蒙古军人多尔达赤带兵到了西藏,不久,他将一封太宗窝阔台之侄阔端的令旨送给萨迦班智达,这封令旨既朴实可爱,又直截了当: 萨迦班智达贡

帝师(八思巴)考源(一、二、三、四)

帝师(八思巴)考源(一、二、三、四) 帝师考源(一) 作者:张羽新 元朝统一西藏地方以后,设立帝师,总领宣政院,掌理全国佛教及吐蕃事务,这不仅是元朝历史上的大事,也是中华民族发展史上的著名事件。因此,受到藏学家和历史学家的青睐,有关的论著很多。但是,有些问题研究得还很不充分,仍有进一步深入探讨的必要。例如,关于帝师制度的历史渊源,流行的说法是,初创于西夏,而且始设时就是吐蕃僧人独据的僧官职务。其实,历史的事实并非如此。大量的历史文献证明,它渊源于儒家“王者必有师”的治国思想和相关职官制度。早在春秋战国时期,这种思想和职官制度就已经在社会上流行。“帝师”作为皇帝之师的专用语词,至迟在西汉时期就在社会政治生活中广泛应用。之后,在元朝封赠第一任帝师八思巴以前的千余年历史长河中,“帝师”不绝于书。仅罗列事实于次,以就正于方家。 一、元朝帝师制度沿袭西夏说缺乏充足的证据。忽必烈救封八思巴为帝师的初衷是表彰其创制蒙古新字之功,只是在其圆寂之后,帝师才演变为萨迎派僧人独据的最高僧职,这和西夏根本不存在制度上的继承关系过去,藏学界一般认为,帝师制度始创于元朝,初设于忽必烈时期,并随着元朝的灭亡而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