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呼麦长调

一代蒙古族长调歌王哈扎布

年不断从草原老艺人那里学习演唱方法,学到的东西比现在上学学的东西要珍贵许多。现在的人演唱水平提高了,而过去那些老前辈们,牧民也好,歌手也好,那些人没有什么专业水平,但唱得特别真挚。哈扎布说:“我如果上学,也许学不到这些歌声的民歌味道,还有内心。那些唱歌的人,从生活上就能看出他们的内心,每一首歌的歌声里都包含着他们的生活。他们传授给我的那些东西不是什么具体技巧,纯粹是如何从内心里面去处理。我后来唱的那些长调歌曲,都经过我自己内心的处理。”   哈扎布还阐述了“内心学”与“教学”不一样。他说,“内心学”就是学它真正的东西、它的原汁原味,时间长了,自己就把原味与现实体验结合起来,这就成了很大很强烈的歌曲;而“教学”是另一回事,你学到大学也好、博士也好,你现在主要就是要文凭要头衔,虽然现在的社会重视,你仍然多数是拿文字、拿资料学的东西,是平面的东西,永远比不上民间学得到位;如果没有书本,10年、20年后,你也许就忘了,人家问你那时候那个东西是怎么弄得?你也许就不懂了,而我就不是,过了50年、60年还记在心里。采访过程中,《蔚蓝的故乡·顶级探访》摄制组还带老人回了跃进苏木拍外景,出发前

蒙古族呼麦复活记

哨音高亢,低音雄浑,时而夹杂的金属声质地感鲜明……5月28日晚,内蒙古民族艺术剧院剧场内,呼麦培训汇报演出正在进行,展示的十多首曲目,大部分是首次在内蒙古演唱。 此次为期1个半月的培训中,内蒙古民族艺术剧院特邀俄罗斯图瓦共和国著名呼麦老师萨雷格拉尔·叶甫盖尼·维克多罗维奇为20多名学员授课。在后台一直静静观看的民乐团团长叶尔达,带着欣慰的表情感叹:“以昂沁为代表的新一代呼麦组合已日渐成熟,这首新曲《Han da gai te 》演绎的非常好!” 自2009年蒙古族呼麦成功入选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起,内蒙古几乎每年都要举办一两次这样规模的呼麦培训班,有力地推动着内蒙古呼麦艺术的传承和发展。 昂沁组合在呼麦大赛上表演。 哨音呼麦 回归内蒙古 呼麦又名“浩林潮尔”或“潮尔”,是蒙古族特有的单人多声表演艺术,既可一人演唱,也可多人演唱,主要流传于我国的内蒙古和新疆,蒙古国的西部和俄罗斯的图瓦等蒙古族聚居区。呼麦的曲目内容有咏颂各种事物的,如英雄凯旋、祭祀祭奠等;也有咏叹自然风光的,如山川河流、辽原旷野、鸟鸣狮吼、狂风呼啸等。近年来,还出现了以呼麦的形式传唱改编的现代歌曲,如《北京的金山上》《
文章出处(来源):   内蒙古日报
分类目录: 呼麦长调 总浏览:800

蒙古民歌与科尔沁

文/乌吉斯古冷 蒙古族民歌,浩瀚如海。 有人说蒙古人会说话开始就会唱歌,这似乎有点夸大其词。要说蒙古老乡相聚十有九个会唱歌,还真八九不离十。如果说科尔沁蒙古人家家户户男妇耆稚没有不会唱几首老歌的,这话没错,此是“嫩江十旗”自古一大特有景观。 蒙古民歌曲调舒缓,旋律优美,向被世人看好。有一回奥巴马访问我国,晚会上蒙古族歌手呼斯楞长吟一曲《鸿雁》,奥巴马直眨巴眼睛,想必心中产生了另一种属于辽远的思绪。《鸿雁》是我区西部乌拉特民歌。蒙古民歌分属呼伦贝尔民歌、兴安民歌、科尔沁民歌、乌拉特民歌、乌珠穆沁民歌、察哈尔民歌、阿拉善民歌,还有其他部落分支。各地蒙古民歌虽然风格不一,但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无与伦比的绝美。 科尔沁民歌在内蒙古东部地区具有代表性,特色鲜明。 明洪熙年间,元太祖成吉思汗二弟哈萨尔的14世孙奎蒙克塔斯哈喇率领着他的部属移居到科尔沁一带,将草原划分十旗,即嫩江十旗。此后,在广大蒙古族人民世代从事游牧生息的家园,内地农业生产渐渐渗入,出现转型苗头。科尔沁草原受垦种影响终成半农半牧地区,所以民歌中带有浓厚的半农半牧区和农区的生活元素。这不仅能从民歌内容、语言、人物刻画、形象塑造等方面
文章出处(来源):   http://news.163.com/15/0513/14/APGKEC7O00014Q4P.html
分类目录: 呼麦长调 文艺理论 总浏览:1,286

文字里的“蒙古长调”

■朱宏慧 偶然读到内蒙古作家艾平的一篇散文,叫《呼伦贝尔之殇》,当时就有点“惊艳”。就像在无数精致的盆景里,看到一棵自由生长又沧桑的胡杨树。眼睛在立刻惊喜的同时,也感到了来自心灵深处的感动与轻微的震撼。 这是一篇记人的散文,文中的主人公是“姥爷”。通篇读下来之后,让人觉得这位姥爷正合作者开头所下的定义:站在风里头发丝嗡嗡响,黑瞎子见了都给他打立正,铿铿的!我被这个人物深深打动,被这位老人身上所表现出来的气质所打动。他不仅武艺过人,且仁义厚道;外表骁勇强健,内心无比柔情。正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也像草木生长一样,这是一棵只有呼伦贝尔这块土地上才会生长出来的年轮刻印清晰的大树。 一篇读完,意犹未尽,便用鼠标在网上搜索,果然又在《光明日报》上找到了《锯羊角的额吉》、《玛拉沁的儿马子》。再后来又在当当网上找到其散文集《呼伦贝尔之殇》。读完这本书后,我不由深深叹息,突然间非常羡慕这位草原上的作家,羡慕她在草原生活的经历和经验。这是她得天独厚的优势。因为她对这里的人、一草一木、动物的熟悉,更因为她有一种记忆游牧民族的特殊语感。 读这些文字,就像蒙古长调,高亢悠远、舒缓自由又抒情动人。据说蒙古长调里
文章出处(来源):   扬州日报
分类目录: 呼麦长调 总浏览:951

古如歌:蒙古音乐的活化石

在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的鄂尔多斯大草原深处,有一个绿宝石一样美丽的杭锦旗。杭锦旗1.8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大地上,生活着14万各族英雄的儿女。这些英雄的草原儿女,都在传唱着一种成吉思汗时代流传的金帐宫廷歌谣,那就是蒙古人古老的长调民歌———古如歌! 杭锦旗古如歌:蒙古音乐的活化石 “古如歌”也称“古如都”,是蒙古语的汉文译音。“古如”在蒙古语里有着“国度”、“朝政”、“大众”之意,在梵语里有着“师祖”之意。“都”也是蒙古语音译,其汉语意思就是“歌”。古如歌产生于蒙古汗国时期,是蒙古皇室贵族在宫廷举行隆重仪式时演唱的大型声乐组曲的仪式歌曲。古如歌主要分布在内蒙古鄂尔多斯杭锦旗黄河沿岸地区的牧区,即特古日格、希拉召、呼和毛都、巴拉海、巴彦恩克尔及伊克乌苏等地区。她如库布其大沙漠中的红柳,从成吉思汗时代的金帐宫廷里顽强地生存下来。直到新中国成立前期,杭锦旗的王爷府内还拥有着古代宫廷的武装部队、乐队编制,以及一直沿袭传承的古如歌艺人。之后,这些艺人散落在草原大漠深处,成为今天古如歌传承的主要传播者之一。杭锦旗最后一个王爷阿拉坦敖其尔的女儿,今年60多岁的庆克勒乌妮尔就能熟练演唱十几首古如
文章出处(来源):   人民政协报
分类目录: 呼麦长调 总浏览:693

民俗文化视域下的蒙古族长调

刘新和 (内蒙古自治区艺术研究所,内蒙古 呼和浩特 010010)     摘 要: 蒙古族长调的抢救与保护是一项规模宏大、内容复杂的系统工程,而对文化环境与传承环境的保护是基础性工作。长调保护应该建立在民俗地理、民俗文献和民俗生活基础之上。“学院式”的研究与保护非常重要,而支撑学院式研究的基础是田野与传统。     关键词: 蒙古族长调;遗产保护;民俗文化;视域     分类号:J1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9838(2011)03-0044-6 蒙古族长调民歌(以下简称“长调”)是跨境分布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它贯穿于草原先民漫长的游牧生产与社会生活。2005年11月,长调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为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时至今日已近6年。本文所关注的是民俗文化视域下的蒙古族长调。 一、 民俗地理视域 “民俗地理”是一个使用频率并不很高的概念。它是研究“特定范围内

试论蒙古族长调功能性保护的意义及路径

乔玉光 (内蒙古文化厅,内蒙古 呼和浩特 010010)     摘 要: 在蒙古族游牧社会中,长调不仅承担着艺术表达和情感表达的作用,同时也承担着重要的生产性和生活性的社会功能。在当代,长调深层次的危机表现在社会功能的弱化与丧失。对长调的保护,既要注重对音乐风格、演唱特点等内容的保护传承,更要着眼于长调在生产生活中功能作用的保护与传承,把对长调社会功能的保护措施摆在更为突出的位置。     关键词: 蒙古族长调;社会功能;保护;传承;路径     分类号:J607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9838(2011)03-0040-4 中蒙联合申报长调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已经5年了。5年来,中蒙两国按照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做承诺,采取了顺序深入的保护行动:成立了中蒙两国联合保护指导委员会及专家组,分别于2007年12月和2008年9月,在呼和浩特、乌兰巴托召开了两次会议,会商并决定了具体的保护行动及相关事宜;中蒙两国组成了长调田野调查组,分两年先

乌仁娜聊蒙古文化:声音的游牧

2009年10月31日晚上,北京下起入冬的第一场雪,乌仁娜在国家图书馆音乐厅开唱。在中国的语境里,这些问题常常会被忽略,我们已熟视无睹,但对有着极强蒙古身份认同的乌仁娜,意义不同。在世界版图上行进的声音游牧,开阔了乌仁娜的视野,更赋予了她对于歌手而言极其重要的自由。 乌仁娜   2009年10月31日晚上,北京下起入冬的第一场雪,乌仁娜在国家图书馆音乐厅开唱。那是她定居德国多年后,在北京举行的第一场个人演唱会。   演出快结束时,乌仁娜唱起了鄂尔多斯婚礼歌曲中有名的短调《十二生肖》。“灰色的毛,白色的额,纵跃树丛间,扬起一片尘,它是琴达木尼兔,美丽的珍宝……”,节奏欢快,活泼幽默,娇小的乌仁娜微微收紧身体,轻踩着脚步,双肩交替耸动,像是蒙古传统舞蹈的身姿,美丽的光彩在脸上流转。一曲唱罢,她问道,观众中有蒙古人吗,有人大声说有,刹那间,她在台上面带疑惑:为什么大家不一起唱呢?   类似的问题,乌仁娜似乎还有很多。在交谈中,待人和蔼的她并不是一个喜欢批评的人,但聊起滋养了她的蒙古文化,乌仁娜常会轻轻地提出一些问题。比如,为什么在内蒙古一望

蒙古族长调民歌课题研究的意义

长调民歌——蒙古语称之为“乌日汀•道”,是蒙古人长期在草原上生活,放牧劳动中所创造的一种民歌体裁。内蒙古学术界一般认为,长调民歌是蒙古族草原音乐文化发展的最高形态。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代表着蒙古族民歌艺术的最高成就,甚至成为蒙古族音乐民族风格的典型标志,堪称镶嵌在绿色艺术殿堂顶端的一颗璀璨宝石。《蒙古族长调民歌研究》课题,正是以这一独特的音乐体裁为研究对象,将长调民歌放置在整个蒙古族文化的大背景中来进行全面、深入的研究。从而对蒙古族长调民歌的保护、传承和弘扬,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选择本课题主要是基于以下几个方面的考虑: 一、长调民歌在草原文化当中的特殊地位  蒙古族是“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民族,历史上主要从事游牧生产劳动。世代在马背上生活的蒙古人,创造了独特的音乐形式——长调民歌。草原既是蒙古人赖以生存的土壤,同时也是蒙古草原文化的渊薮。而长调民歌恰恰就是代表草原游牧文化的完美艺术体裁。蒙古人的观念里,长调民歌就是音乐化的草原。可以说,长调民歌是了解蒙古人和草原文化本质的金钥匙,如果

【内蒙古台】“草原音乐活化石”——蒙古族长调

【内蒙古台】“草原音乐活化石”——蒙古族长调 蒙古族长调被称为“草原音乐活化石”,它以鲜明的游牧文化特征和独特的演唱形式讲述着蒙古族对历史文化,人文习俗,道德,哲学和艺术的感悟。记者走进被誉为“蒙古长调之乡”的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东乌珠穆沁旗,探寻和感受长调民歌的魅力,请听内蒙古台记者靳可、额尔德尼、董云静的报道。 从内蒙古锡林浩特出发,一路向东,约两个小时的路程,我们到达了被誉为“蒙古长调之乡”的东乌珠穆沁旗,一代歌王哈扎布就出生在这里。 “乌珠穆沁”,蒙古语是“摘葡萄的人”的意思。这并不是因为这里盛产葡萄,而是因为这里茂盛的草地,就像一颗碧绿的葡萄,镶嵌在内蒙古这条狭长的玉带上。早在一千多年前,蒙古族的祖先走出额尔古纳河两岸山林地带向蒙古高原迁徙,生产方式也随之从狩猎业转变为畜牧业,长调这一新的民歌形式便产生、发展了起来。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它逐渐取代结构方整的狩猎歌曲,占据了蒙古民歌的主导地位,最终形成了蒙古族音乐的典型风格,并对蒙古族音乐的其他形式均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传说乌珠穆沁部落来自阿尔泰杭盖乌珠穆山,一路唱着长调歌曲《神山宝力根杭盖》来到了锡林郭勒。长调在乌珠穆沁人的生活