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历代法规

那仁朝格图:13—19世纪蒙古法制的兴衰

13—19世纪是蒙古历史发展的重要时期。蒙古族从民族共同体形成到建立民族国家、从统一全国到退居故土、从分崩离析到再度统一,其间经历了由大汗政权到割据政权再到盟旗制度为纽带的地缘组织形态的漫长历史过程。在此进程中,蒙古族法制传统相沿已久,成为蒙古高原游牧文化集大成者。蒙古法制一方面是蒙古族自身文化基础上孕育产生的法文化现象,另一方面也不断吸收融汇其他民族法制元素,从而形成以游牧社会法律文化为主要内涵的兼容并蓄、刑罚宽简且开放性很强的法文化体系。 蒙古族创造了独具特色的游牧民族法制文明。纵观几个世纪以来蒙古法制的发展沿革,其内涵始终是习惯法与成文法相互掺杂的一种法文化现象。可以说,是一种民族规范和习惯法的文字化形态。这种情况在《大札撒》为代表的蒙古国时期的法制中更为突出。入元后,蒙古法制因素微妙地影响了中原法律的某些领域,这种影响只是生活领域和司法实践方面而非法律形式上的。蒙古族是当时的统治民族,其法律定制是基于民族不平等观念导致的结果。元代法制史料表明,蒙古法对元律的影响并不太深刻。到了北元时期,蒙古法制一方面继承了成吉思汗时代以来的法制传统,一方面又在新的形势下有了进一步的发展。 16
文章出处(来源):   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社科基金专刊第106期《中国社科报》2016年2月22日版)
分类目录: 习惯法律 历代法规 总浏览:556

成吉思汗《大扎撒法典》基本内容

《成吉思汗法典》颁布于1206年,在当时的大蒙古国具有最高权威性,是大蒙古国的根本大法。《成吉思汗法典》古本在元末明初毁于战乱,失传600余年,其内容散落于众多史料之中。由于史料文献不但多、杂且涉及英文、古体蒙古文、现代蒙古文、汉文等8种文字,故研究难度极高,所以此前尚没有学者或研究机构能够完整重构这一宏著。内蒙古典章法学与社会学研究所历时14个月系统研究和集中写作而成。据介绍,畜牧业是蒙古族赖以生存的主要经济支柱,而畜牧业能否得到稳定的发展,与草原的优劣有着紧密联系。在部落并立的年代,由于相互掠夺人畜和争夺牧场,常常造成牧场的破坏。大蒙古国建立后,国家为了保护牧场颁布了这个严格的禁令。   总则 第一条 天赐成吉思汗的大札撒(法令)不容置疑。   第二条一个民族,如果子女不遵从父亲的教诲,弟弟不听从兄长的劝诫;丈夫不信任妻子,妻子不顺从丈夫;公公不赞许儿媳,儿媳不尊敬公公;长者不管教幼者;幼者不尊重长者;那颜(官员)只宠信其亲属而疏远陌生人;富有者吝惜私有财物而损害公有财物的,那么必将导致被敌人击败、家户衰落、国家消亡。因此,成吉思汗颁布大札撒,提醒所有民众必须提高警惕,所有那颜和哈
文章出处(来源):   蒙古学信息网
分类目录: 历代法规 总浏览:1,004

论清代蒙古的法制变迁

论清代蒙古的法制变迁——《清代蒙古法制变迁研究》成果简介       辽宁师范大学杨强副教授主持完成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清代蒙古法制变迁研究》(项目批准号为07CFX006),最终成果为同名专著。课题组成员有:那仁超格图、刘传刚、关志国、王祖书。   清代蒙古族法制变迁是中国法律史和蒙古史研究中的一个重要领域。作为法制变迁的一个经典案例,研究清代蒙古法制变迁,观察其发展变化,不仅对于蒙古法律史具有特殊的意义,而且对于了解我国多民族国家法律文化发展的全貌和中华法系形成的整体过程,丰富对我国古代法律发展规律的认识具有重要意义。   在清代,蒙古法制变迁经历了几种不同形态,即法的继承、法的自然演化、法律移植和法制变革。总结这段法制变迁的历史,作为一个法制变迁的完整而典型的案例,可以对清代蒙古法制变迁得出如下结论:法制变迁是清代蒙古社会变迁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是蒙古法律制度的结构和功能生成变化的一种自然的历史过程。在这一历史过程中,既不能简单地强调蒙古法律传统,也不能一味地强调外来法文化;既不能从蒙古法的本身来理解法

《蒙古律例》及其与《理藩院则例》的关系

《蒙古律例》及其与《理藩院则例》的关系 达力扎布 《蒙古律例》是清初为蒙古制定的专门法规, 嘉庆年间又在《蒙古律例》的基础上扩展内容, 编成《理藩院则例》, 使其更加完备。这两部法规不仅为清朝管理蒙古地区发挥了重要作用, 也是我们今天研究清代蒙古法律制度的基本史料。目前学术界对《蒙古律例》版本的研究相对薄弱, 对《蒙古律例》与《理藩院则例》的关系亦有不同的认识。1因此, 本文拟对《蒙古律例》的一些版本做简要介绍, 同时对《蒙古律例》与《理藩院则例》的关系略述浅见, 错误之处, 请专家指正。 一 入关前, 清朝已开始对蒙古立法, 崇德八年(1643) , 理藩院把清太宗时期( 1627 -1443) 对蒙古陆续颁布的法令加以整理, 编定了一部法规———《蒙古律书》, 这是我们目前所知《蒙古律例》的最早版本。2后来随着政治形势的发展和蒙古社会的需求, 不断制订一些新条例, 每隔一段时间就对《蒙古律例》进行一次纂修, 增入新例, 删去一些不适用的旧例, 刊刻颁布于蒙古各部, 因此,《蒙古律例》的版本较多, 目前传世和见于记载的各种文字版本就有十余种。由于一些版本和抄本藏于国内外各图书馆和个人

近30年来中国蒙古法制史资料整理概况

近30年来中国蒙古法制史资料整理概况 那仁朝格图* 随着蒙古学研究的不断深入和民族法学研究领域的进一步拓展,蒙古法制史的研究已成为一门新的、交叉性极强的介于民族史与民族法学间的边缘学科,具有双重学科特性的知识体系。蒙古法制史的研究离不开文献学、历史学、法学、蒙古学、语言学、民族学、民俗学、社会学研究范畴及其方法论。随着蒙古学研究和民族法学研究的进一步发展,蒙古法制史研究领域渐趋于向一门独立的分支学科方向发展。综观蒙古法制史研究几个世纪的发展,经历了从最初的零散文献的搜集、整理、翻译到大量法律文献的发掘、整理、点校出版并利用、研究,目前已向多元的、深层次的、科学的方向发展。古代北方诸民族的风俗习惯和法律制度是蒙古法的法源。从蒙古社会古老的传统习惯法“约孙”到蒙古民族第一部成文法典成吉思汗《大扎撒》的颁布为止,有文字记载的蒙古习惯法大约经历了四、五个世纪。13世纪,成吉思汗建立大蒙古国,蒙古民族共同体形成。国家虽草创阶段,但国家组织机构和政治法律制度初具规模。举世瞩目的成吉思汗《大扎撒》法典的制定颁布,标志着蒙古民族政治文明史的开端。此后,蒙古民族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学习沿用女真金朝的《泰

清代卫拉特蒙古及其《蒙古-卫拉特法典》研究

清代卫拉特蒙古及其《蒙古-卫拉特法典》研究 蒙古民族有着悠久的法制传统,蒙古法在长期的历史交往中融汇、吸收其他民族优秀法制传统,从而形成了一个独具特色的法律体系。她是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法律文明史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历史上,蒙古族的政治、法律制度从产生到完备,从古老的习惯到蒙古民族第一部成文法成吉思汗《大扎撒》的颁布为止,经历了漫长的历史岁月。一般来说,蒙古族古代法制史的发展大概经过了蒙古兴起前的习惯法时期、蒙古帝国—元朝时期、明代蒙古时期(北元时期)(注:1368年元朝统治集团退居漠北到清朝建立为止这段时期的有关蒙古的称呼,目前学术界意见分歧很大,尚未达成共识。有的认为1368年到1388年特古思特木儿败亡为止称北元时期,其后称明代蒙古。有的认为1368以后就称北元时期。有学者认为这一时期的蒙古应该称蒙古汗国或四十万蒙古国时期。大部分学者认为应该称明代蒙古时期,认为这种称呼并不意味着当时的蒙古隶属于明朝,而只不过是一个时间概念。笔者在文中采用明代蒙古这一称呼。)、清代等四个阶段。(注:有关古代蒙古法制分期问题,学界称呼不一,不管怎么分法,大体上都依照蒙古历史发展演变过程来分期。日本

元代刑事审判制度之研究

元代刑事审判制度之研究 胡兴东 (云南大学法学院,云南 昆明,650091) 摘要:为了对元朝的刑事审判制度的结构及它运作机制进行探讨,这里通过七个方面的研究。第一,元代对刑事案件的分类;第二,元代”有司”对刑事案件审理程序和不同”有司”审理中权限;第三,元代刑事管辖从学理上可以分为:审决权管辖;属人管辖;事类管辖;第四,元代刑事判决的法律依据为:旧例,条格,衡平;第五,元代一份完整刑事判决书的结构;第六,元代刑事审判制度的演变;最后,元代刑事审判制度的作用和特点。 关键词: 刑事审判 有司 旧例 条格 引语 中国古代法律制度的真实结构和运行机制是否与从正史和典志的文本话语中所表现出来的”文本现实”相符呢?对此问题,过去研究者多从正史和典志文本中来分析,从而造成对中国古代法律认识的传统中有很多偏见或不完整性,加上近代国人在法律建设中忙于对外移植和对内批判,于是乎对此过去几乎没有人怀疑过。”在文明条件下,勇气是人类美德中最罕见的”。[①]现在,有学者在对原始司法档案分析后得出新认识,进而对过去

专家:成吉思汗时代有最严厉的保护草原法规

专家:成吉思汗时代有最严厉的保护草原法规 新华网呼和浩特9月13日专电(记者 勿日汗)内蒙古典章法学与社会学研究所在最新出版的《〈成吉思汗法典〉及原论》一书中提到,在成吉思汗时代,破坏草原的人会受到诛其全家的严厉惩罚。 《成吉思汗法典》颁布于1206年,在当时的大蒙古国具有最高权威性,是大蒙古国的根本大法。这部法典的第五十六条写道:“草绿后挖坑致使草原被损坏的,失火致使草原被烧的,对全家处死刑。” 《〈成吉思汗法典〉及原论》的主编武志忠说:“这一条是整个《成吉思汗法典》中对犯罪给予最严厉惩罚的法律法规。” 据介绍,畜牧业是蒙古族赖以生存的主要经济支柱,而畜牧业能否得到稳定的发展,与草原的优劣有着紧密联系。在部落并立的年代,由于相互掠夺人畜和争夺牧场,常常造成牧场的破坏。大蒙古国建立后,国家为了保护牧场颁布了这个严格的禁令。 第26届《初级英语班》(新班 蒙古语授课)招生开课通知 第26届《蒙古语授课初级英语班》(新班)从今日起开始招生,于2007年9月21日开课。同学们相互转告!欢迎大家踊跃报名参加,莫失良机。谢谢,祝大家学业成功! 1.学习内容: 《初级英语》/《德力格尔英语语法》(

《成吉思汗法典》:传奇与启迪

《成吉思汗法典》:传奇与启迪 《成吉思汗法典》是由成吉思汗亲自制定或认可的一部法典,是成吉思汗治理国家的主要手段。即使在他离世后,这部法典依然在蒙古族政权和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近日,由内蒙古典章法学与社会学研究所编撰的《〈成吉思汗法典〉及原论》出版。随后,题为“世界上最早的宪法出版发行”、“《成吉思汗法典》重与世人见面”、“失传600余年《成吉思汗法典》重见天日”等的新闻报道见诸国内外多家媒体。一时间,《成吉思汗法典》再度成为各界的关注焦点。 《〈成吉思汗法典〉及原论》,一本厚达200多页、文字通俗易懂的书,为世界推开了一扇遥望800年前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蒙古帝国的窗户,一扇管窥中华文化中北方游牧文化史的窗户。 成吉思汗和他的《大札撒》 成吉思汗,名铁木真,姓孛儿只斤,乞颜氏蒙古人。 据考证,公元1206年春,铁木真在斡难河畔召集各部落首领,召开忽里勒台大会,即大蒙古国议事会,正式建立了大蒙古国——蒙古汗国。在这次大会上,铁木真被推举为全蒙古大汗,得尊号成吉思汗,同时,铁木真颁布了《大札撒》蒙古语,汉语意为《成吉思汗法典》)。 在《大札撒》颁布之前,蒙古族社会中约

从《卫拉特法典》追溯古代蒙古人的刑法思想

从《卫拉特法典》追溯古代蒙古人的刑法思想 准噶尔统治的年代,是卫拉特蒙古族历史上的辉煌时期,其影响又远及中外,尤其是他们制定的《卫拉特法典》在世界上享有盛誉,它是蒙古游 牧民族的较完善的一部法典,正如研究家们所指出的那样:《卫拉特法典》“是十七世纪蒙古社会的一面镜子”。 它之所以被称赞为一面镜子,是因为它的内容十分广泛,涉及蒙古族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刑法和风俗习惯等各个领域。本文试就《卫拉特法 典》来对古代蒙古人的刑法思想作些初步的探讨。 《 卫拉特法典》的一大特点是刑律比较宽大,对犯人所给予的刑罚,既人道而又规定明确。在当时蒙古游牧封建统治的历史条件下,能有如此开明的刑法思 想是难能可贵的。这是否是统治阶级的权宜措施?应当着眼于其所产生并施影响于其间的整个社会存在。这种社会存在制约着该法典的内容和性质。 刑 法的内容是由一定社会的物质生活条件所决定的,是统治阶级意志的反映,因此不同社会制度国家的刑法为不同的阶级服务,都是有强烈的阶级性。《卫 拉特法典》是由准噶尔部首领巴图尔洪台吉为首的蒙古封建首领们为挽救民族危亡于1640年制定的。其立法原则和法制思想内容也同样反映着统治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