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蒙古贵族

蒙古贵族的宗教信仰及其思想变迁

      成吉思汗斩杀萨满帖卜、腾格里(阔阔出)的惨烈结局,可以说标志着成吉思汗观念上的改变:蒙古族的哲学中心由自然转向了社会人事和人本身,哲学对象从无所不包的自然转向了社会及思想规律上,从主要考究人之外的客观对象开始转向了主体及其意识。换句话说,人的问题比自然及天神的问题更为迫切重要了。正因为这样,成吉思汗实行了汗权高于神权的政策和法律。成吉思汗在《大札撒》中明确规定“尊重所有宗教,但不使任何宗教享有特权”。不给特权,对不同宗教采取平等的态度,正是汗权高于神权的治国方略。当汗权与神权发生冲突时,成吉思汗无情地镇压了萨满巫师,并把萨满教改造成了为其政治服务的思想工具。帖卜――腾格里成吉思汗继父的长子,曾是一名闻名遐迩的萨满教大巫师,可与神灵沟通,能升入上天,并以诸神做后质,他也曾得到成吉思汗信任。然而,他利用自己的地位,开始觊觎汗国的最高权力,公开干预成吉思汗的特权。在孛儿帖夫人的提醒下,成吉思汗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他命人把通天巫士无情地镇压了。从此,萨江教失去了至高无止的地位,而不得不屈从于权势至尊的大汗

试论13-14世纪蒙古贵族的伊斯兰教化及其原因

试论13-14世纪蒙古贵族的伊斯兰教化及其原因 徐黎丽 西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1996.5 [关键词] 蒙古人与伊斯兰 【内容摘要】蒙古西征之前,中亚、中东经过阿拉伯人的长期统治已经伊斯兰教化,在东欧地区伊斯兰教也有一定的影响。蒙古西征后在上述地区建立的四大汗国一开始即面临着伊斯兰教的文化环境,并先后走上伊斯兰教化的道路。蒙古贵族的伊斯兰教化首先根源于作为征服者的蒙古民族迅速同化于中亚、中东和东欧诸民族之中,同时也是蒙古贵族利用伊斯兰教巩固政权的必然结果。 【关键词】蒙古四大汗国蒙古贵族伊斯兰教化民族同化 本文试图在简述蒙古西征前中亚、中东和东欧形势及蒙古贵族伊斯兰教化进程的基础上,重点分析蒙古贵族伊斯兰教化的原因,希望得到师长、同行的指正。 一、 蒙古西征前中亚、中东和东欧形势 早在中世纪初期,中亚、中东和东欧已经成为东西方民族和文化的交汇点。这个东西民族和文化的交汇点从公元7世纪起又开始融入另一种来自南方的民族和文化, 这就是阿拉伯人和伊斯兰教。阿拉伯人在倭马亚王朝统治时期(661-750)已建立了横跨亚、非、欧三大洲的帝国,位于中亚的波斯萨珊王朝、锡尔河和阿姆河流域的河外地

俄罗斯发现一批蒙古贵族丝绸文物

俄罗斯发现一批蒙古贵族丝绸文物 最近,俄罗斯考古学家兹维思达纳·道蒂公布了一批在伏尔加河、顿河流域出土的13—14世纪中叶,蒙古金帐汗国贵族墓中出土的丝绸文物,引起了许多学者的关注。 随着成吉思汗的西征,以及成吉思汗的大儿子术赤在伏尔加河流域建立金帐汗国,蒙古人从中国、伊朗、中亚地区,把大批丝绸纺织工匠迁移到俄罗斯,从而推动了欧亚两大洲之间的丝绸交流。 据报道,考古学家们在俄罗斯伏尔加河、顿河流域的朱赫塔、凡尔勃费·老格、诺沃巴甫洛夫斯基等地,发现了一些13—14世纪蒙古贵族的墓葬,从中挖掘到许多十分精美的丝绸残片,上面刺绣着龙纹、凤纹、大雁纹、射猎天鹅、云中飞雁、花瓶、鱼、鹦鹉、牡丹花等许多中国古代的吉祥图案。 通过丝绸纺织考古专家的考证,这些丝绸品的织法有平纹、斜纹、双经双纬、提花等多种形式。在朱赫塔墓地发现的龙纹丝绸(见图)上,可以看到中国主流的图案设计,这幅丝绸的基本花纹长129、宽21厘米,装饰物的主题包括龙和大雁的形象。这幅绣像具备了当时中国北方与蒙古汗国同时期的,在金朝地区盛行的龙纹样式的各种特点。因此,可以确认这些龙纹丝绸品,是成吉思汗至金帐汗国早期的龙纹丝绸制品。 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