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祭祀忌讳

《科尔沁蒙古族民俗物品图鉴》序言

文/阿古拉 当内蒙古少年儿童出版社将《科尔沁蒙古族民俗物品图鉴》一书的蒙古文清样送过来让我校阅其内容并要我为本书作序时,我欣然应允了他们的嘱托。因为,出版社要出版发行如此有价值的大型工具书,不仅是科尔沁蒙古人文化生活中的一件喜事,而且对整个蒙古民族的文化事业的繁荣和发展也必将产生积极的影响。 我是如饥似渴地读完书稿全文的。通读书的全文,追寻古今科尔沁人的传统习俗及其演变踪迹,我感到饮享了民族文化滋养,同时,从心底里悠然钦佩出版此书的内蒙古教育出版社和内蒙古少年儿童出版社的这一明智之举,尤其钦佩和赞赏编纂此书的作者的图文才华。我对民俗学只是一知半解更缺乏深入研究,但是,为了不辜负委托者的信任,序言也罢,感想也罢,写了几段文字,借此向读者介绍该书的丰富内容。 首先,我认为该书的出版具有重大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一是该书填补了自治区乃至全国蒙文出版界一个空白。尽管我区蒙文出版事业近年来有较快的发展,蒙文图书的种类和发行量日益增多,但全面系统地收集解释蒙古族民俗物品名称的词典,尚未完整面世。尤其作为蒙古民族内部以部族、区域为单位来编纂的民俗物品中名称图鉴本书尚属首例。 二是该书经过认真的收集整

蒙古族敖包文化浅谈

敖包一般建于地势较高的地方,如山岩及江河、泉水、湖泊边,多用石块堆积而成,亦有用柳条、土、木块等物体垒积而成的敖包。所以敖包的象征含义在于其位置及形状,而不在于其材料,亦即敖包非源于岩石崇拜习俗。敖包上方插若干幡杆和柳枝,上挂各色旌旗(多为风马禄旗)与一些毛绳编制而成的传统生产用具(如马绊、羊羔绳等)。在立敖包时,首先要选择一处适于建敖包的地方,请喇嘛审查此地的土壤、地形、地貌,并为此念经,如确定了建敖包的位置就用羚羊角在地上画一个圆圈,称之为“取地方”,以示已确定建敖包的方位、地盘。然后举行压“匈”仪式,“匈”为藏语,意即变为神圣,即在已选定的位置上挖一个小洞,内置装有金银财宝、米、封口上写有六字真言的小陶罐,用土埋好。但每个敖包下面所埋的珍宝不一样,可以压“匈”的物品还有:弓箭、马的头颅及骨骸、五谷、佛像等。敖包布局及敖包群的分布位置有多种:除单个敖包外,通常还有两个、三个、七个、九个、十三个等敖包群,亦有二十八个或上百个敖包组成的敖包群。位置及布局多呈主敖包位于中心点,其余敖包以主敖包为中心排列成单行或十字形顺序,形成一种深具象征含义的敖包群图式。单个敖包的形状大致可分为两种:具
文章出处(来源):   中国网
分类目录: 祭祀忌讳 总浏览:791

新疆和硕特历史风情(1)—— 2014年“和硕特”祭敖包

冯文怀/文;娜仁高娃/图 和硕特蒙古的祖先在蒙古高原北部、额尔古纳河下游、呼伦贝尔草原及科尔沁草原的森林地带游牧,史考,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 随着成吉思汗的崛起,和硕特成为圣主胞弟哈部图·哈萨尔的部属,更加显赫。和硕特在哈萨尔的统帅下,英勇作战、所向披靡,成为蒙古军的骄傲,受命为征服战争的“先锋”即“先遣部队”。蒙古语音译为“和硕”。从此这个部落有了这个名称,还创制了部落图标。 (图1-和硕特部落图标) 公元15世纪,和硕特部西迁加入卫拉特蒙古联盟,游牧于现在的新疆地带。因为他与圣主的关系,在卫拉特四部中社会政治地位最高。他们的“图鲁拜呼”(汉译为“天资聪明”,公元1582—1656年),即“固实汗”,为哈萨尔后裔。通过残酷的征战和智慧的外交,使和硕特部的势力发展到巅峰,和硕特人遍及蒙古、俄罗斯伏尔加河流域、内蒙古阿拉善、青海、西藏、甘肃、四川等地。1645年,他取得了黄教护法王的身份,钦定“达赖居于拉萨,前藏为其香火地;班禅居于扎什伦布,后藏为其香火地。”这个决定一直影响到上个世纪后半叶。 和硕特此后衰败,以权利为核心的内战,加速其庞大统治体系的瓦解。卫拉特四部严重分裂。 公元1
文章出处(来源):   中国蒙古学信息网
分类目录: 祭祀忌讳 总浏览:3,998

成吉思汗祭奠的形成

成吉思汗祭奠,具有多样的形式和丰富的内容,逐渐形成完整的文化现象。 信仰萨满教的古代蒙古民族,常常以氏族群体集合在一起,祭奉他们的祖先和苍天。成吉思汗去世以后,大蒙古国为他建立了祭灵白宫,蒙古民族按照祭祀祖先和苍天的传统习俗进行祭奉。一开始只是较为简单的祭祀形式,在历史的长河中不断完善,不断扩大,不断发展,形成完善的祭祀日程、祭奠程序、祭祀制度。形成一整套祭文、祭词、祭歌等。 蒙古民族,在长期的历史岁月中,与其他民族接触和来往,其他民族先进的文化传入蒙古民族文化之中,使成吉思汗祭奠也受到了影响,不断变革与发展,逐渐成为民族传统文化之结晶。 一、祭奠概况 成吉思汗祭奠,完全保留着十三世纪以来的蒙古帝王祭祀仪式,成吉思汗祭祀中所应用的祝词、颂词、祭文、祭歌等,所涉及的内容涵盖了蒙古民族古老、原始的历史、文化、信仰、观念、风俗、语言、文字、法律等诸多方面,成为蒙古民族原始文化的代表。 成吉思汗祭祀,在内容上主要表达对长生天、祖先、英雄人物的崇拜。比如,三月二十一的查干苏鲁克大祭中的祭天仪式,嘎尔利祭祖仪式等;在祭奠形式上再现了古老的蒙古民族牲祭、火祭、奶祭、酒祭、歌祭等形式。比如,每次祭奠都
文章出处(来源):  
分类目录: 祭祀忌讳 总浏览:604

鄂尔多斯保存的蒙古族最高等级祭祀——成吉思汗大祭

吉思汗祭祀,是蒙古民族崇拜成吉思汗的集中体现,也是成吉思汗八白宫能够长期延续的基础,是鄂尔多斯地区乃至全体蒙古族家喻户晓的祭祀活动。八百年以来鄂尔多斯蒙古族达尔哈特部肩负守护、祭祀成吉思汗八白宫及苏勒德等圣物的神圣使命,以世袭制的形式传承成吉思汗祭祀,成为蒙古民族当中唯一直接传承成吉思汗祭祀的特殊群体,他们使神秘的成吉思汗祭祀在鄂尔多斯地区完整地保留至今。   一、什么是成吉思汗大祭   成吉思汗大祭,是保存在伊金霍洛祭典成吉思汗的一项重要祭祀活动。成吉思汗祭祀继承了北方游牧民族信仰崇拜文化的精髓,属于蒙古族帝王祭祀的主要内容,是蒙古贵族最高规格的祭祀活动。成吉思汗祭祀包括八白宫祭祀和专项祭祀,主要是指以成吉思汗与孛儿帖哈屯宫帐为核心的八白宫祭祀和苏勒德祭祀。成吉思汗祭典种类多,除每日、每月的例行祭典外,一年举行数十次专项祭典,其中“四时大祭”更为典型。元世祖忽必烈在建立元朝后,尊其祖父为元太祖,并钦定成吉思汗四时大祭,明确了祭祀的议程及内容,建立和完善了守护成吉思汗八白宫的达尔哈特人的组织机构和职责分工。此后,成吉思汗祭祀一直依此而行,时至今日成吉思汗陵仍然较

传承八个世纪的拖雷伊金祭奠祭祀

内蒙古鄂托克旗拖雷伊金祭奠文化研究协会  布仁巴雅尔 据守护拖雷伊金灵帐的达尔扈特元老们讲:拖雷伊金灵帐祭奠,是拖雷伊金驾崩那时起即十三世纪起由也逊鄂尔鲁特氏(鲍氏)孛斡儿出的后裔守护拖雷灵帐和承担祭奠祭祀。孛斡儿出是蒙古阿剌鲁惕部纳忽伯颜之独子。成吉思汗和孛斡尔出是同一宗祖的人。由孛斡儿出子孙后代组成拖雷伊金达尔扈特人,常年累月守护灵账,世世代代传承着圣火祭祀,一代一代点亮着长明圣灯,一直到现在。 拖雷伊金(?—1232)是成吉思汗季子,是继承成吉思汗家业、香火的人。成吉思汗逝世之后,拖雷伊金监国两年,一直到窝阔台汗登基。拖雷伊金和唆儿忽黑塔尼所生子女中,蒙哥、旭烈兀忽必烈三个儿子都继承过汗位。 在十三世纪,拖雷伊金为父亲举行丧葬仪式,并奠定了祖祖辈辈祭祀成吉、思汗的仪规。之后忽必烈汗主持了父亲拖雷伊金的安葬仪式,将拖雷伊金灵帐与蒙古总神祗——成吉思汗八白室一起祭奉。 自古以来,拖雷伊金祭奠在广袤的蒙古草原上,随着游牧生活,移动多处,成为典型的游牧文化遗存。追溯它的变迁过程,现已知道的有:蒙古国的哈喇和林,阿拉克乌拉阿拉坦都西,中国新疆的

一代礼乐之兴,肇于此矣——蒙古1252年日月山祭天考

南开大学历史学院  马晓林 传统汉族王朝将祭天作为国家祭祀之首,而蒙古人也将天作为最高信仰。历来史志记载蒙元帝国祭祀制度,无不将1252年(宪宗二年,壬子)日月山祭天作为蒙元帝国郊祀之渊薮,甚至将其视为蒙元一代礼乐制度之肇始。 蒙古本有祭天之礼,随着汉化程度渐深,蒙元帝国开始逐步实行汉地之郊祀,而真正意义上的郊祀直到元成宗朝才姗姗来迟,上距1252年已半个世纪。见诸史料的1252年日月山祭天,看似明晰,实则疑点重重。最关键的问题,祭天主持者究竟是蒙哥汗还是皇太弟忽必烈,这决定了的这次祭天的性质与规格,而诸史料竟互相龃龉。本论之目的即在于考证此问题,进而探明1252年日月山祭天的真实状况。 一  史料分类与辨析 关于1252年日月山祭天的史料,可分为三类。 (一)《元史·祭祀志》、《经世大典·礼典》、王袆《日月山祀天颂》 《元史·祭祀志》是学者研究蒙元祭祀最易得之史料,其“郊祀上”条历数累朝沿革,起首云(下划线表示与下引《经世大典》相同者):[①] 元兴朔漠,代有拜天之礼。衣冠尚质,祭器尚纯,帝后亲之,

论敖包的形态与功能变化

姚克成  【论文提要】敖包是蒙古民族尊崇的人工地物,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祭敖包是蒙古民族的传统习俗,有着特定的祭祀仪轨。敖包以及祭敖包习俗的形成、发展和变化与蒙古民族的历史密切相关。本文是在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通过对中蒙两国敖包的实地考察和比较研究,论证了敖包的形态和功能变化,是时代变化和经济经济影响的结果。笔者认为,弘扬祭敖包习俗的进步内容,对于保护自然环境、维护生态平衡以及传承蒙古民族的传统文化,有着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关键词: 敖包 祭敖包 蒙古 民俗   “十五的月亮升上了天空哪,为什么旁边没有云彩?我等待着美丽的姑娘呀,你为什么还不到来哟嗬?”这首反映蒙古族青年忠贞爱情的电影插曲《敖包相会》,随着电影《草原上的人们》1953年上映后的广泛传唱,已在我国各族人民中家喻户晓、老幼皆知了。可是,对于敖包是什么、为什么祭敖包、怎样祭敖包以及敖包的形态功能有无变化等问题,却是远不及《敖包相会》这首歌曲那样众所周知。   在与敖包有关的研究方面,国内外的蒙古学研究者已经发表了大量的论文。笔者拟在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结合自己在蒙古国和我国内蒙古的实地考察,

蒙古汗廷陵园与拖雷祭祀

蒙古汗廷陵园与拖雷祭祀 拖雷祭祀坐落在鄂尔多斯市鄂托克旗境内。拖雷祭祀的性质,以及该祭祀原先在什么地方举行等问题至今未决,且在拖雷祭祀文化及其历史研究中成为需要首先解决的问题。 蒙古国“大的每地(yehes-ungajar)”就是可汗家族陵园,即称为“大禁地”的皇家墓地。蒙古国建立之前就有蒙古部陵园和陵园祭祀。大蒙古国建立后建立了新的可汗家族陵寝。汉文文献称该地为“起辇谷”。汗廷陵园至今未找到。该家族陵寝按照蒙古人分家产制原则建立,所以该墓地归守护成吉思汗灶火的幼子拖雷继承。成了成吉思汗及其幼子拖雷家族的墓地。拖雷祭祀上的打火镰仪式,即象征这一意义。 蒙古国可汗陵寝在蒙古国政治、祭祀中占有重要地位,所以在元代就委派宗室晋王镇守蒙古故地,以及成吉思汗四大斡耳朵和可汗陵园。该家族在元代显赫一时。元廷北迁后,也先时期恢复晋王名称,称为吉能,并让吉能统辖蒙古右翼,直辖由四大斡耳朵属民为主的鄂尔多斯万户和由四大斡耳朵与汗廷其他祭祀结合而成的八白帐,此时原先归晋王的拖雷祭祀也照旧归吉能管辖。 蒙元时期可汗墓地祭祀记载很少,据零星记载看来应该很隆重。元朝定都上都后每年夏天在上都举行各种祭祀活动,其中

蒙古族敖包祭祀文化在传承中丰富

蒙古族敖包祭祀文化在传承中丰富 新华网沈阳8月19日电(记者 石庆伟)记者从正在辽宁省阜新市举行的“2012蒙古贞敖包文化节”上了解到,神秘的敖包祭祀文化在这里延续了700多年,至今仍在传承。 今年8月18日是中国农历七月初二,按照惯例,辽宁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举行了盛大的敖包公祭活动。记者在现场看到,当地的蒙古族群众从四面八方步行来到大巴镇的关山顶峰,在18.5米高的关山旗敖包前,拉起彩旗,摆放供品,点燃香烛,并跳起安代舞。县长海景春当场宣读了祭文,祈愿“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经济跨越,文化繁荣,民族团结,和谐共进”,随后人们步行绕着敖包祈福,并分食供品、肉粥,一派喜庆热闹景象。 在中国一些蒙古族聚居区,经常可以看见用石块垒起的石堆,这就是蒙古族的敖包。敖包是蒙古语的音译,汉语意思为“石堆”。每年蒙古族群众都会举行祭敖包活动,各地时间不固定,一般多选在重大节日或水草丰美、牛羊肥壮的时节。 据阜新蒙古族自治县政府介绍,敖包祭祀文化在当地已有700多年悠久历史,目前全县敖包仍有100多处。 出生于阜新蒙古族自治县的知名蒙古族作家、社会学者玛拉沁夫表示,17世纪初期,蒙古贞部落由黄河河套地区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