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思想变迁

蒙古贵族的宗教信仰及其思想变迁

      成吉思汗斩杀萨满帖卜、腾格里(阔阔出)的惨烈结局,可以说标志着成吉思汗观念上的改变:蒙古族的哲学中心由自然转向了社会人事和人本身,哲学对象从无所不包的自然转向了社会及思想规律上,从主要考究人之外的客观对象开始转向了主体及其意识。换句话说,人的问题比自然及天神的问题更为迫切重要了。正因为这样,成吉思汗实行了汗权高于神权的政策和法律。成吉思汗在《大札撒》中明确规定“尊重所有宗教,但不使任何宗教享有特权”。不给特权,对不同宗教采取平等的态度,正是汗权高于神权的治国方略。当汗权与神权发生冲突时,成吉思汗无情地镇压了萨满巫师,并把萨满教改造成了为其政治服务的思想工具。帖卜――腾格里成吉思汗继父的长子,曾是一名闻名遐迩的萨满教大巫师,可与神灵沟通,能升入上天,并以诸神做后质,他也曾得到成吉思汗信任。然而,他利用自己的地位,开始觊觎汗国的最高权力,公开干预成吉思汗的特权。在孛儿帖夫人的提醒下,成吉思汗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他命人把通天巫士无情地镇压了。从此,萨江教失去了至高无止的地位,而不得不屈从于权势至尊的大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